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jian漂亮女邻居小说&调教我的妺妺高H性奴

      

另一侧,金发的漂亮孩子也睁开双眼,淡蓝色的灵能光晕在末秋的双眸中闪动。

        

他似乎有些紧张,但还是认真地说道∶【只要资料……只要血肉资料足够准确,适宜的原材料足够适合,我就能为‘哥哥制造出真正的肉体】

        

【我,我也可以】

        

琳达也轻轻地说道,这个小女孩的头顶带着一颗水晶颅骨,紫红色的光芒在她漂亮的双眸中流转∶【我可以帮助伊拉哥哥定锚一_一我能活化水晶颅骨的力量,将我们的灵魂和记忆融合,化作回声‘,与哥哥合为一体】【合为一体!】【合为一体!】

        

孩子们都欢呼起来,他们的目光明亮,仿佛为这样的结局感到无比的喜悦和开怀。与之相对是莱安男爵更加苍白的面孔。

        

暴雨夹杂着闪电划破拜森山脉的顶端,淡紫色的闪电劈落在孤焰峰的峰顶,另一团宛若火焰的电光持久不断地在山巅燃烧。这个男人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而等他竭尽全力令自己开口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无比的后悔。以及轻松。"孩子们。"他说∶"假如你们不愿意。""现在就是最后一次放弃的机会。"

        

说出这句话后,莱安男爵简直就想给自己一拳,这简直就是放弃他多年来的艰辛努力,但此刻他却又觉得无比畅快。这种矛盾无比的心情令他既想杀了自己,

        

又觉得自己虚伪到了可悲可憎的地步。

        

所以,他反而可以笑起来,笑着对自己眼前的孩子们道∶"只要你们想要放弃这个计划,我就去自首。""然后,你们就还能活下去。"所有的孩子头抬起头,看向了自己的爸爸‘与父亲。三对闪耀着光芒的眼睛凝视着男人。

        

强大的灵能波动冲击交汇几乎是瞬间就令莱安男爵这个第二能级都流出鼻血,身形剧烈地摇晃。这固然是因为他没有做任何抵挡的原因,但也足以证明三个孩子的灵能是多么强大。【对,对不起,爸爸,我不想伤害你.……】

        

察觉到这点,孩子们都慌乱了起来,伊拉伸出手,按在培养仓的水晶壁上,似乎是想要帮莱安男爵擦去鼻中流出的血迹。

        

他不安道∶【但是爸爸,你为什么要我们放弃……不是说好了吗】【我们将会在今天一同死去……】

        

他说着,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我们将会成为哥哥的记忆,哥哥的肉体以及哥哥的灵魂………】【然后,,一起成为爸爸你真正的孩子!】

        

男孩的声音带着欢欣的曲调,近乎于一首歌,而末秋与琳达也笑着附和∶【是呀,是呀,这就是我们的愿望!】一阵阵强大的灵能波动在雨水中闪烁,令周边的雨幕都染上光芒。那是独属于孩子,极端不稳定,脆弱却也异常强大的灵能。而随着这些灵能的汇聚,中央的培养仓中,

        

那因众人的思念与向往凝聚出来的灵体,也不禁为之欢欣鼓舞。

        

棕发的男孩朗声陈述∶【我不想继续作为伊拉活下去】金发的男孩喃喃自语∶∶【我也不想作为末秋活下去】蓝发的女孩轻声念诵∶【我,我也不想,作为琳达活下去】

        

三人齐声道∶【父亲,如果我们不是你的孩子,我们为什么要活下去】就连雨水都被强大的灵能扭曲,歪斜地环绕整个营地旋转,释放出异色的光。"我明白了。

        

此时此刻,莱安男爵握紧了自己的右拳。

        

他的脸上再一次恢复血色,流露出一种有些病态,疯狂,但却决绝无比的神情∶"那么。"蓝色的双眸环视四个培养仓,他认真地邀请∶"孩子们。""今日…就成为我真正的孩子吧!"所有孩子们欢呼。【如我们所愿,父亲】嗡啥一

        

三个培养仓的中心,那个最为浑浊,有着最多培养基质,放置有男爵之手与幽蓝色灵体的培养仓,突然光芒大放。

        

在来自于末秋的蓝色的灵能光辉下,男爵的手臂突然开始剧烈地增生,变形,而断臂手中紧握的一个瓶子中,保存完好的鲜血也从中溢出,与灵体和手臂混合在一起。一_-一父亲的骨,母亲的血。一_一兄弟的心魂,姐妹的思念。一_一不曾消逝的亡魂,将归还于世间!

        

紫红色与金橙色的光芒交相映辉,明亮的霞光照彻了周围的峡谷,甚至直抵天穹上的雨云。轰隆!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照彻孤焰峰周边的同时,也拉长了山谷彼端,另一个全新来客的影子。

        

莱安男爵立刻转过头,看向彼端的不速之客。

        

银色的炼金师铠甲静静地站在那里,,骑士屹立于狂风暴雨与雷霆的照耀下,水色的双眸与男爵蓝色的双目遥遥对视。骧雨如幕,山谷之上电闪雷鸣,但却没有一道雷霆可以落在这凹陷在山峦间的山谷。

        

唯有光芒闪动,照彻雨水击打在地面时溅射而出的浅浅水雾,以及在天穹顶端缓缓蠕动的阴灰色雨云。孤焰峰周边的山谷地质相当坚固,或者说,

        

不坚固的部分早就在六年前崩溃,变成滑落的山体与一旁堰塞湖的根基,如今剩下来的,自然就是最为坚固的骨架结构。低矮的灌木被坚的铁皮骑士靴采踏在下,少年悄无声地来到这片沉默的谷地。

        

"你来了,,先知……亦或是说,先知的继承者无法被琳达操控须臾之颅窥探的灵能者。"

