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女寝h文/校园宿舍情事小说h

还是那个房间,三人围绕着收音机坐下。

        

远在火之国大名府交谈的内容,一字不差的落在他们的耳中。

        

估计在那里交谈的影们,也不会想到,在他们之中,会有着一位与鬼之国志同道合的人吧。

        

更不会想到,水之国内部的混乱,其实和鬼之国无关,一切的背后,都是失仓这位四代水影在幕后主导。

        

只要让人认为,水之国的混乱有鬼之国在幕后操控,那么,在外人看来,水之国与鬼之国的关系,就形同水火,没有调和起来的可能性。

        

“十二月份……白石君,这下子怎么办?和我们一开始预定好的时间,差了好几个月。要继续等下去吗?还是由我们来挑起?”

        

绫音目光扫向白石,希望他来拿一个主意。

        

经过四位影的商讨,已经正式把进军鬼之国的时间定为十二月份,这和他们一开始算计好的时间,相差了至少三个月时间。

        

在一开始的预算中,战争可能会在四五月份到来,即使再晚,也会在六七月份到来。

        

但现在直接把时间延迟到十二月份,一时间,绫音也不知道这到底算是坏消息,还是好消息了。

        

事实上,面对战争可能存在的风险,鬼之国如今已经准备齐全,完全没有必要等到今年的年底展开行动。 

        

对于他们而言,这超出的时间,完全是属于‘浪费’掉的部分。

        

“这场战争不能由我们来主动挑起……算了,就稍微再等几个月的时间吧,即使时间推迟到十二月份,总体上来说,也不会影响到之后的计划。”

        

白石对于四影会谈的结果,也感到些许的无奈。

        

但是这件事的主动权,并不在他们手上,他所能做的,也只是和失仓沟通,干扰另外三位影的判断,将时间大致确定下来。

        

然而纲手的辩驳与恐吓,使得另外的二人也产生了强烈的忌惮心理,否则再怎么任由纲手巧舌如黄,大野木也不会选择折中的方桉,将时间确定在十二月份吧。

        

虽说冬日和年关这两个因素,可以有效降低敌人的警惕心,但最重要的地方还是在于,纲手的说辞,引起了土影与风影的重视。

        

“那么,纲手到时你打算怎么办?从她的说辞来看,她似乎对这场战争十分排斥。”

        

琉璃一针见血的问道。

        

“计划照旧,只要她出现在战场上,就是敌人,这没什么好说的。凡是阻挡在前面道路上的障碍,都要一个不留的碾碎,不能有任何迟疑。就像她不可能出卖木叶,我也不能为了她,牺牲自己人的生命。”

        

白石说完这句话,直接闭上了眼睛,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从纲手选择木叶的那一刻开始,白石就已经明白,自己和纲手之间就没有任何缓和的可能性。

        

而纲手却还抱有着,以为双方还可以继续和好如初的幻想……但这只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

        

在幻想破碎的那一刻,人终究要面对血淋淋的事实。

        

当初连纸面协议都没有的合作诉求,如今看来,连一张废纸都不如,实在是没有半点约束力。

        

“那么,到时就由我,或者绫音来动手,将她给解决掉吧。”

        

看得出白石心情的复杂,琉璃这样替他决定下来。

        

绫音对此点头下来,同意琉璃,或者自己来做这个恶人。

        

不管怎么说,白石与纲手之间始终有着一段师生之缘,弑师这个名头并不好听。

        

而且关于这一点,说不定会被一些人拿来针对白石,进行言论抨击。这样的事情,必须避开。

        

“嗯,如果真的变成那样,那就拜托你们了。”

        

闭上眼睛背靠着沙发的白石,嘴里发出轻微的声响,给人一种意志消沉的感觉。

        

        

回到木叶,已经是下午三点。

        

回来的途中,纲手的脸庞一直是冷着的,浑身上下都充满着一股几欲爆发出来的恐怖寒流,让贴近她身旁的人,感到无尽的寒冷。

        

直到踏入木叶村的正门,她才有所收敛脸上的冰冷神色,让自己的面貌,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但是再怎么掩饰,她身上不自然溢散出来的寒意,还是会让路过她身旁的人,不自然的打起寒颤。

        

随行的暗部没有一人敢上来打扰,任谁都看得出来,纲手如今的心情十分糟糕,几乎处于即将暴走的边缘。

        

回到熟悉的办公室里,纲手坐在办公椅一言不发,让整个房间也充斥着一股冻人的冷气,能将人冻成冰凋似的。

        

“火影大人,关于……”

        

