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痒痒的好难受好想做/调教折磨蹂躏清纯校花

        

“嗯!”邱正强先是点点头,随后才发觉,张俊平说了好多,又好像什么都没说,笑着用手点了点张俊平,“你小子,果然是个滑头。

        

不过,我明白你的想法了,看来你是支持变的。

        

看来真的是到了变一变的时候了。”邱正强叹了口气说道。

        

他这个位置并不容易,没做出的一个决定,可能都会关乎数十万人的生计。

        

所以,才会格外的谨慎。

        

知道张俊平不愿多谈zz,邱正强换了个话题,“这次你们局里的任务很重,有没有信心完成?”

        

“没有困难要完成有困难想办法也要完成。”

        

“嗯,有这个决心是好事!你们的任务,关系着今明两年,XC区的生产目标能不能顺利达成。

        

担子很重啊!”

        

“再重,再困难,能比gm先烈,打破旧社会,创建新中国更困难?”

        

“说的不错!你可不要光会唱高调,我要看到实际成果。

        

如果这次煤炭采购任务能够完成,我亲自给你们颁奖!”邱正强很满意张俊平的态度。

        

见张俊平和邱正强说完话,邱母接话说道:“小张,你和燕子也都不小了,我们在你们这个年龄,都已经有了建国和文玉。

        

对你,我们还是比较放心的,毕竟知根知底。

        

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我们去拜访一下你爸妈?”

        

这才是今天的正题。

        

邱母说的客气,要去拜访张俊平的父母,其实就是在提醒张俊平,你该让你父母来提亲了。

        

由不得邱父,邱母不着急。

        

好家伙,认识第二天就把人骗出去看电影。

        

再不赶紧把婚定下来,就自家这傻女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敢弄个孩子出来给他们玩。

        

当然了,人家姑娘也不是嫁不出去,堂堂区高官,多少人想着高攀这门亲事。

        

只是,邱文燕相了好几个,一个都没相中。

        

而邱父,邱母又因为幼年时候的事,为了接济牺牲的战友家属,差点把两个女儿饿死。

        

所以一直对邱文燕、邱文玲心怀愧疚,对两个女儿多有偏爱。

        

这一点从家里的安排上就能看出来。

        

三女儿邱文燕上了大学,毕业分配工作。

        

小儿子邱文龙去下乡知青。

        

小女儿邱文玲去了部队。

        

邱正强一辈子没求人,没有用自己权利为自己谋过私利。

        

唯独在两个闺女上,求了人,一个送到了大学,一个送到了部队。

        

在婚事上,也没有像对二女儿一样,包办婚姻。

        

二女儿邱文玉,是邱正强一手包办的,马名臣的父亲和邱正强是老战友。

        

当年名臣牺牲的时候,唯独放不下还在肚子里的孩子。

        

邱正强当时承诺,你生儿子给我当女婿,生闺女给我当儿媳妇。

        

所以,邱文玉没得选择,只能嫁给马名臣。

        

好在马名臣也还不错。

        

到了邱文燕这边,就没有了包办,一切尊重邱文燕的意思。

        

邱文燕毕业也一年多了,光是相亲就相了十来回,可都没相中,如今好不容易相中了,那还不赶紧定下来。

        

此时,邱文燕早已经害羞的躲回房间,和姐姐嫂子说着闺房悄悄话。

        

“伯母,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让我爸妈来拜访您和邱伯伯。”张俊平赶紧表态。

        

“我看就后天吧!后天星期天,叫上小许小叶两口子,咱们找个饭店一起吃个饭认识一下。

        

先把把你们的事定下来,你也能安心出去工作。”邱正强一锤定音道。

        

“行,听您的!明个儿我就去和我爸妈说。”张俊平也爽快的点头答应一声。

        

见张俊平答应的痛快,邱母更加欢喜,对张俊平更加热情。

        

“小张,燕子这丫头从小被我惯坏了,有时候有些任性,你多担待着点。

        