        

独臂的贵族缓缓转过身,他背靠着正在闪烁霞光的培养仓,缓慢地说着∶我就知道你会来一_一就像是你也知道,我肯定早就做好你会来的准备。"

        

"我不在这里说什么这一切与你并没有什么关系的谎话。伊恩,你背后的秘密说不定比我的还大,我既然知道你的秘密,就注定会有一战。""

        

"但我还是要说。"

        

莱安男爵深蓝色的眸光闪动着不知名的情绪∶"你真的要和我战斗吗骑士"

        

"不是因为先知,也不是我要与你战斗。"对于这种无趣的询问,年轻骑士的回答是向前踏出一步。在男爵冰冷的目光注视下,他的语气平静∶"莱安男爵,我来到这里,只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

        

"有关于一个可惜又怜的男人的问题。‘

        

"六年前,因为大风暴和山体滑板,一个男人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与孩子。悲痛欲绝的他本想要就此放弃自己的生命,却在陪伴自己长大的老管家的鼓励下振作起来…但方法却是残害他人的邪恶行径。"

        

"在神秘的援助者帮助下,他逐渐收集齐了三个可以帮助他复活自己亲子的灵能孩童,

        

这些孩童有着异常的精神与癖好,甚至堪称残忍。被折磨的痕迹残留在他们的灵魂中,令他们得到力量,却也因痛苦而不得解脱。""男人原本只是将他们视作工具,但或许是因为满溢的感情无处释放,也是因为发自内

        

心地同情对方,他最终还是将这些悲惨的孩子视作自己真正的孩子对待,倾尽真心地教育,关爱。"

        

骑士继续向前迈步,他一步一步地靠近沉默的莱安男爵∶"而这些从未接触过善意与爱的可怜孩子,也因此将这个男人视作自己不曾拥有过的父亲。"

        

"他们心中真正的父亲。"

        

"他们就像是一家人一样生活,老管事也满怀喜悦地照顾自己的老爷和少爷小姐,在爱的感化下,异常的孩子们或许可以恢复正常,,事情本应如此。"

        

"如果就此结束,或许不失为一个好结局。"

        

少年的目光凌厉如剑,但与他对视的那个男人目光却深沉如渊。聆听着这个问题,莱安男爵的眸子愈发黯淡,亦或是说,愈发深邃漆黑。看不出悲痛,看不出后悔,看不出漠然,看不出残虐。只有一片死寂。询问还未结束。

        

所以,伴随着风雷与滂沱大雨,骑士的声音响彻山谷∶"只是,或许是因为神秘援助者的要求,亦或是他仍然不愿意放弃复活亲子的愿望,男人已经停不下来了。"

        

"为了继续试验,为了继续维持孩子们异常但却强大的灵能,他杀戮着无辜的普通人,将他们的尸骨作为实验的原材料,,作为自己孩子扭曲思维的消耗品,从数年前开始,直至如今,牺牲者已然数不胜数。"而现在。

        

骑士距离男爵已经只剩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他的声音突然低沉下来∶"这个男人的计划已经快要完成。"

        

"无论过程罪恶与否,现在的他,想要用他最爱的三个孩子,也是最爱他的三个孩子作为原材料,去复活自己的早已死去,甚至面容都不知道应该是什么样的亲子‘。"

        

话至此处,伊恩轻声道"问题来了,男爵。"

        

"可憎又怜的男人还应该继续下去,继续这充满罪恶与痛苦,让他自己都无法忍受的行径吗"沉默开始蔓延。无声的寂静充斥整个山谷。

        

直到又一道闪电劈落,令淡紫色的辉光照亮了两人的影子。光影交错间,莱安男爵已经抬起手,按在了腰间的武器柄上。【他当然会继续。】

        

就在此时,男人的声音变得空洞而悠远,宛如孩童一般的和声出现在他低沉的语调之后∶【他知道自己充满罪恶,不容宽恕,故而将会一意孤行,绝不回首】

        

灵能的光辉出现在这位独臂的贵族周身,一道道光芒汇聚,将周围的雨水与泥浆混合,化作一条坚固又灵巧的灵能手臂,安置在其左臂位置。

        

莱安男爵与伊恩对视,,语气甚至带上了发自内心的真诚∶【所以男人不会辩解,亦不会躲藏】【邪恶的领主甚至恳请骑士来打倒他】

        

【骑士!】他陡然抬高音调,宛若怒吼∶【如果你真的想要打倒他的话,那我就恳请你一定要办到,绝对不要手下留情!】【但如果你办不到一_一那个男人就会继续做下去!】

        

"即便十恶不赦"同样握紧剑柄,伊恩轻声询问∶"即便你注定后悔"而莱安男爵终于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即便十恶不赦北】【即便我注定后悔】"很好。

        

得到了不想要听到,却又知道这才是唯一可能的答案。

        

所以,骑士将手按在剑柄之上∶"那么,我现在要纠正你一个错误。""从来不是我要与你战斗,阻拦你去做什么事。""而是你要来阻拦我去达成我的目的。"周身滂沱的暴雨突然停滞,宛若时光静止。

        

纷乱的雨滴被一股莫名的冰寒冻结,,而后又被一股力量凝固在原地。

        

闪电划破天地,明亮的光芒穿透这些凝滞在半空中的雨线冰晶,令它们交相辉映,耀如星辰。位于冰晶的星辰环绕中,伊恩举起剑,寒光长剑在黑暗中倒映着雷霆不息的光辉。第二能级的冰赛水系源质,也因此展现在敌人惊愕又恍然的目光中。

        

剑锋对准了眼前的男人,停滞的星辰开始转动,在天地间勾勒出一条条闪亮的银链。他低声轻语∶"男爵。""想好怎么阻拦我了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