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熟睡侵犯她h文/小坏蛋用力别停再深点

虽然沈平康说讲道已经结束,众人可以散了,但大多数人还是徘徊不去,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没想到成仙路的真相是这样的!”

        

“唉!看来所有人都错了,本还以为这一世会仙路大开,举世成仙呢,可没想到连天尊古皇大帝们都打不进去!”

        

“罢了!我们这样的修士还是不要奢望成仙了,成仙不是我们能想的!”

        

“也是!我们还是好好的修行,寻一些延寿之物,能多活几年也就罢了!成仙,一场迷梦而已!”

        

“道友,天尊讲道结束了,接下来可要一起离开?”

        

“不!我不想就此离开!我想要留在这里,离天尊近一些,或许哪一天天尊又来了兴致,给我们讲道呢?天尊讲道可不能错过,这三月我就大有收获,想来闭关一番就要突破了!”

        

“哦?说的也是!如此也罢!我和道友一起留下吧!”

        

议论一番,许久,这山上山下的人终是慢慢散去了,有人打算留在这颗荒芜的星辰,想离沈平康这位长生天尊近一些,说不得还能得到什么指点的机缘。

        

可也有人,已是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就比如那太初古矿、葬天岛、神墟等混进来的人,讲道一结束,沈平康一宣布散了,他们一个个就几乎不怎么停留的离开了这里,急切的返回北斗各禁区,要将成仙路的真相禀报上去。

        

不过,仙陵、地府的人倒是默默留了下来,跟着那些同样选择留下来的人在山下扎根,想要等过几天再上山求见。 

        

这时,叶凡看向身边的姬子和圣皇子等人,叹道:“你们怎么看?”

        

姬子只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无话可说。

        

圣皇子倒是沉默半晌,皱眉颇为不解道:“这位天尊为何要如此行事,把成仙路的真相公之于众,连禁区的人都一点不避讳,直言相告?他这是有什么目的?这事情有点反常,很奇怪!”

        

他这么一说,叶凡和姬子也是神情凝重了起来,各自沉吟一番,就都是点了点头,赞同他的看法,确实,这事情是有些奇怪反常。

        

按理来说,这成仙路上到底有什么,就是对于天尊古皇大帝来说,都是秘闻,就是天尊古皇大帝也不应该宣扬的人尽皆知啊,这位天尊难道就真的这么大公无私?愿意分享这种秘闻于世人?

        

叶凡思索了许久,摇了摇头叹道:“不知!这位天尊心思确实难测,不知他为何要这样做了!但他既然这样做了,那确实是有他的目的所在!”

        

姬子则苦笑道:“成仙啊!那还不是我们现在所能想的,我们现在还是踏踏实实修行我们的吧!”

        

叶凡笑道:“这倒也是!如今讲道结束了,我们也该离开了!走吧,一起走!去天庭和大家一起聚一聚!”

        

圣皇子倒是点头笑着应了,不过姬子却是犹豫了一瞬,抬头看向那山顶上的黄帝,想上前一见,可又不知上前一见之后该说些什么,神情复杂难言。

        

叶凡见了,就是心中了然,道:“你要是想去见一见那位前辈,那就去吧,不然等今日各自离开,又不知道哪一年才能再见了,徒留遗憾!”

        

姬子闻言,还是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苦笑道:“算了!他终究不是我父亲,躯是神非!见了他,我又能说什么呢?”

        

叶凡轻叹了一口气,也无话可说,只能拍了拍他肩膀,以作安慰。

        

然后,三人汇合黑皇、姜太虚、疯老人等人也没再多留,就一起离开了这里。

        

而与此同时,那山顶上的六位将成道者,却也是思索了许久,这才各自有了动作。

        

神农和黄帝都是起了身,那神农就笑道:“成仙,终究只是一场迷梦!我不求成仙,就先走一步了!”

        

黄帝也没再多说什么,向老子、释迦牟尼二人点了点头,也随着神农一起消失在山顶。

        

那金乌老准帝和神庭帝主二人对视一眼,却也是一句话都不说,瞬间也是离开了这里,对于他们这样的将成道者来说,其实沈平康的讲道作用启发并不大,无法助他们迈出最后一步证道成帝了,这三月讲道,也只有最后揭露成仙路的真相,让他们动容,二人也急着回去思索这所谓的成仙路的真相!

        

一时之间,这山顶上只剩下老子和释迦牟尼二人,释迦牟尼不由问道:“道友,你怎么看?”

