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渴寡妇偷乱公&掀起校服揉她的奶头h

凌晨四点。

        

栎阳市某处庄园内,一辆豪华轿车停靠在门口,伴随着车门打开,一位精瘦男子走下车弯腰快速来到副驾驶,慢慢打开车门。

        

“老大,慢点,要不要我铺块地毯?”

        

精瘦男子点头哈腰的伸手放在车门框上,防止出来的人碰着头。

        

一道身影渐渐从车内浮现。

        

此人正是乔渊!

        

下车后快速扫视了一眼周围环境。

        

这里是俱乐部的一处据点!

        

乔渊并未动强,精瘦男子便全招了,吐出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俱乐部的实际创始人是栎阳市的首富,不过在半年前就死了,现在接任的便是他的儿子。

        

人称“阎王爷”的杨涛!

        

不过杨涛一般不轻易露面,行踪飘忽不定。

        

一切事物都由另外两位信任的三阶觉醒者打理。

        

堪称是杨涛的代言人!

        

而精瘦男子以及王康就是其中一位代言人的手下。

        

俱乐部分为核心成员以及会员。

        

核心成员就是王康这类人,加入俱乐部时间已久……考验合格者。

        

至于会员……则代表着本地一些富豪以及刚加入等待考验的觉醒者。

        

要想成为会员,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中的一条。

        

第一,身价超过百亿。

        

第二,不足百亿者交出名下所有资产的67%股份,这样也拥有门票。

        

第三,就是觉醒者!

        

觉醒者在这里拥有超凡的地位!

        

……

        

庄园外面有两排守卫,每隔一米远就站立着一位保镖,看起来戒备森严,即使站在外面也能感受到里面的肃穆气息!

        

“老大,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精瘦男子很快便接受了自己的身份,非常用心的替乔渊出着注意。

        

“要不要我们搞两把枪杀进去?”精瘦男子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乔渊撇了一眼道:“我从不杀人。”

        

啪啪~

        

精瘦男子赶紧扇了自己几下耳光,带着谄媚的笑容看向乔渊。

        

“对,老大说的对,是我思想有问题。”

        

观察了一会地形后乔渊开口了。

        

“你现在进去,把里面的人叫出了,告诉他们我在这里等他!”

        

乔渊语出惊人,顿时将精瘦男子吓了一跳。

        

“老大,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我真的痛改前非,我真的不是诈降!”

        

“我发誓,我诈降不得好死!”

        

“我……”

        

乔渊目光一瞪,精瘦男子这才闭上了嘴。

        

犹豫半天,发现乔渊不像是开玩笑后这才朝着大门口走去。

        

一步一回头

        

眼中露出不舍和保证完成任务的坚决目光。

        

最后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这门乔渊是不会进去的,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样的埋伏,小心驶得万年船!

        

在看见精瘦男子消失在视线范围后,乔渊来到一处草丛边,将背包里的界牌插了下去。

        

看着黑暗中突然出现的一条宽阔大路,乔渊满意的点了点头。

        

乔渊并不喜欢用暴力来解决事情,也不喜欢杀人……正常人谁会喜欢杀人?

        

但人生在世哪能不得罪人。

        

自己安安分分的当一个遵纪守法的热心市民,但总有人要算计自己,这其实也没什么……乔渊并不怕这些。

        

唯独有一点,对方居然还威胁家人!

        

在这个世界上,乔渊只有李姐这半个亲人了。

        

没什么可说的了。

        

那就打!

        

……

        

庄园内。

        

会议厅里。

        

一张巨大的金属桌子坐落在中央,此刻在会议厅内已经汇聚了二十多人,似乎在商议着什么。

        

“现在让我们欢迎严先生成功加入俱乐部!”

        

主持会议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男子,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举手投足之间有种成功人士的风范和贵气。

        

“恭喜严老板!”

