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侍规矩戴玉势&我三年级做了爱

        

雾气就像沸腾的开水,在墙壁上疯狂涌动。

        

墙壁渐渐变成彻底的黑色。

        

而在墙壁之后,所有的空间都消失了。

        

仿佛这堵墙就是世间一切的终点。

        

整个墙壁似乎带来了某种寂静。

        

但它又像是活的——

        

那些雾气缭绕在墙壁上,按照某种规则来回蠕动,就像无数蠕动的肌肉线条。

        

好一会儿。

        

一切平静下来。

        

墙壁上,渐渐浮现出一行行小字:

        

“从众多死亡中脱颖而出的存在啊,你在选择能力的时候,能力也在选择你。” 

        

“下面请听题:”

        

“你是否在置敌人于死地的时候想羞辱他?”

        

武小德有些意外。

        

还以为自己已经说的够清楚了,也作出了选择,谁知道死亡类的能力也要反向选择自己。

        

他下意识的朝亡灵之书望去。

        

只见亡灵之书上早已浮现出几行刺目的猩红大字:

        

“凭借本书的力量,你正在与死亡国度进行秘密的联系。”

        

“千万不要透露你是活人!”

        

“千万不要透露你是活人!”

        

“千万不要透露你是活人!”

        

……好吧。

        

亡灵之书说了三遍,想必这是很重要的事。

        

那就认真答!

        

武小德想了想,谨慎说道:“如果是一般的对手,我倒不会羞辱,但如果是十恶不赦的敌人,我会考虑把恩怨解释清楚再下手。”

        

墙壁上继续冒出新的小字:

        

“你选择了羞辱敌人。”

        

“请继续听题:”

        

“你平常严肃吗?你觉得自己跟得上时代潮流吗?”

        

武小德呆了呆。

        

不是——

        

我可是在选择对付独目巨人的辅助能力啊。

        

为什么死亡国度会问这种综艺风的问题?

        

武小德朝亡灵之书望去。

        

只见书上浮现出一行新的冰晶小字:

        

“不要以为这些答案不重要,实际上,它关系到新能力与你的契合度,请认真做答。”

        

武小德叹了口气,只好说道:

        

“好吧,我平时倒也算不上严肃……时代潮流这种事,我没怎么在意过。”

        

墙壁上再次冒出新的小字:

        

“原来是一条新死土狗。”

        

“请继续听题:”

        

“给你一百万,你愿意在每次战斗的时候穿裙子吗?一百亿呢?”

        

“不,绝不。”武小德脑门上满是青筋,毫不犹豫的道。

        

“你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没什么成就,只能说给过别人难堪。”

        

“好,答题结束。”

        

话音落下。

        

墙壁上所有小字消失。

        

紧接着,一个个暗淡的光点浮现在墙壁上,模模糊糊,若隐若现。

        

亡灵之书悄然漂浮在半空,显现出一行行小字:

        

“安全了!”

        

“已经断开与死亡国度的链接。”

        

“你的第二堵墙正在准备中。”

        

“一切暗淡的光点都是备选的能力。”

        

“请积攒更多众生的赞同与钦佩,为你所指定的能力积攒力量!”

        

武小德忍不住道:“不对啊,我明明给了十万赞,为什么现在还要?

        

亡灵之书上显现出几行新的冰晶小字:

        

“构建第二堵墙、与死亡国度链接都消耗了太多力量,本书已经把所有灵魂的赞扬花完了。”

        

“所以请继续努力获取众生的赞扬和敬佩。”

        

“加油,你就快成功了!”

        

武小德有些无语。

        

上次能搞到十万赞,是开直播得来的。

        

现在直播停了。

        

自己上哪儿再去搞大量的赞?

        

“我好像没有什么路子了,能不能跳过这一步先给我能力,赞以后我慢慢想办法。”

        

武小德问道。

        

亡灵之书上迅速浮现出数行冰晶小字:

        

“你也不想自己的能力胎死腹中吧。”

        

“你也不想被独目巨人吃掉吧。”

        

“你也不想让那个小女孩死掉吧。”

        

“那么——”

        

“请按照指定的要求去做。”

        

混蛋……

        

竟然这样跟我说话。

        

武小德怒火中烧,正要说些什么,谁知那墙上传来了自己的声音:

        

“……请让这面墙辅助我去获得亡灵系力量!”

