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坏蛋美妇怀了我的种/下面又紧又嫩

      

小安用一幅又嫌弃又好奇的眼神看向所长鬼,所长一只手抱着头,看着小安的表情赶紧用另外一只手赶紧来回摆动“不是不是……我没有!”

        

小安一声冷笑“我还没说是什么呢,你就急着否认?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什么?”

        

所长鬼魂说道“你的表情就已经说明一切了,还用猜?”

        

小安笑了笑“行吧,所以她的舌头呢?你怎么处理了?”

        

所长鬼叹了口气“哎……其实她当时根本就没有死……我那天也不知道怎么的,就……”

        

小安“别吞吞吐吐的,说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

        

所长鬼说道“那天是我刚刚上任,初来乍到的我就说带新同事一起吃个饭联络一下感情,我其实平常很少喝酒,那天高兴我就多喝了几杯,也不是白酒,就是啤酒,真不会影响我的判断,当然我知道喝了酒就绝对不能开车,我不是说我没错,我只是觉得那天的事儿有点奇怪……”原来所长当天的确是喝了一点酒,但是只有几杯啤酒而已,而且吃饭的地方距离自己的宿舍也只有几分钟的车程,又是大半夜的,于是所长就决定自己开车回去,当时张浩还说要开车送所长,但是所长拒绝了。

        

所长开着车往宿舍走,在半路上所长突然就感觉心情憋闷,心中一股怒意莫名升腾,不明白为什么的所长不由自主的就将油门踩到了底!于此同时,咣当一声!撞到了什么东西。

        

所长赶紧下车查看,发现一个女孩儿被卷入了车底,所长当时吓坏了,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张浩刚好路过,所长赶紧强壮镇定,让张浩先走了,张浩一走,所长立刻就将女子拉了出来,所长发现,女子虽然昏迷,但是伤势并不是很重,心下稍安,本想将女子抱上车送到医院的所长却不由自主的将女子背到了一旁正在填土的地基旁,此时女子也有了苏醒的迹象,所长不知为何不受控制的一把抱住了女子的头,双手用力一扭!脖子便断掉了,在扭断脖子的时候,女子因为晕厥舌头吐了出来,于是舌头便被迫咬断了。

        

小安“等等,你是说你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是你不受控制是么?”

        

所长想点头,但是无奈头身分离,只能说道“对!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感觉就像是被什么人控制了似的,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车上了,满手的沙子和血,我吓坏了,就赶紧回到了宿舍。”

        

小安“后来女子的家人没有来报案吗?”

        

所长“报案了,但是我弄了点假线索,让她的家人认为她离开了小镇,当时小镇开发的不好,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呆在小镇,但是家里又不同意年轻人外出打工,所以有很多人都背着家里人外出,这事儿也就被压下来了。”

        

银衣女鬼回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所长鬼的脖子上,发现头被抱着,有反手对着所长怀里自己的脑袋一个巴掌说道“都是借口!”所长也无言以对“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也没想狡辩……”

        

此时小安却眉头紧皱,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二鬼从望乡台下来,小安继续带着二鬼前往了,恶狗村,金鸡岭,野鬼村最后达到了迷魂殿,此时红屠红灭二鬼早早的就恭候小安了,小安将事情的大概经过跟二鬼讲了一遍,红屠说道“少主放心,十殿阎罗自然会公正审判的!”

        

小安点头“行,那我就先走了!”说罢消失在了迷魂殿前。

        

小安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一睁眼就看到刀巴在画什么东西,小安问道“干嘛呢?”

        

刀巴回头看了一眼小安“你醒了呀,正好,你来看看!”

        

小安来到刀巴旁边,刀巴面前桌子上是一张井河镇的地图小安问道“地图?怎么了?”

        

刀巴“我感觉这里不对劲……”此时张浩手里拿着一张白纸赶来了,远远看到小安“哎呀?赵督查你醒啦!”小安点头,说罢张浩将手中的白纸和笔递给刀巴,刀巴将白纸垫在地图上方,开始画起来。

        

张浩问道“这……”说罢看向小安,小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只能一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

        

很快,刀巴画完说道“果然是这样!”

        

小安赶紧看去,这才发现刀巴在地图上画出了三个阵图,三个阵图之间还有联系,就像是三个齿轮似的,小安看着阵图问道“这是什么?”

        

刀巴此时兴奋异常,也没避讳张浩说道“这是一套功能齐备的阵链!”

        

小安看了看图纸“阵链?怎么这么复杂?”

        

刀巴“你看啊!这三个阵法分别有不同的作用,咱们所在的这个玻璃厂在这里的阵法看上去像是一个阵眼!”

        

小安“阵眼不该在最中间吗?”