        

“欢迎加入我们。”

        

“恭喜恭喜。”

        

所有人都发来祝贺。

        

目光渐渐聚集在了一位约摸四十多岁满脸横肉的光头男子身上。

        

严慈……慈不掌兵的慈,栎阳市著名企业家,年轻的时候以敢打敢拼闻名,闯荡几十年,终于闯出了一定地位……金盆洗手后,开了十几家养猪场,算是有了一定的财产。

        

人一旦有了钱便更渴望名气!

        

他渴望甩掉以前的痕迹,不愿让人一提起他的名头,就联想到混混二字。

        

他想当上层人士,也想当斯文人!

        

然后他打听到俱乐部的存在,选择加入……居然成功了!

        

论资产他在其中只是垫底。

        

但他有一个儿子,一个觉醒者儿子!

        

父凭子贵,他成功挤入了这个圈子。

        

“哪里,哪里,以后大家都是我兄弟,有啥事尽管说,别的不敢说,但至少在南区这一块,报我严慈的名字还是很好使的!”

        

严慈拍了拍桌子,豪气的说道。

        

众人神色没有太多变化,对于他们这个级别的人来说喜怒早就不露于色。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他们联合起来,一起搞事情,跺跺脚,栎阳市都会颤三颤!

        

咳咳~

        

高挑男子轻咳两下,底下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作为会长杨涛两个代言人之一的他,高挑男子的地位毋庸置疑。

        

“今天召集大家来还有一个目的,关于一位觉醒者的处置事情。”

        

高挑男子按了一下遥控器,身后巨大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则又一则信息。

        

中间配上了乔渊的头像!

        

“乔渊,22岁,父母双亡……意外觉醒成为觉醒者,目无王法,作恶多端……当众杀害我俱乐部预备会员高涛与付桂树两位……”

        

“这是栎阳市之不幸,其行为神人公愤!大家都是栎阳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明白我们俱乐部的规则……和平、互助,打造栎阳市美好的未来!”

        

“所以……对这种不安分,危害社会的毒瘤,我提议立即清除!”

        

“谁赞成,谁反对,自由言论。”

        

“……”

        

高挑男子列举了乔渊的数十条罪状……

        

众人沉默着,左右观望……看着上面的资料,似乎是在分析着什么。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

        

“我先声明一点,我吴桂一向是与罪恶不共戴天,既然这个叫乔渊的觉醒者敢做出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情,就必须铲除!”

        

一位和蔼可亲的老者发话了。

        

紧接着,周围会员相互看了一眼纷纷开口。

        

“我附议!”

        

“必须还给栎阳市一片光明。”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此子竟然做出这等事情来,必须受到处罚!”

        

“我同意。”

        

“……”

        

一旁新加入的严慈摸了摸光头有点发懵,看着周围这些熟悉的面孔,有好几位他都在电视机上看见过。

        

就比如最先发言的那位老者,那可是栎阳市有名的慈善家!

        

甚至一度入选为栎阳市十大优秀企业家之一。

        

“朋友,我们在这商量这些,不怕上面知道么?”

        

严慈推了推旁边一位男子的胳膊,指了指上面,意思很明确,上面代指官方!

        

这可是宣判一位觉醒者的大事啊!

        

他严慈就是凭借着儿子的光挤入了这个圈子,怎么可能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他想挤入上流社会,但同时他也怕了。

        

“严先生,请你记住,这里只有俱乐部!”身旁男子慢慢的说道。

        

……

        

无论是“伸张正义”也好,还是乔渊“杀”的这两人触及到了在场这些人的利益也罢。

        

一个不遵守规则的人,而且还是代言人亲自发话了。

        

总之……二阶觉醒者,杀了也便杀了。

        

到时候上面查起来,会有“凶手”出来自首的,而他们这些人将会获得一个“维护治安”奖!

        

嗯……

        

他们很确信,无论是从时间,地点,指纹……等各个角度都能查出是“凶手”干的。

        

与他们无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