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忍住给男闺蜜口了&富婆榨精h文

        

小女孩祈祷着不被发现,但并没有生效。

        

御夜等人,还是进了破庙。

        

庙内坍塌后,只剩下这不大的一间栖身。

        

不过仅剩半数的天花板,以及三面半的墙壁,栖身也只是勉强。

        

这种环境,小女孩无处藏身。

        

三人进门后,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她身上。

        

女孩四五岁的年龄,浅蓝紫色短发,面容精致,皮肤白皙。

        

衣着朴素,但比寻常逃荒者体面。

        

不似常年疾苦家庭出生,不过白眼没有在附近找到其他人,或许是家庭突遭变故流浪的。

        

陌生人打量的目光,让小女孩刺痛。

        

她颤抖着身体,手里紧紧抱着一块磨尖了的石头,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显得胆怯。 

        

然而御夜等人只是确认一番,不是伪装后,就自顾到另一边墙角生火休息。

        

温暖的火焰,驱散寒冷和潮湿。

        

御夜偶尔余光划过小女孩,微微皱眉。

        

动漫和真人,是有一定差别的。

        

但御夜早就习惯这种差别,所以看到小女孩莫名眼熟后……

        

雨之国,失去家人,从小流浪,浅蓝紫色短发——倒是和眼前的小女孩很契合。

        

原著晓组织的天使,小南?

        

算算年龄,如果是她的话,这个时期还没碰到另外两个男孩。

        

“御夜君?”

        

鞍马齐月拿着烤蛇肉在他眼前晃了晃,眼神鄙夷。

        

别人发现不了,但她看一眼就知道御夜的心思在哪。

        

这家伙,难道是个隐藏的萝莉控?

        

御夜显然知道齐月在想什么,给了个白眼,未作解释。

        

手里的蛇肉是路上猎的。

        

乱世中的普通人很无力,但忍者不是普通人。

        

哪怕他们现在带伤。

        

三人分吃了点,体力和查克拉消耗许多的老牛日差躺下就着。

        

御夜和齐月休息的够久,现在反倒没有困意。

        

至于疑似小南的小女孩……

        

御夜只是好奇猜测,并不打算主动接触。

        

真是小南的话,她未来的命运是继续流浪,直到碰见长门,弥彦。

        

相互扶持后,在战争结束被自来也收为弟子。

        

之后为和平奔走,参与创建晓组织,一系列的遭遇后,成功成为对世界和平威胁最大的组织。

        

御夜此前在计算。

        

若是改变小南这个点,是否合算。

        

好处是对世界和平做点小贡献?

        

亦或者在木叶之外多个盟友?

        

这些不确定。

        

代价同样不确定,若是命运足够坚定,再让小南遇到长门、弥彦,有几率被隐藏的宇智波斑注意到。

        

……顺其自然吧。

        

……

        

小南紧张许久,没见那三人有异常动作。

        

松了口气后,发现自己握着石匕的手已经脱力。

        

她曲腿,用膝盖“扶住”双手,不敢露怯。

        

眸光时不时瞥过那堆火焰,和火焰上的烤蛇肉。

        

但最后倔强地避开目光,抱着膝盖不让别人看到她不自主吞咽的动作。

        

篝火时不时传来噼啪的动静。

        

小南眸子倒影火光,恍惚又看到那天晚上。

        

就在三天前,她失去了家。

        

父亲母亲,死在木叶和砂隐村的突袭下。

        

作为忍者的家属,小南并没有被雨隐村继续收留,一夜醒来,家徒四壁。

        

甚至连居住的资格,都被人剥夺。

        

可笑至今不知谁的手笔,哪个忍者所为。

        

忍界半神山椒鱼半藏的威望是很高,但距离普通忍者太远,照耀不到。

        

雨隐村的忍者素质,本就良莠不齐,想要理论都没处去。

        

从那晚之后,小南开始流浪。

        

跟着出逃的忍者家属,跟着逃荒者。

        

