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被弄得两腿酸软一片泥泞/虐打臀缝红肿

      

萧南风看得出来,张凌君太想一家团聚了,若非他刚才强压着,张凌君已经不管不顾了。不过,有天帝的紫砂看护,他也放心不少,他微微一叹,终究不再阻拦。

        

“还请道祖,庇佑公主。”萧南风对着蒲团一礼。

        

一旁玉浮黎说道:“行了,你不用跟太清道祖说了,凌君的安危,朕会看护的,凌君此去恐怕要一些年月,短时间你们无法相见了,准你们三天时间,好好告别。三天后,来此给凌君送行吧。”

        

“是,多谢天帝。”萧南风对着玉浮黎感激地一礼。

        

“蒲团就先留着朕这里,朕要和太清道祖好好聊聊,你们下去吧。”玉浮黎说道。

        

“是!”二人恭敬一礼,退出了书房。

        

这三天,萧南风哪也没去,都在陪着张凌君,一度让张凌君舍不得离开了,但,终究对父母的思念,让她还是下了决心去。

        

三天后,他们再度回到玉浮黎的书房。

        

“朕已经和太清道祖谈过了,凌君此去红月幻境,应该没什么危险,但,也要多小心。”玉浮黎看着张凌君说道。

        

张凌君点了点头道:“好!”

        

“去吧!”玉浮黎说道。

        

就看到,蒲团微微一颤,冒出一股红光,照射出一道红色通道。

        

张凌君见萧南风点了点头,她这才跨入红色通道中,嗡的一声,她的肉身居然也进入了红月幻境中。

        

蒲团随着张凌君飞入其中,继而,红色通道也一闪消失不见了。

        

待一切气息消失后,又等了一会,玉浮黎才说道:“好了,他们走远了。”

        

萧南风微微一叹,点了点头。

        

“这三天,你和凌君说什么了吗?”玉浮黎问向萧南风。

        

“天帝故意将太清道祖支开,臣自然要借机和公主说一些贴心话,臣让公主一定要防备太清道祖。可信太清道祖,又不可全信。”萧南风说道。

        

玉浮黎满意地看了眼萧南风,道:“你到是警觉,不过,凌君此去,却是一份天大的造化,若是能成,将威震天下。”

        

“是!”萧南风点了点头。

        

“战神选举应该也要决出胜负了吧,你为了五个战神名额,还真是舍得啊,去看看吧。”玉浮黎笑道。

        

“是!臣告退。”萧南风说道。

        

说着,萧南风直奔紫光大校场而去。

        

……

        

紫光大校场中。

        

敖沧海的人有两名金仙,还有数名真仙,而魔童子身后,也有两名金仙和一些真仙。

        

双方一番撕杀斗狠,终究打了个两败俱伤。谁也没能彻底压服对方,终究,四名金仙各抢到一面战神旗,魔童子也得了一份战神旗。

        

双方尽皆有伤在身,不过,谁也不能再进一步了。

        

“魔童子,你南部要插手我东部之争?”一名金仙吼道。

        

“呸,爷爷只是要打你们而已,让你们不快活,我就高兴,谁让你们算计我的?哼!”魔童子骂道。

        

“欺人太甚,你不肯说就罢,当我好骗吗?战神选举马上就要结束了,等出去,有你好看的。”那金仙再度吼道。

        

魔童子一点不让,凶神恶煞。他身后两名金仙对无法得到更多战神旗而一脸遗憾,却无可奈何。

        

此刻,他们虽然看不清外界情况,但,外界却能看得清内部情况。

        

敖沧海脸色阴沉得可怕:“查出来了吗?”

        

“查出来了,魔童子身后的两名金仙,虽然来自不同的战神推荐,但,我们根据线索已经查到,他们应该听命于涂风战神。”一名战神说道。

        

“南部的涂风战神?”敖沧海惊讶道。

        

“是!”那战神说道,继而,他又道:“我们打探道,魔童子之前被萧南风殴打后,误以为是我们挑拨他和萧南风为敌的,而涂风战神乘机在魔童子身边安插了金仙属下。”

        

敖沧海沉吟了一会道:“魔童子就是个心智不熟的小童,他被那涂风战神耍得团团转了,而黑狗儿也被骗了,哼,好个涂风,在南部被杨川打压,就将主意打到我东部来了?”

        

“战首,现在可如何是好?”那战神说道。

        

敖沧海脸色一阵阴沉道:“涂风阴险,却玩不过杨川。他以为我就好欺负了?他以为他是萧南风吗?随意就想在我东部站稳脚?等着吧,看我让他后悔来惹我。”

        

“是!”那战神应声道。

        

就在此刻,紫光结界内又有了新的变化。

        

却是叶大富等人忽然冲了出来。

        

“把战神旗交出来,不然,打死你们。”叶大富一声断喝。

        

呼的一声,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转了过去,魔童子和四大金仙也尽皆错愕地看向这五个小金人。

        

“手下败将,你们还没死啊,现在跳出来干什么?嫌被我打得不够惨吗?”魔童子恶狠狠道。

        

“呸,你这小毛孩,拳头绵软无力,打在身上就跟挠痒痒一样,还有脸说话?还不将战神旗给我,然后回家玩你的烂泥去。”叶大富嚣张道。

        

“就是,要不是看你是玉清圣子,老子早就打死你了。”

        

“屁大点小孩,还来打架,什么玩意。”

        

“回家和泥去吧。”

        

……

        

众小金人嚣张的声音,瞬间气得魔童子七窍生烟。

        

“特么的,你们不想活,我就成全你们。”魔童子惊怒道,继而吼道:“给我弄死他们。”

        

“是!”

