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和各种明星h/和2个男的同时在一起该怎么办

        

“开始吧,晚了,觉尔察大人就要进去了!”

        

费尔伦的话像一根引信,彻底引爆了人群,阿古岱是什么货色,作为京城有名的窑子达人,可谓是一大笑话,就那样的人都能得到重用,可见这觉尔察家缺人到什么程度了。众人盘算着,咱这素质一去,顿时鹤立鸡群,那不得是刘备对诸葛亮的待遇?

        

于是众人像是丧失理性一般。

        

“我出两千两!”

        

“三千!”

        

“五千!”

        

这些人好像钱不是自己的一样,只顾着喊出一个比一个匪夷所思的数字。

        

的确这钱也不是他们的,反正今天可以借钱嘛!就算双手空空,也可以喊两声嘛,一本万利。仿佛只要敢开口,只要能见到那位觉尔察大人,通天大道,荣华富贵就在眼前。

        

“一万!”终于有人丧心病狂的喊出了这个价格,人群顿时安静了。

        

费尔伦知道这人底细,是个进士,家里是江南的富商,肯定有偿还能力。于是他便趁着众人短暂失神,敲定了这笔买卖。

        

“好!赵宣大人就你了,时间不等人,快过来,我提点你几句。” 

        

赵宣现在还处于狂热之中,犹如斗赢的雄鸡,高傲的看着众人,费尔伦哪能让他浪费时间呢,他还计划着多搞几轮。

        

费尔伦拿着出早已准备好的借据,只需填上金额,签字画押便可了。

        

“赵宣大人,你边签字,我边和你说,你去之后,千万不要叫什么觉尔察大人,要叫董大人知道吗?”

        

赵宣疑惑道:“为什么?”

        

“没时间了,别问为什么,你只需按照我说的做便可以了。”

        

“哦!”

        

“字签这里!”

        

“恩,签好了。”

        

“我只借一万,为什么上面写了一万四千五百两银子?”

        

费尔伦白痴的看着这人:“这一万四千五百两银子,分为两部分。两千两银子和一万两千五百银子,咱们先说这一万两千五百两银子怎么来的,你知道什么是八扣吗?关于董大人的信息你要花一万两买吧!”

        

赵宣点头。

        

费尔伦接着说:“但是你没有这么多钱。现在你需要借一万两,恰巧呢,我有一万两借给你。但这一万呢是八扣,也就是说只能按照八成的银两给你。那么你要真真切切借到一万两银子,需要名义上借一万二千五百银子。”

        

赵宣还是不明白,直觉上就是我在你这里借了一万银子买消息,用得着那么花里胡哨的吗?

        

费尔伦见赵宣一脸痴愚的模样,心想这人算术这么这么低?

        

“注意这里的我不再是我,已经从债权方变为放贷方!”

        

赵宣依旧摇头,觉得费尔伦不地道,坑他银子。

        

费尔伦无奈,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一把拉过了自己长随王二。

        

“现在你要花一万两银子到我这里买消息。但是你没有一万两,恰巧王二有银子,你要向王二借一万两,但王二与你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借你银子呢?总得吃点利息,吃点回扣,这很合理吧!”

        

赵宣家里做生意的,瞬间明白了:“恩,很合理。”

        

“因为是八扣,所以你写了一万两千五百两的借据,实际得到一万两银子,这很合理吧!”

        

“合理!”

        

费尔伦点头,心想这人也不算太笨,一点就透,然后让王二拿出一万两递给赵宣。

        

赵宣看到手里的一万两银票后,那一万两千五百两的账目顿时就一目了然了。

        

然后费尔伦伸出手说道:“赵宣大人,别忘了,你还要花一万两银子从我这里买消息啊,这可是通天大道,一万两不算多吧。”

        

赵宣看了看手里的一万两银票,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是这钱还没捂热,就跑了,心里多少不是滋味。

        

费尔伦收下这一万两银票,也看出了赵宣的心思,毕竟一转眼,毛都没捞着,就欠了一屁股债,心里肯定不好受,而那两千两就是为了防止这一情绪滋生的产物。

        

他循循善诱的说道:“你去见董大人,怎么可能两手空空?不得准备好礼物?我这里有一座金佛价值一千两银子,此外还有一些礼品,保证值个一千两!”

        

赵宣心想,还是费尔伦大人贴心,这个都想到了,看到一旁准备好的一小马车的货物,这钱花出去总算见到实物了,心情顿时就顺畅了。

        

“你见了董大人之后,姿态一定要放低,要表现的家庭和睦,爱护子侄,但不要太过刻意,稍微提及便可。同时,一定要注意!你要表现的爱民如子,知道民间疾苦是怎么回事,如果有乐善好施的经历,一定要说出来。”

        

赵宣听后,感叹道这一万两果然花的值,要是不事先提点,谁会想到这个幸进之臣居然会关心民间疾苦?

        

费尔伦见赵宣一脸了然的表情,就知道这笔买卖妥了,于是贴心的让王二和两个小厮暂时做了赵宣的车夫,将这批货物送到觉尔察府。

        

赵宣愉快的走后,费尔伦心情也更愉快了,转眼间就赚了这么大笔银子,他怎么不高兴。

        

趁着这个热乎劲儿,费尔伦准备第二轮的拍卖,在他认识里,这人一旦陷入集体中,就会降智,只要稍稍煽动,这人群就像着了魔一般疯狂。这也是他一定要将这些人聚集在一起的原因,要是单对单,这一个个人精,那会轻易被他蛊惑,毛都没有就欠下了一屁股债。

        

而人群中他的几个托儿早已摩拳擦掌的重新准备好了。

        

依费尔伦这几天的分析,按照他的法子,前去求官有四五成会成功,他只需要有一个成功,那今天他就能全身而退。

        

毕竟人家成功了,你没成功,那就不是我情报有问题,而是你有问题。

        

“这赵大人去了,我估计马上就会成功,那位觉尔察大人估计没多少时间在外接待,咱们要抓住机会,等赵大人成功后,立马就补上去。”

        

“五百两!”人群经过刚才轮却时间,稍稍恢复了些理智。

        

“一千两!”但费尔伦的托儿哪会让场子冷却下来。

        

“一千二!”

        

“一千五!”

        

这轮儿,无论拖儿如何使力,热情始终不高,毕竟大家都还在观望。

        

费尔伦无奈,当有人喊道一千八百两的时候,就及时的叫停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当他准备与这人签下借据时。没想到这人居然从怀里掏出了两千两银票,可把费尔伦气坏了。

        

不过作为职业的买卖人,费尔伦的脸上始终堆满微笑,这人总有油水可榨,便说道:“李大人,你不能空手去啊!今天去觉尔察府的人个个都备上重礼,你空手而去,那位觉尔察大人以为你是消遣他,有什么后果我可不敢想!”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