给男宠根部上锁精针调教小说&美人师尊呻吟

沈岱惊魂未定,丘丘也一样不安,他紧紧抱着孩子,互相安抚着,他听到咚咚咚的激烈的心跳声,他起初以为是丘丘的,但很快发现是自己的。

        

丘丘还没有平静下来,黑衣男子就进来催沈岱收拾东西,马上要离开,沈岱不敢拖延也不敢违抗,瞿承尘这个疯子的出现让他真正害怕了起来。

        

此前尽管知道他们算是被绑架了,沈岱也并没有太担心人身安全问题,无论是尤兴海还是瞿承尘,都只是求财,只要跟瞿末予谈拢了价格,他们就可以回去了。

        

至少在瞿承尘走进这个屋子以前他是这么想的,但刚才发生的事让他看到了瞿承尘对瞿末予有着真切而深沉的恨意,被掩盖在名利角逐之下的是瞿承尘身为顶级alpha却二十多年来处处受到压制的不甘、嫉恨和怨怼,甚至把自己姐姐的死也迁怒到了瞿末予头上,于是处处与瞿末予竞争,时时想要抢夺瞿末予的东西,不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更是为了……报复!

        

那个总是带着漫不经心笑意的人,在瞿末予眼里或许只是不服管教、野心勃勃的弟弟,其实背在身后的手里,随时藏着一把刀。

        

瞿承尘做这一切不止是为了权力和利益,更是为了让瞿末予痛苦。意识到这一点,沈岱也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有多么危险。

        

他不敢说瞿末予对自己有多少爱意,但占有欲是融入一个alpha骨血的本能,在周岚仅仅是对他表示好感时,在瞿末予以为他和白向晚在一起且生了孩子时,在白向晚临时标记他时,瞿末予都表现出了极强的攻击性。同为顶级alpha,瞿承尘十分清楚怎样用最小的代价给予瞿末予泼天的羞辱和残酷的痛击——标记他的omega。

        

沈岱只觉背脊寒凉,厌恶和恐惧侵袭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他想起瞿承尘在他耳边说的话,嗅着他腺体时恶意释放的信息素,和那双锋利又阴毒的眼睛,让他毫不怀疑瞿承尘能说到做到。从最初到现在的种种,他一直是他们兄弟相争的牺牲品,他们虽然不睦,但在肆意践踏别人这一点上却如出一辙。

        

他决不允许瞿承尘的味道出现在自己身上,决不允许自己向那样一个畜生臣服,或许腺体对他来说真的只是一个负累,他无数次地想,如果他生为一个beta,没有信息素的束缚,没有性别的枷锁,人生会好过很多。

        

瞿承尘约见的地方竟是他们都熟悉的私人会所,不久前瞿末予刚在这里使用过释压舱,把俞风城新进的高级货弄成了重度折损,自己也被送进了医院。

        

瞿末予见到的是刚刚“运动”完的瞿承尘,穿着一套Polo衫和运动短裤,头发半干,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清香。 

        

“大哥。”瞿承尘笑盈盈地坐在瞿末予对面,“听城哥说,你上次破坏力惊人啊。”

        

瞿末予沉默地看着瞿承尘,面容紧绷,没有一丝情绪的流露。

        

“我今天听了个八卦,说这地方是城哥给他男朋友开的,好像对方是他战友,组织里纪律多,他捂得严严实实的不让人知道是谁。”瞿承尘笑了笑,“你能想象吗,那个俞风城哎,别人跟他打听,他来一句‘等结婚申请批了你就知道了’。”

        

瞿末予微眯起眼睛:“沈岱和丘丘在哪儿。”

        

瞿承尘还在自顾自地说着:“我很难理解啊,顶级alpha的兵王,算得上战斗机器了吧,最猛的信息素药物说不定都能抗住,这种人居然会动情?哦,还有,那个龙科的晏总,看上一个beta。”他斜觑着瞿末予,“再看看你,这么多年我都没找到你的破绽,你居然会为了一个b级omega沦陷,为什么?凭什么?‘爱情’?”他发出一串讥讽的笑声。

        

“他、们、在、哪、儿。”瞿末予一字一字发出危险的警告。

        

