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yin乱校园·清纯会长/专门看小泑女的网站91

     

“你这么堂而皇之的过来,就不怕暴露了吗?”白玉岚掩住了鼻孔,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嫌弃。

        

周森这一身酒味儿太难闻了。

        

“如果你是褒姒,我现在就是周幽王了,反正外人都会觉得,是你施了妖法,把我给迷了……”周森嘿嘿一笑。

        

“你少来这一套。”白玉岚冷哼一声。

        

周森从怀里掏出一份供词来,拍在茶几上:“你看看这个,就明白了。”

        

“什么?”白玉岚走过来,弯腰取了证词,目光一扫上面的内容,惊讶道,“这是栾元辉在警署的供词,他怎么说是群芳楼的秦雄指使他在凝香馆纵火?”

        

“你派人散播谣言说栾元辉跟严玉燕是一伙儿,还不是故意的搅混水,让苏文清跟秦老七相互猜忌,破了他们这个联手逼迫你的默契之局,我不过是帮你坐实了而已。”周森呵呵一笑。

        

“这东西,你拿回来有什么用?”

        

“别担心,警署那边还有一份呢,我这份是让他另外誊写和签字画押的。”周森解释道。

        

“他还能听你的?”

        

“我说我是苏会长的人,得回去跟苏会长有所交代,他自然也就乖乖的签字画押了。”周森笑道。

        

“你还真缺德,这苏文清一个堂堂商界大佬,秦老七黑道巨擘,两个人居然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白玉岚“啧啧”一声笑了出来,对于周森的表现,她是越来越震惊了。

        

“是你,不是我,我就只一个跑腿办事的。”周森嘿嘿一笑,“苏文清估计很快就会查到我,秦老七那边也一样,你要小心,我担心他们会狗急跳墙。”

        

“那你呢,他们都不是善茬儿,你坏了他们的好事儿,也不会放过你的?”白玉岚流露出一丝担忧问道。

        

“我毕竟有一层警察的身份,他们还不敢乱来,否则他们自己都有麻烦。”周森想了一下说道。

        

“就你一个小小的巡警,他们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白玉岚不屑道。

        

“我调去特务科了。”周森嘿嘿一笑。

        

白玉岚微微一惊。

        

警署特务科,那是一个冰城老百姓谈之色变的部门,这个部门的警察权力之大,不可想象,他们是可以不问任何缘由,不问任何证据就可以抓人,定罪,甚是把人弄死都没人管。

        

“你放心,我调去特务科,不是去做你想象中的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周森一看白玉岚脸色的变化,就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白玉岚脸色稍霁。

        

“我来就是跟你说一声,把那个签押的口供给我。”周森手一指白玉岚手中道。

        

“你还要它做什么?”

        

“去见一个人。”周森道。

        

“谁?”

        

“秦朗。”

        

“你疯了,这个时候去见秦朗?”白玉岚惊呼一声。

        

“这是我跟他的约定,不然,你以为他怎么知道严玉燕从凝香馆离开呢?”周森收起证词,嘿嘿一笑,起身道。

        

……

        

北三道街,畅叙楼。

        

“我说姓周的,你没完没了了,是不是,真把我秦朗当猴儿耍呢?”秦朗带着怒气来上楼来,一见周森,就是眼中欲喷火。

        

“秦二公子,你在家受了气,可别撒在我身上。”周森嘿嘿一笑,起身给秦朗倒了一杯茶道,“喝杯茶,消消气。”

        

“不喝,说吧,又找我什么事儿?”

        

“秦二公子答应给我的东西呢?”周森一伸手,索要道。

        

秦朗嘴角抽了一下,不甘心的伸手从衣服内掏出一张欠条来,拍在桌子上。

        

周森取过来,仔细验看了一下,是白玉岚写给严玉燕的那张“三万元”的欠条。

        

这欠条他可以当场毁掉,但考虑了一下,还是收起来,贴身藏好了。然后慢吞吞的将栾元辉的那份供词取了出来,递给了秦朗。

        

秦朗接过来,一看上面的内容,脸色骤然大变:“姓周的,这东西你哪来的?”

        

“秦二公子忘记我的身份了,我想拿到这样一份供词,很难吗?”周森呵呵一笑,反问道。

        

“姓周的,你又想挑拨离间是不是?”秦朗质问一声。

        

“秦二公子如果兄友弟恭,大可把这份供词拿给你大哥。”周森笑了笑,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秦朗嘴角一抽搐,以他家老头子的偏心,自己就算把这个证据拿到他面前,老大也不会有事儿的,最多就是责怪其做事不周密,居然让人给当场抓住扭送警署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秦二公子,我就是想告诉你,有些时候,退让和顾全大局换不来别人的同情,他们只会认为你软弱,你想要得到的,要自己争取才是。”周森呵呵一笑,站起身来,“走了,告辞。”

        

秦朗手里抓着这份证词,待着也不是,走也不是。

        

周森知道,就算秦朗不把这份证词交给老大秦雄,他也会知道栾元辉的情况,秦雄自然会认为这一切都是苏文清在搞鬼,而苏文清呢,也会怀疑栾元辉跟严玉燕的关系。

        

周森挑唆的并不是秦家两兄弟,而是苏文清跟秦老七。

        

从畅叙楼出来,周森一抬手,叫了一辆小马车,上车说了一声“海城街”。

        

小马车向前而去。

        

车上的周森帽子遮脸,假寐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周森也从假寐中醒了过来:“到了吗?”

