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图书馆学长腿上h&新婚女同事h系列小说

     

接下来他说的才是干货。

        

“所以,宫本先生没说错,已经过去三年了,陆陆续续的换几个焦盆高层进去限制下这些花旗人肆无忌惮的吸血乱花钱,也是理所当然的,大不了不参与创作,创作交给外包的公司嘛……”

        

说这话的时候,还明目张胆的指自己。

        

什么发行、什么管理这些事情我都不会参与,我只负责制作电影,焦盆人能够进入管理层,给我点发行渠道就够了。

        

三个老头都有点笑。

        

听起来就很可行是不是?

        

可荆小强展现了他凭什么有资格要发行渠道:“说回刚才的起点,为什么我说那几千部电影资料库不是重点呢……各位,无时不刻都有新电影在诞生呀,你们用几十年前的眼光去看待这几千部电影,每部都是精品,可后来的人,有几个会去翻看老电影呢?电影市场上能赚钱的永远都是刚出炉的新明星新电影,更何况现在的新技术层出不穷,拍电影会越来越容易,你会去看默片时代的经典吗,你会看黑白片吗,这些电影库最多也就是出租录像带,压制影碟,一年能有多少收益?”

        

昭田看杉本,杉本看宫本,还是常务董事清楚:“目前,不到三千万美元的北美地区录像带租赁授权……”

        

荆小强摊手:“一部成功的北美地区电影票房过亿美元不算离谱吧,收益就不止这个数儿了,用买椟还珠来形容目前这档子投资,是不是很形象呢?”

        

这话说得几位年产值几百亿美元的大佬哑口无言。 

        

昭田还想尽量拉回来点:“要站在宏观的角度,我们在录像带制式之争中输了,就得掌握软件的话语权呀,哪怕少赚点,细水长流……”

        

荆小强无奈的眨巴眼:“cd唱碟已经是大势所趋,ld影碟机……”

        

忽然想到自家的vcd,就岔开了话题:“要动态的看待未来呀,唱片公司音乐库版权都比这个电影版权更重要些,但……您几位看看这……”

        

说着就拿过刚才演示的“便携式个人影音系统”,实际上里面只有个显示屏能点亮,然后连接线从后面接到旁边一台主机上,拍电影时候假装在屏幕上操控。

        

毕竟才几天时间能把外观做出来已经很了不起,根本连内部硬件方案都还没开始规划。

        

“这终究是台电脑啊,电脑就拥有无穷可能的自主性,既然这是影音系统终端,电影、歌曲,都能存储拷贝传播,喏,就是这个存储卡,随便携带随便拷贝随便擦写,还想守在版权上一劳永逸吗?”

        

存储卡也是假的,就是个后世应该很常见的u盘模样,电影里龙哥会围绕这个小物件传递争夺。

        

某种意义上来说,曾被翻译成《碟中谍》的这部电影被提前之后,估计就很难让人联想到磁碟这种曾经的存储盘,整部电影都在科普未来的高新电脑科技细节。

        

有小巧玲珑的笔记本电脑,有指头大的存储卡,这都是在刷新认知定义。

        

市面上能买到的普通个人电脑,大多数只是个打字机,但科研界早已经打开了新世界。

        

虽然还要外接专用的采集卡,才能把视频影像转进电脑里,但能形成文件,就能无限拷贝,这是稍有电脑常识都知道的事情。

        

荆小强就是这样给大佬科普的:“以前翻录磁带、录像带,好歹还需要有个空白带,现在直接拖过去就能复制,就在这片加州的土地上,互联网已经诞生,哪怕你坐在焦盆的办公室,我也能给你传输文件,这的确是宫本先生提到的乱世,所有以前的规则都要被颠覆,是拼命逆流而上的到处补漏,企图跟时代作对来赚那点版权费,还是顺手推舟开发新科技新设备?”

        

他没有说的就是,当苹果推出那台ipod,可以随意从网上的苹果商店购买歌曲下载,整个cd、磁带的世界就崩塌了。

        

这些东西其实已经都陆续出现并且有了苗头。

        

嗦尼这等处在最巅峰的电子科技企业肯定都有接触,只是譬如存储卡都有无数个方向,光盘的、磁碟的、电子芯片的、各种接口、各种协议五花八门。

        

太多可能性摆在面前,让人不知道哪个才是未来。

        

荆小强不是预言,只是用“敏锐的艺术家感觉”想象到了未来这些方向应该是什么样。

        

当年的杉本、昭田不也是这样做的吗?

