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扒开尿囗和露出奶头/跟你一样紧

       

早就看秦淮茹不顺眼的聋老太太挥舞着拐杖,劈头盖脸的抽了秦淮茹十几下。

        

含恨而出的力道,把秦淮茹抽的满地乱滚。

        

不知道是为傻柱出气,还是为易中海出头,亦或者是在发泄她被何雨水算计的脖子歪了的郁闷。

        

后者有可能。

        

可能性还极大。

        

在大院内一辈子作威作福自称大院祖宗的聋老太太,被何雨水上吊一事吓得一头栽在了地上。

        

没窝死已经是奇迹了。

        

周围看热闹的大院邻居,没一个人出来拉架的,全都是一副任由聋老太太教训贾张氏,教训秦淮茹的态势。

        

足可见贾家人缘之坏。

        

抽了一分多钟。

        

老太太没有了力气。 

        

改用嘴骂了。

        

“好你个贾婆子,好吃懒做的体重两百斤,还有你秦淮茹,什么都好,就是过于算计,算计的把雨水这个妮子都逼得上吊了,要是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老太太可饶不了你们贾家,中海,你也是糊涂了,我知道你好心,可总不能秦淮茹说什么,中海你都信吧,瞧瞧,信出了大祸,哪有存款三千多块还需要接济的困难户,这就是贪心不足。”

        

聋老太太终归是聋老太太。

        

这话说的委实太漂亮。

        

上嘴唇一碰下嘴唇,把自己撇干净了,也把易中海给摘出来了,却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在了贾家人的身上。

        

言语里面的那个意思。

        

仿佛她聋老太太与何雨水关系多好似的。

        

也不想想。

        

是谁昨天晚上明知道何雨水饿了两天没有饭吃找自己要窝头,还故作听不见的说何雨水要给她买肉吃。

        

何雨水想到了这么一句话。

        

不是坏人变多了。

        

是坏人变老了。

        

对于聋老太太。

        

何雨水真没有多大的怨气,她怨气都在贾家人身上,都在易中海身上。

        

聋老太太是偏心,但对傻柱却是实心实意的好,把傻柱当做亲孙子的看待,品味过绝户的苦,不想自己无儿无女的凄惨遭遇在傻柱身上上演,可劲的给傻柱张罗着媳妇。

        

如此一来。

        

许大茂倒霉了,他的媳妇娄晓娥自然而然的进入了聋老太太的眼帘,逮着机会就说许大茂不好,贬低许大茂的同时借机夸赞傻柱,在娄晓娥与许大茂离婚后,把傻柱和娄晓娥锁一屋,使得娄晓娥给傻柱诞下了何晓,让何家有了后续香火。

        

何雨水纵然百般讨厌聋老太太,她都得认这个好。

        

所以她留下了。

        

留在了四合院内。

        

何雨水发现自己留在四合院,才能更好地威慑某些人,也有看戏的想法,被贾家人欺负拿捏了这么久,也该看看贾家人的倒霉了。

        

今晚对贾家人而言,是个天大的坎。

        

刘海中真把自己当成了一根葱,担心贾家人会跑,专门安排人盯梢贾家,四合院门口一直杵着两个手持棍棒的人,更豪气般的宣布,今晚任何人都不能接济贾家,否则就是与贾家一起逼着何雨水上吊的坏蛋。

        

此举断了傻柱、易中海之流给贾家人饭吃的路。

        

贾张氏傻眼。

        

秦淮茹发呆。

        

不给他们家吃的。

        

这还得了?

        

之前说家里揭不开锅是为了吸血众人。

        

现在说揭不开锅,是真的揭不开锅。

        

家里的钱给了何雨水,东西被四合院的禽兽们抢跑了,连屋顶的瓦片和地面的地砖及窗户玻璃都没有留下。

        

不接济。

        

吃啥?

        

“他二大爷,你这是逼着我们去死啊,我们贾家需要接济,你们可不能不管我们呀。”

        

“二大爷,我婆婆说得对,我们贾家什么样子,二大爷和街坊们都看到了,我们家都成这样了,就算我们两个大人不吃,三个孩子也得吃呀,棒梗、小铛、槐花,他们可不能饿着。”

        

“棒梗是男娃,他现在需要营养,我老婆子还的看着棒梗成家立业,他二大爷,你让棒梗吃饭,棒梗吃完饭再给我老婆子带点,我们不跑,我们就在家里待着。”

        

贾张氏恬不知耻的提着要求。

        

秦淮茹、小铛、槐花?

        

闪一边去吧。

        

“你们一顿饭不吃就叫苦连天,那雨水两天没有吃饭你们怎么不说?还有脸说自己肚子饿,要我刘海中看,咱们四合院里面就属你们贾家人不要脸,你贾张氏体重二百斤,秦淮茹一百二十斤,棒梗一百二十五斤,小铛和槐花加起来一百多斤,饿一顿也死不了人。”

        

秦淮茹和贾张氏发现刘海中铁了心的让他们喝西北风,就把主意打在了刚巧拎着一只老母鸡从外面走进来的傻柱身上。

        

谁让傻柱一直接济她们家,不找傻柱找谁,旁人是有困难找警察,贾家人是肚子饿了找傻柱。

        

“傻柱,你一会儿把鸡肉给我们贾家端来。”

        

秦淮茹没说话,但却用可怜兮兮的表情无声的助攻着贾张氏,她忧郁、心酸、痛苦、委屈等各种情绪柔和在一块的眼神就这么看着傻柱。

        

傻柱苦笑了一下。

        

雨水都上吊了。

        

大会上又戳破了贾家装可怜吸血的虚假形象。

        

自己要是再把鸡肉给到贾家,自己名声得臭成什么样子?

        

到时候真得顶个舔寡妇要饿死亲妹妹的帽子。

        

还见人不了!

        

“贾大妈,这鸡是我买来给雨水补身体的,你也知道她两天没吃饭了。”

        

“傻柱,亏你还是厨子,你一点不懂女人,雨水饿了两天,是需要补充营养,你给她炖点鸡汤,在蒸点棒子面窝头,鸡汤泡窝头,可香了,可有营养了,不耽误你把鸡肉给我们贾家,棒梗长身体,他需要营养,他的吃鸡肉,你在给棒梗弄几个白面馒头,棒梗吃不得窝头。”

        

这话说的。

        

忒禽。

        

傻柱心里不知道怎么想的,没答应也没有不答应,他扭头进了自家,见雨水不在,忙打听了一下,得知雨水被聋老太太搀扶到了后院,傻柱笑呵呵的忙活起了这个炖鸡的事情,压根没有料到他想象中的和谐一幕与现实中楚河汉界的泾渭分明是不一样的。

        

屋内。

        

没有外人在。

        

有些话就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

        

该说说,该谈谈。

        

何雨水跟聋老太太摆明车马!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