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变小棉签play&军旅高干Np肉一女多男触手

     

二人随着韩冰蝶飞到一座山峰前,那山峰直插云霄,灵气环绕,四周更飘浮着大量的浮空岛,极为壮阔。

        

“这就是赤阳峰,你们先住在山下的待客区吧。”韩冰蝶说道。

        

“师叔安排即可,我们无所谓。”萧南风说道。

        

韩冰蝶带二人飞到一个山谷前,里面的玉清弟子见到韩冰蝶,无不恭拜行礼。这里亭台楼阁、假山水榭,极为雅致,韩冰蝶招呼过后,众玉清弟子都离开了,只剩下他们三人。

        

“此山谷暂时给你们居住。”韩冰蝶说道。

        

“是!”二人应声道。

        

“给我说说这两年的情况。”韩冰蝶说道。

        

在一旁凉亭中,二人简略描述了一番这几年发生的事情。

        

韩冰蝶眼中一阵阴晴变幻,听完之后,一阵唏嘘:“蓝极光、张非凡都死了?唉,太清仙宗这些年变化太快了。”

        

“蓝师叔、张师叔在红月幻境中殒落,是有复活机会的。”萧南风说道。 

        

他没有说张凌君去执掌红月幻境了,毕竟,此事还不宜暴露。

        

“哪有那么容易?太清仙宗这一万年了,多少人死在了红月环境中,什么时候有人能复活的?唉。”韩冰蝶微微一叹。

        

“师叔,事在人为。”萧南风说道。

        

韩冰蝶摇了摇头道:“罢了,不说这个了。不过,你这一路可真是惊险啊。”

        

“这世上,哪份造化不是要争回来的?如今的太清仙宗,也已经重现了一些昔日气象,现在想要晋级圣地不容易,但,过些年,我太清仙宗多出一大批金仙的时候,那还难吗?”萧南风说道。

        

“呵,你说得好听,金仙是那么容易修到的吗?”韩冰蝶哭笑不得道。

        

“师叔不相信我们能做到?”萧南风神色一肃道。

        

韩冰蝶沉默了一会,又看了看二人,这短短时间,二人都达到了真仙境,这可是不争的事实,或许,还真有可能。

        

“好,你们这一代能有如此闯劲,我很欣慰。”韩冰蝶感叹道,继而道:“你们且在这里休息,我去找夫君探探口风。”

        

“有劳师叔。”萧南风说道。

        

韩冰蝶起身飞走了。

        

萧南风疑惑地看向赵元蛟道:“师兄,我虽然派人在玉清圣地外蹲守,可,对玉清圣地具体情况还不清楚,特别小雨家庭的情况,你可知晓?”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小雨的爹,原先就有两个夫人,但,都生了儿子,后来小雨的爹娶了师叔,才生了小雨。”赵元蛟说道。

        

“哦?”萧南风微微皱眉。

        

这时,韩冰蝶也飞上了赤阳山。

        

山上一座大殿外,一群杂役弟子战战兢兢地在四周忙碌着,他们不时看向不远处的一男二女。

        

“臭丫头,你再任性,就别出来了。”一名男子冷喝道。

        

在男子身旁,两名容貌绝佳的女子不停地安抚着他。

        

“夫君,你就这么一个女儿,你别跟她置气了啊,小雨多好的姑娘啊,想留下来多陪陪你,不是好事吗?”一名女子说道。

        

“我不要她陪。没大没小,出去一趟,心就野了,到现在还没收回来。”男子气愤道。

        

另一名女子也说道:“夫君,你消消气啊。你这样容易让外人看笑话的。你以前不是最疼小雨吗?小雨长大了,她有自己的想法了啊,你不要逼她啊。”

        

“谁逼她了?我只是让她去见见那些人,又没让她非要选谁,她看都不看一眼。让我的颜面往哪里搁?她都被惯坏了。”男子气骂道。

        

“夫君,消消气!”二女一阵苦笑。

        

这时,韩冰蝶走了过来道:“夫君,二位姐姐。”

        

男子看到韩冰蝶回来,顿时怒声道:“刚才,那孽子找你干什么?又找你求情了?守个山门也不安生,还想回来?让他给我在山门口待着。”

        

韩冰蝶哭笑不得道:“夫君,是小雨惹你生气的,你迁怒夏蓝干什么?你不是一直说要兄妹和睦吗,夏蓝帮小雨说句话,你也责罚?哪有这样霸道不讲理的父亲?”

