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好大好硬坐上去太舒服了/闺蜜好大第一次好紧好湿

      

月色昏暗,大雪纷飞。

        

蜀山,丹堂。

        

一道身影踏雪驭风,静静飘落至丹堂翘角。

        

“系统,在丹堂签到!”

        

【叮!恭喜宿主签到成功,获得奖励丹药‘元阳丹’。】

        

顿时,秦云手中出现一枚龙眼大小通体金黄的药丸。

        

以防被人发现,秦云没有立即吞服。

        

他脚尖一点,身影便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了茫茫雪夜之中。

        

烛灯如豆的塔室之中。

        

秦云望着静静躺在手心里的金黄丹药,眼神中闪过一抹火热。

        

元阳丹,对于金丹境以下的修者有奇效。 

        

不仅可以凭空增长半个甲子的灵力,而且还能极大地提升破境时的成功率。

        

但,由于其炼制材料珍稀多样、可遇不可求。

        

即便是一些顶尖门派,数十年也难以炼制一庐。

        

不可谓不稀少珍贵!

        

秦云没有犹豫,一口将元阳丹吞下。

        

元阳丹入口即化,立时化作一道暖流,顺着他的四肢百骸流淌而下。

        

霎时间,他丹田处金光熠熠,体内浓郁如水的鸿蒙紫气自行运转,形成一个灵气涡旋。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渐渐停止。

        

在秦云丹田处,一颗药丸大小的金黄丹体静静悬浮在那里。

        

奇异的是,那丹体表面萦绕着一层紫气。

        

远远看去,黄芒中带着些许紫意,仿佛一轮小型的太阳。

        

“呼……终于破境了。”

        

秦云内视着体内的金丹,喃喃自语:“到了金丹境,才算是在修行之路真正登堂入室啊。”

        

修行一途,先炼气后筑基,之后凝金丹、结元神,方能炼神返虚,最后再渡劫化凡得道成仙。

        

作为蜀山年轻一辈的天才,他原先就是筑基境巅峰了。

        

此番吞服了元阳丹之后,自然是水到渠成便突破到了金丹境。

        

……

        

月明星稀,星汉无语。

        

又是一个寂静寒冷的冬夜。

        

夜风鼓荡衣袍,秦云来到了今日的签到之地——藏经阁!

        

为了躲避守阁长老的发现,他隐匿在黑暗中,在心中默念:

        

“系统,在藏经阁签到!”

        

【叮!恭喜宿主签到成功,获得奖励‘大罗剑经’】

        

嗡——

        

秦云感觉脑袋猛地一涨,旋即便是有许多信息汇入。

        

大罗剑经已然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竟是大罗剑经?”秦云心中暗喜。

        

作为蜀山弟子,秦云也曾听说过大罗剑经的名号。

        

传闻,这大罗剑经乃是某位精于剑道的大罗金仙所创造的无上神通,集结了亘古以来的霸道绝伦、无与伦比的强横剑术。

        

如一剑仙人跪、一剑断江海、一剑星陨落、一剑斩破九重天等等,不一而足。

        

号称三千大道术法中攻伐力第一!

        

是天下剑修做梦也渴求不到的东西。

        

“稳住!”

        

“要悄悄变得强大,然后惊艳所有人……”

        

第四章太上剑意,一剑破千山

        

白云苍狗,时光飞逝。

        

转眼,十年过去了。

        

这十年间,秦云的生活已经形成了规律。

        

白天修炼,夜晚去各地打卡签到。

        

除了极个别的禁地之外,他已经将蜀山上下可以签到的地方都签到完了。

        

在三清大殿签到,获得奖励【开天造化神功】、【混沌长生诀】。

        

在神药园签到,获得奖励【龙凤胎元果】、【万年人参】、【神元丹】。

        

在剑气崖签到,获得奖励【玄天神剑】、【太上剑意】。

        

……

        

当然了。

        

秦云偶尔也会和来看望自己小师妹喝喝酒、聊聊天。

        

探讨一下人生。

        

穿越者的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十年间,秦云的修为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已然突破到了元神境。

        

走完了寻常修者百年甚至一生都走不完的路。

        

但是,距离他心中的目标依旧还很遥远。

        

这一日,晴空万里。

        

秦云和往常一样在门口晒着太阳。

        

忽然间一阵香风拂来。

        

“师哥……”

        

少女银铃般的声音未闻先至,轻柔悦耳。

        

虚空中光华一闪,古洛儿的身影缓缓浮现。

        

十年光影,少女出落的越发水灵动人,身材也不再是平平无奇。

        

愈发的曲线曼妙、窈窕动人,多了几分勾人的风情。

        

瞥了一眼少女手里的酒,秦云笑道:

        

“怎么,又馋嘴了?”

        

“哎呀,不是啦……”

        

古洛儿小脸一红,嗔了秦云一眼。

        

秦云笑而不语。

        

古洛儿一边熟练的开瓶倒酒,一边用抱怨的语气道:

        

“还不是爹爹,说我剑法不精,为了不让我一个月后在正道大会上丢人,所以天天让我练剑,烦都烦死了……”

        

正道大会?………秦云心中一动。

        

他是知道正道大会的。

        

所谓的正道大会,每五十年举行一次。

        

届时,天下正道将会齐聚一方,派出门派内最杰出的年轻弟子,进行切磋斗法。

        

最后,再依据战绩对各门派势力进行排名。

        

毫无疑问,排名第一的门派将会成为下一个五十年间修真界的执牛耳者,拥有强大的号召力。

        

也正因如此,各门各派对于正道大会都非常重视,大力培养门内的年轻弟子。

        

交谈间,两人端起酒碗对碰,一饮而尽。

        

火辣的白酒入喉,古洛儿白皙的俏脸上立刻爬上一抹红晕。

        

眼看已经到极限了,再多一口可能就醉了。

        

又菜又爱喝………秦云在心中暗暗吐槽,同时,他心底也涌起一丝暖意。

        

此番被宗门责罚,他从一个天才沦为看守锁妖塔的罪人。

        

古洛儿不仅没有对他避之远之,反而为了他不至于感到寂寞孤独,时常来看望他、关心他。

        

更是违反蜀山门规,经常跑去山下给他买酒。

        

秦云看着少女红彤彤的小脸,问道:“一个月后要举行正道大会?”

