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的审审&男闺蜜拖我内衣揉我胸

     

荷美尔之城。

        

他想到那个临近年终的夜晚法师小姐在曼德克斯堡的一番话――那也是他离开曼德克斯堡、去往森林之前,听米娅说的最后一段“长篇大论”。

        

现在他已经将近十余天没有再见到过米娅,可她口中所描述之物,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座庞大的城飞行在半空中,它飞行的高度实际上并不算低,可由于其过于巨大的体积,这团阴影便看起来就像在人的头顶,予以人一种强烈的窒息感。

        

“荷美尔之城……”

        

西里尔听到身侧发出的一阵呢喃之声,却发现说话者居然是伊兰达尔。阴影笼罩着他的面部,看不清那仅存的半张完好无损的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你也听过荷美尔之城吗?”他开口向伊兰达尔问道。

        

“只是听说过而已。”伊兰达尔僵硬地摇了摇头,“据说这座城隐匿于空间之中,是高天之上的眼睛,注视着这片大地,只有受到邀请的人才可以登上这座城。”

        

“那精灵呢?精灵有登上荷美尔之城的吗?”

        

“精灵……我想在这个文明纪元中,应该没有哪位有名气的精灵离开过陆地。” 

        

西里尔默默点头,看着那座飘浮在空中的城,不由得想到――

        

似乎米娅小姐的父母,都是前往了这座荷美尔之城?

        

这算是一好消息,毕竟荷美尔之城的敌对目标是“神明的污秽”,和他们是友非敌。而其能够以这样的形式凌驾于大陆之上,亦是足以说明其超脱于世的恐怖实力,于此时此刻,未尝不是一股对抗菲赛博尔的强援。

        

可他才产生如此念头,又是一阵剧烈的震动传来。那已化为火海的森林开始剧烈地动荡,他们低头看下自己的脚下,大地不知何时已然呈现出一道道的龟裂。

        

这一次的震动清晰而强烈,就来源于他们脚下的大地;魔力在此时变得紊乱不堪,而最近的一个紊乱的源头,便在离他们不远处的那个魔力裂隙,属于龙域的魔法平原!

        

“魔法平原要展开了!”

        

西里尔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心中不由得暗骂着――虽然那荷美尔之城于他们而言是友非敌,但其登场的方式对他们而言却太不友好。

        

现如今的森林与黑森林、再加上魔法平原三者的关系本就混淆无比,后面两者对森林虎视眈眈:靠诺拉最后的祝福,森林才得以获得一个月的缓冲期;而魔法平原干脆便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展开,将大片的森林吞入其中。

        

炸弹本没有那么早爆炸,但荷美尔之城的登场,那牵动森林大面积魔力流向的漩涡,直接地破碎了那一个个魔力裂隙与外界的平衡。

        

当有一个魔法平原率先没崩住,在魔力平衡破坏下展开,那么所有的魔力裂隙都会因此而扩张成魔法平原!

        

届时,不用等到菲赛博尔出手,森林便会自然而然地被魔法平原给吞没!

        

“该死的!”他转朝向西格莉德,严肃道,“我们得先返回溪谷城……看来得先让精灵撤离出森林。”

        

“让精灵撤离森林……吗?”西格莉德双臂抱于胸前,目光冷冽地凝视着那座荷美尔之城,片刻后轻轻吐出几个字音:

        

“我想,可能没时间给我们这么做了。”

        

而她话音落下不到十秒钟,

        

西里尔就明白了她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那座荷美尔之城的下方,魔力再一次凝聚成庞然的龙卷形涡流,一道一道漆黑的雷光闪烁在漩涡之中。这些漩涡的尾部肆虐在黑森林中,将那些枯木卷起折断,直接搅成了粉碎。

        

“它……它这是在主动挑衅诺拉的污秽吗?”伊兰达尔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不由得低声说道,“黑森林是菲赛博尔力量的延伸,它这样会激怒菲赛博尔的……”

        

“你说得是对的。”西格莉德面部微微抽搐,突然转过身,伸手拎住紫龙的龙角,一把将它拖了过去,如护盾一样挡在了前面,将众人都挡得严严实实。紫龙发出两声委屈的叫声,但西格莉德直接一拳敲在它的龙脸上,令它呜呜两声,再也不敢多叫。

        

“躲在它的后面,紫龙的魔法抗性会替我们……”

        

她话还没说完,一阵尖厉的嚎叫声骤然自离他们最近的黑森林方向响起。这股尖厉的嚎叫声像是将数千个被凌迟者的惨痛悲鸣声混合在一起,钻入脑中时,立刻让人感觉心如刀绞!