知道纲手心情不佳,但鹿久还是本着工作的名义,向纲手试探性的问候一句。

        

“鹿久,现在立即去召集顾问,还有各大忍族的族长,于半个小时后,在三楼的大会议室中,进行高层会议,务必让所有人到齐,不准缺席。”

        

还未等鹿久开口,纲手率先发出了命令。

        

鹿久愣了一下之后,点了点头,说了一句‘是,火影大人’,便走出了办公室,去替纲手办好这件事。

        

在鹿久离开后,纲手终于像是解脱了一样,脸上僵硬的表情有所缓解,脑袋靠在办公椅上,让自己身体和大脑得到些许的放松。

        

大名府的四影会谈,让她猝不及防,而且由于事前没有得到任何的讯息,可以说是被大名,还有村子里的自己人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就直接稀里湖涂,赶鸭子上架般,在大名府与另外三位影,进行了一场针对鬼之国的军事行动。

        

现在回来仔细回想一边,都让纲手产生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但可惜,这并不是梦。

        

而是真真实实发生的事情。

        

今年十二月份,火之国,风之国,土之国,水之国,一共四个大国,将组成联盟军,向鬼之国进军。

        

这无疑是第四次忍界大战吹响起来的征兆。

        

能阻止得了吗?

        

纲手不是没有想过,把这个消息提前传给白石,让他那边有所防备,免得被联盟军打一个措手不及。

        

毕竟在四国同盟共同针对下,即便是鬼之国,也难以招架这样的凶勐攻势。

        

而且一旦四国同盟取得了优势,那么最后的雷之国,必定也会趁机趁火打劫,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但是……自己是木叶的火影,将这个情报泄露出去,如果到时造成无数木叶忍者无辜牺牲……很显然,她做不到这一点。

        

自己做不到与鬼之国为敌,也不能够背叛木叶。

        

这一刻,纲手感觉到前后为难。

        

“只能到这里结束了吗?”

        

纲手脑海中一阵恍忽,觉得之前和白石做出的约定十分可笑。

        

即便是身为火影,也有诸多无可奈何之处。

        

在如今权力分割的前提下,她这个火影只能从名义上统帅木叶,但遇到真正的大事,还需要忍族们的首肯。

        

猿飞老师……你就算是离开了,真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啊。纲手苦涩的想道。

        

如果没有宇智波那档子事,木叶如今的权力,不会如此分散,更不会激起忍族的激烈反应,让他们意识到如果不掌握更多的权力,就会成为下一个宇智波。

        

祸根早已经埋下。

        

如今想要一个个收拢回来,谈何容易?

        

想到木叶如今种种的复杂格局,纲手一时间感到一头两个大。

        

原本早已设计好的剧本,纲手不知道下一步该填写什么了。

        

感觉下一步走向哪里,都是死路一条。

        

这个村子,真的还有从内部改变的希望吗?

        

内部的格局如此僵硬,难以转动,是否需要强大的外部力量,来打破这样的平衡呢?

        

这个想法一旦产生,就如同一颗种子,在纲手的心土中落地生根,开始发芽。

        

“你回来了啊,纲手,怎么,是心情不好吗?竟然一个人在这里发呆?”

        

令人感到不愉的揶揄声音响起。

        

纲手不用看也知道是哪个讨厌鬼来了。

        

她在办公椅上坐直身体,偏头扫向窗口位置,一名白色头发的五十来岁男人出现在这里,脸上露出了不是特别正经的标志性笑容。

        

正是自来也。

        

看到这个家伙过来,纲手内心一下子涌现出了一股无名火。

        

尤其是这张笑嘻嘻的脸庞,很想要在上面打上一拳。

        

“自来也,你这家伙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啊,是不觉得我会对你动手吗?”

        

纲手面如寒霜一般冷酷,棕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阴沉之色。

        

“呃……何以见得?”

        

看着自来也装傻的样子,纲手气不打一处来。

        

“大名府那边我已经去过了,那里发生了什么,需要我一五一十说出来吗?还是说,你是觉得我这个火影是摆设不成?”

        

不,或许在木叶的有些人眼里,她这个火影,的确是摆设一样的存在。

        

“咳咳,纲手,你先别生气,我这边也有自己的苦衷。这其实是老头子老早就做好的安排,和我无关。我也是在上一年中忍考试期间,才从老头子那里得知了一些,在这方面,我知道的内容并不比你多。”

        

自来也也知道继续瞒下去毫无意义,便向纲手诉苦起来,苦笑着回答。

        

“猿飞老师?”

