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h辣文在线阅读&同桌上课脱我裙子弄到高潮H

      

在使用中度抑郁症体验卡的瞬间,姜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好像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了,世界变成了黑白的,过往种种烦心事、遗憾和不好的经历,一股脑涌上心头。

        

宛如潮水一般,狠狠的冲击着姜白的心。

        

好绝望,好悲凉……

        

人生仿佛失去了希望,生命似乎没有了意义。

        

姜白缓缓抬头,往窗户外面看了一眼。

        

在那么一瞬间的时间里,他竟然产生了一种,想从那里跳下去的冲动。

        

还好这个可怕的想法仅仅一闪而过。

        

原来,这就是抑郁症患者的内心体验。

        

这还只是中度抑郁症,如果是重度抑郁症,只怕会更加绝望吧。

        

“请13号姜白,到02号诊室就诊。”

        

“请13号姜白,到……”

        

听到叫号,姜白长出一口气,起身走进诊室。

        

“小伙子,请坐。”

        

坐诊的韩医生是精神内科方面的专家,四十多岁,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相貌儒雅。

        

看到姜白进来后,便笑着说了一句。

        

“医生好。”

        

姜白嘴角扯了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坐在椅子上。

        

他神情灰败,双目无神,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颓废、绝望的感觉。

        

哪怕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也能看得出来,他状态很不对劲。

        

韩医生心里咯噔一下。

        

这症状可不轻啊。

        

他笑着开口,声音平和:“小伙子,别紧张,尽量放松心态,咱们随便聊聊。最近心情怎么样啊?吃饭和睡觉都还好吗?”

        

“唉……”

        

姜白幽幽叹气,缓缓开口,“医生,最近这几天我根本睡不着觉,也没有胃口吃饭,我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变得灰蒙蒙的……”

        

大半个小时后,

        

姜白走出医院。

        

他的手中,多了一份中度抑郁症确诊报告,以及医生给开的一些药。

        

与此同时,罗大状来到了滨江区人民法院。

        

“罗老师,您又有案子了啊……咦?还是刑事自诉?”

        

立案窗口的小姑娘林然,看到罗大状递交的材料后,都有些傻眼了。

        

这是罗大状第几次来提起刑事自诉了?

        

这种案子平时可能一年半载都不见一个,最近居然扎堆来。

        

罗大状笑呵呵的说道:“没办法,有些人总喜欢拿法律当儿戏,我觉得有必要给这些人普普法。”

        

林然抿嘴笑了笑。

        

您这普法,力度可够强的。

        

直接送进去接受教育!

        

林然按照规矩进行审查,确认无误后,予以立案。

        

“谢谢。”

        

罗大状道了声谢,拿着立案通知书走出法院,将情况告诉了姜白。

        

此刻,姜白正待在他125平的大房子里。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内心一阵悲凉。

        

睡又睡不着,做什么都没有兴趣。

        

还有九个多小时……好难熬。

        

……

        

东海。

        

允姐盘腿坐在沙发上,正在海将军的视频下面,挨个在评论里一条一条的解释澄清。

        

但是很可惜,有些人根本听不进去。

        

他们只愿意相信愿意相信的,或者说,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们听不进去不同的声音。

        

个别人的回复更是把允姐被气得血压都提高了。

        

“你们能不能有点分辨是非的能力!法院都判下来了,为什么你们还会觉得她是无辜的?法律是最公平公正的,做了错事就应该受到惩罚,难道就因为她会哭,就应该被原谅,应该被同情吗?如果哭有用,那还要法律干什么?大家不要被博主带节奏啊,他这视频里分明就是避重就轻,颠倒是非的!”

        

允姐洋洋洒洒写了一百多字,结果点击发送后却提示她已经被视频作者拉黑,没有权限评论。

        

“靠!”

        

允姐爆了句粗口。

        

她打开自己的逗音粉丝群。

        

群里不少人也表示,自己的评论被博主删除,账号也被拉黑了。

        

看来这是铁了心要吃人血馒头啊!

