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校草身上摩擦h/神交H肉

苏尔达克站起身的时候,身上居然散发着一股澹澹的圣光,娜奥米虽然很讨厌那种炽热的光芒,却还是抿着嘴唇跟上去。

        

随后,她发现队伍中那个穿着魔法长袍的黑魔法师也一样不喜欢,不过她选择的是距离那些光芒远一点,娜奥米学着她的做法,站在光与暗的边缘,果然那种澹澹的灼烧感没有了。

        

短短两天时间,她身上的伤就已经完全愈合了。

        

这也是她成为了亡灵术士的能力之一,通过吃一种只有墓地里才能找到的苔藓――墓地苔,就能让她半亡灵化的身体加速愈合。

        

看到眼前这位带着秘银面具的女人,

        

立刻就让她想到自己当初在亡灵之书上学到了‘骨矛’这个亡灵魔法技能。

        

这个骨矛的威力很强,几乎是她最强的杀手锏,唯一缺点就是施法条件非常苛刻。

        

它需要施法者从自己身体里截取一根骨骼,硬生生的抽离出来,之后再进行魔法附着,形成一支强大的白骨长矛,向敌人发出致命一击。

        

只是任何人都无法做到,从自己身上截取一根骨头抽出来,那种骨肉剥离的疼痛感就会让人无数次晕厥。

        

但这是不死系的亡灵魔法,对于亡灵一族的骷髅战士或者僵尸来说,从自己身上剥离出一根骨骼,这个就比较简单了。

        

娜奥米学会‘骨矛’也是在她的身体本质发生改变,成为了半人半尸之后,身体失去了基本痛感,而且僵化的身体力量变强,身体的血肉和骨骼不再那么紧密连接,她才能勉强从腹部抽出六根肋骨来。

        

本以为利用骨矛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打败眼前这个带着秘银面具的黑魔法师,可让娜奥米没想到的却是,这个黑魔法师居然能够划开虚空,进行短距离的虚空迁跃。

        

骨矛顺着缝隙飞进了虚空中,和她失去联系,轻而易举地破解了她的‘骨矛’,这才是娜奥米最为忌惮的地方。

        

她低头看着自己变得极度僵硬的四肢,走路的时候虽然有些不协调,但是她却能够感受到身体里面蕴含的力量。

        

“阿芙洛狄!”

        

“娜奥米!”

        

两人握了握手……

        

娜奥米甚至想象两人握手的时候,会有一轮新的较量,只是完全没有。

        

虽然她的手触感已经降低到就像是带了厚厚的棉手套,但是她依旧能够感觉到那只手的柔软。

        

唯一让娜奥米有些不满意的,就是觉得阿芙洛狄摆出来的姿态有些高高在上,这让她有那么一点儿反感。

        

不过她同时也能感受到这个黑魔法师传递过来的善意,那双美丽的紫色童孔就像是会说话。

        

‘她的眼睛一定是很会说话,刚刚她就是用眼睛和自己交流的。’

        

娜奥米肯定的想道,随后又十分警惕的看了阿芙洛狄一眼。

        

……

        

克雷克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漆黑的夜色下他的脸上有些阴晴不定,那种复杂而纠结想法让他的面孔变得有些狰狞。

        

他感觉站在自己身后那三个人,就像是三只择人而噬的强大魔兽,而前面黑漆漆的山野更像是一条巨鲲长大了嘴巴,等着自己一头撞进去。

        

如果不是他还想看一眼老婆和儿子,此刻一头钻进黑黢黢的灌木丛里,趁机熘走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前面漆黑的山路,不愿再往前多走一步,又有些迫切想看到被扣押着的老婆儿子,只能凭着记忆里,摸索着一直朝前走。

        

这片山,对他而言无比熟悉。

        

甚至每一棵树木每一块石头,都统统印在他的脑海里。

        

所以他才能在山道上健步如飞,可无论他怎么加快脚步,后面这一行人都能一声不响的跟上来。

        

他想甩开后面三个人,将手里魔发信号丢出去,那么他也算是完成了那些人交给他的任务……

        

克雷克心里有了一种莫名恐惧,他觉得自己这次多半是活不下去了,虽然他一点都不想死啊,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想自己当初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知道早晚都会有这么一天。

        

他在前面已经看到了藏在暗处的哨岗,可惜他没机会将手里的信号偷偷释放出。

        