        

刀巴“不,那是普通的阵,这个阵更复杂,也更精密!你可以把这个阵法想象成一个机械联动设备!”说罢指了指玻璃厂“这里是阵眼,也可以理解为这里是启动阵眼的钥匙!”说罢又指了指教堂以及周围的路“这里是教堂的那个五芒星阵,也可以理解为能源储备也就是油箱!说罢又指向最后一个阵图,这里就是目标所在!这三个阵图的作用就是吧教堂五芒星阵图的力量传送到这个点,而这个点正好就是……”说罢刀巴将白纸扯掉,露出了下面的地图“咱们要去的地方!”刀巴手指的地方赫然就是创世基石的所在!

        

小安“我去……”但很快小安就露出了一脸不解“但是这么大费周章的吧五芒星阵的力量传送到基石里有什么用呢?”

        

刀巴“这就得去看看才能知道了!”

        

小安突然想起了那座石门,眉头一皱“吸……难道!”说罢抓住刀巴的胳膊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玻璃厂,张浩正一脸正经的听这呢,二人突然凭空消失!张浩被吓了一跳“卧槽?”

        

甬道入口,安巴二人突然出现,小安对刀巴说“这么说石门里就是事情的真相……”小安的话突然停住了。

        

刀巴也是眉头紧锁的看着甬道尽头的空洞说道“卧槽……原来这里面这么漂亮呀!”

        

此时甬道内的盆地里被神像照的是犹如白昼,但是小安刚才离开的时候盆地里还是空无一物,此时却长满了青草和鲜花,就差再有几只蝴蝶飞舞了!这和自己刚刚看到的场景完全不同!

        

黑龙和静儿此时也钻出了小安的身体惊叹道“什么情况!”

        

刀巴想上前查看,但还是被龙气挡在了外面,黑龙说道“走!进去看看!”说罢黑龙一马当先,刀巴静儿小安紧随其后,几人一边往里走,一边观察这盆地内的场景,虽然有暴走的龙气,但是这些花草长得却十分的好!小安说道“难道是神像的作用?”

        

刀巴“什么神像的作用?”

        

静儿“我们刚到这里的时候这里什么都没有啊?这才出去多一会儿啊?就变成这幅样子了!”

        

刀巴“啊?你是说十几分钟这里就变成草原了?难道神像真的这么神奇?”

        

黑龙“不会的,神像里充满了阴气,怎么会让这里变得生机勃勃呢?一定不是因为神像!”

        

很快,几人走到了中间的石门处,而此时石门已经关上了,小安立刻戒备了起来“小心!有人来过!”

        

刀巴瞬间火焰大刀握在手中警惕的看着四周,黑龙化为龙鳞棍来到小安手里,静儿也钻回了小安体内,小安说道“我走的时候我记得!我根本没有关上石门!”

        

刀巴“这旁边龙气这么暴躁,谁能进来?难道是黑魔兽王的人?”

        

黑龙“不可能!黑魔兽王身边要是有能进来的人还用等到现在?早就进来了!”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非常阴柔的男声响了起来“你们是……什么人?”

        

安巴二人立刻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警戒起来!只见一个身白衣,留着一头飘逸长发的瘦高身影子出现了,而男子的五官却看不清,好像被一层雾气笼罩似的“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声音也很是奇怪,时男时女时老时少,时儿粗矿,时儿尖细,时儿有力,时儿疲软!就好像很多人在交替说话似的。

        

刀巴眉头紧锁“我们还没问你呢!你是什么人?”

        

白衣身影说话了“我?我不是人……”

        

小安也是眉头紧皱的看向白衣身影“你难道是鬼?”

        

白衣身影继续摇头“我的存在是你们人类无法理解的,与其纠结我存在,不如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

        

小安“我们是地府缚灵使者!”

        

白衣身影叹了口气“地府……,管理人类生死的地方,这么说是你们在一直坚持不懈的救本座出来的咯?”

        

刀巴一脸疑惑“救你?”

        

白衣身影“我被关在这里无数的岁月,一直没能出来,直到感觉到有什么力量在注入我的体内,虽然力量非常稀薄,但是只要力量源源不断的注入我的体内,我就总有机会出来!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你们竟然直接救我出来了。”

        

小安一头雾水“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人!既然我们救了你,你总得告诉我们你是谁吧?我们人类有句话,叫知恩图报!我们不要求你报答,但是至少告诉我们你是谁吧?”说罢指了指周围的草原“还有这些草,是你的杰作吗?”

        

白衣身影说道“的确是我所为,我所在之处必定生机勃勃,所以我出来后这里长满青草也是必然的嘛,至于我是谁……不知你们是否听说过,因为我已经被关在这里好久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