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D乳白色的奶罩小说/衬衣下透着黑蕾丝奶罩小说

火种计划的十五个小火种各有所长,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冷夜尤其擅长基因工程,如果他说自己的基因工程世界第二,那绝对没有人站出来敢说自己第一。

        

有些人确实得天独厚,哪怕重莱有虫族的意识链接可以实现知识共享,学习的效率不知道比人类高出几倍,可是在基因工程这方面的造诣依然比不过冷夜。

        

小火种们已经被人无限神话,很多人在背地里称呼他们为“神的孩子”。

        

神的孩子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上帝造物赋予一个物种许多美德的同时,也会让他们拥有无法忽视的缺陷。

        

比如他们这一届的小火种都有一个无法忽视的缺陷——社交能力非常差劲。

        

是的,一般情况下智商高的人情商也不会太差,但是当智商超出人类平均数太多时,火种计划的十五个小火种都有些许自闭的倾向。

        

——重莱除外。

        

毕竟他是一只虫。

        

其实细细想来也不完全是智商的原因,实在是他们生活环境和大多数人都不一样。

        

他们五岁时就成了小火种,十年中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那个美丽的庄园里度过的,完全与现实社会脱节。 

        

他们离开庄园后便进了实验室,衣食住行都有专人打理,每个小火种都有私人医生,每隔一星期就要去医院做一次全身检查。

        

除此之外,每个小火种的身体里都被植入了定位芯片,至少有10个特种兵和20个杀伤力极强的微型机器人全天候无间隔360度无死角的全方位保护。

        

别说是虫族,哪怕是一只蚊子飞到小火种十米开外的地方,天空上巡逻的微型机器人也会第一时间发现。

        

这种严密的保护实在是变态到了极致,哪怕是重莱已经打入敌人内部,虫族也依旧没有找到清除这些小火种的机会。

        

虫族对此颇为遗憾,重莱却隐隐有些庆幸。

        

虫族没有朋友这个概念,只有“同行者”。

        

一些虫族会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进行时常不定的合作,在这段时间里,两只基于同一目标而达成合作的虫族便是同性者,目的达成后便各自分散,去寻找新的目标和新的同行者。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浪漫可言的种族,它们为掠夺和战斗而生,在同一个维度的宇宙生物中,虫族是顶级的掠食者。

        

重莱不知道这些小火种算不算是他的朋友。

        

《邪眼》的最新章节已经读完,重莱点开作者有话说翻了几页,又往账户里充了一万元的大同币,给冷夜打赏了一个小宝箱。

        

转眼间就到了周五,青浦实验室每周会给小火种放两天假期,如果小火种们觉得自己状态不好,实验室还会给他们批长假,让他们找回自己的状态。

        

这是为了保证他们的创造力,让他们的大脑得到充分的休息。

        

在人才济济的黄金时代,那些重复性的劳动有无数人代劳,小火种最珍贵的东西是他们总能提出新的概念。

        

他们的灵光一现,便是能够点亮世界的火把。

        

重莱研究出疫苗之后便有些消极怠工,坐在小院的摇椅上发呆。

        

手腕上的终端不断震动,火种群的群消息异常活跃,重莱点开群消息,是叶紫曦在群里喊无聊。

        

她是搞智械神经网络研究的,最近天天和AlphaGo下围棋,迄今为止从来没赢过,每次输给AlphaGo都会在群里喊无聊。

        

钟小蕾也在群里学起了猫叫:“喵喵喵,好想出去玩呀,我在实验室里没有朋友的,虽然大家都对我很好(猫猫流泪)。”

        

叶紫曦:“我懂,毕竟差了好多岁嘛,很多粒子对撞实验还需要你在一旁指导,哪有时间交朋友嘛。”

        

钟小蕾:“喵喵喵喵喵喵,我好难过哟,听说重莱请了一个长假,我有点心动。”

        

叶紫曦:“我也想和重莱出去玩,自从进了实验室,就再也没见过眉清目秀的小伙子了。”

        

钟小蕾:“一个人出去玩好没意思,咱们组队吧,群里谁有空?”

        

冷夜:“我最近忙着写文,双休日打算在家日万。”

        

Jack:“我也没空。”

        

群里的其他小火种都说自己没空,钟小蕾发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重莱想了想,拍了一张自己在躺椅上喝茶的照片发了过去。

        

叶紫曦:“!!!我速速就来!!!”

        

钟小蕾:“紫曦等我!!!”

        

重莱:“那来吧,我带你们逛商场。”

        

叶紫曦:“那你多等一会,我要化妆的,再挑一件漂亮的裙子,天天和AlphaGo下围棋,好久没有穿小裙子了。”

        

钟小蕾:“那也等我一会,我新买的眼影盘和唇釉还没有拆呢,看看效果怎么样(猫猫转圈圈)。”

        

Sally:“我也好想去玩。”

        

万年潜水的李琪居然也冒了个泡:“我也。”

        

jack:“metoo。”

        

重莱:“那我等你们,不见不散。”

        

这一等,就等了两个小时。

        

女孩子化妆需要挑衣服需要这么久的么?