        

老子摇头道:“过几日再来拜访这位天尊就是!”

        

释迦牟尼点头道:“如此也好!”

        

然后,二人也是离开了这山顶,却没离开这颗星辰,而是带着金蝉子、尹天德等人在这里寻了个偏僻之处落脚,做了邻居。

        

如此,渐渐的,这山上山下的人都已是散了个差不多,云雾缭绕笼罩,只剩下一座长生殿在云雾山巅之中,如同一座遗世仙宫,茕茕独立,只有血乱一人守在仙宫之外,无人前来打扰!

        

而此时,仙宫中,沈平康盘坐着,却是面露沉思之色,好似在盘算着什么。

        

他自语道:“这第一步算是迈出去了,接下来先看看反响,看看那些禁区中的同道们知道了成仙路的真相,又会怎么做!”

        

没错,沈平康之所以把成仙路的真相就这样公之于众,就是故意的,他想要所有人都认清楚这条成仙路走不通了,尤其是想要试探试探那些禁区中的至尊们要是得知这个真相,会是什么反应,是相信还是怀疑?会有人发疯出世吗?还是一个个继续沉睡等待下一次成仙路的出现?

        

说真的,沈平康还真有些期待禁区中的至尊们知道成仙路的真相后,有一两个接受不了发疯的出世呢,那时候他完全有理由出手镇压他们,而不是自己一个人扛着压力去平禁区了,相比于叶凡那样光明正大的一个又一个禁区平过去,他还是想着能够钝刀割肉一般,一点一点削弱各个禁区,最后才一扫而空!

        

接着,他又是自语道:“三千年后,再次讲道,就该走第二步了,那时候叶凡、姬子、圣皇子、火麒子、尹天德、道一这些人应该都到了另类成道的境界,那时候也就该告诉他们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了,告诉他们另类成道之后该如何一次次涅槃,一次次重生,引导他们走上正确的道路!希望他们不会让人失望,最后能有两三个走通这条路!”

        

没错!沈平康之所以决定讲道,而且宣扬的全宇宙皆知,全宇宙的人都赶来听道,也是有他的目的所在的,那就是一点点引导世人走上正确的道路,而不是只盯着所谓的成仙路了。

        

帝尊、不死天皇私心太重,不愿引导世人走上正确的道路,那只有沈平康来了,他想要恢复这片宇宙,就需要引导世人走向正确的道路,需要培养出人才,只有人才多了,这片宇宙才能得以慢慢恢复!

        

这和建设一个国家是一样的,建设一个国家需要培养人才,恢复一片宇宙,那更是需要培养人才了,只凭沈平康一人,哪里能行?

        

可以说,为了恢复这片宇宙,沈平康也是煞费苦心了,他要一步一步的走下去,最后能够走到哪一步,是否能够把这片宇宙恢复成原本的模样,那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沈兄!”

        

“嗯!”

        

沈长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会打个招呼,或是点头。

        

但不管是谁。

        

每个人脸上都没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对什么都很是淡漠。

        

对此。

        

沈长青已是习以为常。

        

因为这里是镇魔司,乃是维护大秦稳定的一个机构,主要的职责就是斩杀妖魔诡怪,当然也有一些别的副业。

        

可以说。

        

镇魔司中,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了许多的鲜血。

        

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那么对很多事情,都会变得淡漠。

        

刚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沈长青有些不适应,可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镇魔司很大。

        

能够留在镇魔司的人,都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或者是有成为高手潜质的人。

        

沈长青属于后者。

        

其中镇魔司一共分为两个职业,一为镇守使,一为除魔使。

        

任何一人进入镇魔司,都是从最低层次的除魔使开始,

        

然后一步步晋升,最终有望成为镇守使。

        

沈长青的前身,就是镇魔司中的一个见习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级的那种。

        

拥有前身的记忆。

        

他对于镇魔司的环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没有用太长时间,沈长青就在一处阁楼面前停下。

        

跟镇魔司其他充满肃杀的地方不同,此处阁楼好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满是血腥的镇魔司中,呈现出不一样的宁静。

        

此时阁楼大门敞开,偶尔有人进出。

        

沈长青仅仅是迟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进去。

        

进入阁楼。

        

环境便是徒然一变。

        

一阵墨香夹杂着微弱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让他眉头本能的一皱,但又很快舒展。

        

镇魔司每个人身上那种血腥的味道,几乎是没有办法清洗干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