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揉呀内裤湿透了&受被攻按着放玉势

       

聋老太太脸上的慌张肉眼可见,就跟那个偷西瓜被人家瓜主人抓到了似的,一脸震惊。

        

她现在就一个想法,这么隐秘的事情,为什么何雨水知道了。

        

要知道聋老太太在做这件事的过程中,就连易中海与傻柱都没有告知,自始至终都是聋老太太一人操作。

        

难不成真的因为死过一次。

        

顿悟了?

        

“你一定很困惑,为什么你从没有跟人说过的秘密却被我何雨水给知道了,或许你不信,昨天晚上我在上面挂了三十分钟,居然神奇般的看到了今后我们四合院发生的事情,主要是发生在我傻哥身上的事情。”

        

“傻柱子他怎么了?”

        

何雨水依着剧情,缓缓的把傻柱的过往经历给说了一遍。

        

“我傻哥把你送走后,你把房子给了我傻哥,但我傻哥因被秦淮茹和易中海两人联手算计,他与秦淮茹结婚后,秦淮茹没有给他生下一男半女,最终您这间房子成了棒梗结婚的婚房,我和我傻哥的房子,一间归了小铛,一间归了槐花。”

        

“傻柱子住哪?”

        

“我傻哥被逼着与贾张氏住一屋,秦淮茹对外宣称,说我傻哥将贾张氏当亲娘照顾,担心贾张氏年纪大,主动搬到贾张氏那屋照顾贾张氏去了,是不是挺可悲的?”

        

聋老太太真是气坏了。

        

脑袋上青筋爆显。

        

对何雨水说的话深信不疑。

        

傻柱根本不是易中海、秦淮茹两人的对手,真要是中了两人的计策,与秦淮茹结婚,傻柱十有八9就是何雨水刚才说的那种下场。

        

房子被霸占不说。

        

自己还的找房子住。

        

“其实这还不是最可悲的事情,最可悲的事情您知道是什么吗?是易中海两口子实现了他们的期望,我傻哥给他们养老,把他们送走,可是当我傻哥身体出现毛病,不能挣钱,不能养家的时候,秦淮茹却拿出了她与我傻哥的离婚证,把我傻哥赶出了四合院,最终我傻哥冻饿而死的死在街头。”

        

聋老太太身体晃荡了几下。

        

估摸着是着急了。

        

扭头朝着何雨水喃喃了一句。

        

“秦淮茹她怎么会这样?傻柱子待她不薄啊,怎么能因傻柱子不能干活就把傻柱子给赶出去,让傻柱子冻饿而死在街头,我老太太这就去找她去。”

        

咋咋呼呼就要去抽秦淮茹的聋老太太,气愤扭头的过程中,意外的治好了她的歪脖子。

        

何雨水也纳了闷。

        

喜提歪脖聋老太太不到一个小时,聋老太太自己治疗好了自己的歪脖子,这一招与刘德华打麻将电影中的某一情节很像。

        

“老太太,别着急,你听我说完在急也不迟,我傻哥冻饿而死后,是许大茂帮着收的尸,许大茂还特意找到了秦淮茹、棒梗他们,说我傻哥死了,秦淮茹和棒梗一家人连花圈都没买一个,真是讥讽,一辈子的对头,却是这个对头帮着收尸,你说可笑不可笑。”

        

聋老太太又愣神了。

        

何雨水说的真相简直冲击着聋老太太的三观。

        

吸血傻柱一辈子的贾家把傻柱赶出去,让傻柱活生生冻饿而死。

        

与傻柱斗了一辈子的许大茂,最终却成了帮傻柱收尸的人。

        

“雨水,你说的是真的嘛?”

        

“我都死过一次的人了,我还有必要说假话吗?”

        

“我想你没有必要骗我,那傻柱子一辈子就绝户了,我的房子,还有你们何家的房子都姓了贾?”

        

聋老太太的声音都在泛着十二分颤抖。

        

之所以看秦淮茹不顺眼,时不时的提醒傻柱不要老跟秦淮茹这个寡妇搅和在一块,要注意个人影响。

        

其本质不就是看破了秦淮茹伪善面具背后的真相,知道傻柱与秦淮茹结合对傻柱而言,除了绝户被吸血之外在没有别的好处。

        

计划赶不上变化。

        

盘算来。

        

算计去。

        

她聋老太太还是没有算计过秦淮茹。

        

房子姓了贾。

        

票子姓了贾。

        

还绝户。

        

“中海他造孽呀。”

        

聋老太太气的用拐杖狠狠的戳着地面。

        

可不是在装。

        

何雨水感受到了聋老太太发自肺腑的对易中海的怨恨。

        

“老太太,这也是我何雨水纵然你千般看我不顺眼,我却不会怪你的原因,因为你老太太的缘故,我傻哥并没有绝户,他是在娄晓娥跟许大茂离婚后。”

        

“你说娄晓娥跟许大茂离婚了?”

        

“老太太您的计策建功了一半,剩下的另一半托秦淮茹的福,你撮合了娄晓娥与我傻哥,娄晓娥为我傻哥生下了一个男孩,名字叫做何晓,十多年后回来找我傻哥,你猜猜易中海是怎么说的?怎么做的?”

        

聋老太太尽可能的往坏处想,脸色愈发的难看。

        

“对,就跟您心里想的那样,易中海担心我傻哥会跟着娄晓娥一家团聚,他养老事业泡汤,便伙同一直没有跟我傻哥领结婚证的秦淮茹轮番给我傻哥设套,易中海说秦淮茹不错,说生育恩情大于养育恩情,说棒梗他们会给我傻哥养老,让我傻哥别去见娄晓娥和他的亲生儿子。”

        

“秦淮茹是怎么做的?”

        

“以退为进,秦淮茹一边说要跟我傻哥领结婚证,一边又说这么些年拖着我傻哥,挺对不起我傻哥的,让我傻哥跟娄晓娥一家团聚。”

        

“这个毒妇,我老太太刚才打的少了。”

        

“因为老太太你,我傻哥有了儿子,也因为老太太你,我们何家才避免了绝户,我承你老太太这个情。”

        

何雨水并没有隐瞒自己对聋老太太的看法。

        

恩威并施。

        

前面是威胁。

        

现在就是利诱。

        

聋老太太跟易中海一样,都是揪心这个养老问题。

        

“老太太,你无儿无女,我何雨水当着你的面跟你保证,你做的那些事情我何雨水全都当了一个没看到,不过你的听我的话!”

        

言语里面的那个意思。

        

聋老太太你算计许大茂,你继续算计去,你想破坏娄晓娥与许大茂的婚姻,你继续破坏,你想让娄晓娥嫁给傻柱,你随意,我何雨水全程不反对。

        

前提是你要听话!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