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水合集乱500小说&粉嫩高潮14p

连通大觉极东雪原的传送阵……

        

百次之中会出一次意外……

        

这些话如果换做其他人来说,那梁振估计只会当此人在胡言乱语。

        

但说话之人既是魏长天,便不由得他不信。

        

“噼里啪啦!”

        

火把燃烧的声音不大,然而此刻却格外清晰。

        

梁振瞪大着眼睛,再看向这一地尸骸时,只感觉脊背阵阵发凉。

        

两万之数的人和妖,从大觉潜入了凉州……

        

身为领兵多年的将领,梁振自不会是那种平庸之辈,因此惊愕归惊愕,但很快便就恢复了思考能力。

        

“长天,可大觉如何能预料到今日这一战?并且提前五十年便开始布局?”

        

“此事……恐怕讲不通吧。”

        

“梁叔,我没说这是大觉的手笔。”

        

魏长天摇摇头,语气平静:“我只是说了一个事实而已。”

        

“至于这两万人妖究竟是为何而来,这还要去过之后才能搞明白。”

        

“去?”

        

梁振声音一滞:“长天,你之所以令京城中的二品高手都来凉州,是准备通过此阵去往大觉?!”

        

“是。”

        

魏长天微微颔首,没有隐瞒什么。

        

“柳诗既然已经进了此洞,那不管她现在是死是活,我都必须要去一趟。”

        

“她若活着,我便接她回来。”

        

“她若已死,我便将她的尸首带回来。”

        

“此事我主意已定,梁叔你便不要再劝了。”

        

“这……”

        

愣了愣,梁振没想到魏长天此番回来竟然是要亲自进洞,更没想到后者居然连杨柳诗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长天,侄媳她没有命牌?”

        

“没有。”

        

魏长天的回答稍显迟缓:“柳诗青楼出身,哪里有什么命牌。”

        

“倒也是……”

        

梁振点点头,不再怀疑此事。

        

此前提过,命牌的制作需要消耗不少特殊材料,价值不菲,所以并非人人皆有,并且一旦过了十四岁便不可再制。

        

因此梁振只当是杨柳诗出身卑贱,年幼时未曾做过命牌。

        

但真正的原因却是因为杨柳诗是妖。

        

妖非人,自然没有命牌这东西。

        

也正因如此,魏长天如今才不知道杨柳诗到底还活没活着。

        

不过就像他刚刚说的,不管后者死活与否,他都要亲自去一趟第七妖地。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深深看了魏长天一眼,梁振没有再劝。

        

他知道前者的性子,劝了也没用,于是便调整了一下情绪说起另一件事。

        

“对了长天,当时我派入洞中的斥候是在十息之后毙命的。”

        

“这样说来难不成是他运气太差,恰好碰上了那百中之一的意外?”

        

“此事我说不好。”

        

魏长天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往洞外走去:“唉,不过若真是这样那就好了。”

        

“嗯?”

        

梁振不太理解:“为何这样说?”

        

“梁叔,如果是他倒霉,那大觉那边或许还不会多么警惕。”

        

魏长天一边走一边解释道:“但如果他没遇到意外,那无疑便是被那边的人给杀死的。”

        

“如此一来,不管是大觉也好,第七妖地也罢,应当便都能猜出我们已经发现了此洞。”

        

“嘶……”

        

梁振闻言登时倒吸一口凉气:“长天,照你这么说,你此番过去岂不是危险重重?”

        

“是啊。”

        

魏长天苦笑一声:“否则我要这么多高手干什么。”

        

“这……”

        

梁振犹豫半晌,终究还是没忍住:“长天,有些话我知道你不愿意听。”

        

“可我毕竟不单是你的世叔,现在也是你的丈人。”

        

“我知你担心柳诗的安危,可……唉,可你还有沁儿她们,还有你爹你娘、还有巧玲那个小丫头啊。”

        

“你可曾想过,万一伱有个三长两短,这些人该怎么办?”

        

“到时整个魏家会如何?大蜀又会如何?”

