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美妇同欢爽&风流小寡妇AA毛片

       

这会儿国内穷得曾经一度部委机关账户上只有五千块,京城各机关单位的办公经费啊。

        

这种状况直到税改之后才逐渐变化,但根子还是国内工业出口创汇的能力越来越强。

        

缺的就是各种启动外汇资金。

        

可以这么大胆的说一句,可能没有比荆小强创汇效率更高更稳定的来源了。

        

唱一晚上的歌,就能获利数百万美元!

        

出一盘儿专辑,也能换取几百万美元的现金。

        

肯定还是有人注视着的。

        

效率也非常高的直接请穆春雷打电话。

        

每周其实都会交流进度的师徒俩娴熟兜圈子:“舞蹈系新歌舞专业的招生标准也出来了,你说的这种唱跳结合歌舞演唱形式只能给大专……嗯,我联系了一位在洛杉矶的前校友,他可以在歌舞表演上提些建议,你过去跟他谈谈吧。”

        

荆小强让副驾驶记下地址,挂了电话做个鬼脸直接过去。 

        

杜若兰看看手腕上的斯沃琪:“还不到两点,晚上七点的演出,我给燕子打电话说声。”

        

她还是开心,手垫在屁股下坐着都摇头晃脑,看大皮卡穿出阳光明媚的主城区,朝着越发宽阔敞亮的郊区攀行。

        

荆小强啧啧:“哎哟,没钱还在这么高档的地方,说不通呀。”

        

杜若兰茫然的探头看一遍车窗外有点偏僻葱郁的绿化山头:“啥都没有,高档的不是比弗利那边么。”

        

边说还伸手指,能看见。

        

洛杉矶是座巨大的著名城市,和薪乡那边特别曼哈顿高楼林立不同,除了哥伦比亚影业、唱片公司所属的市中心有点高楼,周围全都是低矮建筑,作为全美第二大城市,自然就跟煎饼果子似的摊开很平很大。

        

就像东京是由好些城市组成的大都市圈,好莱坞也是洛杉矶都市圈的一环,而比弗利山就在好莱坞隔壁,是明星显贵们集中居住的奢侈高端街区,被人们称为财富名利的代表和象征。

        

荆小强普及常识:“那是做给人看的,骗傻白甜全都往那边扎堆儿,哈哈哈,龙嫂她们看的都是这种宅子,我都不好说,但实际上欧美国家都有个不成文的绿区、黄区、红区分界,你在富人区一年可能都看不到出一次警,因为整个区域都很完善安全,你随便怎么背着钱包晃荡也安全得很,可我们到布鲁克林你试试看,随时可能被抢,等去了巴黎那些旅游景点更是到处扒手,所以有些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绿区,幸福安康的过一辈子,这就是欧美的逻辑,有钱的确是天堂……”

        

说着指外面,果然,随着大皮卡转过宽敞山路,能够远眺海面,山上忽然能看见些散落的大别墅!

        

好莱坞那边说是富贵豪华,比弗利更是后来被中国各大地产商作为豪宅典范名字都用滥了,街道那也是主城区,密度还是有那么大的。

        

哪怕是别墅也有邻居打招呼交流,还有社区的概念。

        

这里才是一个山头可能就三五座豪宅散得很开,相互绝不影响的低调奢华!

        

大富大贵呆的地方。

        

就像hk那些什么豪宅遍地,其实李半城那几个真正的大富豪都住在独立的山间建筑里。

        

在荆小强的指点下,全程哇的杜若兰才看见密林边有严密的铁丝网分界,寻常人想爬山绕进去都很难。

        

看着海面上的白帆点点,再回望繁忙拥挤的大都市,一览众山小的壮志凌云情绪就出来了。

        

顶级富豪的心态估计也就是这么打磨出来的。

        

荆小强其实也没咋经历过:“这里怕是得三五千万美元起步……龙嫂她们该来买这里呀,哈哈哈。”

        

杜若兰不是没见过世面,已经横穿过北美,还在曼哈顿呆了那么些日子,又去布鲁克林,只是没看过那边类似的长岛区域。

        

现在的确有种看到天堂的感叹:“怎么?”

        

荆小强解释:“他们凑个三五千万美元来买这里还是能做到,主要是彻底成为上流人士了,以华人明星的名头非要去比弗利那一带的绿区扎堆儿,没准儿人家社区还不批准卖给他们呢。”

        

杜若兰双手扒拉在车窗上,跪着看外面,浑圆的背影比安宁显得更有韧性,毕竟她保持了高强度的舞蹈训练,荆小强都不敢多看:“黄区就是频繁有陌生人出没的公共区域,但警察也还比较合格,而红区就动不动爆发枪击,比较之下,这里是不是最高档?”

        

大皮卡经过一栋依着山势修建的大别墅,应该是名家设计过,支路平缓进入建筑群,高低错落的花园、游泳池、网球场、还有门口警惕的安保。

        

杜若兰回看眼司机:“特蕾莎都问过我你怎么不在这边购置房产,我们每年都要过来,哪怕投资也好,我说你爱国,宁愿把每分钱花到国内。”

        

她的确最了解荆小强真实想法。

        

荆小强装腔作势的批评:“她是右岸的,万一是特务呢,你这不是把我地下党的身份暴露了么?”

