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征服下属新婚人妻&扒开双腿疯狂进进出出爽爽

        

“第三条路?”

        

铁木无月一边扫视门口和完颜若花等人,一边好奇问出一句:“诈死就是你第三条路?”

        

“诈死不算第三条路,只是可以让我更好操纵全局。”

        

唐平凡淡淡开口:“黄泥江一炸,对我是危险,也是机会,可以让我名正言顺躲入暗中。”

        

叶凡讥嘲一声:“你所谓的第三条路,就是跑来这里做吕不韦?”

        

“可你做了吕不韦也没用,你不是夏人,一辈子都不能出来见人,权倾天下又有什么用?”

        

“难道你是想要做了吕不韦之后,再把唐门全部资产和人员转移过来?”

        

“可是你难道不清楚,唐门现在内讧,不仅四分五裂,还死伤无数吗?”

        

叶凡挤出一句:“我感觉,你还没给唐门安排好第三条路,唐门就已经全军覆没了……”

        

“一座冰山,浮出水面的部分,远远不及水底下的部分。” 

        

唐平凡看着叶凡玩味开口:“不怕告诉你,唐门内讧也是我想要的。”

        

叶凡眯起眼睛:“你想要唐门内讧?”

        

铁木无月微微抬头,盯着唐平凡叹息一声:

        

“不愧是唐门主,手段确实过人。”

        

“他这是自我削弱自我阉割,把唐门从五大家之首,慢慢降成老二老三位置。”

        

“唐门实力耗损,内部又纷乱,上面就不会盯着唐门了。”

        

“至少唐门内讧没有结束之前,上面不会触碰这个烂摊子。”

        

铁木无月揣测着唐平凡的心思:“如此一来,唐门反倒安全了不少。”

        

唐平凡闻言哈哈大笑,对着铁木无月竖起大拇指:

        

“铁木小姐确实聪明,这的确是我一个心思。”

        

“不过这只是一个最初始的意图。”

        

“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要通过唐门内讧来洗牌来精兵简政。”

        

“你们都清楚,很多朝代开局时都是欣欣向荣团结奋发,但发展一两百年,就会变得贪污横行民不聊生。”

        

“然后这个朝代变得穷途末路,被人推翻,下一个朝代开始又欣欣向荣团结奋发……”

        

“除了皇帝的能耐之外,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时间久了,藏污纳垢太多,人员也变得老油条了。”

        

“这不仅让朝代变得臃肿不堪效率低下,还会腐蚀整个国度的民心。”

        

“世家也如此。”

        

“唐门发展到这个地步,不仅规模到了极限,人员也开始老油条了。”

        

“所以我坐视他们内讧,任由他们自我清除唐门累赘和臃肿的东西。”

        

“只要不触碰唐门的根基,唐门怎么洗牌都无所谓,我权当唐门减减肥。”

        

“一个一百斤的正常人,远比三百斤的胖子更健康。”

        

唐平凡眼里闪过一抹寒光:“而且我也可以借助这一次内讧,好好看一看唐门的忠臣和小人。”

        

铁木无月叹道:“缓和上面压力、自我清除臃肿、查看人心,一举三得,好手段。”

        

“等唐门洗牌完毕,瘀血和累赘尽去,外部危机缓解,你再杀出来重新夺回权力。”

        

叶凡也喝出一声:“唐平凡,你还真是好算计啊。”

        

唐平凡依然保持着温和:

        

“不是我好算计,而是我逼不得已。”

        

“我也想做个好人,可是世道一步步把我逼成这个样子。”

        

“等唐门洗牌完,我再拿下这个国度,一切就完美了。”

        

他眼里有着憧憬:“到时我可进可退,再也不受束缚,再也不会成为第二个叶堂,还能坐拥更大江山。”

        

叶凡盯着唐平凡的双手:“你是怎么想到来这里做吕不韦的?”

