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一女的双龙挺进/鲤鱼乡狼交h

“那就要看看,尹老前辈到底留不留得下张某人了?”

        

张坤身上气势猛然冲天。

        

一股刀气,似无形,似有形,从他顶门直冲高空,足足腾起三尺高。

        

衣衫无风自动。

        

眼如刀,身如刀,足如刀。

        

身形微晃,哧溜一声刀鸣锐响,已是倒掠七八丈远,足尖踏地,身形更急,向着宫门外劲射而去。

        

这一退,快得无法形容。

        

以至于,在原地拖出道道残影,一连串直连到宫门口。

        

看得远处暖阁处,广序皇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身旁大臣和禁卫们,大大小小的传出一声声吸气的声音。

        

这一式脱身举动,让人心惊的同时,也能明白,先前的这位,与护卫首领宫猴子交手的时候,原来并没有用出最拿手的本领。

        

削瘦鸡皮老者嘴里话音刚落,张坤就知道不妙了。

        

他发现,还是低估了化劲大拳师,或者可以称为半宗师的武者,到底有多可怕。

        

对方心意爆发,眼神精光闪闪,下一刻,脸上鸡皮尽去,变得光滑红润,身形也变得更挺拔了数分,就如风中劲竹。

        

一股无形气息,如滔天巨浪般压落,张坤身周像是有着无数绳索丝线绑缚着,动弹艰难。

        

这不是真实情形,而是心意的交锋。

        

豪无疑问,对面神意坚凝,气势如山如海,事先已经从心灵层面,从视线层面发动了进攻。

        

也就是传说中的“目剑杀人”之术。

        

你气势不强,心意不坚,当场就被震慑,不战而屈人之兵。

        

面对攻击,连一招都发不出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张坤当然不至于连出手应招都做不到。

        

但是,他也不想自己还没交手,就处于绝对劣势之中。

        

当下,想也不想,直接消耗4点龙气,继续提升刀法。

        

无论六合拳,还是八卦掌,想要从易筋层次,提升到洗髓强脏层次,都需要32点之多。

        

他现在虽然积累甚厚,却还没有满足条件。

        

如今危险临头,也只能在技能上面下功夫了。

        

他估摸着,这时候,就算是提升“枪法”,单凭一柄左轮手枪,就算是练得再强,毕竟武器威力上限摆在那里,估计也很难对付这位会变身的老头子。

        

那就不如把“刀法”推到极致。

        

下一刻,刀法从“大成”变成“圆满”,刀法就已经升无可升,不知道是还需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再行提升,此时顾不得仔细研究。

        

瞬息之间,一股激荡光流,从体内升起,重重记忆感悟,一点点生成,消化。

        

只是微微眨了个眼,张坤身上就腾起重重刀气,似乎整个人都变成了刀锋一般凌厉,有着无所不斩,无所不破的锋锐。

        

如果说刀法大成之时,张坤会觉天下万物,都在自己的刀下现出本来面目。

        

见人,见招,都能看到最本质的东西,可以抽丝剥茧,一刀剖开。

        

是直指弱点的一刀。

        

那么,等他真的刀法提升到圆满之后,就发现,这弱点,其实也不是真的弱点。

        

对方如果出手够快,变化够完善,眼睛也会蒙弊到心灵。

        

就如先前宫保森的天罡三十六棍。

        

在对方如暴雨狂风般轰击之时,他不想硬碰,就只能消力化力,卸力转到腿上,挡过了这一串连招,才能找到破绽。

        

因为,真正的高手,出招之时,本就把弱点考虑进去了。

        

弱点一直存在,只看怎么应对,怎么弥补罢了。

        

而现在到了刀法圆满则不一样。

        

张坤感觉自己似乎变成了一柄刀。

        

手中的平平无奇的长刀,又似乎长出了一双眼。

        

‘以刀为眼,人刀合一。’

        

他手中的刀,从这一刻,真正的活了起来,以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在刹那间注入了灵魂。

        

刀意勃发之时,不但尹伏的目剑术完全失去了攻击作用,那如同海浪般层层压下的心灵威迫,也像是变得清风拂面,无了半点威胁。

        

