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拔出来我是麻麻/花式睡你1∨1ktc

    

看到那巨大海盗船的同时,费舍尔和旁边的商人莱巴便急匆匆地往房间的方向走,走廊里船长的广播一遍遍地回荡着,警告着所有乘客全部都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怎么好不容易赚了一些钱就遇上了海盗啊,这帮疯女人不是应该出现在北洋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莱巴哭丧着个脸,就连感叹时运不济的机会都没有,他已经开始到处观察哪里能把自己的香烟和钱藏起来不被那群海盗给发现,自己辛辛苦苦跑了这么久才赚到一点钱,他可不想血本无归地回到西大陆去。

        

费舍尔望着那越来越近的海盗船倒是没有慌乱,他虽然不知道几大海盗的威名,但刚刚听莱巴说了眼前的冰山女王号船员的来头和事迹,加上对方只抢施瓦利的船,费舍尔觉得她们抢这艘船的概率不大。

        

因为几个国家之间经常相互使绊子,阿拉吉娜在北洋只抢施瓦利的货船还没被清算一定有自己的理由,费舍尔是不相信一个海盗能靠几架窃来的火炮抗衡施瓦利的军队的。

        

除却一些附属的小国,邻近北洋的有三个国度。首先是萨丁女国,自己都在通缉阿拉吉娜,不太可能给予她们物资的补充;其次是施瓦利,被她们搞得火冒三丈,每个月都要搞北大洋海军巡逻来威慑海盗,这样的情况下施瓦利不可能纵容商贩私底下贩卖物资给她。

        

那猜猜最后一个邻国是谁?

        

没错,就是纳黎。

        

所以刚才听过冰山女王号的事情之后,对纳黎政坛有相当了解的费舍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艘海盗船背后一定有纳黎的人在资助,不管是什么类型的资助。

        

费舍尔猜补给的可能最大,毕竟卖武器给海盗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卖补给还能说是民间商人自发行为他们管不了什么的。

        

就看着那海盗在北洋上对施瓦利的船东抢西抢,何乐而不为呢? 

        

“那我先告辞了,你自己小心。”

        

“啊,你也是。愿母神保佑你!”

        

在莱巴的房门口和他告别之后,费舍尔往前走一段距离来到自己的房门前,却看见蕾妮没在房间里,反倒是捧着脸站在走廊上的窗户前看着离这艘游轮越来越近的海盗船。

        

“你回来啦,有一艘船正在往这边靠近哎,是海盗吗?”

        

费舍尔点了点头,拉着蕾妮就往房间里走,

        

“你消停点吧,海盗逐利,万一发现你是魔女,把你抓住卖给【魔女研究会】她们能赚上一大笔。”

        

魔女研究会,一个成立于卡度的宗教组织,在施瓦利和纳黎都被认为是邪教,他们认为魔女身上藏着靠近母神的秘密,发了疯似的想抓到魔女研究。

        

蕾妮任由他牵着手走进房间里,另外一只手狡黠地点了点嘴唇,

        

“那你会保护我吗?”

        

费舍尔没回头道,

        

“卖了的钱我会分一半,就当你之前的赔偿了。”

        

“去死!”

        

房门被关上,外面的甲板上不时传来铁链被那海盗船扔下缠绕住围栏的声响。为了以防万一,费舍尔还是把自己还没完稿的论文给放到隐蔽的地方去,免得自己的成果付之东流。

        

不知道这艘游轮的船长和冰山女王号的那些海盗谈得怎么样了,等客舱的门被打开,那些海盗们一个个走进来的时候,许多乘客还是不可避免地慌乱起来。

        

“各位乘客,阿拉吉娜船长只是来船上搜查小偷的,请不要反抗,她们不会伤害你们!再次强调,她们不会危及乘客的安全!”

        

船长的提示声被广播一次次地播报,费舍尔翘着腿,平静地坐在房间的椅子上看着报纸,远处的房间已经传来了交谈声和打开房门的声音,相信没过多久就会到自己这边。

        

蕾妮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只是无聊地用手指沾了些咖啡在桌子上画着圈。

        

外面的百灵鸟飞起一些又落下一些,歪着头打量着游轮内的房间。

        

“碰!”

