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裸睡系列小说&山村乳妇喂奶收乳小说

沉默良久,秋宫月冰冷冷的声音忽然在许诚耳边响起:“这就是你说的另外一部分?”

        

许诚扭头看着她,一脸纯洁无瑕:“这些有问题吗?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哎。”

        

woc,云鸟那个狗东西该不会骗我吧?

        

还是说,他从赐死者里的库藏,就找出这么些玩意?

        

“等等!”

        

许诚忽然反应过来,目光如电:“你怎么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

        

秋宫月尬住了。

        

她总不能说自己有时候修炼之余,喜欢在网上找东西看,然后就找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吧。

        

她张了张嘴,然后飞快吐出一句话:“这些名字一看就不正经,拿过来。”

        

不给许诚继续说下去的机会,秋宫月一把将手机夺过来,在诸多文件中快速翻阅起来。

        

许诚也把脑袋凑过来观看,体质增强后他的视力极佳,在秋宫月快速翻阅中,也能看清楚文件夹的名字。

        

如果这些不是从赐死者的库藏里扒出来的,那云鸟绝对就是一个老司机。

        

文件中包罗万象,几乎什么类型都有,许诚看了一眼体积,足足有几个T那么多,手机的内存根本没法下载。

        

云鸟把这个磁力链接赠送给许诚,恐怕不单单是送他偷偷记录的另外一部分库藏,还将他多年来收集到的各种学习资料送给许诚,让他继续传承下去。

        

只有男人才懂男人,许诚立刻意识到云鸟哪怕重伤垂死也要找到许诚做交易,不愿意多年心血白白浪费的遗愿。

        

一个男人将自己的XP托付给另外一个男人,是何等的看重。

        

他真的,我哭死!

        

许诚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保护这份珍藏。

        

很快,秋宫月就在诸多文件当中找到了一个txt类型的文件,文件名为库藏,选择单独文件下载后打开,里面果然是他偷偷从库藏里记录的另外一部分。

        

秋宫月快速翻看起来,很快动作一顿,目光死死盯着手机。

        

许诚凑过去一看,发现上面写着五个字——密宗清心咒。

        

……

        

当夜幕降临时,荒川文泰对许诚和岩田武之间的纠纷,终于给出结论了。

        

经过调查,是岩田武主动对许诚发起攻击而遭到了反击,所以他的下场属于咎由自取。

        

而许诚因为下手太重,不利团结,所以被罚没全部任务积分。

        

这个结论一公布,立刻在杀手们当中引起了热议。

        

以往,津云真司这个群体和其余杀手发生冲突时,往往都是以他们的获胜而告终。

        

这是第一次,终于有人能够胜过津云真司这个小群体。

        

原本有人还不相信许诚打破了修炼呼吸法的记录,可是看到这个结果后,也不得不相信了。

        

除非许诚是荒川文泰的私生子,否则没理由这么偏袒他。

        

一间没有开灯的房内,隐约坐着十几个人。

        

津云真司位于正中间,背后是星崎雪奈和刺蜂,佐藤真姬没有出现。

        

很多杀手都以为津云真司的小群体就他身边几个人,但这只是明面上做给赐死者看的而已。

        

实际上,津云真司这几年来笼络的人,数量远远超过旁人的估计。

        

房间里这十几个人,有一半是三星级的杀手,剩下的也都是二星级中的佼佼者。

        

他们平时都表现得跟津云真司没有关系,但暗中早就结党营私。

        

这才是津云真司真正的实力,想要成为荒川文泰继任者的真正底气。

        

不过这份底气,在今天却蒙受了阴影。

        

荒川文泰对许诚和岩田武冲突的结论,给津云真司的声望造成了一定的打击,毕竟他下午在温泉山中,在众目睽睽之下,信誓旦旦指责许诚就是偷袭同僚的罪人。

        

而荒川文泰却给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甚至还以岩田武没有死为理由,没有严重处罚许诚,只是罚没了他微不足道的积分。

        

可是岩田武至今昏迷不醒,浑身多处骨折,赐死者的医疗人员说他伤到大脑,大概已经变成植物人醒不过来。

        

荒川文泰维护许诚这个新出现的天才,同时打压一下津云真司如日中天的声望,还放弃了岩田武,算是断了津云真司一条得力手臂。

        

“一举三得,不愧是老牌杀手啊。”

        

津云真司喃喃自语。

        

“喂,真司。”

        

黑暗中,一个三星杀手开口道:“岩田武被杀,难道就这么算了?”

        

另外一个三星杀手插嘴道:“不算了又怎么办?这明显是荒川那个老东西在警告我们吧。”

        

“老东西一直占着位置不退,真的想干掉他。”

        

“哈哈,你去试试看啊,看看谁干掉谁。”

        

众人七嘴八舌的交谈起来,津云真司忽然一抬手,房间内乱七八糟的声音立刻都消失了,由此可见他在这群人当中的威望。

        

他开口道:“今晚的推举会,对我和你们来说都很重要,关系到我们年青一代能不能够掌握权力,至于那个新人,今晚或者明天他肯定会离开,就在半路上解决掉吧。”

        

“这倒是没问题,他一个人再厉害,难道还能对付我们全部?”

        

最先说话的三星杀手嘻嘻笑道:“可是,如果被荒川发现怎么办,你今天跟新人有矛盾,明天那个家伙就死了,肯定会猜到是你。”

        

津云真司淡淡道:“猜到又如何,死掉的天才就不是天才了,继任者除了我,他还能选谁?”

        

众人也觉得这个方法不错,开始讨论行动细节,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如果新月跟他一起走怎么办?”

        

其余人纷纷看向津云真司,这里的人都知道,津云真司对秋宫月是觊觎许久,势在必得。

        

津云真司断定道:“不可能,新月不是那种黏人的女性,一向独来独往。”

        

众人心里几乎同时哂笑一声——听你这话,好像跟她关系多好似的。

        

星崎雪奈一直坐在津云真司的身后,她对脾气暴躁的岩田武没有好感,自然也没兴趣给他报仇。

        

此刻她忽然开口道:“听说今天,那个新人和新月在房间里玩得动静很大哦。”

        

另一个杀手也接口道:“没错,我也听说了,玩得很嗨啊,据说都把床给玩塌了。”

        

众人一起哄笑起来,但笑声渐渐消失,因为津云真司铁青的脸色,在黑暗中也是绿意盎然。

        

尴尬的气氛中,有人转移话题:“对了,那个新人的代号到底叫什么呀,讨论这么久也没人说过。”

        

“我看看。”

        

另一个杀手拿起资料看起来:“他的杀手代号是……爸爸?”

        

马上就有人应声:“哎,儿子,爸爸在这呢。”

        

那人骂道:“混蛋,我不是在叫你,是那个新人的代号就叫这个。”

        

众人一愣,然后齐齐在心里骂一声草。

        

这特么不是凭空占人便宜吗?

        

星崎雪奈笑盈盈看着这群人,心里对许诚的兴趣是越来越浓厚了。

        

人都没出现,光是几个消息,就让这群自命不凡的家伙情绪几度变化。

        

可惜,这些人全部出手的话,就算的荒川文泰也够呛。

        

许诚如果在回去路上被伏击的话,肯定是跑不掉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