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经常自己解决生理问题好不好/被巨龙肉高潮不断

      

将军府后院。

        

无关的人被全部清了场。

        

安琪一直在哭,她没想到会发展到现在这般的地步,没想到会让鹿鸣发了那么大的火,又害到谨于被关进大牢。

        

此刻因为慌张,更是六神无主。

        

安呦呦一直在安慰着安琪。

        

她其实也能想过她哥会暴怒,所以才会让她父皇和母后一起回来,她也怕他们几个小辈搞不定她哥,但刚刚看到她哥那般冷血冷漠的样子,也不由得还是担心。

        

“安琪姐姐你别哭了,不会出事儿的。”安呦呦安慰道。

        

安泞也过来安抚了一下安琪,“别怕,鹿鸣不会真的伤害亲人,他现在不过是在气头上,放心,谨于不会出事儿。我和你父皇也不会让他出事儿,绝不可能让亲人之间,互相残杀。”

        

安琪本趴在安呦呦的肩膀上哭泣,此刻听到她母后的声音,连忙抬了头,脸上都是泪痕,“母后,安琪让你和父皇失望了。”

        

安琪心思比较细腻,她从小便比较在意在别人心目中的模样,总是严苛律己,怕给他人惹了麻烦。

        

这样的性格反而导致一些无辜的伤害。

        

比如,鹿鸣。

        

鹿鸣或许从小就一直觉得,安琪对他是有感情的,也是因为这份根深蒂固的思想,让他一时无法接受,最后安琪喜欢的人不是他。

        

“我们是亲人。”安泞温柔的摸了摸安琪的头,“亲人之间不会有失望,只希望彼此过得更好。”

        

安琪因为安泞的温柔,眼泪流得更猛了。

        

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她被母后收养,不仅让她享尽了荣华富贵,还让她真真切切地感受了亲情的温暖。

        

也是这份对亲情的感恩,她凡是都想要为亲人多做一些。

        

她如此悉心对鹿鸣,便也都是如此。

        

“若瞳。”安泞转头说道,“晚宴我们就不参加了。”

        

谢若瞳也没有挽留,点了点头,“正事要紧,等有机会,我们单独聚。”

        

“好。”安泞又看了一眼站在谢若瞳旁边的谢千蕴,“千蕴,生辰快乐。”

        

“谢谢太后娘娘。”谢千蕴连忙行礼感谢。

        

“萧谨行,走吧。”安泞吩咐。

        

萧谨行微点头。

        

一行人便都跟着,离开了将军府。

        

谢若瞳和宋砚青送他们到府邸门口,看着浩浩荡荡的一行马车离开,还是不由得了口气。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帝王家,更是复杂。

        

“谢千蕴!”

        

谢若瞳突然大发雷霆。

        

谢千蕴连忙跪在了地上。

        

她就知道太后娘娘走了之后,她要被受罚了。

        

宋砚青在旁边也不敢护。

        

真打起来,他受伤最严重!

        

“脸怎么回事儿?!”谢若瞳质问。

        

“那不是,我刚刚也劝架了吗?”谢千蕴撒谎。

        

刚刚小皇帝和晋王爷之间打架,是她去通风报信的。

        

去通风报信完了之后,才发现自己因为太着急没换衣服,当时就后悔了。

        

反正小皇帝也不肯跟真的打死了晋王爷,而她自己反而自投罗网,说不定明天就被打包送去了边关。

        

“哦,是吗?!”谢若瞳紧紧地盯着谢千蕴,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你身上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儿?!”

        

“我我我就是出门逛了逛,我没打架,我真的没有打架!”谢千蕴一直狡辩。

        

她娘最讨厌她在市井上去惹是生非了。

        

“没打架?!刚刚下人已经来通报了,说你把刑部尚书的孙子揍在地上,脸都给别人打肿了!说要不是看在你今天生辰的份上不想影响了你的生辰宴,直接就要找上门来了!”

