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我满足了性饥渴的寡妇/乳夹口球反绑挣扎小说

        

被骇尔手插脑壳,抓着的布莱尼亚克7号,绿色的脸皮皱褶,漆黑眼球上升起慌乱与恐惧。

        

它并不是没有感情。

        

只是原本设定的感情指数低下,淡薄,理智占据十分之九。

        

在利用坎多城威胁骇尔的那一瞬间,产生的自得、愉悦、就像是小孩子开水烫蚂蚁,手剖青蛙的有趣体验,让他的感情瞬间剧烈的增长。

        

他也放纵这种感情增长,以致与在看到骇尔毫不犹豫的朝着冲过引力场坍塌的区域,打破超导体基地防护的时候,感性的震撼让他呆滞。

        

他无法想象,在自己手握坎多城,七百万氪星遗民,利用恒星引擎造成区域引力坍塌,没有任何一处对骇尔有利的情况下。

        

自己亦给他三年的时候,各自发展在竞逐未来。

        

骇尔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是选择九死一生的穿过引力坍塌区域,打破基地超导体防护,进入到指挥中心,手插自己头顶。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给你的选择,是最优的选择,经过计算,你至少有99%的几率,选择三年时间,与我和平发展,最后竞赛输掉,成为收藏品。为什么你还要冲破引力坍塌,打破基地超导体防护,来到我面前!”

        

布莱尼亚克7号黑色的眼球蕴含着深深的不解,夹杂着恐惧,感性的增长与理智的分析,都不能帮助到他了解此刻。 

        

他犹如一个初生的婴儿,就拥有通晓世界的知识,在利用这份知识之余,也深深的不理解,生物为什么会做出那0.1%不理智的行为?

        

难度那0.1%不理智的行为,才是正确的吗?

        

骇尔不会跟他说,生物是最擅长在危机中,寻找一线生机;何况面对的是定式科技,那就有必定的规律,寻找那种规律,对于自己来说,并不是多么难的事。

        

对于他来说是99%的几率,但在骇尔找到恒星引擎启动的引力坍塌的规律后,是自己拥有99%必胜的几率。

        

最重要的是——

        

“我不接受威胁!”

        

在骇尔眼中,这个感情突然剧烈增加,导致理智与情感失衡的布莱尼亚克7号,愚蠢得可怕。

        

但凡他的情感没有突增得那么剧烈,都可以在骇尔在突破引起坍塌区域,到基地超导体防护的时候,使用基地的防御体系,对自己造成麻烦。

        

但他呢?震撼的等着自己杀入指挥中心,等用手指插着他的头顶时,露出恐惧。

        

就这样还想威胁我?

        

骇尔一念过后,暴现青筋的双眼,热视线红光开始湛亮起来,准备把这个家伙融了。

        

“不,我拥有多个文明的科技结晶,我有坎多城,这个军事基地一切,包括我,让我在你麾下,你需要我!!你需要我!!你缺少人手,我可以为你做事!!不要杀我!”

        

布莱尼亚克7号产生更加剧烈的恐惧情绪波动,犹如稚生的婴儿感情,强烈恐惧着刚诞生,又要死亡的情绪。

        

他的黑色眼球,看着骇尔的双瞳的热视线湛亮,流露出深深恐惧死亡的恐惶,慌不择言的乞求。

        

这副样子,简直让骇尔感觉,自己在欺负小孩子。

        

就在骇尔即将要融化掉他的瞬间。

        

布莱尼亚克7号突然就平静下来,脸容上绿色的皮肤皱褶抚平,黑色眼球平静,略带着好奇的注视着骇尔。

        

布莱尼亚克7号在一瞬间就死去了。

        

骇尔欲要射出的热视线停顿,心灵力量感知到布莱尼亚克7号那稚生的剧烈恐惧幼生心灵,一瞬间就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操控他的主体,布莱尼亚克通过7号残余的大脑信息进行连接,接管了他的大脑,看到骇尔。

        

“怎么会失败?”

        

“你比记载中的氪星人还要出色,是独特的氪星人!”

        

布莱尼亚克觊觎地注视着骇尔,在毁灭7号的之时,他就接受7号的记忆,看到7号针对骇尔布置下的所有捕捉行动,并没有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是,骇尔的超常。

        

对于遇上只存在记录中拥有远古氪星时代力量的氪星人,布莱尼亚克那一份见猎心喜的心情,无以言表的激动。

        

现在竟然发现还是一个非常出色的个体,就更加激动了。

        

“氪星人,等我,等我,我一定要拥有你,把你装在罐子里,让你展现活力,让你繁衍,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创造给你,我会给你整片天空,给你整片宇宙,你是我的!你拥有无与伦比的收藏价值!”

        

他此刻看着骇尔,觊觎、贪婪、渴望的神色越加的严重,甚至有一些抓耳挠腮,急不及待的躁动。

        

这个氪星人比他想的还要有价值。

        

真的好想把他装在罐子里,日夜不停的观察。

        

骇尔微眯着眼睛,热视线缓缓的在眼眸中消退,解除天体放大镜,眼部周围暴现的青筋消退,恢复白皙的肌肤,纳米机械从他的体内回到战衣上。

        

“是吗。”

        

骇尔微笑,眯着的眼眸闪烁出冷意。

        

他调动心灵力量,汇聚起来的庞大心灵,直接朝着布莱尼亚克那传讯过来的思绪冲击过去。

        

‘砰砰砰砰砰砰’

        

被他抓着的7号头颅短路,核心损坏,以线路架构的大脑短路,闪出火花,连带着整个基地,都不停的有爆炸声升起,火焰与黑烟中。

        

恒星引擎自动保护程序触发,停下引力坍塌。

        

在外界的剩余的分子无人机,恢复正常大小,停滞在太空中。

        

·····································

        

遥远深空之中。

        

布莱尼亚克驾驶着半径约140022公里的巨大科技星球,在太空中游荡,整个星球金属冷冽,机械造物显然出独特的金属冷美感。

        

星球遍布着超过五十个恒星级引擎,以作整个星球的转向调动。

        

恒星引擎,不过是这庞大星球转个弯的车轮。

        

突然之间,正缓缓在宇宙漫步的星球,一侧处发生了爆炸,两个恒星级引擎当场自毁,星球的一角升起剧烈的引力反应,黑洞开始出现,又被整个星球协调的引力效应扭曲得消失。

        

在星球中心的布莱尼亚克,太阳穴浮现电磁线路的浮凸,绿色的眼皮猛然睁开,露出带着一丝痛苦的黑色眼球,头顶插着的线路并列出电磁反应,烧了起来。

        

他那黑色的眼球在痛苦中感到震惊。

        

“氪星人怎么会有这种力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