        

“——那是众生所不知晓的力量,那是来自死亡之后的世界与技能,请将它们带给我。”

        

“无论如何——”

        

“我都要战胜独目巨人。”

        

“——如果需要代价,那就付出代价!”

        

自己几分钟前慷慨激昂的话竟然被这面墙录了下来!

        

搞什么啊!

        

它竟然还会打脸!

        

……这墙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

        

武小德站在墙壁前,心中念头来回转了转,渐渐平静下来。

        

算了。

        

其实从根本上看,这反而是好事。

        

——不怕它要,就怕它没办法。

        

它敢要,就说明这堵墙真的按照自己所思所想构建成功了!

        

如果这堵墙能帮自己获得死亡国度的能力——

        

也许有希望去对付独目巨人!

        

那么。

        

现在就想办法去集赞吧!

        

伴随着武小德的心意,下一瞬。四周一切消失。

        

他回到了房间,拿出手机看了看。

        

咦?信号恢复了!

        

很好。

        

登录直播软件看了一下,发现后台已经被留言塞爆了。

        

关于之前的视频,大部分人都在问自己到底是哪部科幻电影。

        

赵君羽让自己以资金链断裂为理由关掉直播……

        

现在看来,关是关不掉了。

        

不过。

        

下一场直播打个什么东西,才可以获得大量的赞?

        

笃笃笃!

        

有人敲门,打断了武小德的思绪。

        

“老钱?”

        

“小武兄弟,出来吃西瓜。”

        

“……好。”

        

武小德开门走出去,只见一个西瓜切得好好的摆在桌上。

        

外面的雨暂时停了。

        

小施正在啃西瓜,见他出来冲他笑了一下。

        

“尝尝,我们自己种的。”

        

老钱一手拿书,一手拿着块西瓜,招呼武小德过来吃。

        

武小德走到桌前拿了一块西瓜,边吃边问:

        

“你在看书?”

        

“是啊,这可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一些流派秘笈,里面有很多关于修炼先天之力的解释。”钱明魁头也不抬的道。

        

武小德摇摇头,继续吃瓜。

        

其实说来也奇怪。

        

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出现出拥有先天之力的人。

        

直到前几个月。

        

世界开始变化,有各种异兆显现。

        

然后就有人觉醒了。

        

赵君羽私下跟自己说过这事情。

        

按照网上的许多猜测,一般公认为现在是类似于一些小说里“灵气复苏”的征兆。

        

但赵君羽说不是。

        

以前虽然没有人觉醒,但也不会出现怪物。

        

人类文明就是人类文明。

        

但是现在,人类虽然开始觉醒,整个世界却似乎朝着某种不可预料的方向滑落。

        

“有什么值得讲的内容?”武小德感兴趣的问。

        

“倒是有一段话还挺有意思。”钱明魁道。

        

“什么?”

        

“说是先天之力觉醒后,要迅速锻炼它,将它提升至超过当前世界上限,这样一来,会面对某种劫难,渡过劫难将会产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超过世界上限……”

        

武小德陷入沉思。

        

鸦曾经说过,10点魂力是一个分界线。

        

守备局的局长也说过——

        

“基本没有人魂力能超过10点”。

        

这就证明10点之上的觉醒者们,应该是相当厉害的高手了。

        

毕竟当前的世界上限就是10点魂力。

        

这样的话……

        

10点魂力以上的职业者,岂不是都经历过这个劫难过程?

        

忽然,武馆的大门传来一阵响声。

        

小施道:“爸,你听。”

        

“恩?好像有人敲门?这么大风雨天,谁会来我这乡下武馆?”

        

钱名魁打了把伞出去,跑过练武场,贴着猫眼看了看,然后开了门。

        

“陆哥,哎呀,您怎么又回来了?”