空气如水般,可以借力,也可以斩裂。

        

整个人就像刀光一般,猛然倒射而出,速度快了三成不止,闪了闪就到了门口。

        

身后传来一阵如同裂帛般的撕裂响声。

        

隐隐能见着波纹涌动着,落叶卷飞炸成粉碎。

        

“小小年纪,竟然明悟刀心,练出刀意来,留你不得。”

        

一着失手,尹伏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京城之中有着一个大刀王五,本来就极为不好对付了,深宫那位时时刻刻要防着对方铤而起险,不顾一切。

        

他身为护卫保镖,也被牵制了好大一分心神。

        

以至于长年不得出宫一步,一直小心翼翼的护卫宫中,就怕那位脑子一时糊涂,不顾生死,杀进宫来。

        

却没想到,那边的大刀王五还没有解决,各方反贼层出不穷的同时,这里竟然还冒出一个更狠的。

        

王五实力虽强,大刀空利,却有着诸多牵挂。

        

杀人不是主要目的,他要的是国家强大,要的是变法图强……会妥协,会权衡,甚至,还有着珍惜重视之人。

        

而眼前这位呢?

        

刚刚自己也听说了,这位从野外杀到城门口,从城将杀到宫内总管,直接闯到了皇宫内院之中来了。

        

对皇权无所畏惧的同时,杀心甚重。

        

最重要的是,他似乎了无牵挂,无亲无故,无父无母。

        

这就不太好搞了。

        

比王五还要难缠数分。

        

如今看他本事,在暗劲易筋境界,竟然是难逢敌手……真让他一朝突破化境,这个天下,就多了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刃。

        

任谁都睡不安生。

        

所以,他必须得死。

        

尹伏身形一下就变得虚幻,像是融入了树木的阴影之中,又像是扑入了张坤退走残留的身影之中。

        

张坤刚刚退到大殿门口,胸前就多了一只手掌。

        

手掌完全跟老人那满布鸡皮,斑纹点点的模样不同,而是白玉般白晰,处子般细嫩,轻轻按来,不带一丝风声。

        

斩……

        

张坤面上浮显一丝冷意。

        

刀光早就如同游鱼般跃起,从不可能的角度,怀中发力,一刀斩了出去。

        

空气啸叫爆裂,刀芒骤闪。

        

正正切到那只手掌之上。

        

“斩不断的,呵呵……”

        

老头笑得阴冷得意,白玉般细嫩手掌,猛然变得柔弱无骨。

        

手掌心随风招展,电光火石般拿在刀刃之上……如牛舌裹住了锋利草叶,无论刀势怎么变幻,手掌就裹在其上,挣不脱搅不断。

        

更离奇的是,面对血肉手掌,张坤无论怎么催发刀锋,仍然切不进去。

        

只感觉那只手掌就像是一块实心大橡胶,橡校之中还裹着钢芯,既绵软又坚硬。

        

动静之中,更有着无穷巨力,猛扑而来。

        

出神入化,刚柔合一。

        

张坤立即明白了化劲层次的洗髓强脏功夫,到底是什么名堂了。

        

暗劲易筋层次的功夫,就是刚柔力道可以自由转换,让人摸不着头脑,一不小心就会中招身死。

        

到了化劲洗髓阶段,骨髓强壮,身体素质再一次提升,内脏也变得强大……能够承受刚力和柔力的同时冲击,融合一体。

        

刚中夹柔,柔中带刚,随意一击,就很难缠。

        

这是驭使力量的本质差距,并不是技巧所能抹平的。

        

自己刀法达到圆满境界,出刀已是如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按理来说,对方的拳法技能就算是同样生出拳意来,面对刀光,也得见招破招。

        

不会如眼前这样,自己还没出招,对方已然预料到了。

        

不对劲的是,对方竟然抢先一步伸手等着,就等着自己一刀斩在他的手心里。

        

‘应激而变,周身是眼。’

        

想来,这就是化劲层次的独特功夫了。

        

传闻中,那些化劲大师晚年练功,可以让弟子门徒不分昼夜随时攻击,还让他们埋下机关暗器,随时暗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