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裤拨到侧面就开始做了/清纯校花揉捏雪白呻吟

     

“不要打了,再打我们就死了。”

        

“好痛啊,救命啊。”

        

“我不行了。”

        

……

        

叶大富等人哀嚎不已,哭声震天。

        

魔童子手执伏魔金圈,一次次轰击下,心中一口恶气终于平复了不少。

        

“圣子,这群人的功法好诡异,怎么打,都破不了他们的肉身?”一人好奇道。

        

“那就是力道不够,继续,打他们的脸。”魔童子恶狠狠道。

        

一群人紧随其后,快速暴打着叶大富等人,直到叶大富等人脸上都被打得浮肿淤黑,渐渐没了声音。

        

“圣子,他们没声音了,会不会死了?”一人说道。 

        

“好了,停手。”魔童子一声断喝。

        

众人马上停手,魔童子上前检查了一番,道:“他们还有一口气,差不多了,我答应黑狗儿不杀他们,总不能说话不算话。”

        

“真不打了?”一人疑惑道。

        

“我的话,没听到吗?”魔童子瞪了眼那人。

        

“圣子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人马上说道。

        

魔童子扭头看向四方。

        

此刻,其它地方的战斗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其他战首都没插手东部权利结构的打算,五面战神旗自然已经被敖沧海安排的人抢到了,他们神色疑惑地看着魔童子等人暴打着叶大富等人,他们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

        

“叶大富他们被打死了吧?”

        

“不对劲啊,魔童子怎么盯向了我们?”

        

“碰巧吧。”

        

“不对,他真的盯上了我们,而且,朝着我们飞过来了。”

        

……

        

众人惊讶道。

        

“打他们,给我往死里打。”魔童子吼道。

        

众人一怔,为首一人惊叫道:“魔童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和你们素不相识啊。”

        

“爷爷打的就是你,特么的,敢算计爷爷?今天打死你们。”魔童子一声大吼,伏魔金圈骤然砸来。

        

“不好,他们来真的,小心。”众人惊叫道。

        

轰的一声,有人被伏魔金圈砸中,顿时倒飞而出,

        

两方人马轰然撕杀而起,轰隆隆间,溅起滔天火焰。

        

这忽然的战斗,让其他人一阵错愕,不明所以。

        

刚刚被打得只剩一口气的叶大富等人,却悄悄躲到了一片山林中,一起盯着远处的大战。他们此刻生龙活虎,哪有一点虚弱的状态?

        

“和皇上推演的一样,他们狗咬狗了。”一个小金人说道。

        

“好!让他们先打,我们最后再出手。”叶大富说道。

        

几名小金人点了点头,都藏了起来。

        

在外界,敖沧海却是脸色一变,沉声道:“魔童子怎么忽然和我们的人打起来了?”

        

“不知道啊,有些莫名其妙啊!”一旁一名战神说道。

        

“不对劲,打叶大富他们是假,魔童子等人,想要五个东部战神的名额?”敖沧海陡然脸色一沉道。

        

“难道,杨川想要染指我东部的权利?”那战神皱眉道。

        

敖沧海脸色一阵阴沉:“我们四部,从来进水不犯河水,他们这次越界了。有问题,立刻去查。”

        

“是!”

        

……

        

另一处,萧南风笑道:“魔童子身边居然有两名金仙?耍得魔童子团团转啊。”

        

“这两名金仙,不是魔童子的手下吗?”张凌君好奇道。

        

“当然不是,要不然,那天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魔童子被我打?呵,魔童子被人当枪使了。”萧南风说道。

        

“你的意思是,魔童子那天找你闹事,不是敖沧海的人挑拨的?”张凌君意外道。

        

萧南风点了点头:“敖沧海可是个老狐狸,他不可能做这么低级的挑拨,也就黑狗儿脑袋不够用,被南部其他战神一顿欺骗,就以为是敖沧海算计魔童子的了。”

        

“你是说,南部有战神,趁杨川不在,故意设局,引魔童子来找你的晦气,在魔童子被你暴打之后,再顺势嫁祸敖沧海?”张凌君好奇道。

        

“不错。”萧南风说道。

        

“可他的目的是什么呢?”张凌君不解道。

        

“为了这五个战神名额。”萧南风说道。

        

张凌君沉默了一会,凝重道:“也对,战神每次出战神任务,都相当于奉旨抄家,所获巨大,出了事,还有天庭兜着,每个战神名额都会让人眼红的,更何况五个。”

        

“这个幕后黑手,不简单啊,这是要和敖沧海对着干啊。”萧南风笑道。

        

“可是,幕后黑手何必让魔童子来找你麻烦呢?”张凌君好奇道。

        

