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小丫鬟的屁股调教h/他的火热在她入口磨蹭

        

“他倒也没说什么,不过他当上市長后,约我喝了一次酒,我主动提了下你,原本我是想着看能不能帮你们俩缓和关系,没想到洪刚一下就拉下脸来了,让我不要再提起你,不然他就走人。”李有为叹了口气,从徐洪刚的反应可以看出对方现在对乔梁十分反感,甚至已经不是反感那么简单,而是有了很强的敌意,这让李有为有些无奈,不知道两人怎么就走到了今天的地步。

        

“老板,谢谢您替我着想,不过以后您不要那么做了,免得自讨没趣,我跟徐市長的关系,并不是工作上的矛盾。”乔梁摇了摇头,“我俩的关系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你们俩到底是怎么闹到今天这地步的?”李有为纳闷道。

        

“老板,这事怎么说呢,一言难尽。”乔梁撇撇嘴,“我也不想在背后说徐市長的坏话,但老板您自个应该也能感觉到,徐市長跟以前的变化很大。”

        

“这倒是。”李有为皱了皱眉头,“洪刚这个人,变得连我都有些陌生了,也不知道到底是权力改变了他,还是他本性如此。”

        

“这就不清楚了,老板您对他比我更了解,您都说不准的事,我就更没资格评价了。”乔梁道。

        

“唉,你俩现在关系这么僵,如今洪刚又当上了市長,就怕他今后会针对你。”李有为说道。

        

“老板,徐市長早就针对我了,我都已经无所谓了。”乔梁笑着耸耸肩。

        

李有为听了,无奈地笑笑,夹在徐洪刚和乔梁中间的他,着实也是深感无力,而对于徐洪刚的变化,李有为其实也能明显感觉到,但作为朋友来说,李有为也不好多说什么,否则只会徒增对方反感。

        

“老板,不说徐市長了。”乔主动岔开话题,“老板,我有件事要请您帮忙。”

        

“啥事?”李有为问道。

        

“我妹夫周俊涛现在从三江县体育中心辞职了,您看方不方便帮他在正泰集团安排个工作。”乔梁说道。

        

“你妹夫辞职了?”李有为听得一愣,旋即笑道,“当初他进体育中心还是我帮他安排的,没想到现在辞职不干了。”

        

“主要跟他之前被市检调查有关,虽然有可能是被人设局害的,但也怪这小子自己不踏踏实实工作,考虑到接下来单位还会对他进行处分,再加上他自个也觉得没脸呆下去了,所以主动辞职了。”乔梁摇了摇头,“现在搞成这样子,也是他咎由自取。”

        

李有为听了微微点头,乔梁妹夫的事,他之前也听说了一些,尤其是乔梁也因此被市检调查,李有为当时还为乔梁捏了一把汗,也托关系进去看望了一下乔梁,听到乔梁亲口说没事才放心不少,眼下乔梁主动提及妹夫的事,李有为不禁问道,“你妹夫的事,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吗?”

        

“大概知道,不过没证据。”乔梁撇撇嘴,“这事早早爆出来也好,也算是给我敲了个警钟,今后我会更加注意。”

        

“嗯,小心驶得万年船,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特别是在体制里面,无声的刀光剑影更加凶险,有时候你不惹事,麻烦依旧会找上门。”李有为深有体会地说着,当初他要是没遭小人算计,现在或许早已更进一步。

        

“我明白,总之就是一句话,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乔梁笑笑。

        

“是啊,凡事都要多長个心眼。”李有为点了点头,又道,“你妹夫工作的事就交给我了,我们正泰集团最近也在招人,让他直接过来就是。”

        

“好,谢谢老板。”乔梁笑道。

        

“跟我客气啥。”李有为笑了起来。

        

乔梁想到要让妹夫周俊涛吃点苦,又道,“老板,我那不成器的妹夫到了正泰集团,您可别给他安排什么管理岗位,直接让他从底层干起,他要是有能力凭着自己的业绩晋升,那是他的本事,要是没能力,您也不用特殊照顾他,就让他多吃吃苦。”

        

“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怎么安排他,我心里有数。”李有为笑着摆手。

        

乔梁听了也没再说啥,李有为考虑事情一向周到,还真不用他操心啥。

        

两人有说有笑地聊着,服务员开始上菜后,乔梁主动站起来给李有为倒酒,不管他走到了什么样的位置,在乔梁心里,李有为始终是他心里最尊敬的人之一。

        

“老板,尝尝这农家自酿的青梅酒。”乔梁笑道。

        

“好。”李有为笑眯眯地点头,端起酒杯和乔梁碰了一下。

        

仔细品了品,李有为笑道,“这酒不错。”