短短几天,抢劫、夺食、诱拐,几乎都见遍了。

        

后来干脆远离人群,在此落脚。

        

没想到还没睡下,就来了人。

        

小南想走,但现在外面雨越来越大,而且,她也不知道还能走到哪去。

        

她警惕着外人,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再度被推开。

        

夜色下,十多个人涌了进来。

        

审视的目光,再度让小南蜷缩起身子。

        

而后,这群人分作三拨各自坐了下来。

        

有人打量着早已熄火,闭目休息的三个小鬼,有人时不时扫上小南一眼。

        

有人生起了篝火,抱团取暖。

        

嘀嘀咕咕的埋怨声越来越大,有人默默哭泣,有人滔滔不绝述说着糟糕的生活。

        

“苟日的火之国,搅得人不得安宁。”

        

“呵,我们大名也不是好东西,要不是今年又加税,日子过不下去……”

        

“现在外面都在传,木叶都打到我们家里了,也不知道雨隐村会不会出手。”

        

“出个屁,别看木叶不是个东西,但实力确实摆在那里,我看,这雨之国要到头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木叶居然这么残暴,亏我父亲以前还专门去木叶委托过任务,现在,他们害得我连家都没了……”

        

小南听到这里,默默低下头。

        

共同的仇恨,让她此前的戒备有所松懈。

        

等到众人渐渐也歇了,小南面前出现一只手。

        

“小姑娘这么久爸爸妈妈还没回来?先吃点垫垫肚子吧。”

        

那人递过半张油乎乎的面饼。

        

小南咽了咽口水,拒绝道:“我,我不饿。”

        

那人也不勉强,坐在她旁边,叹息道:“哎,都是苦命人啊。别看我现在这样,以前我可是雨隐村的,只可惜没能成为忍者,不能为死去的朋友们报仇……”

        

听到雨隐村,小南这才抬头看了这人一眼。

        

那人顺势将手里的油饼递过去,眼神清澈道:“行了,别拒绝,也别让人发现。吃吧,吃饱了,活下去就是对父母最好的报答。”

        

年幼的小南没抵过,攥着油饼,呜咽不已。

        

那人笑容不减,耐心等待。

        

……

        

另一边角落里。

        

御夜三人默默注视着这群逃荒者。

        

他们进门的时候,连日差都清醒过来。

        

警惕,是忍者的必修课。

        

听到这群人声讨木叶时,日差双拳紧握,最后蓦然叹息。

        

这次任务后,他和木叶之间,仿佛有了裂痕。

        

沉默很久后,三人注意到逃荒者中有人悄悄起身,于黑暗中注视着他的背影。

        

结果就看到眼前的一幕。

        

眼见那小女孩慢慢吃掉油饼,鞍马齐月拉了拉御夜的袖子,示意这人有问题。

        

御夜如何不知?

        

那人进门后目光就常常瞄向小女孩。

        

和人声讨的时候,几次三番用不同说法试探,然后观察小女孩的神色。

        

就是标准的江湖骗子手段。

        

从小女孩衣着、皮肤、气质,都能看出她不是最底层的平民。

        

再用言语不经意间确认对方是雨隐村的,确认对方爸爸妈妈不在身边,再博取共鸣……

        

四五岁的小女孩,再警惕也只是小孩。

        

骗起来并不难。

        

这样的人,现在主动送上珍贵的食物,自然不会是什么正经食物。

        

御夜静静看着,思忖着。

        

假设这女孩是小南的话。

        

他无法确定眼前一幕,是他蝴蝶翅膀扇动带来的。

        

还是她本身就有这一遭,只是化险为夷,成了她童年悲惨的某一幕。

        

齐月不知御夜心中所想,见他没反应,便闭目休息了。

        

他们不是圣人,类似的场景在路上也看到过。

        

他们也不会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去为敌国平民出手。

        

齐月之所以提醒,只是因为看出御夜暗中关注那女孩。

        

所以管,还是不管,都是御夜做决定。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