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夫超多H_玩胸play文

       

元卿凌治伤之前先叫人出去帮她买一身衣裳,剪掉她原先穿着的消毒上药,伤成这个样子,实在让元卿凌十分愤怒。

        

尤其双手,真的让元卿凌愤怒到了极点,徐师傅是手工艺术大师,现在双手伤成这样,就算治好了,也未必有以前那么灵活。

        

在这个时代里,女人要搞事业有多艰难,男人永远不会知道,就是老五去过现代,也未必能体会这种艰辛。

        

徐师傅守寡多年,靠着手艺把孩子们养大,这份坚韧的心志,便是谁听了都得敬服一句,却不料遇到上了这样的恶少渣官。徐师傅素日里也与达官贵人打交代,主要是她一些比较精美的木雕,因雕工繁琐复杂,耗时很长,所以卖出去的价格也贵,而这些木雕通常是有钱人或者是达官

        

贵人才能买得起。

        

她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觉得她很不一般。

        

她衣着打扮都比较简单,也没有太大的贵族气息,只是,那种淡雅温柔的气质,还有语气里的那种仁心,让她看上去就特别的不平凡。

        

她医术应该是很精湛的,处理伤口的时候,特别温柔也特别娴熟,仿佛是早做惯了一样。

        

她摸不准眼前女子的身份,忍不住便问道:“请问您是?”

        

元卿凌抬眸瞧了她一眼,微微地笑着,“我是赤瞳未来的婆母。”

        

徐师傅吓了一跳,顾不得伤口还痛,急忙便要撑起身来,“哟,失礼了,原来是包夫人,这还怎么能让您帮我处理伤口呢?”徐师傅倒不是碍于包夫人是官家夫人的身份,她是赤瞳未来的婆母,如今叫她看到赤瞳师父这么狼狈的时候,就怕让她对赤瞳留下不好的印象,觉得赤瞳也不知

        

道认了什么人做师父。

        

“别动。”元卿凌压住她的肩膀,“先处理伤口,别的回头再说,我已经命人去找你的儿子来,一会儿处理好伤口,你儿子们会接你回家的。”“这……这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件事情我是冤枉的,我是个本分的手艺人,本本分分的,没有做过恶犯过事,这些都是可以查到的,包夫人,您可以叫人查

        

一下,赤瞳在我那是学手艺,也没与我有过别的交集……”

        

“嘘……”元卿凌安抚着她,“我都知道的,这一次你是为了保护赤瞳,赤瞳很担心你,师傅别动了,你这一动弹我不好处理伤口,快躺下。”

        

“是……是赤瞳找您来的?”

        

“是的,这傻孩子知道你出事之后,不知所措,便来找我。”

        

徐师傅觉得赤瞳这傻孩子,怎还能找未来婆家出面呢?这回头要是落个不好的印象,那多得不偿失啊。

        

元卿凌知晓她所担忧的事,便道:“我很高兴赤瞳遇到事情之后会来找我,我和徐师傅一样,也是想保护赤瞳的,很感谢你对她这么好。”

        

徐师傅听得这话,这才慢慢地放下心来,包夫人能生出包公子这么出色的儿子,想必是和别的婆母不一样的。

        

这放下心来之后才想起她方才说的那句话,忙地又问道:“我可以走了?他们放我走?”

        

“对的,一会儿处理好伤口就能走。”

        

徐师傅感激地道:“亏得有您出面,我才能脱身,怕说花了不少银子打点吧?回头我把银子都还给您。”

        

元卿凌听了这话心里头挺不舒服的,百姓蒙冤挨打了,还觉得是要用银子才能摆平,这是当权者的失职。

        

老五真要好好地整顿一番才行。

        

元卿凌暂时没跟她透露自己的身份,怕她过于激动不配合好好疗伤,等处理好伤口之后,齐王便再外头敲门,道:“五嫂,徐师傅的儿子来了。”

        

老七的声音惶恐,可见老五还在发脾气。

        

“马上就好,让他们等一会儿,马车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齐王隔着门说,态度无比的恭谨,隔着厚重的一扇门,元卿凌都仿佛能看见他那双凸显无辜的眼睛。

        

“嗯,知道了。”元卿凌应了一声。

        

处理完伤口,元卿凌再跟徐师傅说:“这件事情,兵马司要给你一个交代,该问罪的人会被问罪,该整顿的也会整顿,请你放心。”

        

徐师傅一怔,“问罪?那不敢,那不敢的。”她只是一个女手艺人,怎还敢说问官员的罪?更不敢说一句放心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