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乳被三男吸的小说&安贵妃要生子皇上虐孕

庞大的帝王威压席卷而来,殷思信已经不知道第一次吐血了。

        

他目光越来越惊骇,几乎肝胆俱裂。

        

从古至今?

        

什么叫做从古至今?!

        

就连墨晏温,也都怔在原地,没能回过神。

        

和郁夕珩相识这么久,墨晏温见过的胤皇,一向是临危不乱、从容不迫的。

        

他外表是如玉君子,清贵高华。

        

渊渟岳峙,沂水春风。

        

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会让他有所触动。

        

他身上那种强大的亲和力,让人情不自禁地去追随。

        

但或许是郁夕珩收敛许久,这也导致墨晏温也差点忘了,胤皇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皇帝。

        

这段历史各大史书都有记载,胤皇登基后,为了整顿朝纲,一年之内斩杀污吏几千人,一度留下了暴名。

        

这是他为数不多所被诟病的地方,一直到今天都在被不少后人讨伐。

        

多少人都说他太过残忍,杀了这么多人,恐怕不是为了黎明百姓,而是为了稳固自己的帝王之位。

        

可为帝者,又怎么可能心慈手软。

        

殷思信还在吐血,他开始了哀求:“阁下……我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何必赶尽杀绝?”

        

进化者可没有什么规矩,拳头就是规矩。

        

墨城离殷家太远了,殷思信也不可能指望着谁来救他。

        

难道他真的就要命丧于此?

        

如果早知道还有一个高级进化者在这里等着他,他就算再自信,也绝对不敢一个人就对殷老夫人下手。

        

墨晏温忽然开口:“司小姐。”

        

“墨家主,九哥。”司扶倾追了上来,她缓了一口气,“你们果然在这里。”

        

郁夕珩在,殷思信根本出不了墨家的领地。

        

殷思信目前的进化者等级比她高,她复制了殷思信的进化者能力,速度上去还是要慢了一些。

        

“嗯,守株待兔,抓到了。”郁夕珩支着头,眉梢挑起,“还是你那一拳让他的速度大大降低,我也抓得容易。”

        

司扶倾握了握手指,眼神微冷:“力量还是有些孱弱。”

        

如果她没死,灵魂不曾受到重击,先前那一拳就可以要了殷思信的命。

        

“很厉害了。”郁夕珩微笑,“你的猎物,你处理。”

        

顿了下,他闭上眼:“晏温,许久没有在这里转转了,陪我走一走吧。”

        

墨晏温颔首,推着轮椅。

        

两人很快去了竹林深处。

        

石桌旁只剩下了司扶倾和殷思信两个人。

        

殷思信的耳朵嗡嗡地响,他突然发现他陷入了一个严重的盲区。

        

他根本不知道殷北辰的女儿如今是什么身份,手上又握着什么人脉。

        

他只是简单地认为殷老夫人在外无依无靠,凭借着他的进化者能力,完全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杀掉殷老夫人还不暴露身份。

        

可现在,殷思信知道他彻底没机会了。

        

他咬着牙,额上青筋暴跳,心中的怨愤终于彻底爆发了:“你知不知道你父亲当年给殷家带来多大的灾难?大长老都死了!他凭什么还有脸活下去?凭什么还有脸生了你?!”

        

“他当时就不应该回殷家,他就应该自裁!父债子偿,你也应该自裁!我杀你们有什么错?!”

        

“他的错,我来担,他给殷家带来的损失,我来偿还,一年不够,那就十年。”司扶倾看着他,“可殷家所有人都是受害者,没有人是例外。”

        

“你来偿还?”殷思信听笑了,他吐出一口血,神情冷讽,“你怎么偿还?好,你认识S级进化者,护殷北辰而死的大长老也是S级进化者,你敌得过当初那群人吗?”

        

“不是你父亲和你叔叔,我们殷家早就是第一进化者家族了!你能让殷家站在第一?这些你能还的起吗?!”

        

司扶倾神色平静:“我可以。”

        

殷思信大笑,笑声里全是嘲讽:“井底之蛙,狂妄无知!”

        

他本以为殷北辰的女儿,会更胜其父一筹,谁知道原来是个夜郎自大的人。

        

一个人,又怎么和一个势力去比?

        

去过自由洲,去过云上之巅,去过鬼谷吗?

        

什么都不是!

