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乱婬宫交校园全文阅读/上课自慰的经历

     

行至二十米水深位置,淡淡发光的锦鲤依依不舍的离去。

        

它神秘而奇异,很喜欢在陈正的身边蹭来蹭去,却似乎有固定的活动范围。

        

陈正的注意力,却已被这一带的变故所吸引。

        

区域聊天频道里的信息庞杂而混乱,陈正一路离开深水区,也一点点理清楚了来龙去脉。

        

事情的起因,是吴龙达躲藏中,与一群贝克人遭遇了,他实力也是够强,重伤了一个贝克人,竟还勉强逃掉了。

        

贝克人由此顺腾摸瓜,发现更多人类活动踪迹。

        

煭顺势展开疯狂报复。

        

这两天里,猎杀贝克人的恐怖生物没有再出现,贝克人也没意识到,连杀它们好几个同族的其实也是来自于地球文明的竞赛者。

        

但此刻,它们的注意力仍是重新转移回人类的身上了。

        

煭的目的不在于报复,它的策略就是要将人类压死、打服,最后活捉一部分人类,时代圈养,取耳售卖!

        

因此,人类敢反击,它们便变本加厉的报复—— 

        

煭召集周边的贝克人,地毯式扫荡,要让人类付出代价,并要将重伤它们同伴的人类给揪出来,千刀万剐!

        

敢还一次手,我杀你十人,敢杀我一人,我杀你百人!

        

这与古代屠城策略相同,要把人类打到不敢反抗、逆来顺受!

        

在心理上彻底击垮人类!

        

它们没找到吴龙达,却找到了许多躲藏起来的人类竞赛者。

        

尤其是距离湖岸一公里位置的矮山山洞位置,那边聚集着不少人类,足有几十人,被一网打尽,全都堵在了山洞里!

        

前前后后,它们抓住了六十多个人类,全被它们控制起来。

        

不仅如此,这些贝克人虽不是竞赛者,但对竞赛者有一定的了解,很清楚竞赛者之间有“交流平台”。

        

那个煭一边杀人,一边还让被它抓住的人类在区域聊天频道里帮它放话,让那个重伤它们同伴的人类自己站出来,否则,每过半小时,它们就再杀一人!

        

区域聊天频道里瞬间炸锅了。

        

那些被抓住的人疯狂地滚动刷屏,有人拼命求助。

        

“吴龙达,你出来啊!你害死我们了!你以为我们叫你一声大佬,你就真是大佬了?我们这些人,全要被你害死!你就是杀人犯!”

        

“李警官、张道士,还有那些高手们,你们来救救我们啊!它们真的会杀光我们的,它们真的会杀光我们的,救救我们啊!我们不想死!”

        

“吴龙达,这些贝克人说了,只要你出来认罪,它们就只割我们的耳朵,不杀我们,别那么自私,快出来给它们杀。”

        

“前些天不也有人猎杀过贝克人,它们现在就是在报复这些人,你们杀贝克人,别把我们也害死!”

        

也有人带着完全不同的想法。

        

“这叫煭的贝克人王八犊子把我们抓起来,就是让我们在这里哭喊,好把其他人都吸引过来一网打尽,用心险恶!”

        

“它们的话你们也信?只割耳朵,呵呵……别人只割我们的耳朵你们就感恩戴德了?”

        

“吴龙达、李警官,你们千万不要来!这是陷阱,它们有几十人,那个煭更有外骨骼装甲和一门三管重机枪,我们是死定了,你们一定要活下去,为我们报仇!”

        

“生而为人,我不后悔,我不相信我们地球文明永远如此积弱,我死就死了,我还有家人,绝不能让这些杂种到地球去祸害我们的家人,吴龙达你干的漂亮,千万别来,发育,变强,成长起来,绝不能让这些外星杂种赢到最后!”

        

“要是咱们地球的那些枪炮坦克能拿来,这些贝克人,嚣张个屁啊!”

        

“说那些没有用,其他文明竞赛者,不也带不来那些东西吗?也许有现役的军人成为竞赛者能带来那些东西,可我们远峰山脉显然没有这样的人。”

        

到现在为止,那个叫煭的贝克人小头目已经连杀十人。

        

陈正看到这里,眼前仿佛浮现夜色里的那一幕。

        

那个绝望的人类拼命游向远离自己的位置,嘶声呐喊:我一定要活下去。

        

吴龙达有错吗?他没有错,他被贝克人追杀,自保反击才出手重伤了一个贝克人,甚至都没有真正杀死对方,这附近活动的全体人类,就遭到了贝克人疯狂的报复。

        

你杀我,我跑,反击打伤你都是我不对?

        

这是什么逻辑?

        

这些贝克人的目的也不是区区为了报复,它们要的就是如那些憎恨吴龙达的人的那样的反应,让人类从心底里恐惧、不敢反抗,甚至反过来仇视自己这边敢反抗的人。

        

这是要培养人的奴性,在这样下去,等它们把人类反抗都杀光,剩下的抓起来关在笼子里,就更好调教了。

        

而这些贝克人,甚至连竞赛者都不是!

        

只因它们比这些地球竞赛者强大,它们就可以制定秩序、秩序他们!

        

贝克人和那个煭这样做,表现出来的,更是极端的嚣张,它们根本不把人类放在眼里,也不相信有人可以反抗得了它们,因此,它们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甚至把那些人抓起来让他们随意在区域聊天频道里发言!

        

陈正心中发狠。

        

上一次,夜色湖下,他没有反击的能力。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今天,他要来秩序这些贝克人!

        

真以为地球无人吗?

