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乱婬/调教学妺刘杨第二部分

    

“一言为定!”安吉很认真地说道。

        

我去。

        

她只是敷衍的好吧?!

        

她说的有空,是觉得任何时候都可以说自己没空,现在看着安吉这般坚定的眼神,让她都有点不好意思骗他了。

        

安呦呦咬唇,选择了忽视。

        

她故意打了一个哈欠,“不早了安吉,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我也困了。哎,今晚吃太多了。”

        

然后嘀嘀咕咕走进了自己的寝宫。

        

安吉就这么看着安呦呦的背影,眼眸越来越深。

        

……

        

一晃就到了谢千蕴十岁生辰宴。

        

所有人都去了将军府,除了萧鹿鸣。

        

其实宋砚青也邀请了萧鹿鸣,但萧鹿鸣习惯一板一眼,送了生辰礼,没去。

        

其他人坐在几个马车上。

        

安琪和安呦呦一辆马车。

        

安呦呦忍不住吐槽,“我哥还真的是,好不容易有个出宫的机会,他居然不去!每天都端着架子过日子,他不觉得累吗?!也不知道他性格到底像谁?!”

        

“其实鹿鸣有鹿鸣的考虑。”安吉连忙给鹿鸣解释,“鹿鸣很小就接管了父皇的朝政,他年龄小自然就要表现出老成,才能够压得住那么多文武百官。但凡鹿鸣表现出来一点孩子气,就会被文武百官给吃得死死的,他只能如此。时日一长,便养成了他现在的习惯。”

        

安呦呦抿着小嘴唇,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

        

其实心里也还是有些心疼她哥,从小到大,分明就是他在为他们一家人,负重前行!

        

“今日鹿鸣不来,大抵原因也不是鹿鸣不想来,他何尝不想放松自己去凑凑热闹,他只是担心他的出现会让他宋丞相家千金的生辰宴太过拘谨,毕竟一旦有他的地方,自然全部都会以他为尊。”

        

安呦呦点头,不由地说道,“安琪姐姐,我终于知道我哥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了,因为你真的很懂我哥。”

        

“我和鹿鸣从小在皇宫,对他自然就会多一分了解。”

        

“你就真的不考虑我哥吗?”安呦呦问。

        

安琪摇头,“我对鹿鸣,只有姐弟之情。”

        

“好吧。”安呦呦也不再多说。

        

两个人聊这些其他话题,到了将军府。

        

宋砚青和谢若瞳带着他们的宝贝女儿谢千蕴应在门口迎接了。

        

看着他们的马车到来,连忙上前亲自给他们掀开帏裳,恭敬无比,“微臣参加太上皇,太后娘娘,公主殿下、北渊国皇帝。”

        

说着,就要跪在地上。

        

“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礼仪一切从简。”萧谨行拦住了宋砚青。

        

宋砚青站直了身体。

        

安泞此刻的注意力已放在了谢千蕴身上。

        

谢千蕴穿着一身红粉色衣衫,皮肤白皙,五官灵动俏皮,虽才十岁,脸上还有没褪去幼稚,却也不难看出,长大后的定然也是个绝色美人。

        

真是遗传了宋砚青和谢若瞳,全部的优点。

        

这一眼就让人稀罕得很。

        

谢若瞳自然是发现了安泞的视线,连忙拉着自己女儿上前,“还不快见见太后娘娘。当年母亲生你,可都是太后娘娘为母亲接的生。太后娘娘还是第一个抱你的人。”

        

谢千蕴连忙抱拳,后又突然反应过来,不是这般行礼,连忙又换了一种方式,微蹲下身子,“蕴儿参见太后娘娘。”

        

“起来快起来。”安泞主动拉起谢千蕴的手,感叹道,“蕴儿都长这么大这么高了,当初你生下来的时候,还就这么丁点大。我还记得生产那日,你父亲在门外,差点没有把鞋底磨破。然后见到你那一刻,哭得比你还要大声。”

        

“……”宋砚青在旁边尴尬死了。

        

那么久远的事情,还那么出糗的事情,就被这么轻而易举的说了出来。

        

说出来后,现场的所有人都低低的笑了。

        

关键是安琪,安呦呦还有安吉,还都是他的学生。

        

他颜面哪里搁。

        

还有他着小霸王女儿,怕是以后再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连他亲亲夫人都在跟着一起笑。

        

他堂堂一品丞相,真的是不要脸子的面!

        

“娘娘,要不进去聊进去聊。”宋砚青主动邀请。

        

安泞当然知道宋砚青的小心思,跟着宋砚青走进了将军府。

        

安呦呦悄悄地叫着谢千蕴,“千蕴。”

        

谢千蕴看着安呦呦,甚是兴奋,“呦呦姐。”

        

她连忙小跑步到安呦呦身边。

        

“姐没骗你吧,说过要来的就来了。”

        

“嗯。”谢千蕴高兴的主动拉着安呦呦的手。

        

“你今天好标致。”安呦呦夸奖。

        

“可是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些衣服,走路都不方便,好想脱下来,我父亲母亲威胁我,说我今天要是脱下来了,以后再不让回浔城了,就把我丢在边关自生自灭。”

        

“……”是亲生的吗?!

