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猛烈挺进小雪/91pom国产熟女

        

言景深实在听不下去了,抬手在夏月凉的脑门上轻轻敲了一下。

        

“我说你还真是自私啊,不仅自私,而且还特别坏!”

        

夏月凉咯咯笑道:“当皇帝还不好啊?”

        

“好啊,怎么不好?”言景深也笑道:“等我当了皇帝,第一道圣旨就是册封你为皇后,看你敢不敢抗旨不遵。”

        

夏月凉翻了个身,再也不想理他了。

        

“我说你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这就不理人了?”

        

“我是真的熬不住了,你还是回去睡吧,有话咱们以后再说。”

        

言景深想问的都全问了,想听的也听了个七八分,又见她确实是一脸倦容,只能道:“那你好好休息,病好之前不要四处乱跑,更不要瞎操心。”

        

夏月凉抽出手挥了挥,表示她知道了。

        

“我走了啊,你赶紧睡觉。”

        

言景深又打量了她的后脑勺一番,这才缓步退了出去。 

        

“二公子……”春酌和鸣笳凑过来问道:“姑娘怎么样了?”

        

言景深先看了歪在椅子上养神的季云蓁一眼,轻声道:“已经没事了,你们好生照顾师妹,我就先告辞了。”

        

大半夜把人往外撵,俩丫鬟着实有些过意不去。

        

但对方是外男,她们今晚上的行为已经是大胆至极,如何还敢挽留。

        

两人把言景深送出去,看着他走远了才回房。

        

※※※※

        

夏月凉睡得极为香甜。

        

可以这么说,自从她穿越之后,就再也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觉。

        

“春酌,鸣笳——”她闭着眼睛喊道。

        

然而,房间里异常安静,她并没有等来丫鬟们的应答。

        

“嗯?”夏月凉把眼睛撕开了一条缝。

        

一阵轻笑传入她耳中,眼前是一张如满月一般的脸庞,正是她的好堂姐夏繁霜。

        

夏月凉猛地惊醒:“夏繁霜,你不好好待在屋子里休养,跑这儿来吓唬谁啊?”

        

夏繁霜按住她的肩膀:“我说你激动个啥啊?我好着呢,没吹风没走路,是让人抬软轿送过来的。

        

姐妹一场,就兴你处处为我考虑,样样帮我解决,我就不能关心你一下啊?”

        

“我就是受了点风寒,睡一觉也就好了。你这才刚生了孩子,若是不好好将养,落下毛病怎么办?”

        

夏繁霜嘟着嘴道:“你看我来都来了,就别数落我了嘛。”

        

夏月凉道:“你来就是为了关心我?”

        

夏繁霜嘿嘿笑道:“当然是为了关心你,顺带再问你点事儿。”

        

“你是想要问点事儿,顺带关心我一下吧?”

        

“哎呀,都一样啦。”夏繁霜拽着她的被角:“三妹妹,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瞒着我!”

        

夏月凉道:“我瞒你什么了?”

        

夏繁霜压低声音道:“你别忘了这里是雅苏王宫,而我是王宫的女主人,只要我想知道,什么事儿都瞒不住。”

        

夏月凉笑道:“那你的陪房被人收买,还在房间里挖了密道,你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我说不过你!”夏繁霜可怜兮兮道:“人家才刚受了惊吓,你没说好好安慰一番,还故意戳人家的痛处!”

        

“好了好了,哭不出来就别装了。”

        

“人家才没有装,只是太医说月子里流眼泪伤眼睛,所以强忍着。”

        

“你再说一句‘人家’,我明天就回奉国。”

        

夏繁霜赶忙道:“真翻脸了啊,你这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

        

我就是听说二公子昨晚来看你了,所以来关心一下,没有恶意的。”

        

“想知道什么就问吧,省得你又胡乱猜测。”

        

夏繁霜再次露出笑容:“大半夜的找他聊天,你还好意思说你们俩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吧,他什么时候上咱家提亲,我也好给你准备添妆礼。”

        

夏月凉懒得多做解释,只能道:“你如今财大气粗,好好准备一份大礼也是应该的。

        

反正我快及笄了,随时都有可能出嫁。”

        

她这般坦荡,夏繁霜这个八卦爱好者反倒是没什么好说的了。

        

“反正你一向都比我厉害,总会有办法让祖父和四叔同意这桩亲事,我就不操心了。

        

我一大早到这儿来,还有些其他事情想要问你。”

        

“想问顾衍南?”

        

夏繁霜点点头。

        

三妹妹在她面前一向都是这么直接,她都不好意思扭捏了。

        

“这次把我掳走的人的确是顾衍南,他这人诡计多端皮厚心毒,幸好言景深及时把我救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三妹妹,顾衍南为何要盯着你不放?”

        

她虽然不够聪明,但也不笨。

        

三妹妹的身份虽然不低,但比起雅苏王唯一的儿子,价值孰高孰低不言自明。

        

顾衍南耗费那么多精力,甚至都已经成功带走了儿子,最终目的却是三妹妹,这一点她着实想不明白。

        

且不说顾衍南是不是真的看上夏月凉,这种话她是真说不出口。

        

况且夏繁霜曾经喜欢过顾衍南,实话实说没有任何益处。

        

“他想要谋夺奉国江山,所以想先对付咱们夏家。

        

他当年想方设法祸害大哥,如今又千方百计对付我,都是为了达到削弱夏家的目的。

        

毕竟大哥是嫡长孙,而我是四房唯一的孩子,他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这番话极有道理,夏繁霜不得不认同。

        

可她终究还是个恋爱脑,想问题总会免不了往那个方向偏。

        

“三妹妹,顾衍南该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夏月凉的嘴角抽了抽。

        

“他那种人连心都没有,你觉得他会看上谁?

        

再说了,我和他一共也没见过几次,连话都没有说过,而且那时我还不满十二岁,你觉得他能看上我什么?”

        

“可我觉得你长得那么漂亮,又那么聪明,年纪虽然小了点,但总是会长大的啊。

        

他那人挑剔得很,一般的庸脂俗粉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我说你够了啊,这都什么跟什么,他和我们夏家有不共戴天之仇,这笔账迟早都要找他算清楚的!”

        

夏繁霜点点头:“也是,大哥的腿伤虽然已经痊愈,咱们也不能当事情没有发生过。

        

还有我和宝宝,这一次险些就被他给害了,这个仇一定要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