        

与此同时,U型湖岸远处,矮山脚下空地处,六十多个人类正被贝克人控制起来。

        

因为双方战力悬殊,贝克人甚至没有特意捆绑他们,只是画了一个圈不准他们离开这个圈而已。

        

谁敢踏出画出的圈一步,直接斩首。

        

袁梦竹等人也在其中,他们本就躲在一个山洞里,全被贝克人抓住了,个个面容惊恐。

        

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周围几十个贝克人,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在区域聊天频道里疯狂刷屏,可袁梦竹没有发言,她只是默默地看着,时不时地扫一眼私聊。

        

她给一捧春风发去了好多消息,迟迟没有得到回复。

        

不知道,一捧春风是否看到了,有没有跑到安全的地方去?

        

在袁梦竹看来,一捧春风是个神秘又温暖的高手,上一次深潜者袭击他们,一捧春风话都没说几句,却是最先赶到的,一击击杀了那个深潜者。

        

这样的人,绝不应该死在这里。

        

当然,袁梦竹不知道,陈正那是积累高能粒子心切,哪里是救人心急?

        

贝克人无比强大,尤其是那个灰褐色布甲的贝克人小头目煭,无比强大,有一个五级的高手向它发起攻击,被它一只手就活活捏死了。

        

它们有嚣张的本钱。

        

一捧春风就算厉害,怕也绝不是这个贝克人的对手!

        

绝对不要来……绝对不要来……

        

袁梦竹深陷险地,却还担心着别人。

        

这里的人类,个个面色凄凉,有人还在低声咒骂吴龙达,而有人则发了疯,想要冲出去和贝克人拼了,结果当场被反杀,死状凄惨。

        

众人噤声,惶惶不已。

        

贝克人讥嘲大笑。

        

灰褐色布甲、拥有外骨骼机械臂挂载三管机枪的煭更是冷冷看了一眼,目光中,对这些贪生怕死、缺乏种族意识的人类鄙夷至极,在它看来,这些人类虽有高等智慧,其实连野兽都不如。

        

它的嘴角噙着冷笑,期待着有地球文明的生物自不量力地上来送死。

        

但它不知道,它期待的“对手”正在路上。

        

只是,不是来送死的,而是筹谋来杀它们的!

        

黄大发面色绝望地坐在草地里,肥胖的身躯抖如筛糠,和他的前司机现保镖说:“对不起,我们恐怕回不到地球了,我许诺给你的报酬,恐怕兑现不了了。”

        

黄大发不相信吴龙达会站出来,更也不相信贝克人有可能留他们一命的鬼话。就算留一命,也是生不如死的活着。

        

他的那个司机倒是淡淡笑道:“未来的报酬,我其实从没想过,只是你一直在强调而已。黄老板,我保护你,是因为你之前帮过我,不是你许给我回到地球后的报酬。你成天嘴里钱钱钱的,确实让人讨厌,但人不坏,贝克人真要动手,我会和它们拼命,我战力低微,但能有一点点机会的话,你也可以趁机逃跑。”

        

黄大发万没有想到这时候会听见这样一番话,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司机。

        

其实,就算在群里劝说吴龙达、李警官不要来的那些人,心中也都还抱有着一点念想:万一,有人能来救他们呢?

        

袁梦竹也是如此,她是矛盾的,既怕一捧春风等地球文明的人出现,又怀着希望,万一……万一他们能神兵天降,将这些贝克人杀一个人仰马翻,救他们于水火呢?

        

不是没有办法了,谁会真的想死呢?

        

而两公里外,李靖城等人躲藏之地。

        

这些警官们同样愤怒不已。

        

迟迟没有在区域频道表态的吴龙达就在这里,他是重伤逃过追杀的,早已昏迷,根本无法做出回应与选择,若不是被李靖城救下,早就葬身野兽腹中了。

        

一些年轻的警官甚至想要冲出去和它们拼了。

        

李靖城将他们拦下,其实眼看着同类被屠杀,他既愤恨那些异族,也愤恨自己的无能。

        

可他必须保持理智:“我们是这一带最强的一个团队了,人均战力已达到五级,我本人更是已经八级,可那些贝克人,人均八级,目前确认的,就有将近三十个贝克人,更别提那个至少十级的贝克人小头目——你们看见没有,它们根本不在乎暴露自己的实力,任凭那些被它们抓住的人类在聊天平台上公开它们的战力。

        

“因为它们清楚,我们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

        

“它们的目标不仅仅是吴龙达,恐怕还有前些天猎杀过贝克人的那位。

        

“我们去了,不光救人不成,恐怕全都要交代在那里,赔了夫人又折兵!”

        

“太嚣张了!”谢经纶怒起,一拳打在一侧的树干上,用力之大,拳头都渗出血来。

        

李靖城双眼血红:“弱小就要挨打,绝不能出去,我们也死光了,远峰山脉里的人类的希望就更渺茫了!”

        

然而,就在这时,李靖城脸色忽然一变:“等等……一捧春风,给我发来了一道私信!”

        

谢经纶惊讶道:“那个炼金术师?他这时候来消息,说什么?”

        

“他……他说……他要邀请我们去屠杀贝克人?”李靖城吃惊地看着光脑上浮现的、只有他一人可见的私信。

        

谢经纶等警官面面相觑:“你没看错?那个一捧春风,他说的不是想办法救人,是邀请我们去屠杀贝克人?他疯了吗?”

        

贝克人如此强大,在贝克人手底下救下那些人类都是奢望,可这个一捧春风竟直接说,要杀光贝克人?!

        

谢经纶道:“他一个炼金术师,技术流的,也许等级不低,身体素质未必比我强,哪能有什么战力?咱们都没办法,他有什么能耐?”

        

这不是自信,是自大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