“因为,没有杨川允许,南部战神是不允许推荐金仙进入这个战场的。幕后黑手利用魔童子的任性,撕开了这个规矩,悄悄安排了两名金仙进去。名义上是为魔童子出气,其实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萧南风说道。

        

“你早就猜到了?”张凌君说道。

        

“不错,不过,这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啊,毕竟,有人帮我们打头阵,到是帮叶大富他们省事了。”萧南风笑道。

        

“叶大富那里,你也做了安排?”张凌君神色一动道。

        

“不错,如今这局面,叶大富他们有很大的胜算。”萧南风说道。

        

张凌君眼露崇拜之色道:“你可真厉害。”

        

萧南风微笑着正要说什么,忽然,一名天庭官员飞到近前,恭敬一礼道:“凌君公主,萧战神,天帝有请。”

        

“哦?”二人疑惑道。

        

二人对视一眼,由萧南风道:“带路。”

        

“是!”那官员应声道。

        

萧南风给敖周等人交代了一番,就跟着那天庭官员离开了。

        

二人很快来到玉浮黎的书房。

        

“拜见天帝。”二人微微一礼。

        

玉浮黎凝重地看向张凌君,问道:“你达到金仙境了?”

        

二人露出一丝疑惑之色,但,张凌君还是点了点头道:“是的,前些天就达到了。”

        

玉浮黎微微一叹道:“朕本以为你还需一段时间才能成为金仙,却不想提前了这么多,罢了,达到金仙境就达到了吧。”

        

萧南风好奇道:“公主达到金仙境,不是好事吗?”

        

玉浮黎看了眼萧南风道:“是好事,不过,她若达到金仙境,就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离开?去哪里?”萧南风不解道。

        

张凌君也拉着萧南风的手,显然不愿去别的地方。

        

“之前,太清道祖找朕商量,在凌君达到金仙境的时候,让她去主持红月幻境。”玉浮黎说道。

        

“哦?”萧南风好奇道。

        

“本来,朕以为凌君离金仙境还有一段时间,可就在刚刚,太清道祖又传音于朕,告知时机已到,没想到是真的。”玉浮黎说道。

        

萧南风神色一凝,马上说道:“公主之前突破到了真仙境极致,虽然离金仙境一步之遥,但,这一步之遥却有巨大的鸿沟,是因为之前的一道太清红绫,才助公主突破了。”

        

萧南风将之前发生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玉浮黎却骤然脸色一冷:“这么说,是太清道祖故意所为?”

        

二人马上点了点头。

        

这时,蒲团飞出,浮于空中,似与玉浮黎对视。

        

“太清,你将红绫内的所有力量,都被炼化给了凌君?就为了助她突破?你太心急了。”玉浮黎冷冷道。

        

蒲团上空空如也,放出一丝红光,似上面坐着太清道祖,正在与玉浮黎交流。玉浮黎也周身冒着一丝白光,红光、白光纠缠,似在进行激烈的争辩。

        

过了好一会,玉浮黎才长呼口气,扭头看向张凌君道:“凌君,太清道祖让你去主持红月幻境,你可愿意?”

        

“天帝,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张凌君好奇道。

        

“朕清楚太清道祖的计划,只是不能透露具体细节。你若是答应,就要进入红月幻境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他会助你全力收取红月幻境,里面的所有红毛怪物,都将听你调令,为你属下。”玉浮黎说道。

        

“所有红毛怪物都听我的?那我能找到爹娘吗?”张凌君眼睛一亮道。

        

“应该能。”玉浮黎神色期待道。他也想找到自己的女儿。

        

“我愿意。”张凌君马上激动道。

        

“等一下!”萧南风却打断道。

        

张凌君顿时看向萧南风,她知道萧南风为她担忧,但,她真的很想找到爹娘。

        

“天帝,太清道祖不与臣交流,臣只能请天帝解惑了。公主收取红月幻境,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会出现哪些危险?”萧南风问道。

        

“太清道祖选中凌君的目的,是为了来日可以对抗上天。凌君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来日对抗上天时,需要全力以赴,胜则生,败则死,没有退路。至于危险,太清道祖要扶植凌君对抗上天,不可能让她赴险的。”玉浮黎说道。

        

萧南风依旧担忧道:“太清道祖的为人如何?”

        

玉浮黎一怔,继而笑道:“他城府极深。”

        

萧南风神色一凝。

        

“不过,凌君眉心有朕给的紫砂,太清道祖若要对凌君不利,朕能瞬间感应到。所以,你不用担心她的安危。”玉浮黎说道。

        

“那就好,劳烦天帝多关注。”萧南风长呼口气。

        

“鉴于你怀疑太清道祖的人品,他现在对你神色不善哦。”玉浮黎笑道。

        

一旁张凌君马上对着空空如也的蒲团,拜了下来:“太清道祖息怒,南风是无心之语。”

        

萧南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