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张开老子cao烂你&新善良的美人思蕊47第一版主

   

“啊啊啊啊,你他妈的敢耍我们?!”

        

季楷和谢天玉的心态都不由崩了,狠狠把手雷直接砸到了地上。

        

两颗手雷一落地,也都旋转起来,然后闪烁灯光,放起了音乐……

        

齐等闲戴着大墨镜,脑袋往前一点一点的,说道:“就说是跟你们开玩笑呢,我这兜里还有几颗,要不要拿去玩玩?”

        

“玩你麻痹啊!”谢天玉的火都快冲到脑门顶了,浑身颤抖着骂道。

        

齐等闲推了推自己的大墨镜,对着两人一笑,道:“既然没什么事,那我们就先走了啊!感谢两位的热情招待,这顿宵夜我吃得还是很满足的。”

        

徐傲雪看着齐等闲……这家伙,这得“夺笋”啊!想出个这样的法子来吓唬人……

        

不,这不是吓唬,而是羞辱了!

        

两人刚刚明明怕得要死,最后,发现这是假手雷,心态都炸了,被传出去,也得是一辈子的笑话。

        

霍多看得也是一阵无语,缓缓直起了腰杆来,杀人的心都有了!

        

如果是真手雷还好,那就直接把齐等闲给料理了!

        

但这手雷偏偏是假的,而且,齐等闲这厮跟黄奇斌的关系还不一般,是一块儿去水会嫖……呸,是一块儿去水会进行友好国际交流的铁哥们。

        

他拿几颗假手雷给季楷和谢天玉吓唬了一顿,这到底怎么定性?

        

抓了吧,小题大做……不抓吧,那怎么给季家和谢家一个合理的交代?

        

脑壳疼……

        

脑瓜子嗡嗡的!

        

霍多只但愿这祸害明天出门就让车撞死,或者哪天去水会染个艾滋也挺好。

        

这要让齐等闲知道他的想法,肯定得嘲笑他境界低了,哥们去水会只进行纯正的按摩手法交流,与只会提裤腰带的黄奇斌相比,思想境界可不是一般的高。

        

“霍总警,你别这么紧张啊,你看我像是个危险分子吗?我一看就是个老实人好吧,从不作奸犯科!”齐等闲对着霍多开口道。

        

“你这狗东西都被全国通缉了,过几天就是恐怖分子了,还老实人!”徐傲雪听着齐等闲这满嘴扯淡的屁话,不由不屑。

        

霍多也是一阵无语,老实人个屁!

        

季楷黑着脸道:“霍总警,就让他这么走了?他刚刚可是拿着假手雷敲诈勒索我们了!”

        

齐等闲转头就怒道:“好好说话,胡乱给人安罪状可是要负责的,小心我告你诽谤啊!我敲诈勒索你们什么了?你倒是说清楚!”

        

齐等闲听到季楷那话就不乐意了,他那些黑心钱可都是昧着良心一亿一亿赚来的,这容易吗?

        

而且,他也没敲诈季楷和谢天玉啊!

        

季楷直接哑口无言……

        

按理来说,敲诈勒索的,反而是他们才对,毕竟,是他们找了人威逼徐傲雪签合同的。

        

霍多问道:“季楷先生能拿出证据来吗?如果拿不出证据来的话,那我真没办法管了。”

        

季楷没有证据,只能摇了摇头,咬牙道:“算你狠!”

        

齐等闲却是不由上下打量了他两眼,脸上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来,眼珠子里,隐隐发着些许绿光。

        

关老板要在这儿,肯定直接就尿了,他就是被齐等闲这么看了一眼,然后账户上直接少了五个亿的……

        

“睇你老豆乜,仆街,早晚斩死你!”季楷冷笑道。

        

“霍总警,我这可不可以告他对我进行人身威胁啊?!”齐等闲转头就对着霍多问道。

        

霍多的脸色发黑,咬牙道:“李先生,便宜占了点就差不多了,不要蹬鼻子上脸啊!”

        

齐等闲一看,得,自己这是被香山总警给拉黑了,这条路多半是行不通了。

        

谢天玉这个时候也已经恢复了冷静,仪态如初,看着徐傲雪,轻蔑地道:“今天算你走运,不过,你不会一直这么走运的!记住,你走不出香山,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好啊,我拭目以待!”徐傲雪道。

        

“还有你,这个叫李半闲的胖子!你和乃信,都会死无葬身之地!”谢天玉看向齐等闲,咬牙切齿地道,她是真的恨透了,也是真的气急败坏了。

        

毕竟,让人用假手雷给吓成这个模样,这种事情传出去,都没脸做人了。

        

齐等闲却是很礼貌地一笑,说道:“我回头就给乃信打电话,让他砍一根手指给你们谢家送回去。”

        

谢天玉双眼一黑,险些昏厥过去。

        

谢家也不是没尝试过派人去救谢天樵,不过……毒三角那是什么地方啊?而且,谢天樵还被屠夫给安置在了军营最中央。

        

谢家派出去的那些高手,都直接肉包子打狗了,屠夫手里的那些雪国装备可不是吃素的。

        

哪怕是齐等闲或者齐不语这种等级的高手,想闯入屠夫的大营当中去救走谢天樵,都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遑论是谢家的人。

        

“哦,霍总警,我这话是开玩笑的,我可不认识什么乃信,我只认识一个卖猪肉的屠夫。”齐等闲转头对着黑脸的霍多就是一笑,说道。

        

霍多心里妈卖批了都,你说归说,能不能别把老子牵扯进去?丢雷老母啊啊啊啊啊啊啊——

        

齐等闲对着徐傲雪道:“徐小姐,咱们走吧。”

        

徐傲雪淡定地点了点头,跟着齐等闲从人群当中走出,下了甲板。

        

霍多也是黑着脸挥了挥手,道:“收队吧!”

        

季楷有些气不过,把那在地上亮着灯光放着音乐的手雷一脚踢得飞了出去,另外一个则是一脚踩得爆碎开来!

        

大家的心情都很沮丧,因为,让齐等闲这个人渣用几颗假手雷给吓唬住了,实在是一件很打击士气的事情!

        

“你这人真是个奇葩,我看霍多估计已经把你给拉黑了。”徐傲雪对着齐等闲摇头道,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齐等闲摘下了自己的墨镜,递到徐傲雪的手里,笑道:“我这种守法公民,怎么可能像恐怖分子一样拿着手雷到处吓唬人嘛,你说是不是?”

        

徐傲雪点头道:“有道理,不过,你很快就要变成恐怖分子了,我是不是该恭喜下你?”

        

“是啊,你得恭喜我赚大钱了!”齐等闲龇牙咧嘴地笑道。

        

徐傲雪看到他这神情就觉得后脑发寒,问道:“你又想到了什么馊主意了?”

        

齐等闲道:“我都成恐怖分子了,绑架个人,要点赎金……”

        

他满脸羞涩地道:“应该不过分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