        

唐平凡上前一步,一副很是推心置腹的坦诚样子:

        

“黄泥江一炸,让我知道复仇者联盟的存在,也让我了解到它由铁木家族资助。”

        

“于是我一边坐看唐门上下的变故,一边通过渠道跟铁木家族接触。”

        

“对于我这样的老江湖来说,要么不知道复仇者联盟存在,要么能管中窥豹迅速了解全局。”

        

“我了解到铁木家族多次扶持复仇者联盟对付五大家后,我就寻思着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

        

“我不仅要铲除铁木金和天下商会,我还要悄无声息占据他们多年的成果。”

        

“所以铁木金在前面对付你们和一统这国度的时候,我在后面渗透天下商会和铁木家族的核心。”

        

“我悄无声息做着黄雀。”

        

“叶凡,你是一把好剑,把铁木金他们杀的片甲不留,我发自内心的高兴。”

        

“这意味着我不用亲自动手铲除天下商会了。”

        

“只是我没想到,你天天剑走偏锋,差点弄死铁木金给我烂摊子。”

        

唐平凡脸上很是无奈:“这也是我援手铁木金的缘故。”

        

铁木无月扫过不远处的完颜若花一眼,随后对着唐平凡冷笑一声:

        

“你躲在这里操纵全局,如此一来,那唐北玄袭杀五大家子侄也就没有水分了。”

        

“唐门主,够狠辣啊,你谋朝篡位做吕不韦,你儿子要围杀五大家子侄上位。”

        

“你们父子配合的还真是默契啊。”

        

她嗤之以鼻:“你们这不是可进可退,而是又要神州又要厦国啊。”

        

唐平凡淡淡一笑:“北玄是唐门未来继承人,出场肯定不能不惊艳的,不然以后怎么统率唐门。”

        

叶凡身子微微一抖,上前几步对唐平凡吼道:

        

“唐平凡,你还真不是好东西。”

        

“以前利用红颜千里打猎,现在又用我替你扫除天下商会,看我推进太快,还想杀我。”

        

“你还是不是人?”

        

叶凡很是凄然:“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五大家吗?对得起红颜吗?”

        

唐平凡不为所动:“我是唐平凡,我是唐门主。”

        

“感情对于我来说只是驾驭人的手段,不然我当初怎么会让红颜去阳国呢?”

        

“别说我这种老江湖了,就是铁木无月小姐,做人做事也是唯利是图。”

        

他温和一笑:“感情,不存在的。”

        

铁木无月微微点头:“这倒是,越是高位越不能有感情,不然分分钟没命。”

        

“毕竟有了感情就有了束缚,就容易被别人用感情牵着自己。”

        

她笑了笑:“那样自己飞得再高再远也是为他人做嫁衣。”

        

“透彻!”

        

唐平凡很是赞许:“所以,叶凡,你没必要给我说红颜了。”

        

“我不缺儿子也不缺女儿,少她一个不少,多她一个不多。”

        

“她撑死就是我驾驭你的工具而已。”

        

“比起我要的利益和江山,红颜不算什么,你也不算什么。”

        

唐平凡打击着叶凡:“再有阳国千里打猎的事情,我不介意再把红颜嫁一次。”

        

“你太无耻,太卑鄙了!”

        

叶凡吼出一声:“你就不配做红颜的爹!”

        

说话之间,叶凡身躯一晃,一阵气急攻心,扑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嗖!”

        

在叶凡身子一晃一把扶在铁木无月肩膀时,唐平凡嗖一声缩地成寸扑向了叶凡。

        

速度极快堪比猎豹。

        

他似乎要趁着叶凡气急攻心一把拿下,这样就能避开叶凡的杀手锏伤害。

        

只是也就在这时,摇晃的叶凡一声冷笑。

        

他一把甩出铁木无月,同时左手一弹。

        

叮叮,两缕光芒一闪而逝。

        

“扑!”

        

唐平凡脸色巨变,没想到叶凡气急攻心是假的,发现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避。

        

他身子一扭避开一缕危险,只是第二缕却击中在他的肩胛上。

        

扑的一声,唐平凡肩胛溅射一股鲜血,也让他闷哼一声后退了几步。

        

他又惊又怒,不仅是因为自己又受伤了,还因为叶凡没有陷入他的陷阱。

        

他刚才讲那么多,不仅没有让叶凡气急攻心,也没有让他悲愤失去警惕,反而让叶凡伪装迷惑了自己。

        

不然叶凡不可能伤到他肩胛的。

        

唐平凡感受着肩膀剧痛怒视叶凡:

        

“又红颜又五大家,还吐血,你一直在假装悲愤?”

        

他喝出一声:“有没有武德?”

        

“没错!”

        

叶凡收起了情绪和血水,整个人如长刀一样,冷冽,清亮:

        

“你刚才说的,很可能就是唐平凡的心声或者计划。”“但你这个人,不是唐平凡……”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