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校花被老人狂肉的故事/校花被流氓拖进树林小说

李傕笑吟吟的看着张绣,道:“本将日后自会弥补你的损失。”

        

“主公可是想让末将组建一支重装骑军?”

        

张绣变脸的速度让人吃惊,就像是黑压压的乌云瞬间消散,露出晴空万里的蓝天。

        

李傕却黑了脸,这小子怎么也盯上重装骑军了?

        

要是麾下人人如此,他出去卖也养不起啊!

        

“没钱!”

        

这时代的重甲部队便如未来的装甲军,虽然战力无匹,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费钱。

        

养不起啊!

        

从组建到维护,以及伤亡后的重组,都需要天价钱粮,每一个士兵都堪比金子,昂贵得很。

        

骑兵本就是昂贵兵种,何况还是更进一步的重装铁骑。

        

另一边,城内的韩遂等人也在汇报战况。

        

“我部碰到李傕的主力,伤亡过半。”

        

梁兴一脸憋屈,他从未打过这么惨的败仗,整个军阵被那支重装骑军一冲即溃,毫无还手之力,

        

程银诧异道:“难怪李傕以步军阻我,原来主力都安排到你那条道去了。”

        

他倒是没有笑话的心思,彼此之间都是打过仗的,知道对方的战力。

        

步军!

        

梁兴闻言怒火中烧,甚至连带着把韩遂也恨上了。若非他提议分兵,他的兵马又怎会独自面对那支恐怖骑军。

        

“文约兄战况如何?”

        

梁兴看向韩遂,语气耐人寻味。

        

他与程银麾下将士都是血战后的景象,可反观韩遂所部兵马,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韩遂闻言,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

        

梁兴,程银的兵马都遇到狙击,只有他兵不血刃赢下战争,这番话若是说出来,恐怕在场所有人都不会信服,反而会引得众人遐想连篇。

        

可若是撒谎,全军上下两万人很难做到守口如瓶,最后很可能适得其反。

        

韩遂思虑再三,沉吟道:“李傕只布了一支疑兵,并未与我交战。”

        

即使知道这个说辞会引起不满,可他已经想不到其他方法了。

        

疑兵?

        

梁兴,程银,乃至马腾等人俱是一脸狐疑。

        

一共就三条道,两边都遇到狙击,另一条道却是一支疑兵,古往今来有这种布阵之法么?

        

韩遂笑道:“想是那李傕兵力不足,又要分兵防守寿成兄的兵马,无法尽顾三路。”

        

“不错,我本想出兵驰援诸位,只是李傕在城外布下重兵,我部几次交战都未能突围。”

        

马腾看似是在帮韩遂解围,其实是在帮他自己,以遮掩他没有出兵援助的事实。

        

这哪里是几次交战没能突围,分明只是试探性的冲了几次,便收兵回城了。

        

这正是临时联盟的缺陷所在,各怀鬼胎,谁也不愿牺牲自己的兵马,以至于发挥不出全部实力,一如当初的讨董联盟。

        

众人虽然仍有疑惑,但终归是没有多说,但心里却埋下了一颗种子。

        

——

        

第二天,惨烈的攻防战随即开展。冷兵器时代,攻坚往往是最惨烈的战争,没有之一,可这也是无可避免的事。

        

随着战鼓声响起,一个个排列整齐的方阵井然有序的向着前方城关推进。

        

高顺训练的新军方阵居中,西凉铁骑方阵分于左右两翼。攻城不仅仅要考虑破城,还要提防敌军突然杀出城打乱布置。

        

最前排理所当然是一个个高大魁梧的盾兵,在步军阵营中,他们总是冲在第一线,承受着最强悍的力量冲击。

        

这也正应了那句:这么有力气,活该你一辈子做苦力。

        

而在步兵之后则是沉重的冲城车,这些大型攻城器械往往需要几十名士卒来推动。

        

众所周知,破城有两处。

        

城墙,城门。

        

然而城墙高大不易攀爬,而且顶着弓弩,沸水,石块……即使杀上城墙,也要面对诸多敌人,这一点相对较难。

        

而且,攀爬城墙远远没有从城门方便。

        

一旦破了城门,后方的大股部队就能源源不断的杀进城。

        

所以更多时候,破城的关键在于城门。

        

李傕立于中军方阵,眺望着步兵方阵向前推进的步伐,心中不由得叹息。

        

几个月前,他们有的还在田里种庄稼,有的还流浪在各地……随着均田制的展开,他们毅然从军。

        

只因为李傕给他们分了土地,凡家中有兄弟者,大多择一从军。

        

最新军制,凡获得战功者,可得土地。

        

此次出兵有数万新军随行,最后很可能只剩一半人能活着,继而蜕变成精锐之师。

        

一将功成万骨枯。。。

        

严格来说,这是他第一次发动攻城战。

        

当初反攻长安大多是野外作战,后通过内应直接破城。

        

“去吧,他们是你一手训练出来的。”

        

李傕收拾思绪,看向一旁的高顺,这次攻城战将由他全权指挥。

        

“喏!”

        

高顺显然也预料到的接下来的景象,但心中的动摇很快化为坚定。

        

慈不掌兵,战争注定会有人流血。

        

徐晃则立身于另一处阵地,一整排投石车早已蓄势待发,只等一声号令,即可对前方城关狂轰滥炸。

        

他脸色沉重,注视着不远处的传令兵。

        

一刻,两刻……

        

时间缓缓流逝,他终于看到了挥动的旗帜。

        

“放!”

        

一声令下,早已拉满的投石车迅速运转,一颗颗巨石划破长空,无差别落在城墙上下。

        

虽然造成的伤亡微乎其微,可带来的震慑力却是无与伦比的。

        

一颗颗巨石从天而降,重重砸在城墙上,留下深刻的印记。

        

也有个别落在人群中,顿时有人鲜血四溅,惨叫连连。

        

易地而处,若是身处于城墙之上,恐怕也会担心被这恐怖的杀器命中吧?任你皮糙肉厚,擦一下也得命丧黄泉。

        

另一边,城墙上的联盟守军也已是蓄势待发。

        

“不要乱,后退者死!”马超手持战剑游走在队伍中央,怒吼连连,这处西城门正是由他的兵马防守。

        

“将军小心!”

        

这时一颗巨石如流星般从天而降,一旁的将士急忙提醒。

        

马超却是看也不看,手中战剑猛然一挥。

        

砰!

        

巨石一分为二,无力跌落。

        

静!

        

片刻后,欢呼声四起。

        

“将军威武!”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