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主动让男生?自己的弹/老董杜烟23部分阅读

      

虽然送的是鸡屁股,可这个大方送肉的举动,为何雨水赢得了不少人的点头称赞。

        

人人夸奖何雨水大气。

        

个个表扬何雨水不计前嫌。

        

唯有人老成精的聋老太太晓得怎么一回事。

        

事情真的不能只看表面。

        

年纪轻轻的何雨水做事情滴水不漏,好处得了,好名声得了,但同时也挖了一个大坑给贾家人。

        

真以为让傻柱给送鸡肉去了?

        

是何雨水鱼与熊掌兼得!

        

即算计贾家,自己也获利。

        

槐花找你要吃的,你给还是不给?

        

四合院里面这些人他们眼红你拿回了钱,眼红你获了利,羡慕嫉妒恨的加持下,只会说你冷血的跟一个四岁孩子一般见识! 

        

与其到时候坐蜡,还不如主动出击的好。

        

我先给你送去,先把这个不计前嫌的美名帽子捡起了戴在头上。

        

人设!

        

何雨水也是没招了。

        

这眼瞅着就要到大变年代。

        

真要是有人用傻柱偷盗轧钢厂食堂物质一事来说事儿,何雨水也得跟着落倒霉。

        

亲兄妹呀!

        

傻柱在食堂工作十多年,带回来的饭菜真进了贾家人肚内?你何雨水就没吃?

        

为了将这些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为了让自己万无一失,何雨水须要和秦淮茹一样苦苦营造自己的人社!

        

越是离谱的事情往往传播的越快。

        

何雨水想要通过这件事促成那五千块出现在老人家面前,继而获得老人家的回信或者接见。

        

四合院里面没好人,尤其像刘海中、易中海之流,更是禽兽混蛋,为了实现自己的当官梦想,刘海中一定会派人拿走傻柱给贾家人送来的食物。

        

何雨水这个当事人是可以大度的选择对你们贾家人说原谅二字,但我这个目前还没有被王主任任命且处于考察期间的代理一大爷却不行,我的为大院名声考虑,我的为何雨水讨个公道。

        

所以贾家的命运在傻柱端着鸡屁股走出聋老太太家门那一刻它就已经处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这碗鸡屁股。

        

包括窝窝头。

        

贾家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吃上。

        

训面都是有几碗,估摸着会让贾家人吃个痛快。

        

果不其然。

        

傻柱端着鸡屁股还没有走到贾家门口,就被前院李寡妇、后院张寡妇外加刘光天、刘光福四人给挡下了。

        

一个要进。

        

一个不让进。

        

争执之下。

        

傻柱只能把何雨水请到中院,你们不相信我,总的相信雨水吧!

        

“雨水,他们非不信,哥也是没招了,只能让你来替哥作证。”

        

“傻柱,你别瞎说,我们怎么就不信了?我们相信。”

        

李寡妇的话让傻柱感到意外。

        

既然相信,为什么拦着不让进去。

        

我让你们帮我把鸡屁股给贾家人送去,让贾家人吃鸡屁股,你们懒得动手,贾家人出来取鸡屁股,你们更不乐意。

        

干嘛呀!

        

傻柱压根不会想到,他又被他亲爱的妹妹何雨水给利用了,要不是秦淮茹、小铛、棒梗他们朝着傻柱一而再再而三的装可怜要肉,何雨水也不会灵机一动的利用鸡肉给贾家挖坑。

        

一切都是贾家自找的。

        

记吃不记打。

        

家都被抄了,还要吃肉。

        

真以为逼着何雨水上吊这么大的事情,抄抄家就过去了。

        

扯淡。

        

世界上最严重的处罚是生不如死。

        

秦淮茹、贾张氏等人生不如死的日子还没有开始。

        

嫉妒就是原罪。

        

四合院里面的这些街坊们,都不会轻易放过贾家人。

        

李寡妇、张寡妇的出现,代表着四合院街坊们要清算贾家。

        

傻柱也是没招,两寡妇挡在前面,他也没法用拳脚教训刘光天和刘光福,更不敢硬来。

        

两寡妇放话了,只要傻柱敢硬来,两寡妇就去街道告状,说傻柱跟她们两寡妇耍流氓,刘光福和刘光天说他们会为两寡妇作证,证明傻柱跟人家耍流氓。

        

傻柱是容易冲动。

        

但却不傻。

        

为了给贾家送块鸡屁股,把自己折进去。

        

这买卖做不得。

        

所以才乖乖的把何雨水请到了现场。

        

结果人家明摆着不让进。

        

“雨水,你什么话也别说,我们姐俩相信你,贾家人这么欺负你何雨水,你何雨水还能大气的给小铛和槐花两人送碗鸡肉,姐姐们不能说你不好。”

        

“李寡妇,张寡妇,人家何雨水都不计较,你们两个寡妇计较什么?”

        

贾张氏没让何雨水失望。

        

该出手时就出手。

        

秦淮茹压根拦不住。

        

“何雨水不计较,我们计较,王主任说了,说你们贾家人就是臭狗屎,刚才二大爷也放话了,你们贾家人今天晚上不能吃饭。”

        

“李姐,张姐,我知道我们贾家做了很多错事情,也知道你们生气,是我们贾家人不对,我秦淮茹在这里向李姐和张姐,还有咱们四合院的街坊们道歉,我们大人可以饿,孩子是无辜的,小铛八岁,槐花四岁,求求李姐和张姐,高抬贵手给小铛和槐花两个孩子一口吃的吧。”

        

秦淮茹说着软话。

        

她以小铛和槐花两人说事,期望这些人看在孩子的面子上,让贾家人吃到这碗鸡屁股,贾张氏刚才因为没有饭吃,急的都要上吊了。

        

至于为什么不提棒梗。

        

秦淮茹也是有苦难言,棒梗盗圣之名响彻四合院,人见人烦,狗见狗嫌,也就傻柱乐呵呵的装了一个糊涂。

        

她忘记跟前有贾张氏了。

        

贾张氏心疼棒梗,听闻秦淮茹这么说,担心棒梗吃不上饭,急巴巴的开腔了。

        

“秦淮茹,有你这么当妈的吗?你是忘记了棒梗还是咋的,棒梗可是我老婆子的大孙子,是贾家的门户,他得吃饭,他需要营养,两个赔钱货吃不吃都没关系,我大孙子棒梗得吃饭。”

        

“狗屎吃不吃?”李寡妇冷笑了一声,训斥道:“就你们家的孩子需要营养?我们家的孩子不需要营养?瞧瞧我们家的孩子,在看看你们贾家的孩子,想吃饭,饿着呗,正好刮刮肚子里面的油水。”

        

贾张氏作势就要往出冲。

        

软的不行来硬的。

        

她想要冲出家门,把傻柱手中的鸡屁股碗给抢回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