        

嚎叫声几乎形成了一层层的音浪,其卷过之处,林火扑灭,干枯的枝杈震颤着与其共鸣,掀起更加狂躁的嚎叫,刹那间便形成了一片似乎永不停息的嚎叫之海!

        

西里尔双眉紧皱,伸手试图以风之域将声音隔绝,可这居然全无用处。身旁的精灵小姐在这样的声音侵蚀下摇摇欲坠,已经两手搭住了他的手臂,靠着他来支撑身形。

        

“张开你的龙翼!”

        

西格莉德此时也不好受,她面部略显扭曲,冲着紫龙咆哮道,后者连忙将龙翼张开,形成一个拱门,将众人都圈在了其中,这阵声音才顿时收敛――虽然还很喧闹,但那种令头脑混乱的感觉已然消失不见。

        

“伊兰达尔!伊兰达尔!”

        

格鲁的喊声这时才传入众人的耳中,西里尔连忙向伊兰达尔看去,后者那半张面部扭曲,原先刚好停留在中间分割线的枯木居然向着他完好的部分爬了一些。

        

“那是……诺拉的污秽的声音……”他有气无力地咳嗽着,一半僵硬的身躯令他都无法做出爽利的咳嗽的动作,但他还在继续说着,“我听过,就是这声音让我变成了,现在这样……”

        

“它,它在愤怒,它被激怒了……”

        

荷美尔之城,成功地激怒了菲赛博尔。

        

这个现状让西里尔只剩下了无奈,他看向西格莉德,后者却只能朝他耸耸肩:“紫龙身体的魔法抗性能够为我们抵挡这样的声音一段时间,但没法一直挡下去。如果那座城没有什么作为……你和我估计能幸免于难,但这三个精灵,可就不好说了。”

        

“紫龙能够支撑多久?”

        

“得看魔力的强度变化,诺拉的污秽的这一种‘变式’,在我们的年代也曾经出现过,被称之为‘绝望音海’,以现在的魔力强度,一棵永恒之树会在三天内被其耗干自身的生命力。”

        

“对紫龙而言现在的强度能够接受,但如果荷美尔之城只激怒了菲赛博尔,而没有任何作为,等绝望音海的‘音潮’掀起,污秽侵染的力量叠加,那紫龙也没法抵挡住其攻势。”

        

西格莉德的解释通俗易懂,当音浪以潮水的方式一层一层地叠加,能够造成的破坏力自然要远胜过一般的侵染。

        

“所以我们现在只能等那座城有所动作?”

        

“你最好祈祷,那座什么荷美尔之城能够为其行为负责。”西格莉德冷哼着,不满之意显露无疑。

        

“所以我们只能故步自封于此处?”

        

“我想不出有什么能够在这种情况下脱离的办法。”

        

西里尔闭目思索着,坐以待毙不是他的风格,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境,他一直都在积极地寻找着破局之法,而现如今这个局俨然是一副死局的架势,可他总觉得其中应当有一线生机。

        

现如今的菲赛博尔被荷美尔之城所激怒,这确实对他们而言是非常不利的局面,但换一种思路去想,如果他注定要去面对且击败菲赛博尔,那这何尝不是他本就要经历的过程呢?

        

换而言之,荷美尔之城的登场,只是将这一切都提前了――他此时已经被迫地走上了原先定于数日后才会着手的针对菲赛博尔的战斗,而这一切,只不过是提前了。

        

而从这个角度说来,荷美尔之城便是替他们吸引了菲赛博尔注意力的盟友。

        

他伸手自空间手环中,取出了那枚种子。

        

“【未名的种子】:一颗不知名的种子,在这个世界上你找不到第二颗和它一样的了。

        

自绝望的深渊中,开出最美的花。”

        

它看起来平平无奇,只是有着一些破壳的绿意,但当西里尔将其轻轻捏住时,便能感受到其中所存在的、蓬勃的生命力。

        

以及一种令人心情开阔,思路豁然开朗的力量。

        

