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潮喷喝水高H/肉欲高H校园教室

其实秋宫月误会了许诚,他刚才是真的虚弱,只能任由津云真司给自己泼脏水,连开口反驳一下都没力气。

        

不过就在秋宫月以一挡百的时候,管理器的提示音终于响起,听在许诚耳朵里,比稿费到账的声音还要亲切。

        

【任务完成】

        

【奖励已发放:杀手卡随机强化+1,任务点+2】

        

在没人关注的时候,重伤的云鸟悄无声息死在树下,他没有落入赐死者手中,许诚的任务也就算完成了。

        

杀手卡这次没有强化呼吸法,而是随机强化了潜行。

        

幸好还有2点任务点,许诚将其中1点加到呼吸法上面,另外一点保留起来备用。

        

呼吸法升级到第三层lv2,干枯的炁又重新被制造出来,许诚虚弱的身体就像久旱逢甘霖一样,在炁的滋润下迅速复苏,连后遗症消除。

        

杀手们见到许诚重新站起来,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包括刚才叫得最响亮的几个。

        

如果只有秋宫月的话,那大部分人还是敢动手的,毕竟她只有二星级,而且声名狼藉,霸凌弱者本来就是日本人的传统。

        

更何况霸凌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平时可没有好机会,想想就让人兴奋。 

        

津云真司一号召就有这么多人相应,其中某些人肯定抱着阴暗的心理。

        

但许诚不一样,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暴揍岩田武,明显就是修炼到第三层呼吸法,成为三星杀手是板上钉钉的事。

        

岩田武脾气暴躁,嚣张跋扈,还不是被揍得像条死狗一样,谁敢步他的后尘,变成第二个?

        

“听说你们要抓我?站那么远干什么。”

        

许诚张开双手,向前一步:“过来啊!”

        

杀手们下意识后退一步,这里面不乏二星的老鸟。

        

众人一退,站着不动的津云真司就从人群中脱颖而出了。

        

津云真司盯着许诚,只觉得脑瓜子嗡嗡响,已经快要没法思考了。

        

他不明白,许诚为什么可以这么快就摆脱了后遗症,一下子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他当初第一次全力爆发炁,事后可是在床上整整躺了两天。

        

难道说,这个家伙和自己一样……

        

忽然间,津云真司脑海中冒出一个令他细思恐极的念头。

        

一滴冷汗出现在额头上,津云真司瞬间清醒过来,镜片下的双眸重新变得深邃,饱含杀意。

        

他在心中确认一件事——无论许诚拥有什么秘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绝对不能留!

        

津云真司环顾一圈,发现杀手们目光躲闪,不敢与自己对视,就知道这群人不可靠。

        

要他们摇旗呐喊可以,要他们动手拼命却不行,除非用利益引诱,或者他被推举成功,成为候选者,才有资格命令其他杀手。

        

于是,津云真司决定亲自动手,能够拥有现在的声望和地位,他从来就不缺乏果断。

        

许诚的修炼速度太可怕,必须立刻马上除掉。

        

津云真司迈步向前,一步一步朝许诚走去。

        

“我不知道你的代号是什么,也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底气,敢伤害同僚。”

        

他速度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响亮。

        

“但我知道,你敢伤人,就得付出代价!”

        

话音未落,津云真司的身影在众人视野中就变得模糊,那是速度太快而留下的残影,本体早就笔直射向许诚。

        

许诚脸色微变,一把推开秋宫月,运转呼吸法,丹田内的炁流转全身,涌到手臂上,将手臂变成金属般坚硬。

        

他抬起手,挡住津云真司凶猛的一击。

        

轰!

        

巨大声浪裹挟着烟尘落叶滚滚而出,杀手们不得不后撤散开。

        

秋宫月用手拍开迎面飞来的几块碎石,下意识要上前去帮忙,忽然感到后背一凉,强烈的危机感如电流般闪过。

        

她飞快转身,用飞刀一档。

        

铛!

        

火光四溅,飞刀挡住了一把细长的刺剑。

        

刺剑的主人,是津云真司的另外一个跟班,留着杀马特发型的青年。

        

杀手代号为刺蜂,虽然发型过气,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二星级杀手,精通各种暗杀术,比岩田武还要危险。

        

“你的对手……是我。”

        

刺蜂轻声说道,语调平淡之极,就像一个莫得感情的机器人。

        

许诚和津云真司的战斗范围开始扩大,烟尘将秋宫月和刺蜂笼罩起来,很快,里面就响起叮叮当当的利器碰撞声,同时还伴随着四溅的火星。

        

围观的杀手们不得不继续后撤,腾出更大的空间。

        

“雪奈姐。”

        

佐藤真姬紧张盯着战斗的方向,向星崎雪奈问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

        

星崎雪奈早就冷静下来,此时反而一副悠闲的样子,双手交叉托球。

        

“你上去能帮忙吗?”

        

佐藤真姬摇了摇头,她下午才通过心石考验,丹田内的炁才指甲盖大小,上去连当个炮灰都不及格。

        

到现在她都感觉不可思议,当时那个在她身边一起接受考验的男人,取了奇怪代号的家伙,居然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

        

见到佐藤真姬摇头,星崎雪奈耸了耸雪白圆润的双肩:“那不就得了,安心看戏吧。”

        

两人便安心看着,没一会,星崎雪奈忽然问:“真姬,你有没有给岩田武止血?”

        

佐藤真姬‘啊’了一声:“不是雪奈姐你帮他止血吗?”

        

两人回头一看,岩田武整个人躺在血泊里,就像被马尔福利浸泡的尸体一样。

        

星崎雪奈:“……”

        

佐藤真姬:“……”

        

“要不算了吧,他好像已经不流血了。”

        

“嗯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两人装作无事发生,继续围观前面的战斗。

        

可惜,一声突如其来的暴喝,打断了好戏。

        

“还不快住手!”

        

暴喝声仿佛滚滚的音波,一下子就吹散林中被激起的烟尘和落叶。

        

许诚和津云真司已经分开站在两边,看不出胜负。

        

荒川文泰出现在两人中间,他神色冷硬,目光如电,没有哪个杀手敢与他对视。

        

另一边,因为荒川文泰的到来,秋宫月和刺蜂也不得不中止战斗,各自返回到许诚和津云真司的身边。

        

树林中寂静无声,近百个杀手无人敢发出声音,生怕触怒荒川文泰。

        

他在当教官的时候,就以态度严厉而出名,犯在他手里的杀手,一般都没好下场。

        

荒川文泰环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许诚和津云真司身上,视线充满令人心悸的压力。

        

津云真司脸色沉静,心里却暗道一声可惜。

        

他本来是打算直接爆发体内的炁,一口气将许诚解决掉。

        

可却隐约感觉到荒川文泰的到来,知道他肯定会阻止自己,不得不收敛实力,错过了解决许诚的机会。

        

他的视线看向许诚,发现许诚对自己露齿一笑。

        

然后这家伙的身体开始摇摇欲坠,往旁边一倒。

        

秋宫月就站在他身旁,不得不伸手扶住他。

        

“哎呀,我的头好痛啊。”

        

许诚把脸贴在秋宫月的肩膀上,大声叫唤起来:“头好痛啊,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打的,我要看医生。”

        

津云真司:“……”

        

荒川文泰:“……”

        

你这碰瓷的动作为何如此熟练?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