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把体育生做的都起不来了&那粗长的玉势堵着

既然要趁机搞事情,杜桑德自然是要委派信得过的人对纽萨尔皇家银行进行调查的。按理来说,皇家银行的业务模式从根本上就不应该存在“经营不善倒闭”的风险。

        

毕竟整个皇家银行的业务核心就是资金掮客,他们并不接受客户存款,而是将客户委托给自己的资金以特定利率出借给资金需求方。没有自有资金,不从事大规模揽储,皇家银行的业务经营虽然初级,但是想要亏钱……难度还是很大的。

        

这群虫豸到底用了什么丧心病狂的方法,才把一家拥有发币权的银行给搞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杜桑德小心翼翼的委派了两支独立的会计师事务所对此进行调查,为了保证调查不至于打草惊蛇,他甚至让艾卡参与到了这些会计师事务所的调查之中——调查者并不直接和银行的人有任何接触,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调查什么。他们所需要的一切资料,都会由艾卡的人去“获取”,然后再送来。

        

这样严密的双盲措施肯定能够最大程度减少调查被察觉的风险,但……杜桑德还是高估了皇家银行的这些大聪明的睿智程度。

        

艾卡方面获得的账本内容详尽,皇家银行对自己的行为完全没有任何一丝掩盖的意思。一切都放在明面上,光明正大到令人困惑的地步。

        

“这帮人……简直就是无所畏惧。”调查仅仅开始了三天,杜桑德看着自己面前足足四寸高的报告,然后发出了一声感慨。

        

这些报告只是两家会计师事务所对纽萨尔皇家银行进行的初步审计的一部分结果——他们还没来得及深挖资料,也没有通过资金往来记录对这些资料进行更深一步的评估。换句话说,两家会计师事务所仅仅靠艾卡拿来的还不够全面的账本的表面内容,就找出了这么多的不合规操作。

        

这个“部分结果”杜桑德还没有来得及细看,但两家会计师事务所的责任会计主任已经向杜桑德发出了抗议。抗议内容令人哭笑不得,两位主任的原话是这样的:“如果艾卡方面不信任我的专业能力,您完全可以去找其他会计师事务所来进行审计——不要拿这种荒唐的,到处都是显而易见错误的账本来‘考验’我们。”

        

总而言之,在皇家银行堪称“至诚”的账本记录中,这家拥有发币权的银行究竟如何沦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也就很好理解了。

        

纽萨尔皇家银行在二十七年前开始开展了一项非常有“前瞻性”的业务,利用自有资金为资金需求方提供融资服务。

        

这样的业务当然是会自然而然出现在世界上的——毕竟人类社会中,缺钱的人总是比钱多的没地方花的人多的多。如果银行只开展金融掮客业务,那必然会出现很多“优质客户”根本无法融资的情况。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用自有资金进行融资业务呢?二十七年前提出这个想法的银行经理胆子大的出奇,他利用自己手里提前收到的三笔购买帝国战争公债的十五万金镑,进行了一场为期两个月的短期融资业务。

        

两個月后,十五万金镑的本金顺利收回,经理同时还收到了三千二百金镑的利息,以及两百八十金镑的服务费用。

        

这项业务迅速在纽萨尔皇家银行里成为了人人争抢的香饽饽,只要能拿到一笔无需支付利息或者利息水平极低的现金,那就能够在几个月之内得到几千金镑的报酬。

        

并不开展吸取公众存款业务的纽萨尔皇家银行的自有资金体量很有限,于是,他们首先就把注意打到了具有法定强制购买效力的战争公债上。

        

纽萨尔皇家银行通过自己的铸币部门,印刷并且发行了好几笔战争公债,然后利用原有的分发渠道,强行摊派给了纽萨尔的众多部门和工厂。

        

当然,就算给纽萨尔皇家银行的大聪明们再给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把战争公债所收集来的资金就这么占下。

        

战争公债发行之后会有一个大约半年的“发行期”。只要在这个发行期截止之后将资金转移到奥林去,那就不算“私发公债”了——这算提前发行,并且还是能够获得表彰的积极行动。

        

其他银行不这么干,主要是因为摊派公债会导致客户手里的现金大幅度减少,现金减少之后,客户们将自有资金放到银行的意愿自然会降低。说白了,他们不怎么搞提前发债的原因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

        

但纽萨尔皇家银行却发展出了一条“未曾设想”过的道路,他们反复利用公债发行套现,然后利用发行期将公债收集来的资金进行放贷,从中获取利息和服务费用。

        

这种路数玩了七八年之后,习惯了大额获利的银行家们又一次开始蠢蠢欲动了。他们很快就把目光转移到了自己的发币权上——既然我们自己能印钱,那又何必去提前发债呢?