        

又想起刚刚母后说宋丞相在得女之后的喜极而泣,安呦呦又忍不住笑了笑。

        

“今天有很多好吃的。”谢千蕴很积极地说道,“呦呦姐你肯定会喜欢。”

        

“真的吗?”安呦呦眼里放光。

        

那天在将军府,除了和谢千蕴玩得开心,吃得也开心。

        

两个人都是吃货。

        

吃货跟吃货在一起,才有共同话题。

        

“真的。”谢千蕴点头,“一会儿我带你去尝个遍。”

        

“好。”

        

两个人一直在聊天,分明就是一见如故。

        

安泞和谢若瞳回头看了一眼安呦呦和谢千蕴,两个人都不言而喻的笑了。

        

大概是想到了她们年轻的时候。

        

当然,那个时候的她们倒没有这两孩子这般幸福,那时的她们还要想法设法的保命。

        

突然就想到了萧谨行当年处处想要杀了她。

        

萧谨行牵着自己小儿子本和宋砚青闲聊着,蓦然就感觉到了一道冰冷的视线,让他虎躯一震。

        

他……没惹她啊?!

        

一行人走进将军府。

        

将军府已来了不少宾客。

        

看到萧谨行他们一行到来,连忙鞠躬行礼。

        

萧谨行依旧让他们从简。

        

好在萧谨行也确实好些年没有参与朝政之事儿了,文武百官对他也没了那么大的畏惧感,反而是小小年龄的萧鹿鸣,硬生生有着让人不怒自威的气场。

        

所以整个将军府,氛围还算和谐。

        

午膳自然是丰盛。

        

宋砚青和谢若瞳就这么一个女儿,当然什么也都是给她最好的。

        

吃过午膳后。

        

有些宾客选择了离开,有些宾客还在喝酒,有些宾客移步去了茶院,继续喝茶闲聊,年龄稍小点的,便玩起了投壶射箭等游戏,整个将军府显得热闹非凡。

        

安呦呦和安琪一起在将军府的院子内消食。

        

中午和谢千蕴吃得有点多,此刻俨然有点胀气了。

        

而谢千蕴那么小一个身板却半点事儿都没有,刚刚还看到她走路都是活蹦乱跳的。

        

“你怎么不去和小皇叔幽会?”安呦呦笑。

        

“呦呦!”安琪害羞,低声说道,“今天这么多人,他又一直在应酬。”

        

“那倒也是。”

        

两个人闲聊着,突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故意在将军府比较偏僻的后花园散步,也是不想让其他人玩的拘束。

        

她们的身份多少还是让其他人玩不开。

        

此刻听到声响,两个人都回头看了过去,看到一个穿着男子服装的谢千蕴,正悄悄地往这边走过来,注意力一直在身后,并没有发现安呦呦和安琪,等回头的那一刻,差点没有下了一大跳。

        

小脸都白了。

        

模样无比滑稽。

        

安呦呦和安琪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谢千蕴看是她们,才稍微缓和了一口气。

        

她为了逃出来,避开了多少家中的侍卫,可不能功亏一篑。

        

“你这是要做什么?”安呦呦忍住笑,问道。

        

“我要出门一趟,但是我爹爹和我娘请不让我出去,还让人看着我,我好不容易才躲过他们。”谢千蕴也不瞒着安呦呦,“刚刚接到消息说我一个小弟在街头被人欺负了,我要出门去给他做主,帮他打回来!”

        

果然还是那个街头小霸王!

        

“可你今天过生辰,被你爹和娘发现了,不怕打断腿啊?!”

        

“他们才舍不得打我,我就他们唯一的女儿,还是老来得子,我爹宠我都来不及。”谢千蕴动着机灵的黑色眼珠,一副甚是得意的样子。

        

安呦呦甚是无言以对。

        

宋丞相倒真的是对谢千蕴百依百顺,否则也不会答应女子舞刀弄枪了。

        

“你们当没有看到我就行。”谢千蕴话一出。

        

她对着面前一棵大树,起身一跃。

        

轻盈的身子直接就落在了树枝上,又站在树枝上,纵身跳下。

        

接着便听到了马儿的叫声,紧接着就是一阵马蹄声,显然是谢千蕴离开了。

        

一气呵成的动作,也不知道用这种方式偷跑出去了多少次。

        

“宋丞相满腹经纶,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没想到生了这么一个,不拘小节的女儿。”安琪不由得感叹,“也不知道宋丞相会不会有所遗憾。”

        

任何人不了解谢千蕴之前,都觉得谢千蕴在宋砚青的栽培下,一定会成为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遗憾肯定是有的。”安呦呦说道,“但对比起来,女儿高兴更重要。”

        

“那倒也是。”安琪笑了笑,“要是我,我以后也会让孩子选择她喜欢的生活方式。”

        

“啧啧啧,安琪姐姐这都还没过门,就想着给小皇叔生孩子了……”

        

“呦呦,我就是随口说说。”

        

“不要害羞了,小皇叔巴不得你赶紧给他生,三年抱俩的节奏!”安呦呦打趣。

        

安琪脸更红了。

        

两个人打打闹闹中。

        

“呦呦!”

        

远处,突然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安呦呦转头看过去,看到吴华皓大步走了过来。

        

吴华皓是她皇姑萧和臻的大儿子,比她小了一岁。

        

小时候在皇宫的时候会经常一起玩,后来她离开皇宫,回来偶尔见面,但关系一直都挺好。

        

“你怎么不过来一起玩?我们在玩投壶。”吴华皓走到安呦呦的面前,“怎么来这角落,害我找你老半天了。”

        

吴华皓虽然比安呦呦小,但因为是男孩子,身高比安呦呦高了半个头。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