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相亲在车里就要了&人妻名器

      

回归计划,推迟了两天。

        

小南的心态和愿望,是让御夜省事了。

        

以他在小南心中的分量,有些话在她心里已经扎根,等待发芽。

        

但推迟的原因是,御夜和齐月反倒不放心小南的安全了——小南要是正常逃难还好说,但她还想学着实践如何帮助弱小,那就可能面临危险。

        

御夜和齐月抱着胳膊,观察着小南提炼查克拉。

        

小南盘坐在地上,小脸憋得通红。

        

御夜感觉到微弱的查克拉,满意地点点头。

        

这个过程放在忍者学校,或许因为杂七杂八的课程、嬉戏玩闹,可能一个月甚至几个月才能掌握。

        

但对于天赋异禀,又专心修炼的小南来说,两天足够。

        

甚至他们都不知道的是,这还是小南放慢了速度。

        

她知道将要分别,悄悄放松了一些。

        

至少现在,多争取到了一天的相处时间。

        

“不错,持之以恒几个月,至少不会被普通人轻易抓住。”

        

御夜没有教太高深的其他技巧,也没留下新版的三身术。

        

教了,现在小南也学不会,而且容易惹人怀疑,如果被雨隐村忍者发现,更是大麻烦。

        

他能做的,除了查克拉提炼基础,就是给小南身上纹了此前复制到的【鱼鳞叠甲】查克拉纹路,用来绝境之时保全性命。

        

他想了想,又从后腰掏出一支苦无递给小南:“拿着防身。”

        

此前和雨忍在蛇行峡谷打得几乎弹尽粮绝,这是最后一支了。

        

小南紧紧抱着苦无,认真点头。

        

这次齐月上前,摸了摸小南头发:“前几天买的颜料都用上了,只要遇险次数不特别多,幻术陷阱用个两三年不是问题。等消失的时候,小南酱也差不多有自保能力了。”

        

小南知道马上要道别,哽咽着点头。

        

齐月伸了个懒腰,“行了,又不是永别,哭哭啼啼干什么?——计划启动!”

        

她扭身往外面走,对小南眨了眨眼:“别忘了刚刚和你说的话。”

        

御夜皱了皱眉。

        

齐月这家伙,又做什么奇怪的事了?

        

御夜懒得想,再看了眼小南:“走了。”

        

等他出了房间,小南想到齐月白天的提醒,脚步噔噔噔跑到旅馆天台上。

        

深夜街道的人不多,只有少许两家没有打烊的酒店。

        

天台上呼呼吹着冷风,小南抱着苦无远远看着楼下的御夜哥哥和齐月姐姐。

        

街道地面上,摆放着数量夸张的盒子。

        

她远远听到御夜哥哥无奈的声音:“不是改信号弹吗,弄这么多做什么?”

        

齐月叉腰大笑,蓦地回头,看向天台,手作喇叭喊道:“小南酱,看烟火啦!!”

        

御夜看了眼楼上,心道两人居然还商量了这个。

        

小南咬着嘴唇,狠狠点头。

        

下一刻,街道上各色信号弹升空,组成璀璨花火。

        

特制的花火组成千纸鹤,天使的形状……

        

又组成木叶后勤部的支援图案。

        

远处的迷雾镇,在黑暗中沉寂着。

        

而后,迷雾镇夜空明亮起来,以信号弹回应!

        

既然木叶有个别人不想他们回去?

        

那就,大张旗鼓地回去!

        

御夜两人确认信号无误,不远处又亮起日差的绿色信号弹,便将收置许久的外衣披上。

        

小南抱着苦无,看着两人的背影,泣不成声。

        

信号烟火下,御夜背后的宇智波团扇族徽,深深印在她心里……

        

……

        

迷雾镇,远处大量的信号弹,惊动了所有人。

        

负责戒备的人员,第一时间去确认情况。

        

等团藏赶到的时候,调查人员已经回来。

        

环视四周,除了他,纲手,大蛇丸,自来也同样都在。

        

调查人员正在激动和纲手汇报情况。

        

不多时,纲手豪迈地大笑声传来。

        

团藏眼皮一跳,刚好迎上纲手投来的鄙夷目光。

        

团藏可以确定,前方传来的好消息,绝对不是他的好消息。

        

纲手的反应,让不少人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见纲手振臂高呼:“后勤部全体,迎接英雄凯旋!”

        

后勤部的医疗忍者和普通忍者错愕,一时间呆住。

        

要说这段时间的英雄,而且是限定在后勤部的英雄,不就是纲手大人自己吗?

        

木叶分兵和砂忍村作战刚开始不久,战况并不算乐观。

        

砂隐村的顾问长老千代用毒手法出神入化,要不是纲手大人这两天研究出解药,说不定砂忍村能持续拖住木叶不少时间。

        

但在场职位较高的,瞬间明悟过来。

        

其他人不知道,但他们知道,后勤部现在可是挂着最近很出名的两个人——

        

宇智波天才,宇智波御夜!

        

鬼女,鞍马齐月!

        

这段时间很多人都知道,情报部在蛇行峡谷附近的行动,也知道这两个名号,但他们本能的以为这两个战功骇人的孩子,是大蛇丸和团藏引导的作战部成员。

        

随着知情的人窃窃私语,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呼喊那两个名号的人声音也越来越大。

        

或许他们不是第二次忍界大战战绩最大的,但绝对是战绩最大那一批当中,年龄最小的!

        

甚至算上第一次忍界大战,他们的记录依旧惊人!

        

纲手等着呼喊声越来越大,脚步豪迈走在最前方!

        

这几日的担忧,在此时完全变成骄傲。

        

虽然她的真传忍术更像是输出去的,但在她心里,宇智波御夜就是最完美的真传!

        

远处的信号弹,已然燃尽。

        

但迷雾镇后方,迎接的信号弹却承接起烟火的作用。

        

纲手的身后是众多热情高涨的木叶忍者,也是披着烟火的光明。

        

而在光明之外,团藏站在原地。

        

他面无表情看着前方迎接凯旋的队伍,五指捏紧。

        

这种站在阳光下被当做英雄迎接的画面,是他无数次梦见过,却没经历过的。

        

现在,他们用在了两个孩子身上。

        

虽然其中掺杂了很多因素,但耀眼的烟火依旧刺痛了团藏。

        

“日斩,我说过,你会低估他带来的影响力。”

        

“不……或许,我也低估了。”

        

这还只是个刚毕业,而且是修改成五年制后毕业的学生。

        

这还只是个刚刚步入战场的孩子。

        

团藏的志村家同样有类似的孩子,包括其他十岁出头的孩子,现在能跟上战场的节奏就已经值得一声夸奖。

        

然而有人已经做到,去歼灭雨隐村的作战部队。

        

四个上忍,几十个中忍,以团藏自己的实力能轻松脱困。

        

但全灭对方,即便是他也要付出不小代价……

        

此子若不是木叶之幸,必将成为木叶之灾!

        

“再找机会……”

        

黑暗中,团藏垂眸。

        

蓦地他手臂向后,苦无倒刺。

        

呲——

        

苦无附着风遁,刺穿乱石。

        

但,他的手腕却被人轻轻抓住。

        

团藏心中大惊,但很快看到那人容貌。

        

他心中更是一沉。

        

旗木朔茂随意放下团藏的手腕,带着笑容:

        

“我想,或许我们需要好好聊聊。”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