        

“老板要是喜欢,下次我再去松北的时候,给您带一点。”乔梁道。

        

“可以,这种农家自酿的酒,还是纯天然的。”李有为道。

        

两人边喝边聊,一直喝到了八点多,李有为还有些意犹未尽,从酒店出来时,李有为打算拉乔梁回家里接着喝,乔梁明天还得工作,却是不敢和李有为再多喝,只能婉拒道,“老板,今晚不行了,下次等周末的时候我陪您喝个尽兴。”

        

“行,到时候让你嫂子整几个菜,咱们家里喝就行了,别来酒店了。”李有为笑道。

        

李有为说着话,目光注视着前方,轻咦了一声。

        

乔梁看到李有为的异样,顺着李有为的目光看过去,目光微微一凝,只见前边站着的正是徐洪刚和鲁明还有王庆成,三个人明显也刚从酒店吃完饭出来,这会正在门口寒暄着。

        

李有为犹豫了一下,想着要不要过去和徐洪刚打个招呼,想到乔梁还在这里,李有为很快作罢,对乔梁道,“梁子,走吧,咱们上车,我让司机顺道送你回去。”

        

乔梁点点头,他也不想这会跟徐洪刚打照面,很快就上了车。

        

车子驶离酒店,乔梁从车窗里注视着徐洪刚和鲁明、王庆成三人,眉头微拧,特别是看到徐洪刚和鲁明表现出来的亲密姿态时,乔梁若有所思,鲁明突然间被提拔进了班子,难道是通过徐洪刚攀上了苏华新的关系?

        

乔梁心里猜测着,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鲁明原来是骆飞那边的人,现在骆飞出事了,鲁明跟徐洪刚的关系一下变得这么密切,大概率是投靠了徐洪刚,这也就能解释得通为什么鲁明这次会突然被提拔进班子了,有很大可能是苏华新那边的关系。

        

徐洪刚这才刚当市長,明显就在积极培植自己的势力呐。乔梁默默想着,暗暗为吴惠文捏了把汗,也不知道吴惠文今后能不能压得住徐洪刚,他感觉吴惠文身为女干部,多多少少也缺乏了一点杀伐果断的魄力。

        

至于王庆成跟徐洪刚和鲁明混在一起,乔梁反倒没怎么放心上,随着赵晓兰去省纪律部门投案,乔梁相信王庆成蹦跶不了多久了,这货估计还以为自个攀上徐洪刚就能高枕无忧呢,哼哼,等省纪律部门的人下来,让他哭都找不到地方。

        

一路想着心事,乔梁回到宿舍后,洗漱了一番,早早睡下。

        

一夜无话,次日,乔梁来到办公室开始着手安排下一步的工作,对于乔梁而言,接下来的重点工作就是完成吴惠文交办的调查核实有关反应阳山县書记姚健的违纪线索。

        

办公室里,乔梁看着手上的一份名单,微微沉思着,这份名单,是乔梁让办公室从部分处室抽调出来的精干办案人员,是乔梁打算亲自带队前往阳山县办案的,名单上的人,乔梁已经大概审核了一下,初来乍到的他,其实对内部的人都还不太熟悉,不过他已经跟办公室专门强调过要挑选素质过硬、经得起考验的办案人员,乔梁寻思着办公室那边应该也不敢随意敷衍他。

        

乔梁沉思的功夫,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乔梁喊了声进来,就看到孙永推开门朝里边探了探头。

        

“孙永,快进来。”乔梁一看是孙永,立刻笑着起身。

        

“乔書记,思考啥大事呢?”孙永一进门就笑道,对乔梁的称呼也相应改变了,他和乔梁私底下的关系是一回事,但调进纪律部门,孙永知道摆正自己的位置。

        

“孙永,你喊我名字就行。”乔梁笑道。

        

“在单位里,我还是喊你乔書记比较合适。”孙永笑道。

        

乔梁听了,也没在这些细枝末节上浪费时间,请孙永坐下后,乔梁就问道,“松北那边都交接完了?”

        

“嗯,该交代的我早都交代完了,这边的调令下来,我就第一时间来报到了。”孙永点头道。

        

乔梁点点头,道,“你来得正好,接下来就有一场大仗要打,你跟我一起去阳山。”

        

“去阳山?”孙永疑惑地看着乔梁。

        

乔梁将之前吴惠文转交给自己的检举信件从抽屉里拿出来递给孙永,“你瞅瞅。”

        

孙永接过信件,拿出里面的信纸看了起来,将几封信件快速浏览一遍后,孙永肃然道,“乔書记,这检举信件反映的内容要是属实,这可是一条大鱼呐。”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