不过,这丫头品性还是好的,孝敬父母方面你不用担心,她要是真做出什么不孝顺的事,我这边也不依她。”

        

“伯母,燕子性格挺好的,直爽不做作,很大气,我相中的就是她这一点。

        

你放心,等结了婚,有什么事,我们商量着来,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

        

我爸妈都在农场,以后估计也是跟着我弟弟和弟媳妇生活。

        

真让他们来城里,他们还不习惯呢。”张俊平赶紧承诺道。

        

顺便也点出,自己不是贪图邱文燕的美色,只是喜欢她的性格。

        

自己结婚后,也不和父母一块生活,单过,不存在婆媳相处的那些鸡毛蒜皮的琐事。

        

“哪怕不在一块住,也要常回家看看。

        

这一点你得跟你大哥学,这两口子见天回家来蹭饭。

        

虽然嘴上说着烦,可要是一天见不着心里还空落落的。”邱母笑着说道。

        

又在邱文燕家闲聊了一会,张俊平就告辞离开。

        

骑着偏三轮,一路晃晃悠悠的回到四合院。

        

多亏这个年代没有查酒驾的,到了晚上,街上人少,车更少。

        

不然很容易出事故,被交警抓到,也要定个醉驾。

        

所以,还是要坚持原则,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文明出行,安全第一。

        

把偏三轮停在院门口,和刘大爷打了个招呼,张俊平直接回了家。

        

给自己倒上一杯热水。

        

哪怕秦淑梅要去医院照顾孩子,依然没忘了给张俊平烧壶热水。

        

喝了杯热水,解了解酒气。

        

今天晚上可是没少喝,他一个人喝了足有三斤白酒这才把大舅哥、二姐夫干倒。

        

脱了衣服,躺在床上张俊平回忆着今天邱文燕家之行。

        

算是比较圆满,邱父邱母那边,对两个人的婚事都很赞成。

        

对他这个新上门的女婿,也比较认可。

        

订完婚,接着就是结婚,以后就能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了。

        

想着想着,张俊平沉入梦乡。

        

梦里张俊平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夫妻生活。

        

只是,这女主怎么来回换?一会是邱文燕,一会又变成了秦淑梅。

        

管他呢!

        

主要是身材都是他喜欢的类型,抱着怀里,软绵绵的。

        

第二天早上,张俊平起床,先换了内裤,洗干净。

        

然后才端着脸盆出门洗漱。

        

……

        

西城物资局,计划供应科。

        

张俊平一早就来到物资局计划供应科。

        

物资局的职责是物资供销,其实和供销社的性质差不多。

        

只是,供销社买的,卖的都是生活物资。

        

而物资局买的卖的的生产物资。

        

化肥厂生产的化肥,属于生产物资,自然归物资局管辖。

        

负责联系协调化肥厂的对口科室就是计划供应科。

        

“小张,你是不是跑错地儿了?

        

没听说你调我们科来啊!”计划科的丁立刚和张俊平也是老熟人,看到张俊平,笑着调侃道。

        

“咋滴丁哥,还不行来你们计划科串个门?”张俊平笑着反问道。

        

“行倒是行!只是这串门,哪有空着手来的?”

        

“丁哥,谁说我空着手来的?”张俊平拍拍自己的挎包。

        

从里面掏出一大包明显不符合物理学原理的纸袋子。

        

“咱是讲究人,怎么可能空着手,来,来,都尝尝,这是东北的松子,炒熟的。”张俊平说着把纸袋放到门口的办公桌上。

        

“小张是个讲究人,这松子还真不错,比瓜子可好吃多了。就是吃起来有点麻烦。

        

小张,下次去东北记得多带点松子回来,这次量太少,不够分的。”坐在门口第二个桌子上的一位胖大妈笑着说道。

        

“行!姚姨说话了,必须滴!过几天我去鹤岗,一准给弄几麻袋回来。”张俊平笑着回应道。

        

“丁哥,高科来了没?”

        

“在里面呢!找他有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