        

“嗯嗯,是的。”

        

“而且,今年还是在我们蜀山举行呢。”

        

秦云恍然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小师妹,你还真是心思单纯的很啊。知道为什么正道大会要在蜀山举行么?

        

那是因为蜀山派在上一届的大会中得了倒数第一!

        

事实上,正道大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大会倒数第一将承办下一届的举行。

        

这也是蜀山掌教会如此急切弟子实力的原因,总不能连续两届垫底吧?否则,蜀山千百年来的声名都将毁于一旦!

        

原本秦云若是没有出事的话,代表蜀山出战的弟子中必然会有他的身影,只是造化弄人……

        

古洛儿见秦云半晌没有说话,以为是正道大会的事刺激到他了。

        

她急忙转移话题:

        

“什么嘛,这酒还没上次那家的好喝,以后不去他家买了……”

        

秦云忽然一笑,说道:“师妹,我们来切磋切磋剑法吧。”

        

古洛儿闻言先是一怔,旋即瘪了瘪小嘴,蹙眉道:“好吧!”

        

秦云见她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笑道:

        

“这样吧,师哥答应你,只要你能碰到我的衣角,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闻言,古洛儿先是一愣,旋即似是想到了什么,俏脸爬上一丝羞红,追问道:

        

“真的?”

        

“比真的还真。”

        

“那我们快开始吧!”

        

古洛儿催促道,急切之色溢于言表。

        

她鼓着腮,跃跃欲试,美目之中写满了‘我一定要赢’。

        

见状,秦云笑着摇了摇头,两人开始了切磋较量。

        

俄顷,后山响起了一道道撞击声。

        

啪啪啪——

        

半个时辰后。

        

“不行了……”

        

古洛儿一屁股坐到地上,将手里的木剑扔向一旁,气喘吁吁道:“师哥……我、我认输。”

        

“不想要师哥答应你的要求了?”秦云看着香汗沾湿青丝的少女,笑问。

        

“不、不要了……”,古洛儿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

        

——心有师哥而力不足!

        

秦云抬头看了看天空,笑笑,没有说话。

        

忽然之间,起风了。

        

刚刚还阳光明媚的天空骤然间风云急卷,耳畔雷声隐隐。

        

秦云迎风而立,衣诀飘扬,身影显得愈发出尘飘然。

        

古洛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屏住呼吸,紧紧注视着他的身影。

        

咔擦——

        

一道紫色的雷蛇自云海之中劈落而下。

        

啪嗒!

        

第一滴雨水落下的瞬间,秦云轻轻屈指一弹。

        

啵——

        

水珠被弹飞出去。

        

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一滴、两滴、三滴、十滴、千百滴……

        

串联成线。

        

凝聚成剑。

        

幻化为龙。

        

轰然间,疾飞出去,如一道流星划过天际。

        

数百里之外的峰头无息间化为齑粉,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漫天的暴雨终于落下,啪嗒啪嗒——

        

落在地上,哗哗作响。

        

“此剑意,名为太上剑意!”

        

“此剑式,名为一剑破千山!”

        

“师妹,你要用心领悟……”

        

古洛儿早已震惊到无法言语,只是愣愣点了点头。

        

直到秦云来到她身边,撑起真元结界为她遮雨,她才逐渐回过神来。

        

古洛儿看着秦云,眼神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绽亮,她颤声道:

        

“师哥,你的道伤……”

        

秦云笑着点了点头,“嗯,都好了!”

        

呜呜……

        

下一刻,古洛儿猛地扑进他怀里,失声哭泣,秦云笑着轻轻为她拍打后背。

        

良久,少女才俏脸羞红地从他怀中起身。

        

第五章九字真言

        

心思单纯善良的少女看着秦云,欢喜道:

        

“我现在就去和爹爹长老他们说,你的道伤好了,修为也更进一步了,让他们不要再惩罚你镇守锁妖塔了……”

        

秦云对她摇了摇头:

        

“无事,我在这儿也挺好的。清闲安心,没事还能与你喝喝酒、聊聊天。”

        

“这……好吧。”古洛儿撅了撅小嘴,无奈道。

        

略作沉吟后,秦云又道:“至于我道伤恢复这件事,还希望你为我保密!”

        

“嗯!”古洛儿重重点头,虽然她不知道师哥为何如此,但师哥的话,她向来都是必听的。

        

殊不知秦云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关于他道伤恢复一事,若是流传出去,很容易惹来麻烦和事端。

        

毕竟,这可是走火入魔后落下的伤害,哪里有这般容易恢复,难保不会有人好奇猜忌。

        

在修为没有到达目标之前,秦云还是想多加小心的。

        

猥琐发育,才是王道!

        

锁妖塔便是这样一个适合发育的好地方,安静清闲,还能帮助他隐藏自己。

        

半刻中后。

        

从后山深处隐隐传出两道声音。

        

“起手式太慢了……”

        

“力道也不够火候……”

        

“最重要的是要用心,剑即是我,我即是剑,人剑合一!”

        

“人家知道了啦……”

        

……

        

夜风拂面,清月高悬。

        

是夜,一道身影完美的融于黑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