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宫交边把尿h/被老中医摸下面好舒服

      

“没错。”乔梁点点头,“吴書记刚上任,有意整顿咱们江州市的体制积弊,正好拿这个姚健开刀,今天咱们就前往阳山。”

        

“这么快?”孙永惊讶道。

        

“一点都不快,这个任务,吴書记已经交代下来好几天了,我现在连办案的人员都挑选好了,就等着你来报到了。”乔梁笑道。

        

听到乔梁这么说,孙永有些受宠若惊,赶紧道,“乔書记,那我回家收拾几件衣服,咱们立刻就可以出发。”

        

“不急,先召集办案人员开个会,正好咱们也跟大家认识一下。”乔梁道。

        

“乔書记,你跟办案人员也还没碰过面?”孙永意外道。

        

“呵呵,我调来纪律部门也没多少天,委里边这么多人,我不可能一一认识,大多数人我其实也还都叫不上名字来。”乔梁笑道。

        

乔梁说着,将王小财喊了进来,吩咐对方道,“小王,你按名单上的去通知一下,让大家到小会议室来开会。”

        

“好,我这就去。”王小财点头道。

        

约莫等了几分钟,乔梁和孙永来到了小会议室。 

        

前往阳山之前,乔梁召集这个会议,主要是为了先跟大家认识一下,同时也让孙永先和大家打个照面,至于接下来的任务,乔梁并没有在会上公布,而是强调了一下办案纪律,然后让大家回去收拾几件衣服,再过来集合,详细的任务,乔梁打算等上了车再公布。

        

接下来前往阳山的行程安排,乔梁已经让王小财去做。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乔梁对王小财还是选择相信的,在等众人过来集合的功夫,乔梁同王小财开玩笑道,“小王,你爸妈怎么给你取这么个名字?是不是希望你这辈子能发财?”

        

“有那么一点点意思,不过也不全是,以前家里穷怕了,我爸说给我取这么个名字,是希望我这一代能比他们富裕点,至少能不愁吃不愁穿,能发点小财是最好,所以就给我取名叫王小财。”王小财道。

        

“倒也是,上一辈的人吃苦吃怕了,大都希望下一代能不再吃苦。”乔梁笑道,“不过按照你爸对你寄予的期望,你好像找错工作了,你考到纪律部门来,那是不可能发财的嘛,除了工资,你连想发点小财的机会都没有。”

        

“老人家取名字是随便取的,做不得真的。”王小财笑着挠头,“我考进纪律部门来,就没指望发财。”

        

“嗯,你有这个觉悟就好,身在纪律部门,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咱们身为公职人员,是不能以权谋私知法犯法的。”乔梁说道。

        

两人聊着天,等所有人都过来集合后,一行人便坐上提前安排好的中巴车前往阳山。

        

车上,乔梁公布了此行的任务,同时点名让孙永担任办案小组的副组長,接下来的办案过程中,由孙永负责具体的工作,至于乔梁自己,他不可能在办案过程中都一直呆在阳山,因为他还是委里的常务副書记,得负责委里的日常工作,时不时都得返回市里。

        

而乔梁亲自挂帅担任这个办案小组的组長,无疑也表明了委里对这个案子的重视。

        

听到乔梁公布任务,车上的办案人员都面色凝重,查办一个涉及县書记的案子,对于他们市纪律部门来说已经是属于大案要案,也难怪乔梁要亲自担任这个办案小组的组長,同时,这么大的案子,显然也不是乔梁能够拍板的,在场的人除了乔梁和孙永外,其他都是纪律部门的老人了,都明白相关的办案流程,尤其是涉及到姚健这个级别的干部,是要经过郑世东拍板的,并且还得经过市里主要领导批准。

        

乔梁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肃然道,“你们都是纪律部门的精英,对咱们纪律部门的办案纪律,你们也都比我熟悉,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我最后再强调一遍,谁要是违反了办案纪律,那不只是咱们内部处分那么简单,严重的直接开除公职并且移交司法机关,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严守办案纪律,同时服从指挥。”

        

乔梁说着看了孙永一眼,“孙副组長虽然刚调到咱们纪律部门来,但他之前在松北县检工作,也有丰富的办案经验,我希望大家都能积极配合他的工作。”

        

听到乔梁这么说,孙永适时地站起来,谦虚道,“我刚过来,可能对咱们纪律部门的一些工作还不是那么熟悉,今后要是有什么做得不足的对方,还希望大家及时指正,大家有什么想法也可以及时跟我沟通。”