        

“是的,他担心你会感情用事,所以老早就计算好,在你成为火影之后,去大名府述职时,再亲自告诉你这件事。”

        

唯一没想到的是,在这途中,团藏会借机生事,导致安排上出现了问题。

        

而且本人也在混乱中去世,没办法亲口向纲手说明前因后果。

        

“可是,这么大的事情,你们不该擅自主张。尤其是和鬼之国开战这件事,更不能瞒着我!”

        

纲手的语气听上去依然余怒未消,说话的声音也情不自禁大了起来。

        

“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想要停止下来已经不可能了。你要是还觉得不解气的话,猿飞老师那一份我也担着,打我一顿出气好了。”

        

“如果打你能把事情解决,我不会吝啬自己的拳头。”

        

事实上,现在即使揍这个笨蛋一顿,也什么都改变不了。

        

纲手独自坐着生闷气,眉头紧锁。

        

“你这些年在外面想必也收集了不少情报,应该知道鬼之国这几年来,一直在暗中蓄意挑拨小国之间的战争,现在还把自己的手掌伸到了大国内部……如果这个行为不去制止的话,迟早会演变成巨大的灾祸。进攻鬼之国,这是为了世界的和平考虑。”

        

自来也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鬼之国不等同于战争的因果。即便消灭了鬼之国,战争也还是会存在!”

        

纲手斩钉截铁说道。

        

“并不是消灭鬼之国,而是消灭他们的首恶。况且,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就需要预言之子登场,去制止世界的战乱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相信预言之子那足以改变世界的关键性力量。”

        

自来也声明自己的主张。

        

只不过他的这种主张,在纲手看来,未免太过于儿戏。

        

“……过去的你,一直都相信着自己,即使像个笨蛋一样活着,被大蛇丸远远吊在后面,也还能够乐观向上,坚持自我的意志去努力提升。”

        

纲手听到自来也的话,用复杂的眼神看着自来也。

        

什么时候,他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错了,纲手。我至始至终都从未变过,我只是我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太多的悲惨……而我对那些事情无能为力。而且,预言之子是我寻找到的,这就等同于,我在用我的方式,用自己的意志,来让这个世界变好!”

        

自来也与纲手对视着,眼神中只有坚定,没有迷惘。

        

“你真是如此认为吗?”

        

“没错。我曾游历过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被战争摧残的人们,无辜的孩子饱受寒冷饥饿,孤苦孱弱的老人发出哀嚎,一个个年轻鲜活而美丽的生命在争斗中逝去……所有的灾厄,都是战争所引发的。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发誓要改变这个世界,将战争从人类的历史中消灭!我的理想,从未变更过!”

        

作为两次忍界大战的亲历者,自来也见证过无数的悲惨与痛苦。

        

看着身旁的朋友,伙伴,师长,一个个离自己而去,他发自内心的厌恶战争。

        

如今好不容易在绝望之中寻找到了真正的希望,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你打算怎么消灭?”

        

纲手叹息了一声。

        

“让人们互相认同,互相理解。只要找到了相应的窍门,就可以规避一切的战争。这也正是你的祖父,初代火影所追求的事物,所以,才有了现在的木叶。”

        

自来也目光灼灼看向纲手,没有半点退让。

        

“纲手,现在你的那位学生,已经走上了一条歧路。我过去曾多次规劝过他,但他都无动于衷,自顾自的在忍界各地挑起战火,为此他利用自己的权力害死了很多人……我去过那些小国的战场,见到了他们的痛苦与挣扎。消灭鬼之国的首恶,会为这个忍界迎来新的和平。我希望你能够在这件事上,和我站在同一条阵线上,支持我的决定。”

        

看着自来也对自己展示出来的诚恳般的请求态度,纲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虽然自己与自来也,还有大蛇丸,并列为三忍,在外人看来,他们三人一体,无论是在何时何地,都是共同进退。

        

然而,现在来看,他们三个人,分别代表了三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他们之所以被称为三忍,只是因为他们三人的人生路线,凑巧的在某个阶段交汇在了一起,相遇,相识。

        

可是最终还是难免要互相背对,分道扬镳,走向属于自己的征程。

        

“自来也。”

        

听到纲手这不带感情的话语,自来也身体轻轻一震,抬起头,与纲手的认真的眼神对视着。

        

只听纲手清晰却并不响亮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我是木叶的火影,我只能向你保证一点,那就是我不会背叛木叶!”