        

没有人回应,他推开车门,从车上下来,发现自己在一处荒僻之处,周围能看到的就是一座破败的房子。

        

而且是唯一的一座。

        

这是已经远离冰城城区了,因为,他还能看到远处的矗立的高楼,应该是城乡结合部。

        

具体在哪儿,他还不知道。

        

小马车就剩下车了,拉车的马和车夫都不见了。

        

周围看不到一个人,他只能朝那座看上去破败不堪的房屋走去,也许只有哪里才能找到他想要见到的人。

        

“喂,有人吗……”周森刚伸手敲门,那虚掩的门扉直接就朝里面倒了下去。

        

门板砸落在地上,溅起一阵烟尘,呛的他不由自主的咳嗽起来。

        

地面上的土很厚,瘸腿的桌子上也是一层厚厚的灰尘,屋子的主人似乎早就搬走了。

        

什么人把自己弄到这么一个地方来,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周森百思不得其解。

        

找了一圈儿,不光是人,就连老鼠都没瞧见一只,这地方,连一粒米都没有,老鼠待在这里,都得饿死。

        

天就快黑了,他的赶紧离开这里,否则夜里天寒地冻的,不饿死,也得冻死。

        

每年冬天,冰城都有冻死的人,他可不想成为其中之一。

        

就在他从废弃的房屋出来,准备离开的时候,三道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帘之内。

        

三人,都蒙着面,看不清面孔,一前,两后,将他去路全部都堵死了,但看他们的头发和眼珠的颜色,应该都是白人。

        

“三位,有话好好说,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谈……”周森立马认怂,有道是好汉不会眼前亏,他一个肯定打不过三个。

        

“瓦西姆少爷,我们一直想跟你见个面,现在终于见面了。”为首一人,居然说的是一口流利的俄语。

        

“这位白人先生,我们认识吗?”周森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你不认识我,但我却认识你。”为首一人呵呵一笑,“我们把你请过来,是想有一件事请你帮忙?”

        

“你说,只要我能帮的,一定帮。”周森忙道,一点儿都没犹豫。

        

“瓦西姆警官最近在南岗警署可是风云人物,刚刚破获了一桩杀人案,获得嘉奖和晋升,可以说是冰城警界明日之星。”

        

“过奖,过奖,我只是尽一个警察的本分而已……”

        

“那你知道,你亲手送进监狱的苏珊娜是什么身份吗?”为首之人走进了问道。

        

“她是达尔邦克银行的出纳,还是被杀的报社编辑谢尔金先生的女朋友……”

        

“她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苏俄远东情报局一名特工。”

        

“什么,她是苏俄特工?”周森惊呼一声。

        

“别惊讶,她知道你们一定会查到她的,所以,才主动接近你,本以为这么做,你们不会怀疑她,没想到,居然还真让你查出了部分真相,我真的有些佩服你了,就凭一点儿怀疑,就能查到真相,可惜,你这样的人才为何要给日本人做事?”

        

“灯下黑?不,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警巡警,这个案子是上头让我调查的,我要是不破案,我自己也有麻烦的,你们抓了我又有什么用呢?”周森语无伦次的辩解道。

        

“自然是用你去换苏珊娜了,不然呢?”

        

“换人,你们也瞧得起我了,我就是一个小警察,如果苏珊娜真的是你们的人,日本人怎么可能用我交换呢?”周森说道。

        

“可你还有另一个身份,白俄富商安东尼·罗宾的养子,这一点儿日本人就不得不顾忌了。”

        

“那你是太不了解日本人了,他们一向是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何况我只是安东尼·罗宾的养子,又不是他亲儿子,我若是死了,他最多帮我选一个风水好一点儿墓地给埋了,其他的又能怎么样呢?”

        

“瓦西姆少爷,你的口才是真好,我刚才都差一点儿就信了你的话了,不过,我们既然绑了你,用你交换苏珊娜,自然不会轻易更改主意,你就期待你的上司为了你答应我们的条件吧。”

        

呼啦!

        

一个黑色的头套从天而降,一下子将他脑袋扣了下来,一瞬间他眼前一黑,啥都看不见了。

        

然后,就感觉双脚凌空,整个人被抬了起来,扔进了一辆马车,应该是载自己来的那一辆。

        

再然后,脖颈处一记重击,眼前一昏,什么就不知道了,不过,在昏迷之前,他嗅到一丝熟悉的味道。

        

终于还是下手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