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雨婷与又粗又大的张行长/打屁股加罚臀缝屁股沟

        

夺宝者是魔族!

        

这句话一出,顿时轰动全场,有一个算一个的包间,全部都被主人自行打开,冷眼看着底下蔓延的粉色烟雾。

        

“确实是魔族的味道不错。”

        

仇庆眼色中带着恨意,盯着下面的粉色烟雾,嗤笑一声,“这么久了,魔族的手段依旧这么下作。”

        

“这是魔族的魅魔的毒烟,功效下作,不仅迷人心智,还拥有催,情的作用……”

        

他嫌恶的皱眉,从袖子里不知道什么地方拿出来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丸子,塞进嘴里,而后将小瓷瓶转手给苏凡。

        

仇庆冷淡道:“吃一粒就够了,这是解毒避瘴的丸子,虽然效果可能没那么好,但是用来防这烟雾总能抵挡一二。”

        

几人在瓷瓶中倒出丸子,有一个算一个塞进嘴里。

        

苏凡一口吞下口中药丸,倒也没迟疑,仇庆就算再不好,也不会在这方面下黑手,魔族是共同的敌人,寻常人族得见之,必定要放下彼此之间的怨恨,共同御敌,抵抗魔族,也好让家园安宁,四下无忧。

        

不过……

        

苏凡眼里闪过一抹趣味。

        

春城唯一一处近魔之地,就是整个春城下面的上古战场,上古战场中,是魔族最密集之处,其他地方,但凡是春城城内,都有密密麻麻的防御阵法,尤其是针对魔族的。

        

魔战在春城是自古以来就有的流俗,春城在附近的诸大城池中,也是城池施设对魔阵法最多的。

        

若是说有哪个城池必定不会有魔族横行,那就是春城。

        

可见春城的对魔之阵法之强。

        

然而就是这样的春城,在这么隐私性极强的拍卖会上,却被魔族入侵?

        

真是有意思。

        

到底是春城失守……还是说……

        

想到之前那叫帕萨斯的魔族,口中叫嚷过的“人类武者换来的宝贝”,不难怀疑,有人族和魔族勾搭成性,狼狈为奸。

        

且说人族里出了温柔这么一个拎不清的还不够?

        

“春城里怎么可能出现魔烟……这

        

不可能!”

        

“春城的禁异阵法失效了??”

        

一声声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

        

所谓禁异阵法,就是因着魔族横行,更擅长蛊惑人心,所以春城的异族,大多数都会被在其中限制。

        

更有针对魔族的杀阵。

        

统一都被称呼为禁异阵法。

        

不过,不见得是失效,但是,恐怖确实出了点问题,否则,这样光明正大的暴露出来,魔族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

        

通过这种方法进入人类的城池,想必对于魔族来说,也极为不易,但是他们却依旧暴露了,暴露了不说,还这么大张旗鼓的袭击……

        

若非刨除魔族脑子有坑的说法,就是有其必得之物在这拍卖会上,以至于让他们放弃了一条苦苦布局多年的秘密通路。

        

否则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而至于是因为什么东西才让他们如此大动干戈……

        

所有人的脑子里情不自禁的冒出来一个名字。

        

万古圣灵丹!

        

除了这东西,绝对不会有其他东西。

        

唯独万古圣灵丹,是人族和魔族都能用到的丹药,若是魔族来犯,所要抢夺,恐怕就得是这万古圣灵丹了。

        

“万古圣灵丹……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做什么?”羽还真若有所思。

        

他同样也想到了万古圣灵丹。

        

至于说魔族来这里不是为了抢夺宝物,谁信呢?

        

这里可是存在着武帝强者坐镇的天宝阁,魔族来此,如果不是为了夺宝,莫非还是打算在这里大开杀戒,让人族损失一批世家豪门中的贵族?

        

别闹!

        

“不论他们到底想要抢夺万古圣灵丹的用途是什么?总之现在他们进犯人族的地盘,已经犯了我人族的脸面,并且公然的撕毁了条约,所以叫他们死在此地,以血我人族之耻是必然的。”仇庆轻嗤一声。

        

羽还真听到他这番不屑的话语,看了他一眼,语气中带着劝慰和警告:“小瞧对手的人可是会死的很惨的。”

        

仇庆笑肉不笑的回应:“放心好了,在你死

        

之前,我是绝对不会死的,更何况在场的这些人,难不成还打不过魔族?”

        

苏凡看着二人的交锋,在心里暗自记下了一点,虽然仇庆看起来性格偏为冷漠,但是对比起来羽还真,似乎更对人族的实力充满着信心,而且这信心有点膨胀了。

        

不知道他是没有认清楚当下的局面,还是说有什么底牌没有掀开。

        

不过那和苏凡没有关系。

        

他类似于其他人一样,走到了包间的窗户边上,透过面具的眼睛缝隙,看向底下蔓延的粉雾,眉眼中露出一丝疑惑。

        

也有和他一样的人感觉到疑惑。

        

这雾气……

        

来的时候带着一股杀气腾腾的感觉,可是现在却僵持在此一动不动。

        

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难不成不应该是任由这个粉色的雾气淹没他们在场的所有人才对?

        

这忽然僵持发展的现场,怎么看哪里都不太对劲。

        

“不对!有诈!”

        

这时,不知道是谁忽然反应了过来,大喊一声,“魔族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这里,他们在拍卖会的阵法核心夺宝!!”

        

若是想要抢夺拍卖会上出现的拍卖品,那么只有两个地方,一个就是拍卖会的大厅,这里也是最容易的。

        

在这需要破解大厅台上的阵法,然后让碍事儿的拍卖师滚一边儿去,就能拿走拍卖中的拍卖物品,以及还未展示过的拍卖物品。

        

而另外一种方法,就是直接突破到拍卖会的后台,在拍卖会的核心当中,正面击败充当核心的人物,随后一口气取走所有的拍卖品。

        

两者不同的是,后者能够拿走所有的拍卖品,而前者只能拿走拍卖中的拍卖品,以及还未展示出来的拍卖品。

        

“魔族狼子野心,诸位同胞,请助我天宝阁一臂之力,共同抵御魔族,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在浓郁不散的粉色烟雾中,又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扬了出来。

        

“但凡是帮助我天宝阁渡过此次魔战的同胞,皆可以获得天宝阁本次拍卖会的九折!!”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