        

“你是A级进化者,血统这么高,又拥有着接近声速的速度,在自由州也是重点被培养的对象。”司扶倾俯下身,“可你呢?第一个念头是想杀自家人,而不是努力修炼,发挥A级进化者的优势,找到当时的那群人。”

        

“你恐怕想得最多的是,我父亲若是回去,你的地位不保。”

        

殷思信被戳中了心思,脸一下子涨红了:“你胡说什么?我分明是为殷家清理门户!阻止你们给殷家带来伤亡。”

        

“于公,你不顾殷家局面,只知内斗。”司扶倾淡淡地说,“于私,在你对我奶奶下死手的时候,你在我心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这两句话,让殷思信的头皮再一次炸开,他目眦欲裂:“你父亲是罪人,你怎么敢杀我?你要杀我,殷家你就回不去了!”

        

司扶倾微笑:“我没什么不敢,死都敢。”

        

她倏地逼近,锁住了殷思信的喉咙。

        

正要用力的时候,却被一只手扣住了手腕

        

那手指尖冰凉,掌心却温热。

        

郁夕珩不知是什么时候去而复返的,他嗓音温凉:“见血的事情,我来做就好了。”

        

司扶倾看着地面上殷思信吐的血沉默。

        

她其实已经见得很多了。

        

司扶倾开口:“九哥,我觉得——

        

郁夕珩不紧不慢:“忘记自己的手上了多少保险了?”

        

司扶倾:“……”

        

五千万呢,这么多钱她怎么可能忘!

        

墨晏温笑:“司小姐即将参加神谕国际职业联赛,手可一定要保护好,郁先生也许久没有活动了。”

        

郁夕珩淡淡二字:“奖金。”

        

司扶倾于是果断地把殷思信扔了。

        

男人又开口:“闭眼。”

        

司扶倾念着“奖金”两个字,闭上了眼。

        

一分钟后,郁夕珩轻拍了下她的背:“好了。”

        

司扶倾睁开双眸。

        

地上的一片狼藉已经全部被收拾了,一滴血都没有。

        

“九哥,动作很快,不如你——”司扶倾及时停下。

        

她差点就想把郁夕珩拉进T18了。

        

他们T18就缺这样的人才。

        

郁夕珩挑眉:“不如什么?”

        

“不如下次还是你来吧。”司扶倾由衷地赞叹,“我先回去看看奶奶。”

        

郁夕珩:“嗯。”

        

司扶倾塞给他一根棒棒糖,这才离开。

        

墨晏温笑着叹气:“陛下为了让司小姐有概念,可谓是费尽心思。”

        

“还是个小姑娘。”郁夕珩不置可否,“小姑娘,该被宠着。”

        

这边,司扶倾回到殷老夫人身边的时候,殷老夫人的伤口也差不多愈合了。

        

她见司扶倾毫发无损,这才松了一口气:“倾倾,那个人呢?”

        

“死了。”司扶倾说,“奶奶,我们等一会儿再去安城,为了防止被跟,绕路去。”

        

殷老夫人点点头:“慢点没关系,小心为上。”

        

**

        

安城。

        

七点放学,年庭初去北州一中接年以安,也专门将林寄欢带到了庭安餐厅里,叶枕眠亲自下厨准备了晚餐。

        

离高考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今年司扶倾和年以安都要参加高考,年庭初和叶枕眠十分看重,专门准备了各种营养食谱。

        

“欢欢,多吃点。”叶枕眠笑眯眯地说,“有你爱吃的糖醋排骨,真是多亏你给我们以安补课了。”

        

经过快一年的努力,年以安的成绩已经能够稳定在年级前一百五了。

        

北州一中的年级前一百五,上夏大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叶枕眠对年以安要求不高,但年以安能进夏大,她也十分欣慰。

        

吃完饭后,年庭初把林寄欢送回家,又在餐厅后厨帮叶枕眠一起干活,两人九点半关了餐厅一起回家。

        

年庭初又开始给年以安进行进化能力上的训练。

        

“你们早点休息。”叶枕眠埋怨了一句,“虽然你们是进化者,但身体也不是铁做的。”

        

“以安的身体强度比我好。”年庭初笑,“我心里有数,放心吧。”

        

十一点的时候,年以安结束了训练,回房休息。

        

过了几分钟,年庭初也要回房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这么晚了谁来了?”叶枕眠放下牛奶,“我去看看,”

        

“你别动。”年庭初拧眉,拦住她,“我去开。”

        

自从发生了年以安遇袭的事情后,年庭初也更加谨慎了。

        

尤其是这个时间点,已经是深夜了,他们在安城也没有什么亲戚。

        

会是什么人?

        

年庭初不得不警惕,他握了握手,进化者力量悄然聚起。

        

他走过去转动把手,打开了门。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