        

谢千蕴撇嘴,嘀嘀咕咕,“一个大男子汉打架打不过被揍了,居然还好意思回去哭鼻子,是我我就躲在墙角哭死算了,简直丢死人了……”

        

“你还不知悔改!”谢若瞳气大。

        

宋砚青此刻都有点想要原地消失了。

        

但凡两母女真的打起来,他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必定遭殃。

        

“你知不知道你被大臣参过一本!”谢若瞳说起来,更是气不打一处。

        

她和宋砚青也算是本本分分勤勤恳恳忠心耿耿之人,在朝廷上也都有他们的威望,却没想到,一世英明就这么毁在了她女儿身上!

        

“你知不知道你是整个大泫国,唯一一个几岁就被参本的人!”谢若瞳怒火越来越大。

        

谢千蕴倒是一脸无所谓的,“这也只能说明这些大臣心眼太小了,丁点大的事情就拿到朝廷上去说,难怪小皇帝这么辛苦……”

        

“谢千蕴!”谢若瞳气得身体都在发抖了。

        

当初她生这小犊子做啥?!来气死自己的吗?!

        

嫌她自己活太久了?!

        

谢千蕴也识趣的不敢说话了。

        

她娘生气的时候,还是吓人的。

        

比她爹吓人多了。

        

毕竟她娘是真打。

        

“算了,若瞳,孩子不听话气坏了自己的身体,不值得。”宋砚青开始和稀泥了。

        

谢若瞳一个眼神过去。

        

宋砚青不由得抿了抿唇,又小声地说道,“府中还有客人,看着也不好。”

        

“当初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有这么个不争气的女儿!”谢若瞳发泄情绪。

        

“是是是,当初都是我不好,是我搞大了你的肚子……”

        

谢若瞳瞪着宋砚青。

        

宋砚青不敢多说了,他拉着若瞳的手,“走吧,别气坏了自己。”

        

然后两个人就像是没谢千蕴这个女儿一般,丢下还跪在地上的她,就走了。

        

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走进府邸中。

        

谢若瞳还是神色有些担忧。

        

“怎么了?”宋砚青温柔地问道。

        

“千蕴这么惹事生非,我终究是有些放心不下。”

        

“都是小孩子之间的打打闹闹……”

        

“我知道,但在朝廷上却不仅仅如此。你我都知道,千蕴不过是打抱不平,喜欢给人出头,并没坏心思,但在有心人的心目中就会认定千蕴是仗着你我的地位,为所欲为。如此下去,难免会引来祸端。”

        

“夫人的意思是,你怕有心人做文章,会因为千蕴的事情上升到你我。”宋砚青也变得有些严肃,“这么想来,千蕴被参本,事实上也是冲着你我而来,目的就是为了让皇上对我们产生顾虑。毕竟你我,一个在朝廷中手握大权,一个在军营中手握大权,要皇上真的对我们产生了芥蒂,后果不堪设想。”

        

“我是有这方面的担忧。”谢若瞳点头。

        

“放心吧,你我和太上皇太后的交情,以及这么多年我在皇上身边的陪伴,倒也不至于让皇上来揣测了我们。”宋砚青安慰。

        

“可终究人言可畏。”谢若瞳还是不放心,“我明天就带千蕴去边关了,以后尽量少让她回来,免得真惹出祸来!”

        

“……”宋砚青整个人都不好了。

        

谢若瞳才回来几日,他这辈子真的是,享受的福利太少了……

        

朝廷上关系比较好的几个大臣都在打趣为何不和谢将军多生几个子嗣,他倒是想要多生,但谢若瞳不给他机会啊?!

