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小坏蛋嗯好爽嗯再来/乱饱满肥美的蜜唇

郑山富闻言,微微点头,“姚書记,要不这事我亲自去办。”

        

“不行,你别露面。”姚健摆摆手,瞥了瞥一旁的孙大炮,“大炮,这事就交给你去办。”

        

“没问题,姚書记您放心,我一定办得妥妥的。”孙大炮激动道,这还是姚健头一回亲自交代他事情办。

        

郑山富听了也没反对,对孙大炮道,“大炮,我现在给财务打个电话,你直接过去提二十万现金,马上就去宾馆,务必把事情给我办好了,明白吗?”

        

“郑总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孙大炮拍着胸脯道。

        

“嗯,去吧,事情要是办好了,我给你记一功,”郑山富说道。

        

孙大炮很快就离开,姚健瞅着对方的背影道,“这次孙大炮能发现记者,倒是让我有点刮目相看。”

        

听姚健夸奖孙大炮,郑山富笑道,“孙大炮这人看着咋咋呼呼的,但其实是胆大心细。”

        

姚健听了,淡淡点了点头,他对孙大炮的了解不多,倒是对方每次在他面前都很会献殷勤,只不过姚健打心眼里看不上对方,觉得他是大老粗一个。

        

两人在谈论着孙大炮,另一头,领了任务的孙大炮很快就去公司财务那提了二十万现金装在箱子里,来到了乔梁和孙永下榻的宾馆。

        

刚刚同办案小组的人开了个小会,乔梁这会正在屋里打电话,听到敲门声,乔梁以为是孙永,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孙大炮时,乔梁愣了一下,眼神一下警惕了起来,“是你?”

        

“可不就是我。”孙大炮咧嘴一笑,径直推开门走了进来,打量着乔梁屋里,先入为主道,“你们这当记者也太寒酸了吧,怎么住这种小旅馆呢,瞧这条件也太简陋了。”

        

乔梁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见对方真把自己当记者了,眯着眼睛笑道,“当记者可不就只有一点死工资嘛,当然不富裕了。”

        

“不至于吧,当记者应该有很多油水,你们这天天到处去采访,应该有很多人给你们塞红包才对。”孙大炮眨了眨眼睛,凭自己的想象说道。

        

“收红包是违法的。”乔梁淡淡道。

        

“瞧你这死脑筋,你不说谁会知道?”孙大炮不以为然,又道,“你那个同伴呢,叫他一起过来。”

        

“你有什么事?”乔梁盯着对方。

        

“呵呵,好事。”孙大炮一副自来熟地拍着乔梁的肩膀,“兄弟,我告诉你,你走运了。”

        

“是吗?”乔梁戏谑地看着眼前的男子,这人还挺有意思,没搞清楚状况也就罢了,做事似乎还有点愣。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把你同伴叫过来,有好事。”孙大炮摆手道。

        

“好,我这就叫。”乔梁笑容玩味,直接打电话让隔壁的孙永过来一趟。

        

孙永接到乔梁的电话还有些奇怪,走过来见到孙大炮时,脸色一下变了,“你来干什么?”

        

“我来给你们送钱来了。”孙大炮咧嘴一笑,走过去将门关上,随即将带来的小手提箱放桌上,将箱子打开,摆到了乔梁和孙永面前。

        

乔梁刚刚就注意到了对方提的这个黑色小手提箱,这会见对方打开后是一箱子钱,乔梁目光一凝。

        

“你这是什么意思?”孙永脸色冷了下来。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给你们送钱来了。”孙大炮笑道,“没见过这么多现金吧?这里头是二十万,只要你们从哪来回哪去,这二十万就是你们的了,你们俩一人十万。”

        

孙永闻言,转头同乔梁对视了一眼,眼神变得凌厉,盯着孙大炮道,“谁让你来的?”

        

“你管我从哪里来的,有人给你送钱,你管那么多干屁。”孙大炮看了看乔梁和孙永,“你俩现在该做的就是拿着钱赶紧走人,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

        

“怎么,这收钱还带强迫的不成?”乔梁笑道。

        

“哼,也就是我们老板大方,这要是换成我是老板,一人断你们一只手,我看你们还敢不敢来阳山。”孙大炮摆出一副凶巴巴的姿态,“我们老板好说话,所以你们赶紧拿了钱滚蛋。”

        

“那你们老板到底是谁啊?”乔梁问道。

        

“你管我老板是谁,有钱拿你咋还屁话那么多?”孙大炮瞪着乔梁。

        

“有人这么大方给我们送钱,我当然得问清楚是谁给我们送的,要不然这钱拿着烫手。”乔梁笑道。

        

“你不用知道,拿了钱滚蛋比啥都好。”孙大炮撇嘴道。

        

