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露出玩烂&如此性饥渴的寡妇小说

       

四合院里才刚刚上演了一出精彩大戏。

        

在听说干儿子棒梗同学断了手之后,傻柱在下班后并没有直接四合院。而是先去了市场。

        

买了一只老母鸡,打算给干儿子好生的补一下。

        

本来以为会受到棒梗同学以及贾家人的热烈欢迎,可棒梗见到他却好似见到了仇人一样,大骂让他滚蛋。

        

秦淮茹只说了几句,棒梗便爆发了,连带着秦淮茹也骂了几句。

        

没有办法的傻柱只能放下了老母鸡,悻悻的出了老贾家。

        

结果,却听到院里的孩子正在传唱许大茂所唱的儿歌。

        

他自然不知道这事之中还有许大茂的功劳,只以为是刘光富和阎解旷搞的鬼。

        

拎着菜刀便要找两个小家伙拼命,甚至还把刘海中家的玻璃都给砸了。

        

惹得刘海中拎着火筷子,便要和他对战。

        

而此时,闻讯赶来的一大爷则拦住了傻柱,并且召开了全院大会。

        

在罚了傻柱十块钱,并且赔给了二大爷家后,才算把这事给结了。

        

先是被搅了婚事,又赔了十块钱,傻柱的心里就别提多憋屈了。

        

回到家里便喝起了闷酒。

        

小酒才喝了一口,秦淮茹便进来了,手里还端着半盘子花生米。

        

她其实是不想来见傻柱的,毕竟在她的眼里,傻柱整个人加一起都比比不上棒梗的一根毛重要。

        

但是,傻柱的钱香呀!

        

那玩意又不咬手,想着借此机会和傻柱说说,先把两人的关系给确立了。

        

自己即不用陪他睡觉,又可以替他领工资。

        

可谁知,秦淮茹还没说这事呢?

        

何雨水竟然也来到了四合院。

        

她可是特意过来,就是想看看许大茂到底是怎么破坏傻柱的婚事。

        

听到秦淮茹打着这个主意,她当时就不干了,说要给傻柱介绍一个黄花大闺女。

        

眼看着有棒梗的存在,自己没有机会当泰迪,在秦淮茹的身上乱拱了。傻柱的心里又开始畅想起了娶黄花闺女当老婆的事。

        

眼见傻柱又恢得如常,秦淮茹也是麻了爪。

        

为了能长期霸占傻柱的工资,她只好抛出了一个杀手锏,那便是把自己的堂妹秦京茹介绍给傻柱。

        

一听说秦京茹长得和秦淮茹差不多,傻柱的哈啦子都要下来了,忙应允了下来。

        

而何雨水则借机生气,说那自己就不介绍了。

        

其实,何雨水在心里已经想好了要给傻柱找个什么样的娘们,并已经想好了办法,让傻柱如何接受。

        

但那样的人选太难得了。

        

何雨水自己根本就不认识,想着的是慢慢去找。刚才只是一个破坏傻柱婚姻的一个幌子,现在正好是就坡下驴。

        

在离开四合院时,她还去周聪那里看了一眼。

        

眼见房屋才刚刚装修完,还未交工,屋里也没有亮灯。

        

知道周聪还没有回来,便只能先去找了许大茂,用挑衅的语气说了一个秦淮茹要把妹妹介绍给傻柱的事,蹬着自行车回去了纺织厂宿舍。

        

何雨水走了!

        

二大爷家因为都被砸了好几次玻璃了,已经有了经验,在家里非但存了几块玻璃,甚至于还有玻璃刀。

        

此时,他正带着刘光天和刘光富,正在安玻璃。

        

三大爷家则是一片惨淡。

        

特别是阎老三,哀声叹气,心脏病都要犯了。

        

他憋气的原因,主要还是刚才傻柱先去的刘海中家耍横。若是来自己家的话,赔的那十块钱可就是自己的了。

        

在屋里默迹了半天,听得于莉难受的要死,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便出了门,想要透口气。

        

“姐!”

        

才一出门,于莉便听到了于海棠的声音。

        

“海棠!”

        

于莉虽然应了一声,但却不太敢看于海棠的眼睛。

        

毕竟她可是答应了于海棠,要把周聪介绍给她。

        

结果,到现在,她也没和周聪提过,因为她相当享受周聪看自己的眼神,以及时不时冒出来的一两句荤话。

        

虽然没有红杏出墙的打算,但周聪的表现让她觉得自己相当的有魅力。

        

现在,周聪还只是一个外人,她享受也就享受了。

        

但若是周聪和于海棠成了两口子,自己这个大姨姐若是还存着这种心思,她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恶心。

        

也就是因为这点小小的想法,她一直都没有说把于海棠介绍给周聪的事。

        

现在,当着自己妹妹的面,她当然心虚了。

        

“姐,我今天和周聪说要和他处对象的事了!”

        

于海棠可没有想到于莉会有这么复杂的想法,忙走了过来。

        

“什么?”

        

一句话让于莉的脸一白,惊叫了一声。

        

“姐,你不会认为我不矜持吧!主动的向人家表白!我到不那么想,喜欢就表白呗!他未婚,我未嫁的,没啥丢脸的!”

        

于海棠根本就不知道于莉的真正想法,自顾自的说道。

        

而后,又说了周聪拒绝自己的事情,以及他想要当曹贼的想法。

        

“姐,你说周聪是不是在糊弄我!他会不喜欢大姑娘,反而喜欢小媳妇,他不会和傻柱与秦寡妇一样,也想着搞破鞋吧!”

        

终于,于海棠问向了于莉。

        

在听于海棠说周聪喜欢了一个小媳妇,甚至于为此不惜拒绝了于海棠时。

        

于莉的心里当真是五味杂沉,又是骄傲,又是心虚,满脑子都是那人肯定是我的念头。

        

一时之间,心里纷乱如麻,根本就没有听清楚于海棠的问话。

        

直到于海棠又问了一遍,她才恍然惊动,“别瞎说!周聪和傻柱能一样吗?估计是太突然了,他以前又没处过对象,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才说这么说的!”

        

“我也这么想的!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晚上请我去吃了老莫!估计我们以前没有过接触,我这么主动吓到他了。

        

用那个三十六计来说,叫什么了?对了,叫做欲擒故纵!”

        

于海棠相当满意在于莉这里所听到的答案,傲骄的抬起了头。

        

“他们去吃老莫了,那本来应当是我去吃的!”

        

于莉的心里再次被于海棠的消息给震得说不出话来。

        

想到周聪之前曾经把老莫餐券给自己,但自己却还回去了,心里面那叫一个酸。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