        

重莱疑惑了。

        

当叶紫曦和钟小蕾手牵着手走进他的花园洋房时,他差点没认出来。

        

因为她们和以往完全不一样了。

        

叶紫曦身材纤长,身高一米七二,属于清冷挂的长相,平时就在脑后用黑色橡皮筋扎一个低马尾,清一水的灰色阔腿裤和宽松的T恤。

        

这会她没有梳低马尾,长长的乌黑头发散落下来,烫了一头非常迷人的大波浪。

        

她的眼睛变大了一圈,睫毛也变长了一倍,嘴上涂了雾面的正红色口红,穿着一件正红色的收腰泡泡袖连衣裙,脚上穿着红色的平底凉鞋,脚指甲还涂了红色的指甲油。

        

钟小蕾是发量王者,她的头发是普通人的两倍多,扎一个马尾非常臃肿,所以她从小就扎着双马尾,一陷入思考中就会无意识地抓头发,经常顶着一个鸡窝头出现大家的视野中。

        

她这回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头发被烫成了很夸张的卷卷,用粉色丝带扎成了两个很可爱的双马尾。

        

她经常穿着布料很软的阔腿牛仔裤和卡通T恤,今天却穿了一条粉色的连衣裙,裙摆上用轻纱缝满了桃花,风一吹过来,就像桃花落在了她裙摆上似的。

        

重莱看着钟小蕾涂着粉色唇釉的嘴唇,伸手揉了揉眼睛,面无表情地问道:“你们是谁?”

        

他一本正经地说道:“请把我的两位同窗还给我。”

        

钟小蕾捧腹大笑。

        

钟小蕾是小圆脸,眼睛非常大,睫毛也长长的,她的长相非常幼态,一笑就有两个可爱酒窝,是个含糖量巨高的小甜妹。

        

她有侏儒症,被选为小火种进行体检时检测出来后便进行激素治疗,注射生长激素后身高勉强过了一米六,和叶紫曦站在一块显得格外娇小。

        

重莱说道:“看来我也需要打扮一下,不能灰头土脸的和你们站在一起。”

        

他换了一套潮牌,用吹风机吹了个很清爽的发型。

        

叶紫曦感叹:“你这张脸怎么长的,不比现在的小鲜肉好看多了!”

        

钟小蕾双眼放光,一巴掌怼到了重莱的肚皮上,隔着衣服摸他的腹肌。

        

重莱整理了一下衣服,一手牵着一个小火种,三个人高高兴兴地出门了。

        

去人/流量很大的商场时,这个怪异的组合吸引了众多目光。

        

一个穿着时尚的男生走过时,重莱听见他小声嘀咕:“真是艳福不浅啊。”

        

艳福不浅?

        

抱歉。

        

虫族没有性别意识。

        

就算是在人类社会生活很久的重莱,性别意识也并不是很强烈,只是他的外表在人类社会中更趋于男性而已。

        

小火种们买东西走的都是公账,每个小火种都有一张额度惊人的黑卡,只不过他们平时都泡在实验室里,出门购物的机会不多。

        

两个十六岁的漂亮女孩子叽叽喳喳地走到美妆店,站在一排口红前讨论哪个口红好看,重莱帮她们拎着包,一边看她们试色一边给出建议。

        

虫族对色彩的感知比人类敏锐很多,只可惜虫族没有浪漫细胞,所以没有传世的艺术品。

        

钟小蕾往手上抹眼影,那些亮晶晶的眼影黏在她白皙的手背上,重莱问道:“这是做什么的?”

        

“涂在眼睛上的,可以让眼睛变得更有神采。”

        

叶紫曦试了一款口红,重莱说道:“这个色调太老气,黄一白的皮肤驾驭不住。”

        

叶紫曦诧异地看着他:“不如你给我挑个颜色。”

        

重莱给她挑了一只番茄红,三个人站在彩妆柜前叽叽喳喳,挑完口红要去挑刷子。

        

整整半面墙,全是各式各样的化妆刷,重莱嘴角微微抽搐:“你们女生怎么这么能折腾。”

        

叶紫曦拿了一个七彩镭射的大刷子刷着脸,一脸陶醉地说道:“你们男生不懂的。”

        

钟小蕾在一堆香氛前走来走去,拿着试香卡轻嗅。

        

重莱走过去嗅了一下,捏着鼻子说道:“这味道太甜了。”

        

钟小蕾说道:“甜甜的不好么?”

        

重莱摇头:“不好,你本来就很甜了,再喷上这款香氛,都快把人腻死啦。”

        

钟小蕾做了个鬼脸:“略略略,就是要腻死你!”

        

她像一块人形大糖果,牵着叶紫曦和重莱的胳膊来到了饰品区。

        

两个女孩子给对方试着耳钉,重莱无聊地看着,四处漫游的眼神突然停在那一排可爱的小夹子上了。

        

他买了两个别头发的小夹子,一个是樱桃小夹子,一个是彩虹小夹子。

        

樱桃小夹子送给了钟小蕾,因为他们读书的庄园里有颗樱桃树,钟小蕾抱着她最喜欢的毛绒小狗找到了个子最高的重莱,如果重莱给她摘了五十颗樱桃,她就把自己的毛绒小狗借给重莱陪他睡觉。

        

他爬上树,给钟小蕾摘了一大盆樱桃。

        

彩虹小夹子送给了叶紫曦,因为在叶紫曦七岁那年,重莱往她的铅笔盒里放了一条蚯蚓,害得她哭了整整一天。

        

最后他带着叶紫曦去喷泉旁看彩虹,才终于把她哄好。

        

路过玩具店时,重莱买了一只让人san值狂掉的红色眼珠抱枕准备送给冷夜。

        

感谢冷夜借给他的那些书,激发了他贫瘠的想象力。

        

那天晚上和织梦蝶进行意识链接时,他对织梦蝶说起了“朋友”这个概念。

        

织梦蝶:“人类世界的朋友,也不过是因为同一目标短暂地同行而已。”

        

重莱说道:“还是不一样的,同行者因同一目标聚合,又因不同目标分散,没有情感上的羁绊。”

        

织梦蝶:“人类所谓的情感上的羁绊,不过是束缚理智、影响判断力的枷锁。”

        

重莱突然问道:“那我现在这样算什么呢?”

        

织梦蝶回答道:“你与那些火种,只是短暂的同行者,仅此而已。”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