        

钱明魁半是吃惊,半是戒备的问。

        

“不要叫陆哥了,我全名是陆仁乙,贵武馆那位高人还在不在?”陆仁乙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问道。

        

“在,在!”

        

“快带我去见他。”

        

“……您有什么事吗?”

        

“先进去再说,放心,不是找麻烦。”

        

“好。”

        

风雨中,钱明魁打着伞,带着陆仁乙高一脚低一脚的走回屋。

        

陆仁乙一进屋就看到武小德在吃瓜。

        

“你找我?”武小德问。

        

“是。”

        

“我记得这个月保护费已经交了,还有什么事吗?”

        

“有。”

        

陆仁乙不管三七二十一,拿出手机,先把钱转了回去,然后打了一行字:

        

“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恕罪。”

        

字打完,发出去,把手机一扔,“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钱明魁吓了一跳,连忙道:

        

“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小乙哥。”

        

陆仁乙摇头道:“我和我兄弟们有眼不识泰山,还请仙人原谅。”

        

武小德拿起手机一看。

        

钱已经全部转过来了,而且还多了几万块钱。

        

“这钱怎么还多了呢?”他问道。

        

“那是在下的一点孝敬,还请仙人收下。”陆仁乙道。

        

武小德将手机放在一边,仔细端详对方。

        

这小混混很沉着,显然来之前把各种情况都想好了。

        

——不但有眼色,还能屈能伸。

        

很可以。

        

“以后干点正经买卖,不要在大街上敲诈了。”武小德道。

        

“是,以后兄弟几个绝不会再干那种事。”陆仁乙诚恳的说道。

        

没有打打杀杀,没有伤人,事情解决了。

        

非常好。

        

武小德心情好了一点,拍着他的肩膀道:“别跪了,起来吃瓜吧,一会儿等雨停了再走。”

        

却见陆仁乙磕了个头,大声道:“还请仙人收我为徒,徒儿今后一定洗心革面,改过自新,在师父身边效力。”

        

“收徒?我哪有什么资格收徒。”

        

武小德哑然失笑,正要再说几句话把对方打发了,异变陡生——

        

大地剧烈摇晃起来。

        

“地震!”

        

几人异口同声道。

        

钱明魁抱了小施,武小德搀起陆仁乙,四人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幸而这地震只持续了短短的一小会儿。

        

外面的雨更大了。

        

屋里也不能呆。

        

这就很尴尬。

        

武小德想了想,独自走回房子里去,找了雨伞出来给小施。

        

四人站在演武场上,一时也不敢乱走。

        

——其实只是地震的话,大家也心中有所预期,知道怎么应对,也知道地震是什么样的后果。

        

但这个时候,世界上各种异象频发。

        

怕就怕地震不止是地震而已。

        

武小德正暗暗警惕,大地忽然又抖了几抖。

        

遥远的首都方向,似乎有一阵低沉的鸣叫声远远传来。

        

大家脸色都变了。

        

“陆仁乙,你是本地人?”武小德问。

        

“啊,不是,本来在这里打工,后来就混——”

        

“你跟老钱一起,拿些钱——我再转给你,你们立刻去买粮食和日用品!”武小德低头把钱转回去。

        

“是!仙人!”陆仁乙道。

        

“你觉得世界要乱了吗?”钱明魁问。

        

“总之有备无患,我和我姐的房子烧了,晚点我带她一起来住,大家都要吃饭的,必须储备粮食。”武小德道。

        

“好,我们这就去。”钱明魁道。

        

“把小施带着,因为我可能要回去一趟,晚点再来。”武小德又道。

        

“好的!”钱明魁也道。

        

钱明魁打着伞就要出门。

        

陆仁乙却让他等等,自己先顶着风雨跑出去,弄来了一辆拉货的电动三轮车。

        

武小德忽然心有所感,抬头望去。

        

“快看!”他喊道。

        

大家一起抬头望去。

        

只见遥远的天空中,出现了一条浑身燃烧着碧绿火焰的庞然大物。

        

在火焰的笼罩中,可以看到它那完整而优美的骨架,以及深深的眼眶中那两团炽烈的苍白火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