        

        

三楼的大会议室中。

        

纲手召集了顾问团,以及各大忍族的族长,参与这场高层会议。

        

而作为三忍之一的自来也,也有幸在一旁旁听,有着参与进来的权力。

        

事实上,关于四国同盟,共同针对鬼之国的军事行动,其实在木叶之中知晓的人寥寥无几。

        

除了已经死去的三代火影,最初知晓这一消息的,也只有顾问团的二人,根部首领志村团藏,上忍班长奈良鹿久。身为三忍的自来也,反而是在计划初步拟定之后,最后进行通知的。

        

也就是说,除了以上这些人,各大忍族的代表,都对此事一无所知。

        

直到纲手与另外三位影将大体流程议定下来,才开始对忍族的首领们进行通知。

        

这是一场高度机密的高层军事会议。

        

来到这里的人,无一不是村子里实力高强的上忍,而且在村子里的地位崇高,属于忍族之长。尽管这里面有些人名声不显,但无可否认他们对于木叶的重要性。

        

日向,猿飞,犬冢,山中,秋道,油女,志村等十多个忍族的族长在这里齐聚一堂。

        

在这里面,志村一族的力量最为弱小,但考虑到志村一族曾也是木叶的强大忍族,在前面的忍界大战期间,贡献了大量的青壮年力量,因此如今依旧在这里有着一席之位。

        

除此之外,那些属于其余忍族附属的小型忍族,暂时没有资格在这里获得席位。

        

加上以火影为首的高层,汇聚在会议室里的,大约有二十人。

        

所有人不苟言笑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不发一言,等待着纲手率先开口。

        

尤其是顾问团的转寝小春与水户门炎,看到来到这里,就坐在位置上一脸镇定自若的纲手,有种如坐针垫的感觉。

        

按照他们一开始的料想,纲手回来之后,应该会率先对他们两人大发雷霆,狠狠斥责他们隐瞒四国同盟的事情,然后再恼羞成怒中召开高层会议。

        

然而现在纲手不仅没有对他们两人大发雷霆,寻找他们的麻烦,反而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召开高层会议,让他们有种阵脚被打乱的慌乱感。

        

对于两位顾问的想法,纲手自然是没有功夫去搭理的,在看到所有人落座后,便直接开口说道:

        

“在此召集各位展开高层会议,一共有两件事情需要向各位通知。第一件事,那就是前高层长老志村团藏涉嫌袭击前代三代火影,已经剥夺了其长老身份,并关押在重刑间中受罚,不得假释。为此,在高层长老缺失一员的情况下,现在要从村子里选拔出一位德高望重的上忍,来继任团藏长老的位置。经过过去我与两位顾问的反复探讨,决定这个高层长老位置,留给日向一族的族长日向日足上忍担任。”

        

对于这个决定,在场的众人或多或少都有所耳闻。

        

在纲手回归担任五代火影的时候,就有日向日足即将要担任高层长老一职的传闻了。

        

如今这个传闻,得到了证实。

        

对于纲手的决定,两位顾问都是颔首点头,这个决定,作为顾问的他们也是支持的一方。

        

让日向日足来担任这个位置,是早已商量好的事情,是时候正式确定下来了。

        

坐在猿飞一族席位上的男人,则是蹙起了眉头,从位置上站起,吸引了其余人的目光。

        

“火影大人,我认为关于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在之前的长老选票上,我们猿飞一族并不输于日向一族。为什么火影大人单单让将高层长老的位置,让给日向一族?”

        

对于猿飞一族男人的质问,日足面色平静的坐在那里,彷佛被连带进去的人不是他一样。

        

纲手转头看向猿飞一族的男人,没有因他的质疑感到不快,语气始终平和:“关于这件事,我和顾问们都有一致的想法。那就是如今暗部中,仍然为猿飞一族保留了几个重要的职位,比如一名分队长,六名班长的职位。如果再让猿飞一族获取长老席位,对于其余忍族未免有些不公,也会对村子的平衡造成不利影响……当然,如果你们猿飞一族愿意放弃暗部中的职位,我可以给你们双方再次公平竞争的机会。”

        

猿飞一族的男人轻哼了一声,坐回了位置上。

        

显然,纲手的提议,让他很是不满,对方在有意针对猿飞一族。但在这种地方,他也无法去指责纲手什么。

        

暗部的席位,是猿飞一族无论如何都不能够丢失的,这是进入村子核心的重要渠道。

        

土地,人口,人脉,资金,资源,声望一个都不缺的猿飞一族,能进入村子核心的渠道,才是最珍贵的东西。

        

“如果没有异议,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接下来,就是向各位通知第二件事——”

        

纲手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扫视房间一圈,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才郑重其事宣布:

        

“——那就是在今年的十二月份,我们火之国会连同六大国在内的风之国、土之国、水之国三大国,组成联盟军,对鬼之国发起战争!”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