        

当时的收音机是电子管,昭田敏锐的觉得晶体管是未来方向,专门跑花旗买专利,后来成功的获得第一桶金。

        

著名的特丽珑显像管更是早期差点拖垮幼年嗦尼,所幸他们坚持认为自己的显像管技术有不可比拟的优势,最终熬过了高成本拿下全球高端电视机市场。

        

他们亲身经历过,发明出什么来,并不稀奇,最重要的是能够从无数种可能当中,找出正确的那个方案坚持下去。

        

嗦尼的企业文化就是不断超前研发,然后引导市场消费者来认同他们的方案。

        

看起来这是个围追堵截的好主意,但实际上选错了就万劫不复。

        

之前的录像带不是已经证明了?

        

现在荆小强彻底否定了他们花费几十亿美元收购的影业、唱片公司,要扭转局势,必然得抛弃以前那种地主守着收租的想法,彻底投入开发新电影、新歌曲的创造工作中去。

        

“你们可能会认为我是电影监制、歌星,就故意夸大其词非要让重点在我这边,但回头想想嗦尼之所以能变成这么伟大的企业,是靠着卖收音机、电视机,然后就收取听众、观众费用成功的吗,凡是打着这种一劳永逸念头的企业,就是怂!”

        

“不敢创新不敢跟市场竞争,想着收点版权稳稳当当过日子!”

        

这话简直就像是在当头棒喝!

        

也许人老了,就会下意识的做点稳妥选择。

        

曾经那么牛逼的嗦尼巨头,撇开他们被属下和整个焦盆都塑造成神的光环,就是怂了。

        

他们的成神经历,固然有个人奋斗的才华,也离不开那个时代的风口。

        

其实就是不断薅花旗基础科技成果的羊毛来搞应用产品技术,因为伟大的花旗去工业化嘛。

        

研发技术让焦盆来生产,结果一不小心让焦盆的汽车、电器在风口上卖遍全世界。

        

还真以为是自己厉害。

        

一旦抓不住时代的脉搏就心虚。

        

录像带那一仗输了慌神,赶紧抓个版权生意来安心。

        

整个嗦尼上上下下都跟皇帝的新装一样,看着光屁股的老大们跪舔花旗,还一个劲儿的说好。

        

结果被荆小强这个路边小孩儿一语道破。

        

昭田居然嘴角都开始颤抖歪斜起来!

        

哎哎哎,老子是故意想激起嗦尼投入更大的精力去创新搏杀,走在错误的路上没准儿死得更快。

        

但不是要当面把老爷子说崩溃的!

        

赶紧跳起来帮忙做中风复健按摩,又叫宫本:“医生!马上喊医生……卧槽,您这我都不敢说了。”

        

随时都有高级保健医生跟在轮椅周围的,杉本已经跑到会议室门口招呼。

        

宫本也有点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跳脚。

        

昭田艰难的抬手摁在荆小强手背:“对……你是对的……谁都不敢说……,不敢说啊……”

        

那当然,宫本可能已经算是董事会里面的另类,都没荆小强这样直接说光屁股。

        

荆小强还是有点怕了,这特么比街头扶老人还凶险一万倍:“来得及,来得及,我们先发行几部电影看看,唉,我这最近的唱片也给嗦尼唱片发行,您就别倒下,我可负不起责!”

        

杜若兰全程懵逼,站在旁边看医生冲进来,直接给老头子推了一针。

        

一直保健维护还是很熟悉状况,昭田立刻缓解下来。

        

马上还是要送医院,他却拉着荆小强的手给凑过来的杉本叮嘱:“公司,单独成立外包公司,宫本去辅助罗伯特,你继续做董事,但协助罗伯特把影音创新做好,做好啊……”

        

宫本一直嗨咦嗨咦的鞠躬相送。

        

随时候命的救护车走了,杉本也长叹气:“也许是你说得有道理吧,宫本你愿意去吗?”

        

宫本再次折腰:“我愿意把剩下的所有生命都奉献给嗦尼影音,只要能让嗦尼摆脱泥沼,我做什么都可以……”

        

荆小强摊手:“我只负责电影创作,歌曲创作,其实你们要做的不过是不动声色的控制住院线,电影我们在投资拍摄,如果这几部赚钱了,北美市场好评了,再加大投资参与进来。”

        

好吧,杉本肯定要进一步巩固自己接掌大权的局面,甚至把宫本挤出总部,放到花旗对他有益无害。

        

立刻雷厉风行的安排宫本召集影音集团开会,他来授予宫本作为联合副总裁的职务,美其名曰开展全新的电影创作外包业务。

        

荆小强没忍住跟个狗头军师一样出馊主意:“可以再多签几家不出名也不值钱的好莱坞编剧、电影制作团队,把我们混在其中,这样花旗人就不会防备以为你是来夺权的。”

        

俩五六十岁的老头儿狠狠的多看他一眼。

        

眼神都写满了,你是妖孽吗?!

        

才二十岁就这么老奸巨猾虚虚实实!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