        

顿时,一群替补战神扑杀向五个小金人。

        

“一群垃圾,找死,给我打!”叶大富冷笑道。

        

轰、轰、轰……

        

很快,一群普通替补战神就五名小金人尽数打飞了出去。

        

“呸,给你们脸了?”叶大富骂道。

        

说着,他已经飞到了魔童子的不远处。

        

“小子,之前被我打得哭爹喊娘,你忘记了?找死!”一名金仙大怒地扑了过来,可是,飞到近前,却身形一滞,惊讶道:“金仙级法宝?”

        

却看到,叶大富拿着一个金钵冲了上去,金钵金光灿灿,威力不凡。

        

那金仙若是全盛时期,根本不惧,可经历了三天三夜的撕杀,他已经重伤了啊,他瞬间小心起来。不过,他并未露怯,而是狞声道:“你一个真仙,根本发挥不出金仙级法宝的威力,受死吧!”

        

金仙伸出一个掌罡,嘭的一声,一把握住了叶大富,这时,叶大富手中的金钵也飞向了他。

        

“抓个法宝,都抓不稳?你是来给我送宝的吧。”那金仙狂喜地去抓金钵。

        

“爆!”叶大富一声断喝。

        

轰的一声,金钵自爆而开。金仙级法宝自爆,威力何等强大,那金仙和叶大富首当其冲,瞬间被恐怖的火焰风暴淹没了。

        

啊的一声凄厉惨叫,惊得所有人都脸色狂变。

        

“那可是金仙级法宝啊,这就引爆了?叶大富是神经病啊。”

        

“金仙级法宝自爆,就连金仙都扛不住的,更何况那金仙本就受了重伤,这是要炸死金仙吗?”

        

“叶大富不要命了?他要跟那金仙同归于尽?”

        

……

        

无数惊叫声传来。

        

这一刻,魔童子和另外三大金仙也是一个激灵,显然谁也没想到叶大富玩得这么大啊。

        

待大爆炸散去后,露出了被炸平的大山废墟,还有浑身焦黑、倒在地上、伤势惨重的那名金仙,一旁,叶大富身上居然裹着一面袈裟,袈裟绽放万丈金光,帮他挡下了大部分爆炸威力,少许冲击,也在叶大富的承受范围内。

        

“叶大富有两件金仙级法宝?一件引爆,一件护体?”有人惊叫道。

        

却看到,叶大富一把抢过金仙手中的战神旗。

        

“金仙就了不起啊?老子照炸!”叶大富说道。

        

叶大富一拳打在那金仙脑袋上,轰的一声,那焦黑虚弱的金仙被一拳砸入了土石中。

        

“混账,住手!”另一名金仙扑杀而来。

        

“你的对手是我。”又一小金人扑了上去。

        

“滚开!”那金仙一掌拍去。

        

却见那小金人忽然抛出一个金光灿灿的木鱼。

        

“又是金仙级法宝?”那金仙惊叫道。

        

要知道,金仙级法宝极为稀少,他们四名金仙都没有金仙级法宝,这群真仙怎么会有?

        

“爆!”那小金人一声断喝。

        

“不!”

        

轰的一声,第二个金仙级法宝自爆而开,炸出了无边火焰风暴。

        

一霎那,四方众人,无不一个激灵,露出骇然之色。

        

“这特么什么情况?金仙级法宝,随便炸?还要不要人活了?”

        

“他们难道人手两件金仙级法宝吗?一个炸人,一个护体?那可是金仙级法宝啊,他们这是暴殄天物啊。”

        

“败家子啊!”

        

……

        

众人惊呼不已。

        

此刻,又三个小金人扑向魔童子和剩下两名金仙了。

        

魔童子和两大金仙尽皆露出惊慌之色,他们没见过这么打架的啊,一言不合就炸金仙级法宝,这特么谁受得了啊。

        

“别过来啊!”一名金仙惊叫道。

        

“爆!”

        

轰的一声,第三个金仙级法宝自爆而开,火焰滔天,如夜放的烟花,璀璨耀眼。

        

这一刻,不仅替补战神们看傻了,外界观战的无数人也露出错愕之色。

        

“萧南风这次从大殷仙朝,到底捞了多少好处啊?金仙级法宝啊,就这么炸了?”好些战神都眼睛通红道。

        

不远处的敖沧海脸色一阵难看:“萧南风?你好算计啊,哼!”

        

黑狗儿一时焦急不已,在他不远处,一个面如冠玉的战神,此刻脸色阴沉得可怕,低声咒骂着:“该死的萧南风,敢坏我好事?”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