        

很快,纽萨尔皇家银行就开始了帝国版量化宽松政策。他们直接制造出大量金镑,然后再将这些“凭空出现”的资金投入到了贷款和公债市场。

        

大量资金涌入市场,这当然能够极大满足贷款需求,让更多的资金进入实体经济。但前提条件是,资金利率必须低于实体经济行业的纯利率,并且还要保证在实体经济建设过程中,银行不至于突然抽走贷款。

        

在以往的纽萨尔金融体系下,中小企业是不可能成为贷款对象的。它们一方面不具备偿还贷款的能力,另一方面则缺乏足够高的纯利润率和稳定的前景。所以,只有大型企业才能从纽萨尔的银行系统里得到贷款。

        

可纽萨尔皇家银行开始具备大量自有资金之后,中小型企业的贷款需求也进入了他们的视野里。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更何况纽萨尔的中小企业规模还不算小。如果能够开发出这一块市场,利润会非常可观。

        

为了刺激市场,纽萨尔皇家银行甚至开始放宽贷款审计条件,只要能够找到超过两家担保,贷款就能迅速下发。而为了防止其中一部分中小企业难以偿还贷款,皇家银行特意调高了综合贷款利率。这样只要破产且无法偿还贷款的企业数量不超过总体的三分之一,他们的资金就还是安全的。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骨感的令人发指。前来贷款的中小企业看起来似乎都前景不错,但事实上……过来贷款的基本只有一类人。

        

在纽萨尔从事高利贷的黑帮分子们。

        

这些黑帮分子利用自己控制的企业,或者干脆通过威胁敲诈的手段,组织了大量中小企业前来套取贷款。在获得贷款之后,他们再把整笔贷款分拆成零散金额,借贷给赌徒、酒鬼和其他急需用钱的个人。

        

哈罗德勋爵就是这么起家的。

        

·

        

·

        

·

        

由于缺乏监管以及“放贷需求”过于旺盛,大量自有资金被占用后成为了坏账,规模之大甚至迅速侵占了纽萨尔皇家银行超过90%的资金。在纽萨尔皇家银行发现这一情况的时候……整个纽萨尔上上下下撸口子的老哥们已经从纽萨尔皇家银行里借走了大约七千九百万金镑。

        

这里大约有两千万金镑是纽萨尔皇家银行之前用各种方法搞出来的“自有资金”,而剩下的五千九百万金镑则属于纽萨尔的贵族集团和大企业主们。

        

在那个瞬间,纽萨尔皇家银行实际上已经破产了。但他们仍然想要挣扎一下,于是……他们把主意打到了造币权上。

        

一口气印出五千九百万金镑是不可能的。纽萨尔皇家银行的铸币厂印刷极限速度大约是每月八百万金镑。而每个月由殖民厅下达的铸币任务大约在三百万到六百万金镑之间。

        

在他们凑够现金之前,纽萨尔皇家银行必须用各种方法和手段延迟还款。于是他们开始一次又一次向出借方提出还款展期,并且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断提高利率。

        

现在,这五千九百万金镑的本金一分钱都没还,而且年化收益率已经飙升到了惊人的37%。

        

而纽萨尔皇家银行已经彻底摆烂。他们凭借着自己的发币行特权,不断讹诈着纽萨尔殖民厅——你不救我我就死给你看。死了之后还能顺便带崩整个殖民地的经济,顺带留下一群被借走了接近六千万金镑的气急败坏的贵族们。

        

皇家银行虽然如此摆烂,但他们却在某种程度上间接成为了纽萨尔过去二十七年经济快速发展的源头。央行的大放水当然养肥了不少专门搞民间借贷的黑帮,但他们在放高利贷的同时确实也增加了市场上的货币供应量。由于纽萨尔和整个帝国殖民地体系的密切联系,纽萨尔皇家银行在二十七年中持续发出的超过六亿金镑资金甚至没能引起整个帝国金融体系的波动。

        

更多的纽萨尔平民获得了贷款的机会,他们开始有机会获得建立自己产业——哪怕这产业的五分之四都得归给放贷的黑帮所有。而随着这些平民逐渐获得了成功,纽萨尔的经济也活跃了起来。

        

但现在……到了还账的时候了。

        

杜桑德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面前这一摊子烂账,面如死灰。

0

更多精彩

女人pp被男人进入/岳深处颤抖

2022年6月22日 小羽 0

“把吕立平所有法宝拿出来赔给我兄弟,再罚他到域外做三个月苦工,否则不足以警示众人,若以后别的真传弟子效仿,咱们羽化门就名传天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