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公车系列1/种田共妻

        

听说独孤不求不在家,杨氏一下子懵了。

        

不会是被她刺激到了,想不开,所以……

        

杜清檀看在眼里,冷幽幽地插了一刀:“所以说,没事儿别乱说话。人家好歹也是咱们家的救命恩人呢。”

        

“你闭嘴,都怪你!”杨氏坐立不安,就想着还得去瞅瞅。

        

“你别去,保持距离!不然人家还以为你想干嘛呢。”杜清檀得意洋洋。

        

杨氏气得指了指她,转身走了。

        

杜清檀这才问平安:“食盒留下啦?家里是个什么场景?邻居怎么说?”

        

平安道:“院门虚掩着,没上锁,小的把食盒放在窗下了。问了邻居,说是一大早就走了。”

        

那就不是赌气或是出了远门,多半是出去办事了。

        

毕竟他买马、买奴仆、租房子的钱,都得有个来处。

        

杜清檀心里有了数,见来了病患,便去接诊了。 

        

忙到午后,李莺儿来了,还带了个斯文秀气、羞涩得头都抬不起来的小娘子。

        

“这就是小杜大夫,五娘。”李莺儿给她们互相介绍:“这是我表妹,萧慈,族中行九,叫她九娘。”

        

杜清檀看了萧慈一眼,这是,和萧七郎一家的?

        

李莺儿知她所想,忙道:“是一家,但九娘是嫡支。她也很不喜欢裴氏那些做法的,不然我不能把她带来。”

        

杜清檀露出营业笑容:“没事,只要不作妖,遵医嘱,按时足额支付诊金,就是好病患。”

        

李莺儿笑了起来:“九娘,我没骗你吧,我就说五娘不会拒诊,是吧?”

        

“您是什么地方不舒服呢?”

        

杜清檀让采蓝给她们上姜枣茶,顺便抓住李莺儿的肩头往后拉开。

        

李莺儿赶紧地挺胸抬头,问道:“我有没有好一些?”

        

杜清檀认真地打量她一番,夸道:“有点起伏了。”

        

李莺儿沾沾自喜:“我也感觉到了。”

        

她比才来之时丰润了一些,加之仪态稍有改观,自然看起来要好很多。

        

萧九娘说道:“我就是看着莺儿改善明显,这才来的。我这个病症……”

        

她低下头,涨红了脸,说不出来。

        

莫非是妇科隐疾?杜清檀示意萧九娘伸手给她诊脉。

        

提到这种病,多数女病患总是不好意思的。

        

没关系,小杜大夫见多识广,啥病都吓不到,就看能治不能治。

        

谁知萧九娘才在她面前坐下,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便飘了出来。

        

仿佛耗子死了好几天似的那种恶臭。

        

若有若无,萦绕在杜清檀的周围。

        

她小心翼翼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寻找恶臭来源。

        

李莺儿给她使眼色,表示恶臭来自于羞涩的萧九娘。

        

萧九娘的头低得几乎埋进胸里去,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

        

“不必诊脉,我就是,就是脚臭。这也不知道能不能治。”

        

脚臭……果然。

        

杜清檀不敢大口呼吸,示意她坐到窗边去:“脱了鞋袜,我看看。”

        

“其实我每天都有换洗鞋袜,但就是臭。”

        

萧九娘慢吞吞地脱着鞋袜:“皮肉都是好的。”

        

鞋袜脱开,满室恶臭。

        

李莺儿直接跑到门口去了,还说:“对不住啊,九娘,你别怪我。”

        

萧九娘泫然欲泣,难堪得不得了。

        

杜清檀面无表情,很是仔细地查看了萧九娘的脚,然后说道:“确实有个方子,可以一试。”

        

萧九娘双眼放光,飞快地穿上鞋袜:“当真?你若帮我解决了这个难言之瘾,我一定会回报你的。”

        

“两千钱。”杜清檀稳重地让采蓝收钱,然后说道:“我去洗个手。”

        

她稳重地走出诊室,迎着清风朗日,深呼吸,再呼吸。

        

李莺儿看着她偷笑:“你可真难得,居然面不改色。”

        

杜清檀稳重地道:“这是医者该有的素养。”

        

先用清水洗手三遍,再用烧酒擦一遍,抹上香膏,这才能够踏实下来。

        

萧九娘看到方子,满脸怀疑:“萝卜洗净带皮切片,加花椒熬水泡脚?真有用吗?”

        

杜清檀淡定地道:“您坚持三天后看效果。”

        

“那我试!”萧九娘高兴起来,好歹也有希望了不是?

        

“我就知道你一定有法子。”李莺儿亲热地挽着杜清檀的胳膊。

        

“我家过两日要办一个赏荷会,你有空不?我给你发帖子,过来玩。

        

我晓得好多人或多或少都有点毛病,你小露身手,就够她们受用了。”

        

这是要给她介绍病人啊,而且还是高端病人。

        

杜清檀毫不犹豫地点了头:“我一定去。”

        

天上下刀子也要去。

        

李莺儿立刻命婢女漱玉递上帖子:“早给你准备好了。”

        

杜清檀谢过,见又来了其他病患,便道:“你们坐着,我得去忙了。”

        

萧九娘迫不及待要回家去泡脚,拖着李莺儿告辞:“那不耽搁你啦。”

        

忙到申时,杜清檀就收了工,她得去安平郡王府了。

        

采蓝在一旁盘算今日的收入,喜滋滋的:“加上卖药和香包的收入,有三千五百钱,刨去成本,整整三千。”

        

杜清檀很满意,见杜氏垮着脸在那瞅她,就故意道:“我虽是个女娇娥,却也不比男儿差!”

        

杜氏一甩袖子走了。

        

杜清檀忍了笑,牵出黑珍珠,施施然出了门。

        

安平郡王府最近的气氛很不好,毕竟出了这种事,做父母的最难受。

        

加上武氏最近暂时失势,上下都要夹着尾巴做人,就更沉闷了。

        

杜清檀还是一如既往,精心照料两位老人。

        

因着天气热,她还顺便做了一道西瓜盅。

        

西瓜切成两半,用定制的刻刀在上面刻了精美的卷草纹,再把西瓜瓤挖成圆球,调入少许糖浆。

        

收拾好厨房,正要走时,婢女送来了安平郡王妃的赏赐。

        

“小杜大夫用心了,郡王妃近几日颇不舒服,也就是您送去的东西还能用一点。才刚用了那西瓜盅,整个人就清爽了。”

        

病人的肯定就是最大的鼓励,杜清檀欢欢喜喜收下赏赐。

        

到家,又和杨氏炫耀:“我这又进账一千钱,两匹绢。”

        

杨氏背过身去,不想理她。

        

杜清檀高高兴兴地给独孤不求做了晚饭,还让平安送去。

        

平安还是没能遇到人,但早上送去的食盒空了,碗筷洗得干干净净的放在里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