“你别急嘛。”瞿承尘做出一个举手投降的假动作,“我提前热热身,就是怕和你起冲突,我们好好说话,好吗,大哥。”

        

“我要确定他们安全。”瞿末予冷道,“我要通视频。”

        

瞿承尘耸了耸肩,拿出手机,拨通了视频电话:“嫂子和小侄子都很好,丘丘真可爱,胖乎乎的,嗓门儿大得吓人。”他幽幽地看着瞿末予,“真羡慕大哥,第一个孩子就是完美继承人。”

        

视频通了,瞿承尘对黑衣人道:“让他接,一分钟。”然后把手机扔给了瞿末予。

        

瞿末予的心顿时悬吊起来,画面一阵晃动,最后出现了沈岱的脸:“阿岱!”

        

沈岱看到瞿末予的一刻,双目明显亮了起来,他本能地往前一步想要拿过手机,黑衣人后退一步:“你坐好,我拿着。”

        

“阿岱,你还好吗,丘丘还好吗。”瞿末予紧紧抓着手机,恨不能穿过屏幕去抚摸沈岱苍白的脸。

        

沈岱坐回了椅子里,他定定地看着瞿末予,深吸一口气:“我还好,丘丘也还好,我们换了个地方。”

        

瞿末予暗叹一声,他在见到瞿承尘之前,得到的最新进展是已经锁定了一个去买指定婴儿用品的人,并且通过人脸识别对比到了一个有案底的人,顺着线索找下去,应该有望找到沈岱,但现在他们已经被转移了,不过,能锁定一个嫌犯也是极大的收获。

        

瞿末予沉声道:“你别害怕,我很快就会接你们回家,我发誓。”

        

沈岱深吸一口气,很多话他无法说,也不能表现出害怕:“……好。”

        

“阿岱……”

        

对方挂断了电话,瞿末予愣了一下,只听咔嚓一声,手机被捏碎了,他恶狠狠地瞪着瞿承尘。

        

瞿承尘用两只轻轻支着下巴,声音有些飘忽:“为什么你总是运气这么好,和一个b级omega都能生出s级alpha?”

        

“少他妈废话,你要怎么才肯放人。”

        

“我们的基因差距不大,那么是沈岱天赋异禀?”瞿承尘勾唇一笑,“他倒是非常聪明,智商高,健康,长得也好看,怎么都不像只有b级,或许他就是有个厉害的肚子。大哥,你说,他能不能给我也生一个s级的小alpha啊,我喜欢女儿。”

        

瞿末予的信息素暴虐地冲向了瞿承尘,瞿承尘早有准备,瞬间开启了屏障,两股强盛的信息素在空气中角斗,房间内的许多物件像是在承受异变的大气压,逐渐畸形扭曲。瞿承尘约在此处是非常有预见性的,这个会所里的大部分东西都是为了被破坏而生。

        

瞿末予率先收回了信息素,他胸中气血翻涌,杀意滚滚,如果没有顾忌,他或许真的会和瞿承尘斗个你死我活,就在此时此刻此地,为他们二十多年来的战争画一个句号。

        

瞿承尘同样的面色刷白,胸膛剧烈起伏着,他舔了舔嘴唇,咧嘴一笑:“这就生气了,我抢走小悦的时候,也不见你这么生气,小悦比他差在哪儿呢?”

        

“你到底想怎么样。”瞿末予咬牙切齿地问。得知沈岱落入瞿承尘手里的每分每秒,他都处于极度的焦虑和惊恐中,他太了解瞿承尘了,瞿承尘热爱抢夺一切属于他的东西,权力、资源、利益、关注、物件、甚至是人。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瞿承尘深深地盯着瞿末予的眼睛,“这么多年了,大家都挺累的,我不想一直活在你的阴影里,你也不想一直有我这个威胁。以前有爷爷在,咱们的父辈想分家没分成,到我们这里做个了结吧。”

        

“那么多股东,几十万股民,作为一个上市公司,这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吗。”

        

“是你可以推动的。”瞿承尘皮笑肉不笑地说。

        

瞿末予寒声道:“好,我答应你。”

        

瞿承尘的身体前倾,仿佛是要凑近了仔细看这个相识二十多年的兄长:“为了区区一个omega,把一个业务板块分出去?你真的这么在乎他?”他说着,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