        

没过一会,房门就被粗暴地推开,门口出现了那个十分肥胖且脸色不善的海盗大副,她扫了扫里面的蕾妮和费舍尔,眼睛转了转,对后面的海盗们勾了勾手,同时对着费舍尔他们道,

        

“你们先起来,我们只搜查一下这里有没有我们的东西。”

        

费舍尔和蕾妮无奈地站起身子来,也就是在站起来的同时,费舍尔才瞥见了那站在门口的阿拉吉娜,她的船长帽已经被摘下,露出了她一头银白色的长发。

        

和其他海盗那油腻和脏兮兮的面容不同,她的脸颊干净,似乎经常做清理,这使得那个女人不像是一个海盗,而更像是一个贵族。

        

费舍尔打量了对方一眼,跟着几位海盗往前面走,她们居然还要搜身,男女分开,女性在房间里,男性在外面。

        

自己的怀里只有一盒香烟和两本补完手册,费舍尔不担心补完手册会被其他人发现,所以也没太担心,只让她们随意搜查。

        

等他走出房间时,旁边一个女性海盗似乎想要过来搜查,结果阿拉吉娜却竖了竖手打断了对方的动作,那比费舍尔还高一些的修长身形亲自走了过来,对着费舍尔伸出了手。

        

“抱歉,搜查一下…”

        

她白皙的双手探过来,先是摸索了一下费舍尔衬衫的口袋,摸到了费舍尔的香烟盒的形状后停顿片刻,而后很快地略过。

        

费舍尔的裤子没有口袋,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去摸索,简单的检查过后,阿拉吉娜的手却停留在了费舍尔的小腹处没有抽离,身后的她默默闭上了眼睛,呼吸也慢慢变得急促起来。

        

费舍尔已经开始察觉到不对劲了,他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死鱼眼。

        

都忘了,这帮女人是来自萨丁女国的了…

        

他刚要动作,就听见身后的女性吸了一口气从之前的状态之中脱离,对着费舍尔开口道,

        

“那个瘦弱矮小的…女性,是你的…妻子?”

        

她瞥了一眼里面的蕾妮,似乎对这种女性嗤之以鼻,但面上没有表情让她的感情色彩看不太出来,似乎她只是简单地对费舍尔表示疑惑。

        

活了二十八年,费舍尔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被女性骚扰的感觉,这让他一下子无语住了。

        

萨丁女国由于地理原因和纳黎的交流不是很深,之前费舍尔在皇家学院的时候收到过她们学校寄来的信件,从信上看来还蛮正常的,没想到今天第一次遇见萨丁女国的女性就是这种情况。

        

“….是。”

        

为了摆脱这个奇怪女性的骚扰,费舍尔颇为头疼地对阿拉吉娜撒谎。

        

果不其然,一听到费舍尔已经结婚之后,她那平静的表情便出现了一抹裂痕,颇为可惜地退后了一段距离,不再靠近费舍尔的身体。

        

萨丁女国的男性很保守,女性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是纯爱类的战士,坚信爱情中忠贞的力量是无可匹敌的,当然不会做出撬墙角的事情来。

        

虽然这个男性的相貌很英俊,又不像家乡的男人过于脆弱,而且,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很合自己的口味,让她动了一些心思…

        

只可惜他已经名花有主了。

        

身后房间里的海盗已经搜查完毕,对着正在监督的肥胖大副摇了摇头表示一无所获,肥胖的大副颇有眼力见地瞥了一眼这边的情况,看见自家的船长已经若无其事地退开之后便咳嗽了一声,说道,

        

“那我们就接着搜查下一间吧,打扰了。”

        

阿拉吉娜最后瞥了一眼费舍尔,突然指了指费舍尔的胸口。还没等费舍尔反应过来,她已经把船长帽给扣在了自己的头上,朝着下一间房间走去。

        

望着她慢慢远离的背影,费舍尔把手伸进自己的口袋里,却发现那里多了一样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枚闪烁着微光的珍珠。

        

这是阿拉吉娜赠送给费舍尔的礼物,表示她对费舍尔的青睐。

        

“……”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