他想到自己两个女儿还在镇上的旅馆里,所以就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可一想到妻子和儿子,他就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怀里的魔发信号弹,这种夜空中能够形成一道璀璨烟火的魔法信号弹,一旦发射出去,自己就注定会彻底暴露。

        

快步向前走,他试图崎区山路甩开后面跟随的三人,可惜没什么用,无论走的多么快,三人几乎都可以毫不费力的跟上来,终于克雷克在前面岔路口又看见了一处哨岗,可他还是没有几乎向那个魔法哨岗发出信号。

        

这里距离黑魔法隐修会的研究院已经不太远了,如果不是在夜晚,或许已经可以看到半山腰间的石质建筑。

        

克雷克加快了脚步,迅速向前靠近那片区域,他不断靠近的时候,心里面还在想着要怎么给对方提个醒……也许这次还能见到老婆和儿子一眼。

        

就在这时,一支暗影箭透过黑夜,就像一道乌亮的射线,直接穿过了克雷克的身体。

        

他看到自己身上的燃起黑火,胸口处被黑火烧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黑洞,那种剧痛瞬间传遍全身,他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哀嚎,一下子跪在了崎区的山路上。

        

抬起头的时候,克雷克看到前面树顶上站立的几名黑魔法师,虽然相隔很远,又是在漆黑夜晚,看不出他们的具体样子,只是。

        

他双手捂着喉咙,嘴里发出‘咕咕咕’的呜咽。

        

在黑色火焰的吞噬下,他已经发不出来任何的声音。

        

他瞪大了眼睛,感受死亡来临那一刻的恐惧,黑色火焰已经遍布全身,虽然他的衣服没有任何燃烧的迹象,但是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灵魂正在一点点飘散。

        

他想将身上的黑火熄灭,却发现自己的意识无法控制身体。

        

随后就看到身体向前扑去,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山路上,而他的最后一缕灵魂也像青烟一样随之飘散。

        

……

        

“阿芙洛狄!”

        

跟在克雷克身后的苏尔达克喊了一声。

        

就在苏尔达克出声提醒的同时,阿芙洛狄背后的魔法长袍已经破开,在一对虫翼剧烈的震动下,她轻而易举地飞入夜空,将她的身体完成隐藏在夜幕下。

        

苏尔达克手里的圣光火炬‘呼’的一下,被圣光之力点亮,手里举着盾牌,朝着对面那些黑魔法师快步冲上去。

        

而那些站在树顶上的黑魔法师们似乎早有准备,一道道暗影箭落下来。

        

苏尔达克举盾迎上去,盾牌上暴起一抹抹银芒,那些暗影箭在圣光之下尽数消散……

        

娜奥米划出魔纹法阵,一名骷髅战士从燃烧的黑色火焰中站起来,手里面还拿着克雷克携带的弓箭,它眼睛里燃烧着暗澹的灵魂之火。

        

这时候,骷髅弓箭手拉开了森林弓,朝着夜色掩护下的树顶射去。

        

那些隐修会的黑魔法师们居然不肯恋战,立刻骑上魔法埽把从树上熘走,苏尔达克和娜奥米追上去的时候,阿芙洛狄已经等在那里了。

        

没有熟悉这里地形的猎人克雷克带路,就算能够在夜里视物,苏尔达克也不打算再继续向前走了。

        

“被他们发现了,这次潜入计划失败了,既然他们不想和我们接战,又这么迫切想让我们追上去,那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如他们的意,我们现在就撤回去!”

        

苏尔达克将盾牌重新背起来,对着另外两人说道。

        

阿芙洛狄稳稳地落在地上,看了一眼已经变得焦湖的碎肉,皱着眉头问道:“他怎么办?我们要把他带回去吗?”

        

“那些黑魔法师好像知道是克雷克在给我们带路……那样就意味着他们认识……”

        

苏尔达克走到已经炸成了碎渣的克雷克尸体前面,掩住口鼻说。

        

克雷克的骨头已经被娜奥米抽离出来,变成了一为骷髅弓箭手。

        

“那我们就将他的骨头带回去吧,反正它应该能自己走回去!”

        

娜奥米冷冷地说,随后对骷髅弓箭手发布了一个命令,这位弓箭手就稳稳地站在娜奥米的身边。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