        

好不容易盼着女儿十岁生辰宴让她们从边关回来,本以为能够住上个一两月……

        

是他奢望了。

        

……

        

皇宫,宫殿上。

        

所有人都还是有些,神情凝重。

        

安琪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哭泣。

        

此刻丽太妃、萧和臻、吴叙凡以及吴华皓也来了安泞的寝宫,萧谨于被打入大牢,他们自然是担心不已。

        

“太后娘娘,还请你一定要把谨于救出来,他从小便也没有受过什么苦,向来也是听话懂事,我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他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会打了皇上,如果要惩罚,就惩罚臣妾,是臣妾教子无方。”

        

说着,丽太妃就要跪了下来。

        

安泞连忙起身搀扶着,“也不能只怪谨于,感情的事情,很难说谁的对错。你也不用担心,我定然不会让鹿鸣伤害谨于的。”

        

丽太妃听到安泞这么说,还是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你们都先回去。”安泞突然对着满屋子的人说道,“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再管了,哀家亲自处理!”

        

安呦呦是非常赞同她母后的意见。

        

她哥毕竟是当今圣上,他的尊严,不容亵渎。

        

越是人多去逼迫,越是会事倍功半,惹怒了她哥。

        

唯一只有让她母后心平气和的和她哥沟通,尽量把这件事情的影响,缩到最小。

        

其他人陆陆续续的都从寝宫中离开。

        

丽太妃一想到自己儿子在牢狱里面就忍不住一直在哭。

        

萧和臻在旁边安慰,搀扶着她回宫。

        

高朝阳也是跟着丽太妃的,毕竟她现在的身份还是丽太妃的儿媳妇。

        

只是离开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安吉。

        

安吉微点头,给了她一个不要担心的神情。

        

安呦呦在旁边也看到了,当然也不会表现出来异样,她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安抚好安琪。

        

安琪太容易钻进死胡同了,怕她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啥事儿。

        

“安呦呦。”吴华皓也一直跟在安呦呦身边,“我小皇舅应该不会出事儿吧?!”

        

“你怎么还没走?”安呦呦才发现吴华皓还跟在她身后。

        

他不该跟着他父母离开了吗?!

        

“我也担心我小皇舅啊!”吴华皓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万一皇上真要砍了我小皇舅的头,我还能去劫狱!”

        

“你傻啊!”安呦呦一巴掌打在吴华皓的头上。

        

吴华皓痛得脸部都扭曲了,“你对你未来夫君这般不尊重,会遭天打雷劈……啊啊啊……”

        

安呦呦又是几巴掌打在吴华皓的头上。

        

痛得他哇哇大叫。

        

“安呦呦,你这般野蛮,以后谁还敢娶你。”吴华皓抱着头,崩溃的大叫。

        

“要你管。”安呦呦给了吴华皓一个白眼。

        

“我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的娶了你……”

        

“你再说!”安呦呦威胁。

        

吴华皓真被打痛了,不敢说了。

        

“你也别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故意惹人恐慌,我哥不会砍小皇叔的头。”安呦呦斩钉截铁。

        

“我也是比喻。”吴华皓嘀咕。

        

“赶紧走吧,我要陪安琪姐姐回宫了。”

        

“我就不能也陪陪安琪姐姐吗?”吴华皓耍赖,“好不容易我才能进宫一次,你都不知道我爹娘管我多严格,都不让我玩的。”

        

“皇姑和皇姑父对你这么严吗?”安呦呦有点不相信。

        

“就对我严,对我那帮弟弟可温顺多了。”吴华皓说起来就是一肚子气。

        

“为何啊?”安呦呦纳闷。

        

“还不是你当年说你喜欢我,我爹娘说要把我教好点,才能够放心让我娶你过门。”

        

“……”安呦呦有点无言以对了。

        

当年好像是这么随口说过一句。

        

“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你造成了,你得对我负责。”吴华皓一脸认真。

        

“啧!”安呦呦不屑的憋了憋嘴。

        

那一刻却没有再拒绝吴华皓的靠近,也没有撵他离开了。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陪着安琪离开了。

        

安吉就这么看着他们的背影,看着他们,看似打闹却异常亲昵的举止。

        

他转身,往乾坤殿走去。

        