        

孙永说完坐了下来,乔梁这时将相关的检举信拿出来,让王小财发给众人,道,“大家先看一下,这是咱们接下来的重点侦办线索,我们到了阳山后,就针对上面反映的线索重点侦查,尽快查清楚相关情况,这也是市领导对咱们的要求。”

        

乔梁一路上做着部署,到了阳山后,简单安顿下来,乔梁就先和孙永来到了阳山的市民广场。

        

检举信里反映的一个重要线索就跟这市民广场工程有关,按照信里面所说,这市民广场工程是姚健直接插手工程招标,安排有利益关联的公司中标,并且从中谋取了不当利益。

        

市民广场位于阳山县的城南大道,周边是阳山县的新图書馆和体育馆,这里也是阳山县重点发展的新城区,乔梁和孙永沿着市民广场中心逛着,颇有些意外道,“阳山县看起来发展得不错啊,之前我没怎么到过这边,没想到这阳山县的发展有点让我刮目相看了。”

        

“阳山县这两年发展很快,耿書记原来在这边当县長,还是做出了很大成绩的。”孙永笑道。

        

乔梁听了微微点头,耿直的能力是没问题的,不过一个县城真要发展得好,也不能说都是县長的功劳,姚健身为一把手,肯定也是有做出成绩的,就是不知道姚健到底利用自己的权力谋取了多少私人利益。

        

“这个喷泉雕塑倒是搞得很气派。”乔梁指着市民广场中心的雕塑笑道。

        

正当乔梁和孙永对着那喷泉雕塑指指点点时,不远处,几个面相不善的男子盯着乔梁和孙永两人,缓缓走了过来,隐隐将乔梁和孙永两人围住。

        

乔梁和孙永很快注意到了异样,见几个陌生男子围住了他们,乔梁和孙永面面相觑,还没等两人开口,为首一男子就质问道,“你们俩是干什么的?”

        

孙永听了,同乔梁对视了一眼,很快就反问道,“什么我们是干什么的?这是公共场合,我们在这里闲逛还不行了?”

        

“这要看你们是什么人了。”男子盯着孙永,“我看你们两个面生得很,你们是不是本地的?”

        

“怎么,我们要不是本地的,还不能在这里逛了?”孙永好笑道。

        

“别跟老子废话,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男子不耐烦地问道。

        

“我们凭什么要告诉你?”孙永见对方这么横,一下也不爽了,回怼着对方道。

        

“特么的,你是不是欠收拾?”男子指着孙永骂道。

        

孙永见对方骂人,登时怒了,“你怎么说话的?”

        

“你再顶嘴试试,信不信老子削你。”男子走上前,几乎指着孙永的鼻子。

        

孙永被对方搞得火冒三丈,正要发飙,乔梁却是一下拉住孙永,朝孙永使了个眼神,笑呵呵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哥们,这广场上人来人往这么多人,你们怎么就只盯着我们了?我看其他人也在这里逛,没见你们说什么嘛。”

        

“老子在这盯了好几天了,就看你们面生,人家在这边逛的人,要么是老人家出来遛弯散步的,要么是大人带着小孩过来玩的,就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在这鬼鬼祟祟的,一看你们就不是本地的。”男子瞅着乔梁,浑然没发觉乔梁是在套他的话,还有些得意道,“老子这双招子亮的很,你以为你们能逃得过老子的眼睛?”

        

“兄弟,你这次怕是要搞错了,你听我们的口音像外地人吗?我们也是江州本地的嘛。”乔梁笑呵呵道。

        

“就算你们是江州本地的,可也不一定是阳山的。”男子冷笑着,“反正老子看你们两个不对劲。”

        

“哥们,听你的意思,你们是专门在这边守着?”乔梁笑眯眯地问道。

        

“没错。”男子大咧咧点点头,突然又有些不耐烦道,“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老子问你,你们到底是干嘛的?”

        

“哥们,我们是干嘛的,跟我们在这市民广场逛有啥关系吗?”乔梁又问道。

        

“当然有,你们要是记者,那就赶紧给我滚蛋,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男子恶狠狠道。

        

乔梁听到对方的话,眼里闪过一丝恍然的神色,原来对方是在防着记者呐,听对方的口气,明显是怕记者来这市民广场来着。

        

“你的口气可真大,就算我们是记者,你能怎么着?这阳山县的市民广场,记者就来不得了?”孙永看对方一副嚣张跋扈的样子很是不爽,呛了一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