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菊门调教小说/男同桌把我的奶罩扒了亲我的胸

      

仔细想了想,这些天似乎所有的事都堆在一起了。

        

帮成雨诗在二老面前说好话是个事,洛白秋的多年好友过来是个事,现在洛白秋老哥洛白钧突然出现也是个事。

        

姜肆奕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所以只好按住了女孩那不老实的小手。

        

“这周你怎么安排?”

        

“什么怎么安排?”

        

“小诗,你朋友,还有你哥,你总得拿出时间来帮一个吧。”

        

姜肆奕认真的给女孩剖析着现在摆在他们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而洛白秋则是眨着眼睛,犹豫了一下后缓缓说道:“晴岚那边不急,她反正是要在这边上学的,先管小诗跟我哥吧。”

        

成雨诗那边要是不早点解决,这电灯泡估计得在他家赖到天荒地老。

        

选洛白钧也很正常,人家过不了几天就走了,优先级肯定要放在李晴岚前面。

        

不过后两者洛白秋选谁都跟姜肆奕无关,总不能她去陪二人的时候,他还跟着吧?

        

时间缓缓来到周五。

        

已经赖在他家一周的成雨诗逐渐习惯了这种回家就有饭吃的生活。

        

最让她舒服的是,在这里还不会有人对她说教。

        

所以理所应当的…

        

“诶?要不下周再去?”

        

当洛白秋说要帮她去爸妈那边说好话的时候,成雨诗第一反应先是拒绝。

        

开什么玩笑,洛白秋撑死帮她顶一阵,过不了一段时间她老妈还得用各种理由暗示她。

        

洛白秋眼睛一瞪,成雨诗瞬间泄了气。

        

“哎呀,我这不是在姐你家呆的太舒服了嘛~”

        

“对,我跟个保姆一样天天给你做饭。”洛白秋的回答那叫一个阴阳怪气。

        

成雨诗立马掏手机,给自家亲爱的姐姐转了个能让姜涵秋下巴掉一地超级大额转账。

        

开玩笑,她可是一家公司的总裁,转账限额早就开满了。

        

“工资转给你了!”

        

“我差你那点钱?”

        

很完美的回答,成功把成雨诗的嘴堵死了。

        

这次成雨诗算是没得说了,她像是没骨头一般瘫在沙发上,缅怀着自己即将逝去的幸福生活。

        

姜涵秋倒是安抚了一下看起来很是可怜的小姨。

        

“小姨,实在不行就听姥姥的话,相个亲试试呗?”

        

“开什么玩笑,都混到相亲这个地步了,能遇到什么好男人?”

        

“…你现在不也是处于相亲阶段吗?”姜肆奕古怪的补充了一句,成功地完成了给予小姨子的最后一击。

        

成雨诗再次回归到“生无可恋”的状态,然后站起身像是个“尸体”一般的朝着卧室走去。

        

“砰”的一声之后,姜家陷入了平静。

        

“要是我哥年纪再大点就好了,这样就能把我哥介绍给小诗了。”洛白秋的哥哥们最大的也就是洛白钧这个大她五岁的。

        

23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在成雨诗面前就年轻太多了。

        

11岁啊,要是真让洛老爷子知道自己一个孙子谈了个大自己11岁的女友,然后孙女谈了一个大她22岁的男友…

        

当场心脏病发作驾鹤西去都有可能。

        

不行不行,这个想法pass。

        

“你哥?”

        

“不行不行,差太多了。”

        

姜肆奕沉默着,这时候他不能乱说话,毕竟真正差太多的,是他跟洛白秋。

        

“老公,你身边有没有比较优质的男人能介绍给小诗?”

        

“我身边?不太可能有,你也知道,我都多少年没好好社交过了,除了你认识的那几个人之外,也就是余梦了。”

        

余梦的名字让洛白秋一挑眉,然后女孩用着意味深长的声音:“哦~余梦啊~”

        

“你别乱想啊,我现在人都不在津城了。”

        

“哼!”

        

女孩冷哼一声,随后拿起包包,走到沙发处拍了拍抱着手机看视频的涵秋:“涵秋,走,上课去了。”

        

“嗯嗯。”

        

———

        

拎着大家都爱吃的酱货,螃蟹,以及乱七八糟的水果,姜肆奕走进了熟悉的老小区。

        

推门就看到了坐在摇椅上一边扇扇子一边晒太阳的成其贵,姜肆奕放下手里的东西,对着老人喊道:“爸,不冷吗?”

        

接近十月下旬,天气也是从还算闷热的时期正式转冷。

        

姜肆奕今天穿了件休闲外套,里面是一件长袖卫衣。

        

穿的倒是很年轻,这是白秋给他配的。

        

年龄这东西不太可能倒流,所以只能从外在强行让自己显得更嫩一些了。

        

成其贵睁开眼,看了自己姑爷一眼,而后才从躺椅上直起腰。

        

“肆奕来了啊。”

        

“嗯。”姜肆奕走到窗边把窗户关好,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妈呢?”

        

“你妈出去玩牌去了,这两天都输300多了。”

        

“害,有个消遣的事也好,爸您也是,没事就出去转转,去京大听听课也行啊。”

        

“我在那呆了一辈子了,可不愿意去。”

        

老爷子对孩子们很严肃,但对姑爷其实态度十分缓和。

        

有姜肆奕终归不是他亲生孩子的因素在,当然也有姜肆奕比起家里那俩不听话的丫头,要听话的多的因素。

        

随后,老爷子话锋一转,眼神也是犀利了起来:“小诗那丫头,这些天在你们那没添麻烦吧?”

        

成雨诗去洛白秋那避难这件事,老爷子肯定是知道的。

        

“嗯…我听说妈又催她了?”

        

“又送礼又请吃饭的谈下了个不错的小伙子,这孩子倒好,见都不见一面!”

        

提起这事成其贵就来气,谁家34岁的大姑娘还单着,要是自家女儿条件不好也就算了…成雨诗呢?

        

要相貌有相貌,学历也是个本科,事业更是极为出众,这么优秀的女人,居然拖到现在还是独身一人!

        

他跟纪水兰都快奔70了,真的是十分着急。

        

“是是,小诗那孩子的确该骂。”

        

姜肆奕深谙如何与老丈人交流的方式,这时候千万不能逆着老爷子,先让老爷子把气出了,再慢慢劝就行。

        

“她但凡别那么任性,又不是说非得让她跟人家结婚,好歹见一面你说是吧。”

        

“对,您消消气,我跟白秋骂过她了,都这岁数了,的确也该找个好点的归宿。”

        

“就是说啊,这倒霉丫头,哎…说不了啊。”

        

成其贵叹了口气,可算是把阴郁在心头的这口气放了出去。

        

脸色也是肉眼可见的红润了几分。

        

姜肆奕沉默着,他突然想起了他爸。

        

他之前那副样子…老姜是不是也像成其贵这样呢?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