击溃菲赛博尔的杀手锏,在他的手上。

        

他睁开眼,不再迟疑,自身有着诺拉的庇护,他并不担心那些尖叫的污染能够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我先出去看一下。”他简短地说着,没等众人阻拦,就已经先钻出了龙翼的安全港湾。

        

那尖叫声构成的音浪刹那间又充斥了脑海,但诺拉的庇护令他能够免于那种被侵染的威胁。周围那些未被火焰波及的树木此时都已被音浪掀去了原先的绿叶,这些音浪如同一阵一阵的狂风,卷着那些被摧残的叶片向着远处而去。

        

半空中已经是一片昏黑,音浪此时化为了实质的、如幽魂怨灵一样的存在,它们扭曲着向着天空中的荷美尔之城伸出干枯的、虚无的手臂,像是要把这座城从半空中拉下来一样。

        

而原先那还肆虐于黑森林中的魔力漩涡,此时却已经荡然无存,剩下的仅仅只有一枚在昏黑之中不断闪烁着电弧的巨大紫色光球,坠在荷美尔之城的下方。

        

就在西里尔从龙翼登上紫龙的龙首,站上“高处”之时,那尖厉的嚎叫声中,突然响起了低沉的、人类的话音:

        

“第一次方向校准,正在锁定中。”

        

“进行第二次方向校准,正在锁定中。”

        

他很快辨识出,这第一句是以奥圣艾玛语说出的,第二句则是拉罗谢尔语,这阵声音的来源,正是来自于头顶那做城。

        

方向校准,锁定?

        

这样的词汇他只在法师塔发动单体法术、或是舰炮即将开炮时听到过,而此时这座荷美尔之城上回响着的声音,难道说……

        

“第二次方向校准完毕,锁定完毕。”

        

“进行最后方向调整,坐标,锁定完毕!”

        

“荷美尔斯温伯恩之怒,发射!”

        

那阵回响声骤然高亢,但这高亢仅仅持续了短短的一秒,便被一阵剧烈的嗡鸣声给吞噬了――

        

那坠于荷美尔之城下方的紫黑色光球,在这一刻迸发出了无比炫目的光,雷光化为一道光柱,朝着其斜下方笔直轰出,将那些妄图将荷美尔之城扯下来的幽魂怨灵尽皆蒸发,紧接着这道光柱向着斜上方提起,这道光柱顷刻间朝着斜前方迸发而出!

        

这道光柱笔直地贯穿了大片大片的黑森林,其尽头一直延伸到西里尔目光、甚至所能共鸣的风都无法触及之处,远在黑森林的最深之处。

        

其所扫荡过的地方,那些干枯的林木尽皆消失不见,uu看书连飞灰都不剩,就像是被凭空蒸发、直接抹除了存在一般。

        

那些尖厉的嚎叫声在这一刻也尽皆被吞没在光柱迸发的嗡鸣声中。当光柱的余光缓缓散去,空中那起先如实质一般的音浪,此时赫然是被硬生生捅了一道豁口出来,而光柱所过之处,空间犹自留存着撕裂的痕迹,令那些试图将其填补的音浪根本无法靠近。

        

“斯温……伯恩之怒……”

        

直到光柱彻底消散,连其掀起的魔力波动都平息,西里尔才回过神来,嘴中不由得念叨着听到的这个名字。

        

这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突然,他根本就没想到荷美尔之城发动的攻势会是如此迅猛,威力是如此地惊人,甚至连西格莉德天灾级别的攻击,在这样的一击之前都捉襟见肘――不,是根本没有与其比较的资格。

        

这座城就像是一座炮台一样,发出致命的炮弹,直直地轰向了敌人的腹地。

        

这就是荷美尔之城,这就是独立于整个世界,与神明的污秽持续战斗的城池吗?

        

西里尔的内心只觉得一阵沸腾,仿佛自己也被点燃在这样的一击之中――

        

如果是这样的攻势,面对那些神明的污秽……不说一击必杀,应该可以做到将其重创吧?

        

可就在他如此想之时,那片黑森林中,突然响起了一阵诡异的轰鸣。

        

紧接着,一道比斯温伯恩之怒还要耀眼的漆黑光柱,自森林中轰出。

        

直直地命中了那半空中的荷美尔之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