“我们要是不走呢?”孙永哼了一声。

        

“不走?”孙大炮面露凶光,“你们要是非要敬酒不喝喝罚酒,那不但拿不到钱,还得遭罪,在这阳山地面上,还没有人敢跟我们老板对着干,你以为你们当个记者就牛逼了?这里是阳山,只要我们老板愿意,就能让你们走不出去。”

        

“那就试试呗,我还真想看看你们老板有多厉害。”孙永冷笑。

        

“你特么是真想找死是吗?”孙大炮拍着桌子,脸色不善地看着孙永。

        

“哥们,别生气别生气,我同事是个直性子,不会说话,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乔梁笑哈哈地打圆场,瞄了瞄桌上的手提箱,笑道,“哥们,这钱我们收了,感谢你老板对我们的慷慨大方。”

        

“这就对了,把钱收了,早点离开阳山,你好我好大家好,你说是不是?”孙大炮满意地笑了起来,拍着乔梁的肩膀,“还是你识相。”

        

一旁的孙永见乔梁要收下这钱,急了起来,“乔……”

        

乔梁摆了摆手,示意孙永先别吭声,笑着对孙大炮道,“这钱我们收了,回头我们就离开阳山,哥们,这下可以了吧?”

        

“嗯,很好,早这样不就行了,浪费老子这么多口水。”孙大炮咧着嘴,转身就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时,孙大炮想到什么,又停住脚步,警告地看着乔梁和孙永,“收了钱就赶紧滚,要是让我发现你们收了钱没走,可别怪我不客气。”

        

“放心,我们肯定走。”乔梁笑道。

        

孙大炮闻言,这才满意地离开。

        

孙大炮一走,孙永着急地看向乔梁,“你怎么把这钱给收下来了?”

        

“人家既然上门送钱来了,那我们就收呗。”乔梁看着桌上那一小手提箱钱笑道,“这出手还真大方,咱们刚到阳山来,啥事也没干,就出去市民广场那溜了一圈,就有人给我们送了这么一箱子钱来了,还一人十万,都顶得上咱们一年的工资了。”

        

“他们是把咱们当成记者了。”孙永说道。

        

“没错。”乔梁点点头,“这市民广场工程也不知道有多大的猫腻,防记者跟防贼一样。”

        

“可咱们收了这钱,回头怕是说不清楚。”孙永皱眉道。

        

“这有啥说不清楚的。”乔梁笑道,“咱们就是纪律部门,按相关程序做好记录,然后上缴国库不就好了。”

        

“也对。”孙永脸色稍缓,“那我叫两个办案人员过来。”

        

“嗯,叫两个人过来做记录,正好也做个见证。”乔梁点点头。

        

孙永很快从隔壁叫了两个办案人员来,按规定做好记录后,孙永看向乔梁,“你这么做,是为了麻痹对方?”

        

“人家既然把我们当记者,那我们就当回记者好了,总比让人家知道咱们是纪律部门的好,你说是不是?”乔梁笑道,“而且对方竟然能第一时间找到这里来,说明咱们刚刚从市民广场离开的时候,对方就派人跟踪我们了,所以接下来咱们俩也得换个地方住,跟其他办案人员分开,免得太惹眼了。”

        

“没错。”孙永点了点头。

        

“收拾下东西,咱们从宾馆离开,换个地方住。”乔梁说道。

        

两人说走就走,跟其他办案人员交代了一下后,乔梁和孙永换了家宾馆,为了把戏做得更逼真一点,两人打车的时候还特地让司机把车开出城,假装要上高速,一直开到高速收费站路口,转了一大圈后,这才又开了回来。

        

酒店里,孙大炮屁颠屁颠地跑回来跟郑山富邀功,“郑总,搞定了,那两个记者把钱手收下了。”

        

“真收了?”郑山富眨眨眼,事情办得这么顺利?

        

“收了,我把钱留下了,他们也说马上就离开阳山。”孙大炮一脸得意,“郑总,我发觉这些记者就是软骨头,你跟他们好好说话吧,他们就蹭鼻子上脸,必须得跟他们凶一点,我刚刚就是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把他们治得服服帖帖的。”

        

郑山富听得笑骂道,“你丫的还懂得拽文嚼字了,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谁教你的?”

        

“郑总,这不都是您教得好。”孙大炮嘿嘿笑道。

        

郑山富笑了笑,转头看向姚健,“姚書记,看来这两个记者还挺好搞定。”

        

姚健没有轻易相信,而是道,“就怕这两记者收了钱不走,糊弄咱们呐。”

        

“应该不至于,他们如果敢收钱,那应该会离开,真要收了钱不走,那也太操蛋了。”郑山富说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