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文高H新婚少妇/自虐残虐极限扩张文

傍晚。

        

雨只稍小了些,刘文凯就开车上了路。

        

进一步的核查,交给后面的刑警就行了,他这种做前锋的,只要找到一个方向,首先就是往前冲。

        

细密的雨点,在风的作用下,像是一股股散尿扑在挡风玻璃上,让视野一阵清晰,一阵模糊。

        

好在路上的车很少,刘文凯憋足了劲,专注开车,抵达目的地的时间,比导航还快了不少。

        

目的地是一家火锅店,有两层楼用于经营。楼下的停车场里,也停了不少车,竟是有许多人顶着风吹雨打的天气,也要来吃一顿。

        

临下车,刘文凯再对车内其他3人道:“咱们的目标是周磊的女朋友王娜,她现在是主要的嫌疑人,但咱们先是以询问为主。要注意出现在王娜身边的男性。如果王娜是凶手,就要考虑她有同伙。单独策划和执行凶杀案的女性是非常少的。另外,弃尸也需要体力和设备。”

        

副驾驶的是老刑警张恩泽,道:“厨房内的设备,大家也都关注一下,看有没有能分尸的东西。尸体的上半身,还没找到呢。”

        

“恩,切片的,切块的,都要注意。”刘文凯补充。

        

“你这后面一句,把人弄的汗毛都起来了。”张恩泽嫌弃的道:“就是保护好现场,抓人果断一点,哎,咱们人手还是少了点,要不两边把门给守一下的。”

        

“今天就这个条件了,队里也上不来人了,高速公路都封闭了,清河市这边,你让人家出人,也要不来。”刘文凯其实可以等明天的,因为尸体都飘了好几天的,凶手之前没跑,今天也没有理由恰好就跑了。” 

        

但是,做了这么些年的重案,刘文凯知道,许多时候,恰好的事情它往往就是那么恰好。

        

而且,天气这种东西,也是说不上的。现在的天气条件看着不好,但只是增援上不来,自己几人执行任务是没问题的,而且,也能达到基本条件了。

        

要是等明天,谁知道天气条件会不会更差,要是来一个比今天还厉害的大暴雨,那怕是连抓捕都困难了。

        

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外面的天气条件的不确定性太大了,所以,他都不愿意蹲守,就决定到情况复杂的火锅店内抓人了。

        

当然,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今天并不是一个确定的抓捕行动,而是以询问为主的侦查行动。

        

刘文凯只是防着询问变成抓捕。依然,这种天气,人跑了就难抓了。

        

四个人直接伪装成顾客,坐到了火锅店内,接着,刘文凯也不点菜,只说是等人,打法了服务员,就低声道:“王娜在前台,靠门这边的收银员,我现在去找经理,让他给我们安排一个房间,再喊王娜过来,小赵,你跟着我。”

        

刘文凯说着通过服务员去找经理,再跟小赵在后通道的休息室等。

        

张恩泽和另一名刑警,就坐在十几米远的雅座,他们跟前台之间有伪藤蔓的隔板,也能看到厨房内的场景,视野相当不错。

        

等待了颇长时间,才见王娜起身,往后通道去。

        

张恩泽和另一名刑警连忙跟上。

        

几个人很顺利的将王娜送进通道,关上门,再将之堵在了不大的物料间里。

        

“说说吧,你和周磊啥关系。”刘文凯的眼里,闪烁着光。

        

就眼前这么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别管她玩过多少次的密室逃脱或者剧本杀,刘文凯都有自信能将之审的明明白白的,让她见识见识,曾经直视过幽深黑暗的人类,是如何戳穿谎言的。

        

“周磊是我前男友。”王娜皱皱眉,道:“他打的红包是自愿打给我的,分手了报警,太没品了吧。”

        

刘文凯也皱眉,这个装的有点像啊。

        

张恩泽问:“你上次见周磊,是什么时间?”

        

“什么事嘛?”

        

“警察问你话,你就好好回答,不愿意在这里说的话,我们就去警局说。”刘文凯回过神来,再次走压迫问话的路线。

        

王娜左右看看,也没有同事能帮忙,于是道:“有一周多了吧,我也记不清了。”

        

“在哪里见面的。”

        

“就店里,他来找我,我说分手了就别婆婆妈妈的,让他走了。”

        

“发生冲突了吗?”

        

“没有。究竟什么事啊。”

        

刘文凯瞅着王娜的表情,决定来个大的,直接道:“周磊死了,你不知道吗?”

        

“死?”王娜露出惊讶的表情:“真的死了?”

        

刘文凯再次皱起眉来:“什么叫真的死了?”

        

“就是……就是……”王娜踟躇几秒钟,道:“就前两天,周磊发了一段话,说自己要去死了,我觉得挺恶心的,感觉他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那种,我就把他给拉黑了……”

        

“发了什么话?给我看看。”刘文凯催促。

        

王娜犹豫着拿出手机,找到微信通讯录里的黑名单列表,选择了周磊的头像,一只冰河世纪的松鼠。

        

一行文字,出现在众人面前:

        

我坚持不住了,生命于我而言,原本就非常的残酷,而今,变的更无色彩可言。我曾经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你曾经就是我生命中的一抹彩虹,如今,也不再是了。我走了,大约都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就像斯克莱特得到了它的坚果,已经没有意义了。

        

刘文凯和张恩泽互相看看,都变的沉默下来。

        

这则微信,可以说是标准的遗言了,而以刑警的眼光来看,王娜的表现,也不像是撒谎。

        

“斯克莱特得到了它的坚果,是什么意思?”张恩泽问。

        

“就是……斯克莱特是冰河世纪里的松鼠,冰河世纪是一个好莱坞的动画片,那个松鼠一直在追坚果,总也追不到。”王娜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也变的小心翼翼起来。

        

刘文凯有些气不过,道:“都发给你这种,相当于诀别书的信息了,你还把人拉黑?”

        

“我……我也想不到他会自杀啊,我以为他就是从哪学来的招数。他平时看着也挺开朗的一个人……”王娜低声道:“我要是早知道,我肯定好好劝他的。”

        

刘文凯重重的叹口气,只当自己重看了一次幽深黑暗,再重新拿出笔记本,缓缓道:“他父母和他的关系怎么样,你见过吗?周磊还有什么亲人吗?”

        

就算有诀别书,也不能完全证明周磊就是自杀的,还有分尸的问题要解决。

        

王娜小声道:“我没见过他父母,不过,听说很早以前就离婚了,又各自成家了这样子。周磊节假日都不回去的,他是奶奶带大的,奶奶前两年就过世了。”

        

这,就为自杀又添了新证据。张恩泽暗暗摇头,问:“你们有聊过那种,有纪念性的地点?尤其是在台河一线的?”

        

王娜回想片刻,道:“他挺喜欢那边的旅人桥的。以前说想在那边买房子。”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