        

允姐:“@全体人员,还没有被拉黑的兄弟萌,大家去相关视频下面帮姜白澄清一下,评论之后就把视频博主拉黑,这样对方就没办法删除大家的评论了。另外,不要说脏话,不要骂人,这样会被系统自动屏蔽!”

        

这条消息,允姐在自己五个粉丝群里都发了一遍。

        

无数水友纷纷响应。

        

允姐粉丝空降海将军等人的视频评论区,进行了友好交流,理智澄清。

        

然后,拉黑视频博主。

        

一套操作行云流水。

        

别说,这些水友们虽然平时没个正经,经常开车,说一些奇奇怪怪让人听不懂的话,但遇到事儿那是真不含糊。

        

这届水友能处,有事儿真上!

        

而允姐则打开威信,找到了姜白。

        

上次连麦开黑之后,两人便互加了威信好友。

        

允姐把自己被拉黑和删除评论,以及水友碰到的类似情况截图发给姜白,问道:“小白,这几个视频博主摆明了知道真相,他们就是故意的!你什么时候送他们进去?”

        

好嘛,允姐正在逐渐向“很刑的女人”靠近。

        

很快,姜白回复:

        

“已经在法院立案,它们蹦跶不了多久了。”

        

看到这个回复,允姐顿时感觉舒坦了。

        

她虽然跟姜白接触时间不长,但莫名就有种亲近感,看到姜白被人在网上无端诽谤、谩骂,他自己什么感受先不说,允姐反正是气得够呛。

        

不过现在好了,姜白虽然网络上一言不发,现实中却已经重拳出击!

        

就喜欢这样的选手!

        

“支持你!”

        

“加油.gif”

        

允姐发了个表情,随后切换逗音小号,在海将军视频下留言:“被你们诽谤的人已经去法院提起刑事自诉咯,这边建议亲亲提前找律师呢。还有哦,换洗衣物和肥皂都要准备好,虽然快进去了,但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呢[流汗黄豆][流汗黄豆][流汗黄豆]”

        

“刑事自诉是什么玩意儿,听都没听过……”

        

小海自然是看到了这条评论,但他完全没当回事儿。

        

玩儿网络这么多年,小海自诩也是见过一些市面的。

        

某些人啊,就是打嘴炮的巨人,实际行动的矮子!

        

在网络上,这种人简直不要太多。

        

要是随便一个人打句嘴炮,就要当回事儿的话,他这账号也不用办下去了。

        

……

        

次日上午。

        

苏省,泰市,杜湘湘家里。

        

“闺女,看到没有?网上都是支持你的。”李桂琴略显得意的拉着自己女儿的手,给她展示视频评论区。

        

又过了一天时间,视频热度更大了。

        

现在光是“海将军”这个账号的两个视频,播放量就已经超过了五百万!

        

而且热度还在持续上涨。

        

虽然有允姐和水友们的帮忙,但评论区整体局势依旧没有扭转过来。

        

大部分网友是盲目的。

        

他们更愿意相信声泪俱下的控诉,而不会去相信几句苍白的文字。

        

小海说道:“四姨,湘湘,现在视频反响很不错,我的建议呢,是趁热打铁,我们再拍一期视频!”

        

“我专门找人给湘湘妹妹写了脚本,意思还是之前的意思,但是在具体的遣词用句上面,会更加考究。”

        

说着,小海便把打印好的脚本递给杜湘湘。

        

这玩意儿其实就跟剧本差不多,有具体的语句,还标注了说话时候应该是什么语气,神态和动作。

        

小海问道:“湘湘妹妹,你觉得可以吗?”

        

杜湘湘抬手撩了撩鬓角垂落的发丝,抿着嘴轻声道:

        

“嗯~怎么不可以呢……”

        

李桂琴连忙说道:“闺女,那你赶紧把这个背下来,我们尽快拍视频。”

        

就在这时。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