殿堂上,鹿鸣在批阅奏折。

        

仿若今天在将军府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对他产生任何影响。

        

此刻看到安吉出现,眼眸抬了一下,没有搭理。

        

“安吉参见皇上。”

        

萧鹿鸣依旧冷峻着脸颊,没有做任何回应。

        

安吉抿唇。

        

公公在旁边也有些尴尬,却也不敢说话。

        

安静中,过了不知道多久。

        

“你什么时候离开大泫回去?”萧鹿鸣突然开了口。

        

然后缓缓地放下了笔墨,看着安吉。

        

“都可以。”安吉回答。

        

也能够听得出来,鹿鸣已在撵走他的意思。

        

“高朝阳已是大泫的人,你无权带走。”萧鹿鸣把话说到明处。

        

“抱歉,瞒了你。”

        

“对朕而言,瞒不瞒着朕结果都一样。”萧鹿鸣不在乎,“所以没关系。”

        

口吻越是这般淡漠,安吉越是知道,鹿鸣对他的失望。

        

他们便是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任何秘密,却终究是,他辜负了鹿鸣。

        

“我曾经对朝阳有过承诺,我答应过她会带她回去,会给她自由,还请皇上成全。”安吉恭敬。

        

萧鹿鸣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安吉。

        

脸色阴冷。

        

安吉紧抿着唇瓣,也没有妥协。

        

“所以,我妹呢?”萧鹿鸣一字一顿地问他,声音冰冷。

        

安吉心口微动。

        

他抬头看着萧鹿鸣,有些哑然。

        

“对朝阳有承诺,对我妹又算什么?”萧鹿鸣质问他。

        

安吉手指不由得完全,握紧了拳头。

        

“安吉,想好了再告诉我,你到底要什么!”萧鹿鸣丢下一句话,又低头拿起笔墨,批阅奏折。

        

安吉久久地站在大殿上,看着萧鹿鸣批阅奏折。

        

两个人再没有多说一个字。

        

很多心思却又,不言而喻。

        

安吉走出了乾坤殿,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皇宫内。

        

他站在湖边,沉默的看着一池湖水,陷入沉思。

        

“杜哥哥。”

        

身后,传来高朝阳的声音。

        

安吉回神,他看向高朝阳。

        

高朝阳能够在皇宫看到他,显得很兴奋。

        

她连忙大步跑过去,走到他面前,“杜哥哥,你这么一个人在湖边?是有心事儿吗?”

        

安吉微点头。

        

“怎么了,也在担心靖王和安琪公主吗?”高朝阳问道,“虽然我对皇上不熟,但我觉得皇上应该是不会为了靖王的。何况还有太后娘娘,总觉得太后娘娘是一个很明事理的人,她一定能够圆满解决这件事情的,你不要担心了。”

        

“朝阳。”安吉突然叫着她的名字。

        

“嗯。”高朝阳笑容满面。

        

仿若能够见到安吉,就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如果我说,你跟着我回去,我只能给你荣华富贵和你想要的自由甚至地位,不能满足你其他,你还会跟着我离开吗?”安吉问。

        

“什么意思?”高朝阳有些不明所以。

        

但看着安吉这般严肃的模样,还是让她有些心口微颤。

        

“我……”安吉还未开口说出来。

        

旁边突然响起了打闹的声音。

        

两个人都转头看了过去。

        

看着吴华皓和安呦呦在皇宫内走动着,两个人一边走一边不停的吵吵闹闹。

        

“是呦呦公主和吴公子。”高朝阳说道。

        

安吉自然也看到了。

        

“刚刚在丽太妃那里,听到长公主在谈起吴公子和呦呦公主的亲事儿,说等吴公子满了十六岁就会像皇上求亲。”高朝阳淡淡的说道,“说两个人从小关系就好,在一起肯定会很幸福。现在看来,他们看上去打打闹闹的,好像真的关系很好。”

        

安吉喉结滚动,下颚轮廓紧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