        

“与柳诗她一人相比,这些……”

        

“……”

        

梁振最后半句话并没有说出口,但意思却很明白了。

        

其实他说的并没错。

        

魏长天并非孤家寡人一个,如今早已担负着许许多多不同的身份和责任。

        

如果他真的死了,大的事情先不说,最起码梁沁、徐青婉等人估么着扭头就要以死明志,或者削发当尼姑去了。

        

因此于公于私,梁振都不希望魏长天冒丁点风险。

        

更何况如今他已然意识到了洞那边有多么危险,所以刚刚才说了这么多,为的就是能劝魏长天“回心转意”。

        

不过……

        

“梁叔,你说的我都懂。”

        

弯腰钻出洞口,站在山神庙的正殿之中。

        

屋外的烈阳落在魏长天身上,仿佛给他披了件金袍。

        

面对梁振的劝说,他其实有很多办法可以让前者安心。

        

但在停顿片刻后,魏长天却只是问道:

        

“如果四天前进洞之人是沁儿,你还会劝我么?”

        

“我……”

        

梁振张开嘴巴,然而却说不出半個字。

        

魏长天看着他,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语气很轻。

        

“梁叔,我不知道你会怎么做。”

        

“但对我而言……”

        

“……”

        

……

        

当夜,天山又飘起了大雪。

        

冒着满天飞雪,魏长天的援兵终于抵达了山神庙。

        

魏兆海,余启。

        

还有一个叫左慧玉的宗主,据魏贤志说是魏兆海的老相好。

        

以及一个老太监。

        

宁文均会让李怀忠来帮忙,这是魏长天没有预想到的。

        

不过不管李怀忠此行究竟是为了帮忙,还是为了刺探情报,多一个二品高手总是一件好事。

        

就这样,除去像韩兆这样身负重任、走不脱的人之外,魏家能调动的,且能在五天之内赶到凉州城的二品高手便都已经来了。

        

加上魏长天一共五个,不算多也不算少。

        

魏长天不是没想过从馗龙之中再借几个,但残魂现在已然无法调动馗龙之人了,庄之明那边的人手都在蜀州,即便答应短时间内也来不了,最后便就作罢。

        

“……”

        

“爷爷,余大人,左宗主,李公公。”

        

山神庙正殿,风雪满堂。

        

魏长天立于风中,认认真真冲四人拱了拱手。

        

“客套的话小子便不多说了。”

        

“我魏长天只在这里向诸位保证,如若我等真的遇到什么生死难关,小子一定死在四位前辈之前。”

        

“多谢!”

        

伴随着最后一句“多谢”,魏长天深深低下头去,很久之后才缓缓抬起。

        

然后,他的视线便落在了不远处的梁沁身上。

        

后者是刚刚虽四人一起来的山神庙,目的当然是来送他。

        

不过跟梁振不同,梁沁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挣扎纠结的情绪,更没有劝魏长天不要冒险。

        

甚至当两人四目相对时,她竟还脱口喊道:

        

“长天哥!”

        

“一定将柳诗姐姐救回来!”

        

“……”

        

“好。”

        

魏长天稍稍一愣,笑着应了一个“好”字,然后便扭头带着魏兆海四人迈步走入山洞。

        

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小,很快就听不见了。

        

而到了此刻,梁沁也终于不用再故作坚强,扭头便扑进梁振怀里嚎啕大哭。

        

“爹!!”

        

“呜呜呜,长、长天哥不会有事的,他不会有事的,对么……”

        

“我、我好害怕……”

        

“我,呜呜呜,我不想他去……”

        

“但是我、我又怕柳诗姐姐会出事……”

        

“爹,呜呜呜,我是不是很自私……”

        

“……”

        

寒风流窜在山神庙中,明月踏雪无痕。

        

梁沁雪白的衣摆随风晃动,哭声混在风雪中,充满了纠结与茫然。

        

从本心而言,她既不希望魏长天去,却又希望魏长天去。

        

这种自相矛盾的情绪,再加上对魏长天此去的担忧,让梁沁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哭些什么。

        

不过梁振却是懂得女儿的迷茫。

        

“唉,闺女,其实晌午时我已劝过长天了。”

        

“他问我,如果此前入洞之人是你,我还会不会再劝。”

        

“我当时没能答上来。”

        

“但长天当时却笑着跟我说……”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顿了顿,梁振扭头望了一眼屋外的大雪,然后又看向满脸泪水的女儿。

        

“他说,如果换做是你。”

        

“他一样会这么做。”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