        

“我就是不讲理了,你待怎样?”男子怒气冲冲道。

        

“你若不讲理,那待会有事,我也不跟你说了。”韩冰蝶说道。

        

男子眉头微皱,而另两女却神色一动,其中一女好奇道:“妹妹,蓝儿刚才来找你干什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夫君不想听,我也不跟他说了,我给两位姐姐说。”韩冰蝶说道。

        

男子:“……”

        

二女的好奇之色更甚了,但,她们知道韩冰蝶是故意气恼男子,也没有当真。

        

“妹妹,你就说吧,别卖关子了。”一女说道。

        

“我说可以,但,夫君要忍着火气,等我话说完再发表意见,要不然,我就不说。”韩冰蝶说道。

        

二女顿时好笑地看向男子,知道韩冰蝶要说的话,可能会刺激男子。

        

“放心,夫君若是发火,我拉着他。”一女说道。

        

“妹妹,你快说吧。”另一女说道。

        

韩冰蝶点了点头道:“是萧南风来了。”

        

“什么?那混账东西,还敢来?”男子顿时大怒。

        

二女死死拉着男子。

        

“夫君,萧南风如今是天庭战神,刚刚还灭了大殷仙朝,你不知道这消息吗?”韩冰蝶马上问道。

        

二女一阵惊呼:“什么?灭了一个仙朝?”

        

男子却皱眉道:“我是听说了,但,以讹传讹得太严重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更何况,传说有东部十八战神齐出,还有一个什么大佛尊出手,关萧南风何事?至于那什么《灭殷策》到是不错,但,谁知道是不是萧南风想出来的?”

        

另两女面面相觑,显然没想到男子对萧南风的消息知道这么多。

        

“夫君,我刚才已经问过一遍了,刚好,我来跟你们说说这个萧南风。”韩冰蝶说道。

        

“妹妹,你快说,我早就对着萧南风感兴趣了。”

        

“就是,小雨天天将萧南风挂在嘴边,一定很不凡。”

        

二女来了兴趣,只有男子一脸恼火。但,此刻他却克制了火气,在旁听了起来。

        

接下来,韩冰蝶将知道的事情,慢慢对众人述说了一番。

        

一番话讲完,二女都露出惊诧之色。

        

“这萧南风,还真是不简单啊,不到十年时间,就打下诺大基业了?”

        

“短短时间,大峥皇朝已经执掌四十座仙城了?不简单。”

        

“这要再有十年,大峥皇朝再进一步,岂不是能晋级仙朝?”

        

“夫君,萧南风配得上我们小雨的。”

        

“是啊,夫君,你以前看不起人家,现在又觉得如何?”

        

……

        

二女不断帮衬着。

        

男子却皱眉思索了起来。

        

韩冰蝶也劝道:“夫君,我知道你肩负着赤阳峰未来的使命,甚至要考虑玉清圣地的未来,不惜牺牲小我,可是,在条件差不多的情况下,你也要照顾一下小雨的感受啊。小雨和萧南风经历过多次生死相伴,若非有萧南风,小雨早已死了吧。小雨是有时不懂事,但,你不是最疼小雨吗?你总不想让她以后以泪洗面吧?”韩冰蝶劝道。

        

“是啊,夫君,萧南风完全配得上小雨啊。”

        

“夫君,你就别为难小雨了。”

        

二女也帮衬道。

        

男子却眼中一恼道:“妇道人家,懂什么?”

        

“你~,哼,我们是妇道人家,什么都不懂,你晚上别来我房里。”

        

“也别来我房里。”

        

“晚上别找我。”

        

……

        

三女杏眼一瞪,威胁着男子。

        

男子:“……”

        

见三女生气,男子微微一叹道:“我不是怪你们,好了好了,也跟你们直说了,这萧南风优秀是优秀,只是,太危险了。”

        

“什么危险?”三女不解道。

        

“且不说萧南风身上有邪物缠身,就萧南风做的这些事,太过猛烈了,短短不到十年时间,他经历了多少杀戮?他就是一个惹祸精,以前是运气,一路活到现在,可若一直这般杀戮下去,万一哪次有个意外,就是身死道消。我可不想小雨以后守活寡。”男子说道。

        

三女一怔,的确,萧南风经历的事情是传奇,但,若万一有一次失手,小雨怎么办?

        

“看不上人家的是你,人家拼搏出了事业,你又嫌人家弄险。萧南风不这么拼,他怎么开辟一番基业,让你刮目相看?”韩冰蝶说道。

        

“不行,反正我暂时不同意小雨跟着他。不说他修为不足,他的事业不够,就他这份惹祸的本事,我都不能将小雨推入火坑。”男子说道。

        

“你是老顽固,萧南风如此优秀,又有潜力,你为什么看不上?”韩冰蝶说道。

        

“他还没成你女婿呢,你这么夸干什么?他是有可能走得更高,但,也可能会夭折,这种事情多了去了。”男子说道。

        

“可是……”

        

“没有可是。我夏星辰的女儿,不比任何人差,我可以不排斥萧南风,但,我也不许他们现在交往,这是我的底线。你们看事情不够长远,只凭心中感觉,容易出错。小雨的人生大事,我做为父亲,必须要帮她把握好。”男子夏星辰沉声道。

        

“我们三个妇道人家,目光短浅?就你眼光长远。”

        

“晚上不许来找我们。”

        

“哼!”

        

……

        

三女黑脸,气哼哼地不理会夏星辰了。

        

夏星辰:“……”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