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第一肥臀调教成性奴/婬荡乱婬村庄

        

江老头的瞳孔剧烈收缩,他的语气里透着极大的惊异:“升龙道!区区龙域,竟然真的有升龙道!”

        

三个中年武王只察觉到了傅凤雏的异样,但完全没有想到傅凤雏此时的变化,竟然跟传说中的升龙道有关。

        

“看来传闻是真的了。华千叶曾经得到升龙道的传承,并将这份传承留在了双圣堂。哈哈哈,女娃,没想到你竟然会给老夫送上这么大的重礼。”

        

江老头大笑了起来。

        

大道三千,破入武王有很多渠道,升龙道是所有道路中最强的一条!

        

如果升龙道只这点作用,也不会被称为了有史以来最强武道;传说升龙道是以武王起步,会一直影响到武尊,只有超越了武尊,后面的效用才慢慢的减弱。

        

只是效用减弱,不是没有效用!

        

即使效用减弱,升龙道也远远超过其他的一些武道心法。

        

升龙道传承,不论域内或者域外,是所有武道中人做梦都想要得到的东西,江老头也不例外。

        

“真是可惜了,为了表示对升龙道的尊敬,我会给你留个全尸的。”江老头说完,浑身气势飙升,向傅凤雏拍了一掌。

        

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突然在傅凤雏头顶的上空出现,没有任何停顿的朝傅凤雏直压过来。

        

这时候的傅凤雏,战意沸腾,她抬起头,金色的眼睛看着拍过来的大手,透着一股不屈,还有一丝……蔑视!

        

“战!”

        

傅凤雏猛的大喊一声,

        

红绸子腰带高高飘扬,不退反进,身体陡然弹直,如出膛的子弹,迎着巨大的手掌冲天而起。

        

在巨大的手掌面前,浑身缭绕着一股莫名尊贵气息的傅凤雏,渺小的是一只飞虫。

        

拉开双拳,在和巨大手掌即将碰撞时,傅凤雏再次暴喝一声,声震天宇。

        

她毫不犹豫的挥拳猛击!

        

随即,一道比傅凤雏的暴喝声远超无数倍的巨响,在傅凤雏和巨掌碰撞的交击点处炸起。

        

在女人和三个中年武王的意识里,当剧烈的响声炸开时,整个天空,或者说整个他们所能感知到的世界,有那么短暂的两三秒钟,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了。

        

这短暂的一刻,整个世界的时间都仿佛停止了流逝。

        

当时间再次流转时,傅凤雏就像一枚从天空倒射回来的炮弹,“轰”的一声,在梅河湾硬实的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深有两米的地陷。

        

一道道如蛛网般的地面裂缝,以地陷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

        

地面裂缝直扩散到江老头的面前时才停了下来。

        

“师尊无敌!”三个中年武王中,一个看起来很会来事的汉子喊道。

        

“江老太厉害了!”女人也由衷的赞叹着。

        

另外两个中年武王没有说话,他们紧紧的盯着地陷的方向,想看清楚龙域这个小女娃到底还能不能爬上来。

        

江老头的脸上,没有任何得意的神色。

        

他收缩的瞳孔依旧维持着收缩状态,眉头深深的皱起。

        

他有些发怔的看着天空。

        

没有人注意到,那扇他拍出去的巨掌,虽然把傅凤雏打回了地面,但此时此刻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区区一个武王!

        

区区!

        

竟然正面对撞将他的灭魂掌生生打爆了?

        

这可是江老头的成名绝学,凭着这一掌,他在域外武道立身几十年,立宗开派,成了名声很响的灭魂堂的老祖。

        

三个中年武王,正是灭魂堂的三大堂主。

        

这次受邀请进入龙域,还以为能大展拳脚,至少在分食龙域的盛宴上,凭实力能抢到一块肥肉。

        

龙域的一个区区武王,就给了他们整个灭魂堂当头一棒。

        

回过神来后,江老头的脸色变的阴沉。

        

他凶狠的看向了硬实地面上的地陷,嘴里吐出了一个如刀锋般的字:“死!”

        

两道身影,像箭一样的窜了出去。

        

正是中年三大武王中的两个。

        

“死!”两个中年武王同时喝道。

        

两人虽然都断了一条胳膊,但这时候的傅凤雏受的伤应该更严重,灭魂堂的两大堂主想趁傅凤雏临死前,找回点先前丢掉的面子。

        

双武王同时挥拳如风,没头没脑的向地陷的坑底砸。

        

武王出手已经不用拳拳到肉,凭着拳风就完全能置人于死地。

        

地陷的坑底,响起了连绵不断的炸响声,地面也紧跟着发出一阵一阵的摇晃。

        

这一阵暴雨般的攻击,哪怕坑底趴着的是一只老鼠,估计也会被打的尸骨无存。

        

见两个徒弟这么猛,江老头没再出手,但他的神情却不见丝毫松懈,

        

眉头反而锁的更紧了一些。

        

“江老?”女人有些不解,小声的问。

        

江老头不答,看向地陷的神情却更加慎重了。

        

陡然,江老头一声大喝:“闪开!”

        

灭魂堂的两个堂主本能的飞退回了江老头的身边。

        

灭魂堂老祖的话,对他们来说有着绝对的权威,服从老祖的命令,已经是刻进了他们的骨头根里,成了一种本能。

        

两大灭魂堂主退回还没有站稳,地陷那儿就闪耀起了一道金色的光柱,从坑底直冲入云霄。

        

盯着金色的光柱,江老头的脸色难看至极!

        

“好一个龙域的蝼蚁,竟然敢利用老夫当打铁机!”江老头非常愤怒。

        

女人更加迷惑,不时看看不远处色彩越来越浓的光柱,再看看江老头像糊了一层屎的脸色。

        

江老头突然抬起了双手,高高的举过头顶,再猛的向下用力拍去。

        

“小女娃真是胆大包天,老夫的灭魂掌你都敢利用!既然你撞出了一个地坑,这儿就是你埋骨的地方!”

        

江老头再也顾不得藏拙,火力全开!

        

武皇浩浩荡荡的威势,像潮水一样铺开,将方圆两百米的地方都笼罩了进来。

        

江老头没管三个徒弟和一个女人,任由着武皇威势将四个人压弯了腰,差点趴到地上。

        

他威压的重心在地陷那儿,可想而知实质上是傅凤雏承担了江老头八成的武皇威压!

        

一双巨掌凭空出现在高空,巨掌的掌沿翻腾着一层黑气,像是给巨掌镶了一条连贯的黑边。

0

更多精彩