        

杜若兰哈哈哈的开怀大笑:“特蕾莎不会的,我蛮喜欢这个大姐姐。”

        

哪怕圣诞节,阳光下的洛城还是温暖,她就一件牛仔夹克,有毛领的那种,粗犷又娇媚,更凸显出条纹t恤打底的规模,衬着车窗外的美景,把荆小强刚才有那么一点点阴霾,都抖散了。

        

国家这么大,什么都有,不要因为一些阴暗面就坏了自己的热血心情。

        

“喏,门牌号应该就是那栋吧,卧槽,我觉得我还是要把这玩意儿带在身上……”

        

本来眼热的想着要是潘云燕在,就赶紧叫她拍照,拿照片回去找莫妮卡照着设计那翻修的别墅。

        

真漂亮,典型北美风格的低调大豪斯,露出路边也就一两层屋顶,下面其实也是蛮大的规模。

        

而且更靠近海边,显着很高档,每一寸就写着钱。

        

但靠近就能发现和之前经过的两三家不同,建筑门窗紧闭,特别是周围的绿化修剪不正常,以荆小强这种生活二十多年的经验一看就是停了些打理的日子。

        

花旗高档社区的家庭很在乎这个,自家花园、小路收拾干净,树木花草专门请人打理,这都是门脸,丢不起这个人。

        

中产阶级都会保持这个细节,更别提这妥妥的亿万富豪级别地方。

        

真摸出那把乌兹,检查弹匣里面真的有子弹,别到后腰:“待会儿你尽量走位都在我身后,有什么事情就趴下……”

        

杜若兰马上轻拍胸口:“说得我忽然紧张起来,燕子经历过……我这可能比她要好点吧……”

        

荆小强趁机看了眼,哈哈乐:“子弹可不长眼,钢筋铁骨都受不住……”

        

慢慢把车滑过去,电滑的大院门开着,收拾得还很干净呀。

        

进来才会看见角落有辆老旧的丰田轿车,很衬不上这个建筑档次,能够停四五辆车的车库大门反而都关着,他更紧张了。

        

如果不是穆春雷给的地址,绝对掉头就走:“你不要下来,我先去看看。”

        

杜若兰还是跟着他下车:“我陪着你,说好的。”

        

但声音还是有点抖。

        

所以荆小强车门都没锁,哪怕后座堆着三百多万美元现金。

        

杜若兰轻轻牵住他的夹克后摆,居然低头笑了。

        

这时候建筑门洞出来个身影,穿着西装绷得很紧的中年汉子,一看就是中国人,荆小强甚至能看出点当过兵的气质。

        

脸色比他身上的衣服还要绷得紧,眼神更是如有实质的那种犀利,飞快扫视两眼大皮卡和周围环境:“荆小强同志吗?”

        

荆小强其实松了一大口气,连忙示意:“对对对,是我是我,就两个人,放松点,你好像没睡好的样子。”

        

就凭对方喊出同志两个字,他就觉得没有危险了。

        

可那位中年汉子勉强挤出笑容,但双手非常用力的热情握住:“我见过你的演出,终于等到你来了……”

        

荆小强从他的廉价衬衫上也看不出跟这豪华别墅能配套的地方,笑着调侃:“你这语气好像山顶会师,盼着红军来呀。”

        

中年汉子猛点头,警惕性非常高的伸手按电闸关上外面大门才示意往里走:“我们三个人在这里呆了两个月,全靠使领馆的同志送干粮,刚刚接到通知可以全部交给你……”

        

里面又跳出来两个年轻人,也是西装绷得很紧,但忍不住有笑,看见荆小强就像看见亲人的那种热烈笑意,有个还不停在裤子上搓手,一看就想握手。

        

荆小强就主动了:“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这是怎么回事,我也是接了电话就过来。”

        

年轻人就活泼得多,强行被压住那种:“我在电视上看过您……”

        

“报纸上看过,您去过我们部队,不过我已经转业了,嘿嘿嘿嘿,好壮!”

        

中年汉子却马上敬礼公事公办:“现在马上向荆小强同志移交罚没资产,这是今年七月接到国内通知的叛逃通缉犯贪污公款购置房产……”

        

荆小强和杜若兰目瞪口呆!

        

简而言之就是人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方式弄回去,能变现的都变现,但房产真的没办法,因为涉及到出售过户就要惊动本地相关部门,更可能扯出一堆外交麻烦。

        

这仨就是派过来值守房产,也是国家财产啊。

        

天天打地铺做清洁,却不知道修剪绿化,堆了一大堆方便面包装!

        

现在二话不说的把一大张清单带着荆小强每间屋走一遍,八间卧室,十间浴室卫生间,一共一千二百多平米的大别墅,家庭影院、健身房、无边泳池、水疗中心一应俱全。

        

这三位却从不使用,只负责把清洁做得干干净净:“请您在这签字接收房产跟购置手续,我们终于可以回到岗位上,憋死了都!”

        

有个家伙已经欢天喜地的在边上把铺盖卷打包,一看就是丰富的军队经验。

        

另一个更迫不及待的发动车辆,把方便面垃圾袋往后备厢塞,满脸都写着赶紧走!

        

一点都不享受这片豪宅。

        

那是,不是自己的家,再豪华住着也不安生。

        

搞得荆小强反而不知道该咋办:“我这只带了三百多万美元过来……这,算首付吗?”

        

这边仨看见他从车后排拉下来的几大包钞票,也目瞪口呆。

        

“我们还要当运钞员吗?领导没有说呀,送到哪里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